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都市言情 > 大隼宫女
大隼宫女 / 舒慕兰

2.被自杀了么?

    “小姐,你可算是醒过来了!”

    眼睛微迷睁开的时候,钟暮云只觉得头昏脑涨,望着床边一脸欣悦声音却带着浓重哭腔的丫鬟,只觉得十分茫然。

    “三夫人都哭了好几天了,大夫也说如果今天人再不清醒,就……”

    丫鬟肩膀抽搐着嗫嚅,钟暮云还没来得及理清她话里面的意思,就见到她乍的一声站了起来自言自语喃喃道:“我现在就去请三夫人过来……”她胡乱的原地转悠一圈,摇头道:“应该先去请大夫!”

    暮云看着这丫鬟喜极而泣的摸样,恍惚之中,雾气薄绕的场景此时不知不觉换做了古色古香的屋子,即便是头痛欲裂,也能分辨的出,这分明还是人世间,可天与地似乎大变了摸样,这场景熟悉又陌生,但只要稍稍思考便头痛欲裂,双耳嗡嗡的,根本不能做出任何反应来。

    屏风身后的门吱呀一声,进来一个墨绿色衣着的妇人,小碎步徐急而优美的穿过屏风,脸颊上还有残留的泪痕,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

    少女忙迎了过去搀扶妇人,一边说着小姐刚刚醒过来的话,稍稍缓了缓,钟暮云此刻约莫理清了思绪,知道眼前这个握着自己的手直流泪的美丽妇人便是刚刚那个丫鬟口中的三夫人。

    暮云刚想开口说句话,却发现嗓子哑得不成声,周身浮肿动弹不得,心里便泛出一丝恐慌来:难道半身不遂了?

    三夫人发现了暮云脸上的惊愕,她抬起纤纤素手,直抚暮云的脸颊,泣不成声道:“我的儿,你可算活过来了,娘素来知晓你性情刚烈,却料不到你竟会执着到此,早知你会这样,娘即便是拼上了这条性命,也定会让你如意的啊……”便别过脸去悄然拭泪。

    秀儿笑着劝慰道:“夫人,二小姐此刻已经醒过来了,夫人应当高兴才是。”

    三夫人这才擦泪笑着,伸手接过秀儿端上来的汤药,笑道:“瞧我,可不是糊涂了么,人已经醒了,还说那些个做什么。”一边挑起来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吹,才递到暮云唇边,柔声说道:“娘方才在煎药,听到动静急忙跑了过来,老天保佑!你果然还是醒了过来!”

    秀儿也笑着在一旁说道:“大夫说了,这药得熬上两个时辰才能出锅,三夫人硬要自己亲自煎熬,不肯假手于人,说是心诚则灵,终究感动了菩萨,二小姐此刻已然无恙,真是天大的喜事了!”

    暮云木然的看着这一切,虽然看那表情可以肯定眼前的几个人应该都是发自内心的关心着自己,还是忍不住要泼冷水问道:“你们谁能告诉我,这是在哪儿?”

    三夫人和丫鬟瞠目结舌,不敢置信的看着暮云,眼中透出惊惶之色,身后那个女娃娃惊愕的看了暮云一眼,便哭着拉着三夫人的衣袖说道:“娘,二姐姐这个样子怕是不成了……怎么办呀?”

    暮云便转移视线看这个十来岁摸样的女娃娃,丫鬟慌忙的想要伸手捂住女娃娃的嘴,大约觉得失礼又倏然放开,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偷偷打量暮云的脸色。

    三夫人也停止了哭泣,定定的看了暮云一会,想必也认同那孩童脱口而出的话,用力的擦干脸上的泪痕,站了起来,决然对暮云说道:“孩子,你放心,娘即便是粉身碎骨也会为你做主的!”

    “夫人!”

    丫鬟似乎想要伸手去阻拦,三夫人已经拂袖而去,女娃怔在那里,看看娘亲的背影又回望暮云,似乎在思考是否要跟着出去。

    暮云蹙眉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只觉得心绪跳跃,脑海中的所有碎片记忆齐聚心头,像一柄柄尖利冰刀直穿而来!

    恍惚中似乎又置身差旅中在飞机上疲惫小憩,新装修的三居室里面的油漆味还没完全散去,虚门掩藏不住男欢女爱的罪恶声音,眼睁睁的看着明晃晃的尖刀直刺胸前……

    而眼前分明是真实可触的古香古韵,盛怒中却举止依旧斯文的三夫人,殷勤得体的丫鬟,还有眼前这个睁着一双水汪汪的黑眸无措的看着自己,称自己为二姐姐的女娃娃……

    我到底是谁?我这是在哪儿?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青春荷尔蒙 分手妻约 超级学生 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很纯很萌哒 我的漂亮同桌 老子是富二代 女王凯旋 匹夫无罪 情深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