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5.这是爹爹?

    远远瞧见空旷的庭院中间跪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妇人,正是那一日匆匆见到的三夫人。早春天气,午时阳光虽不毒辣,跪就了终究会觉得虚脱,看那妇人素容披发,额头汗珠涔涔而下,显然跪的时间已然不短了,暮云和秀儿忙加快脚步奔了过去。

    三夫人口干唇裂,显然已经两眼冒金星,看着几乎从天而降的暮云和秀儿,有一刹那的恍惚,很快反应过来之后忙握着暮云的手说:“你不好好在床上躺着,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说完责备的看了眼秀儿,目光埋怨。她这一说话,唇瓣开裂,有鲜红的血印弥漫开来,叫人分外心疼。

    身后的秀儿正欲开口解释,暮云忙蹲在地上,反手握着三夫人的手,柔声说道:“娘你别怨她了,是我自己坚持要来的,我们回去吧!”说着便要搀扶三夫人起身。

    三夫人脸上露出一丝欣慰,说:“云儿,见到你变得如此懂事,为娘十分欣慰,只是为娘答应过你的事情,必定会尽最大的力气为你办妥,只盼你爱惜自己,时刻保全自己才是。”

    暮云对这一套生涩难懂的古代言辞还很不习惯,更不消说要弄懂这句子里面的意思,心想这里也不是细问的地方,先离开了再说,便又柔声劝慰道:“我们先回去吧,再晒下去你身体该吃不消了。”

    衣袖被身后的秀儿轻轻拉了拉,暮云回头,原来身后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两个人,看那衣袍刚刚落定,显然是才走来不久的。

    是昭云伴着一个约莫四十岁,留一字胡子的威武男人,男人身形健硕气定神闲,昭云默默站在男人身后十分殷勤,看着暮云母女的眼神比当日更加倨傲,暮云便推断这就是她们的爹钟守。

    看他居高临下而来的眼神,他对这对卑微的母女毫无感情可言。暮云回头望了望三夫人,似乎想安慰她。

    “爹,我说的不错吧,暮云可不是疯魔了么,眼里没有我也便罢了,竟然对爹爹也视若无睹了,可不是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的?”

    嚣张?昭云威胁自己的话语还在耳畔,倒底是谁在嚣张?

    不过,从周围人的语气中暮云粗略的判断,这副身体原先的主人必定不是什么逆来顺受的弱小女子,很有可能叫人颇为头疼。

    “老爷!”

    见到钟守出现,三夫人已然满眼欣喜非常,脱口喊了一声之后,先是对着他的方向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声音沉闷极为着力,暮云听了不由得心里一惊,这该有多疼呀!

    “暮云年幼无知,还请老爷念在往日暮云在老爷身前承欢膝下的份上原谅她这一次吧!”

    难道这母女曾经在这钟府也曾有些地位,看昭云的神情,刚刚那样蓄意挑拨的话语,在钟老爷的耳边应该时常有听到吧!这里面到底有着怎样的利益牵扯?

    见暮云迟迟不向钟守行礼,三夫人也着急了,轻轻拉了几下暮云的衣袍她还是没有反应,便急道:“还不快点朝你父亲磕头,以求谅解!”

    谅解?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