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46、娘娘们之间硝烟弥漫的战争

    这天是端午节,天气出奇的热,闷闷的,叫人透不过气来。

    皇后让钦天监的人仔细算量过吉日,偏选在了今天,为新晋的魏美人和萃心正式册封。

    在后宫之中,只有皇后的册封典礼在乾宁殿举行,一般的妃子册封,都在皇后宫中。若不是高等宫嫔,皇帝甚至都不来参加,只用新晋封的妃子们对皇后实行三拜九叩大礼,领赐恩赏和训戒之后也就算礼成了。

    萃心由于是太后钦此给皇帝的女人,似乎格外受到倚重,皇帝特意赐了一个封号,“芳”。直说她吐气如兰,谦恭温良。

    而魏美人在整个册封典礼上至始至终都没有展露笑颜,自从她入宫之后,几乎没有人见到过她的笑容,就连今日册封这样的大日子,也不见她脸上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姚贵妃今日穿一身大红琉璃绣金镶蓝宝石绸缎,宽袖窄腰,一派富丽堂皇,妆容也是极为精致无暇,叫人想起时节红牡丹的富贵妖娆,直衬托得正中间端坐着的周皇后朴素无奇。

    对于这喧宾夺主的行为,周皇后似乎毫不在意,依旧面色和善的坦然接受众嫔妃的三拜九叩大礼。

    周皇后的年纪比姚贵妃略长两岁,是皇帝萧逸哲的原配妻子,模样端庄,肤白胜雪。大婚之后,一直谨言慎行,温和宽容,从不争强好胜,对姚贵妃的诸多行为也是包容居多,深得宫中上下爱戴。

    跋扈如姚贵妃,周皇后与她几年相处下来,也没有认真红过一次脸。暮云每每听宫人们提及这些,均发自内心敬仰皇后的为人,也疑惑为什么这么好的女人却偏偏不受皇帝宠幸,两人只是相敬如冰的模范夫妻。

    此刻萃心身上穿的宝蓝金边菊花图料子,是出自暮云的手笔,手工虽然算不上是最好的,可款式裁剪却是最合适萃心的,将她的身材气质越发衬托得玲珑有致。

    而萃心旁边的魏美人,只能够用清汤寡面来形容了。

    几乎不施粉黛的脸上,依旧没有一丝血色,好歹梳了一股堕马发髻,右鬓上别了一只七宝翡翠步摇,这全身上下唯一华贵的饰品,在这一身超凡脱俗的气质中,显得委实有些多余。

    姚贵妃悄悄瞥了一眼中间端坐的周皇后,清了清嗓子,在萃心和魏美人起身的那一个空档,提高音量说道:“嗯,礼数还算周全,看来你们虽然出生低微,在宫中学习了几日,也勉强算是能够上得了台面了。”

    周皇后原本和善的笑容,听了这带刺的话不禁轻蹙眉头,浅笑着看了看姚贵妃,说:“她们年纪还小,日后教导她们机会多的是,这方面你要多多费心才是。”

    姚贵妃得意的整了整衣衫,颔首道:“臣妾当然会尽心竭力为皇后分忧,这么多年不也是这样过来的吗?”

    周皇后似乎认可的点了点头,说了声辛苦。

    萃心明白姚贵妃这是要给自己和魏美人一个下马威,就算是魏美人初入宫廷,不太懂得宫廷礼仪,可自己却是在这深宫之中多年的大宫女,别的不敢提,论规矩礼数可是不差于人的。

    大概的原因萃心也约知道一些,虽然姚贵妃与自己同属太后的人,可姚贵妃一直以来的行事作风都是专横蛮劲,若不刻意讨好于她,奴颜卑膝着,否则是不会有好脸色的。

    虽然心里极不愿意淌这浑水,如今也陷了下来,也似乎只有接受认命了。

    萃心含蓄着弯下膝盖,说道:“二位娘娘教训的是,臣妾愚笨才至礼数不周,自当领罚。”

    周皇后客气道:“倒是没什么要紧的,你在宫中多年,规矩上自然是错不了的。你们两个也快别站着了,赐座吧!”

    两人道谢之后,温顺坐下。

    姚贵妃凤眼轻挑,这才正眼打量一遍萃心,轻声笑了笑。

    周皇后捻了捻手中的佛珠,和善的问道:“贵妃因何发笑呢?”

    姚贵妃笑着侧过身子面向周皇后道:“臣妾是在看着芳美人生的可真是标致呢,尤其是在这个年纪能被皇上看上,可真是不容易,以前居然混没能发觉,真是走了眼呢。”

    萃心当即脸红起来,也不知道该如何答话,只好低头沉默不语。

    楚梅听了这话,忙放下手中的茶盏,轻蔑的看着横对面的萃心说道:“贵妃娘娘说的是呢,若不是倾国倾城哪里能够得入皇上的眼,这宫里上上下下谁人不知,我们皇上是最爱美女的。”

    她笑着转向萃心笑道:“本宫心里可就奇怪了,芳美人你在这宫里的日子不算短了,怎么以前没有能被皇上看中过呢?这其中有什么缘由说出来也好让我们姐妹学习学习,如何让皇上开心。”

    楚梅对萃心能够得蒙圣宠一直耿耿于怀,心里也明白宫女晋升总没有秀女上位来得光明正大,十分乐意见到她窘迫的模样。

    萃心并没有接话,只是垂着眼眸,神情略微有些难受。

    周皇后见楚梅这话说的太过露骨,便顿声道:“让芳美人去伺候皇上,原是太后娘娘的意思,芳美人在宫中多年一直恪守本分,这也是太后和本宫对她的嘉奖。况且如今皇上也十分看重芳美人,亲自赐名,日后你们更要互相团结才是。”

    楚梅听了这话,也便没有再说什么,点点头之后又端起手边的茶盏,跟身旁临近的宫嫔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

    姚贵妃却接话过来说道:“皇后娘娘这话可是说的偏差了,若是十分的恪守本分,又如何能在那样巧合的场合让皇上凑巧的看中呢?”

    说罢含笑着别过脸朝身边的楚梅说道:“楚贵仪你说是不是?”

    楚梅原本十分注意着皇后与姚贵妃之间的对话,见姚贵妃隐射萃心得蒙圣宠跟自己脱不了关系,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来,已经是有些暗暗不快,不由得拉下脸来。

    冷笑道:“贵妃娘娘问臣妾,臣妾又如何能够得知,臣妾即便有三头六臂,又哪里能够顾得上那么许多。再说皇上一时兴起,宠爱上哪个宫婢,那也是常有的事情,”

    语气之中既将自己的责任推诿得一干二净,又暗指萃心来路不正,有蛊惑君王的嫌疑。

    萃心内心暗涌,脸上红了又白,到底还是性情太好的缘故,此刻像是被宰杀的羔羊,由得这些有权有势女人的摆弄。

    姚贵妃却丝毫不得退让,接着说道:“听说为了一块与众不同的衣料,这才促成了皇上与芳美人之间的缘分,如此看来,楚贵仪你不畏私情为皇上献美,可谓是功不可没呢!”

    楚梅正要出言反驳,周皇后轻咳了一声,笑道:“本宫看天色似乎有降雨之气,今日便到这里吧,时日不早了,你们各自回宫歇着,明日再聚。”

    说罢先行起身离去,身后以姚贵妃为首的一众妃嫔听到这话之中纷纷起身恭送皇后。

    礼毕之后,有人提及,“魏美人为何从头到尾一声都不言语?可是对皇上皇后的封赏不满意的缘故?”

    萃心见集中在自己身上的矛盾终于移开,稍稍松了一口气,不由得有些同情的看着魏美人。

    仔细打量着她,才发现她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年幼一些,不由得又叹了叹气。

    楚梅也转移视线到魏美人身上,见她无论是五官相貌,举手投足之间都自有一副文人雅士的风流气韵,这与萃心的谦卑稳重又不同。

    心下便也不快起来,附和道:“不说起来本宫还真注意不到呢,魏美人你入宫的日子也不短了,若不是这册封大礼,真是难得见到你的真人,是不屑于跟我们姐妹相处呢?”

    魏美人并不着急争辩,只是低头垂眼,淡淡的说了一句,“臣妾不敢。”

    她身上发出淡淡的清幽香味,在这一群脂粉声中显得格外悠扬芬芳,颇有遗世而独立的味道。

    姚贵妃见自己还没有发话便被楚梅抢了先,生怕被折了威风,便板脸说道:“魏美人,原本今日是你册封的大好日子,不应该提及这个,可本宫却听说皇上日前要召你侍寝,你为何推诿不前?可知道这是对皇上的不敬么?”

    她略微停顿了片刻,接着说道:“还好皇上今次大度不予计较,若是怪罪下来,只怕皇后与本宫都要陪着你一同受罚。看在你入宫不久的份上,本宫这次且先不处罚你,若有下次,便连同此次一同处罚。”

    一旁早有宫嫔推着魏美人说道:“还不快快谢过贵妃娘娘的不罚之恩。”

    谁知道魏美人只是接着淡淡的说了句,“臣妾认罚。”便不再言其他。

    姚贵妃和楚梅均有些意外,本想计较下去,奈何这里是皇后宫中,皇后才刚刚下过逐客令,不想将事情闹大,这才鼻子一哼,甩袖离去。

    萃心与魏美人一同走在最后面,出了殿门之后,见四下里再无其他人,萃心便好意的拉了拉魏美人的手,好言安慰的说道:“你才入宫,心里一定十分紧张吧?”

    魏美人好奇的睁眼看了看萃心,清亮的双眸有一丝疑惑漫出。

    萃心不禁由心底赞叹她的美貌,这清尘脱俗的气韵是在这花团锦簇的深宫之中所不常见到的。

    她笑道:“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敕封,想必你同我一样都十分惊慌失措,刚刚那些娘娘们的话里也不必放在心上,花无百日红,我们只需要尽好本分就行。”

    魏美人沉吟片刻,低头颔首,也没有说话,只是郑重的对萃心行了一个标准的平礼,便在宫女的搀扶下飘然离开。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