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穿越架空 > 无毒不嫡女
无毒不嫡女 / 栀子飘飘

010 把这废物给本大人扔出去!

    章节名:010  把这废物给本大人扔出去!

    “本大人讨厌的事不多,被人指奉为其中之一!好心提醒你你不听,偏要往死路上跑,既然如此,本大人便成全了你!”顾姜阑一脸鄙夷的瞥了他一眼,冷声喝道,“来人,把这废物给本大人扔出去!莫弄脏了本大人的新府邸。”

    “是!”旗录笑嘻嘻的应了声,大步上前,拎小鸡似的把那地中海拎起,走到厅门口,运足内力往前方狠狠的一掷,那地中海甚至还来不及惊叫出声,便被旗录以一道优美的弧线扔向了远方,顾姜阑眯眼瞧了瞧,估摸着应该掉在了城南口。

    点了点头,顾姜阑给了旗录一个超大赞,不错,最近内力又涨了点,有前途!

    其他几个富豪还没有从刚刚的折断手指中反应过来,又被眼前这一幕给雷到了。

    天呐!这个新上任的城主大人到底是个什么人啊?怎么可以这么嚣张跋扈?这么大个人说仍就扔了,还对扔人的护卫赞赏有加?难道城主大人不知道吗?刚刚她叫人扔的那个人,其实是副严的首富杜颜!他掌管了副严城绝对的经济面脉,今日之行要不是好奇深更半夜砸了城门的新城主是个什么性子,他根本就不会,可城主这么一闹,不管杜颜死没死,副严城日后的日子岂不是……

    看顾姜阑那一副浑然不知的模样,众富豪忍不住提醒道,“大人……刚刚被您扔掉的那个人叫杜颜,他是副严城的首富,您这一下把他惹到了,若是以后他断了副严城的经济面脉,那副严城的老百姓……”

    “那又如何?”还不等他们说完,顾姜阑就淡淡的打断了他们的话,不以为然道,“首富不是一辈子的,那什么杜颜经这一摔铁定死翘翘了,他意图谋害皇上钦点的朝廷命官,就等于不将皇上的安排放在眼里,这是对皇上的大不敬,既然如此,旗录,你马上带人去杜府,抄了他的家,所有的财产都充入府库,要是他的家人敢唯命不从,就全都抓进大牢!”

    “是!”旗录领命而去,心里更是笑翻了,从今天早上起来后他就一直没在心里停笑过,顾姜阑今日的行为真是太嚣张太跋扈太无理太强权了,不过,真是大快人心啊!

    那些富豪已经被惊的说不出话了,他们全都惊呆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和这位城主大人谈话,在心中蕴踉了一晚上加一上午的话被她这一吓,顿时灰飞烟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怎么可以这么无耻?怎么可以这么嚣张跋扈蛮不讲理?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都可以拿去抄家?难道她就不怕皇上知道了罢了她的官么?

    顾姜阑对这些人的惊诧视若无睹,处理了这么些个事之后她就转身走了,这些人全都是狐假虎威毫无权威的小喽咯,真正的威胁是那位到现在为止都未曾露面的老城主,她之所以要这么高调的嚣张跋扈,蛮不讲理的抄家,就是要杀鸡敬猴,让这些人不要看她是个姑娘就觉得好欺负,而那个杜颜纯属找死,他自己要撞到枪口上来,她若是不顺水推舟弄死他,还真对不起他那颗蠢蛋脑子。

    “阑阑!”一道声音突然在厅门口响了起来,钟离筠一身白袍,风度翩翩的站在一旁等她,整个人看起来封神俊貌,当然,如果忽视那个打了漂亮蝴蝶结的绷带的话,效果可能会更好。

    “阑阑,昨晚睡得好吗。”钟离筠笑嘻嘻的凑到顾姜阑耳边,轻声道,“我昨晚睡的可好了,最重要的是,我还梦到了你。”

    “谢谢关心,我也睡的很好,一觉睡到大天亮。”顾姜阑很有礼貌的朝钟离筠笑了笑道,“哦对了,我还梦到了你。”

    “真的吗?”钟离筠眼里泛着笑,虽然知道从顾姜阑嘴里肯定吐不出他喜欢的象牙来,但还是很期待她要说什么,“看吧,我就说我们很有缘分,做梦都做到一块了。那什么,你梦到我什么了?”

    “梦中的你英姿飒爽,风度翩翩,俊朗的不似人间烟火。”顾姜阑一脸回忆的笑,“在我的梦中,你是独一无二的主角,我梦见你,英姿飒爽的躺在一个偌大的水晶……”说到这里顾姜阑突然一顿眸子一转,揶揄的看了他一眼,眼里的韵味不言而喻,意思很简单,一副你问啊问啊,你问我就说的表情盯着钟离筠。

    钟离筠很配和的凑近她,一脸好奇的问道,“水晶什么呀?”

    “棺材!”

    钟离筠:“……”

    顾姜阑逗了钟离筠一下便失了兴致,她在后面一堆目瞪口呆的傻逼眼前面无表情的走出大厅,往府中的小花园走去。

    钟离筠也没有得寸进尺什么的,顾姜阑可以和今天若无其事的跟他开玩笑已经是最好的相处之道了,他不会逼得太紧,免得把人惹烦了,搁在他们之间的东西很多,不是说不在乎就可以不在乎的,比如宇文姗,比如李家毅,亦或是,比如顾烁,横在他们两中间,总要一件一件的解决完了,才算那么一回事。

    两人一前一后的在鹅卵小道上车沉默的走着,没有谁再开始搭话,钟离筠顶着那个漂亮至极的蝴蝶结跟在顾姜阑身后,脸上是浅浅的笑意,眸中泛着浓浓的耐心,眼里看到的都是眼前的顾姜阑,她扎的高高的马尾随着步伐微快而有些抖动,一摇一摆的扰乱他的一池清水,泛起了阵阵涟漪,轻轻碰撞着他的心,柔软而微甜。

    即便是后背,他也觉得好美。

    两人到了小花园,刚在石凳上坐下,不远处就跑来了一个急匆匆的身影,直直的朝顾姜阑而来,看身形是个丫鬟。

    顾姜阑眯眼看去,面上毫无波澜,心中则疑惑不已,这不是娟玉吗?昨天一进城就没见了她的踪影,这下怎么突然又出现在这里?还一脸焦急的跑了过来?

    就在她思衬娟玉为什么会在这的时候,娟玉已经一步做两步的跑了过来,脚步匆匆的停在她面前,气喘吁吁道,“主子……我……我有件……事……要……要跟你说,这件事特别重要……是……是属下好不容易才听来的!”

    “什么事?”顾姜阑没有去问她昨天为什么消失,而是顺着她的、这时候问了也是多事,更何况好像有什么急事,“你说来听听?”

    娟玉粗喘了几下才慢慢的把呼吸平顺下来,咽了口口水继续道,“主子你知道吗?那个被皇上撤职的旧城主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自从被皇上削了权之后就一直在暗中捣鼓着要怎么来个大翻盘,昨晚我们回客栈的时候,属下就看见他好几回了!”

    “继续说下去。”顾姜阑皱了皱眉道,“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心善之人,他之所以会那么听话的退了位,一定是另有企图。”

    钟离筠在一旁静静的坐着,没有出声打扰什么,这种事顾姜阑自己会处理好,不需要他来多什么事,而且他也看出来了,顾姜阑不喜欢别人插手她的事。

    “主子猜的极对!”娟玉的气息已经平复正常,她严肃的点头道,“我们进城之后,就有个黑影一直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们,他隐匿的很好,若不是属下太过谨慎看到了那斜在地上的影子,也不可能发现他,属下观察了他好一会才确定他另有企图,之前属下并不知道他就是副严的旧城主,属下怕他是主子的敌人派来的,便在他一离去就跟了上去,他很有心机,发现属下在跟踪他之后,便故意七绕八绕的把属下绕进了一个小黑屋,还把属下锁在了那里,幸好主子之前有送属下一些腐蚀锁匙的药粉,所以属下才有幸逃脱,因为事发突然,属下来不及跟您汇报一下就擅自跟了去,请主子责罚。”

    顾姜阑看着娟玉没有说话,她突然有些恼意,恼自己太过多疑,对娟玉太过不信任了,之前说钟离筠也是这样,现在却又对娟玉这么防备,甚至还准备严惩她,可是没想到这丫头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为了排除她身边的危险,那跟踪和被发现被锁住,娟玉说的轻松,可她却知道,这些事哪里是那么容易就逃脱的?那个旧城主就是个狠戾至极的人,以他的性格来说,要是被人发现了自己,宁可错杀三千,也不会愿意放过一个的,娟玉被发现后,一定和他交手,然后再经历了某些艰难才会被缩进黑屋的,而且,娟玉那么胆小,一点点小事就会被吓半天,以前说话都是支支吾吾不敢说,这乌漆巴黑的被关进黑屋子里,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就在顾姜阑一脸自责的时候,一双手伸过来握住了她的手,钟离筠鼓励的捏了捏她的掌心,以示安慰,顾姜阑看了他一眼,随后敛下了眼眸,他们都这么关心她,说到底,都是因为她自己的想法太极端了,自作自受,怨不得钟离渊心坏,毕竟,若是她自己不肯,即便钟离渊有天大的本事,也强迫不了她。

    娟玉小心的看了眼顾姜阑,心里的忐忑越阔越大,不安感也随着心跳急速加深,主子难道生她的气了?“主子……”

    “啊?”猛地醒过身来,顾姜阑抬头看向了娟玉,只见这孩子满脸忐忑,眼中还泛着浓浓的不安,想到娟玉可能是因为自己太久没反应而错以为自己生气了,顾姜阑不禁笑了笑,安慰她道,“你不需要忐忑,你没有做错什么,真正做错了的人是我,是我心里太多疑,总对不起……是我不能对钟离渊释怀,你很好,你为了我受了那么多苦,终究是我对不住你。”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 凰惊天:驭兽狂妃 魔王狂妃 一品废材娘亲 龙王令:妃临城下 医妃权倾天下 炮灰女配升级记 冷皇的小萌妃 医路风华 太子嫁到 凤倾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