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3.你们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暮云只觉眼前一黑,身子软绵绵的倒在床头,耳边还伴有女娃尖细的哭声。

    几天后的下午,丫鬟端着药碗坐在床沿,用银勺每从瓷碗里舀出浓褐色的汤药,都要轻吹两下才递送到暮云唇边,像是能吹散弥漫于空气中的苦味似的。

    此刻暮云已经渐渐的适应自己现在的身份,她蹙眉扫了一眼乌七八黑汤药,很不想认命的喝到肚里,就胡乱的找话头问:“秀儿,三夫人怎么这几天都没有过来了?”

    秀儿一怔,惊讶的看着暮云,暮云这才慌忙改口,堆笑着说:“我是说……我娘。”

    暮云还不能习惯这样的称呼,而且那个白得的娘亲看上去顶多三十出头的样子,要放在现在,只能算作自己的姐姐。那天不过匆匆看了一眼,只觉得那个脸型纤瘦,妆容素淡的妇人很美,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斯文,夹杂着一种无奈的挣扎。

    秀儿这才收起了惊讶,眼眸低垂,躲闪着说:“等小姐身体好了之后,不就能亲自过去给三夫人请安了么?”不等暮云疑问便又环顾左右的接着说,“大夫说小姐现在恢复的不错,可算是保住了一条命,三夫人也交代过奴婢一定要好生照看小姐的……”

    这语气,竟然让暮云品尝到一丝心慌的意味,按在床单上的手也紧了紧,触到一抹光滑的丝绸,“你是说她出了什么事吗?”

    伴随着一阵张狂的笑声,屏风后面出现了一抹艳红的身影,单是那抹红色反射到家俱上的影子就已然十分惹眼,暮云想象着这裙子的主人该是有多么嚣张。

    “好一个母女连心!真是叫人感动啊!”

    秀儿脸色大变,慌忙的退在一旁,头埋得低低的,一边给暮云使眼色,那神情似乎叫暮云下床迎接这珠光宝气的年轻小姐。

    暮云抬头细细打量着来人,珠环佩绕,皮肤细白,约莫十八九岁的样子,眉眼之间却显现着一种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气韵,火红的薄唇恰到好处的完成一个弧度,叫人看了一眼就不舍得收回视线来。

    相比之下,病怏怏躺在床上素颜以对的自己就显得黯淡无光了。

    “给大小姐请安。”

    秀儿略带怯懦的声音打断了两位美人之间毫无顾忌的对视目光,见暮云依旧一动不动,怔怔的看着自己,钟家大小姐昭云笑着以手捂唇,目光锐利的看着暮云笑道:“怎么?喝了几口荷花池的池水,脑子也跟着糊涂了么?竟然如此尊卑不分?”

    显然她对暮云直面跟她目光相接极为不满,秀儿赶紧朝昭云福了福,一边慌张的解释道:“回大小姐的话,我们二小姐……”

    “什么二小姐?不过是个下流胚子生的下流种子罢了,别给你们几分颜色就开染坊了。”

    昭云将这话脱口而出时,实在难以想象出她是满含笑意说的,若暮云此刻双耳失聪,仅凭昭云说话时的笑容,几乎会判断不出这会是一个蛇蝎美人。也正因为如此,秀儿听罢才更加噤若寒蝉,再也没有勇气出声。

    “钟家是名门望族,你们这对卑贱的母女若是肯安分些,也不愁一世富贵荣华,可偏偏都如此不识时务,那就实在怨不得我了。”

    虽然明显感觉来者不善,可暮云委实一头雾水,丝毫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只好探究的目光看向秀儿,希望能够得知一二。

    昭云眼见暮云的镇静不解,跟自己意料中的悲愤情绪相差甚远,有一瞬间的诧异,很快又笑颜如花的说道:“看来你真的是脑子坏掉了,这样倒是省却了我不少功夫,你最好能够合作,否则……”

    她将脸凑近到暮云面前,淡淡的脂粉气息扑鼻,只觉清香袭面,香味格外好闻,钟暮云瞬间像是跌落了柔软的鲜花丛中,她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这味道,真是好闻极了。

    “你们母女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钟暮云睁开眼睛,回想这几天三夫人对自己的关切,虽然相处得不多,就已经足够叫暮云感到家人带来的温暖,看眼前这个大小姐的架势,再想想柔弱的三夫人,本能的对这个红衣美女厌恶起来。

    “那你想怎么样?”

    见暮云终于出声,昭云似乎松了一口气,目光莹莹,“三天之后会有软轿送你入宫,你若乖乖听话,你娘自然无虞,否则,嘿嘿!”

    “进宫?”

    她说的是皇宫么?她叫我去皇宫里做什么?刚想张口询问,却见那女子已然转身飘然而去,背影婀娜,余留淡淡芳香。

    秀儿松了一口气,泪眼蒙蒙的凑到暮云面前,半蹲下好言劝道:“二小姐,好歹三夫人正在为你想办法,你可千万不能再想不开了,好死不如赖活着,这都是命……”说罢忍不住用衣袖濡走眼角的泪珠。

    命?

    暮云心头苦笑,这一世等待着我的又是怎样的宿命?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