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穿越架空 > 无毒不嫡女
无毒不嫡女 / 栀子飘飘

009 新官上任三把火

    章节名:009  新官上任三把火

    “你们这些野蛮土匪!谁让你们来砸城门的!无法无天了是不是!”终于有人忍不住骂出了声,“我们副严城十万多人,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你们!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胆敢犯我副严!”

    “就是!”又有人愤懑的骂出了声,“你们这群不学无术的匪寇们,平日里狐假虎威也就算了,今日竟敢直接来砸我城门,你们是不是活腻歪了!”

    有人带头,骂声自然更加激烈家激动,几乎是所有人都在开骂,七嘴八舌的骂个不停。

    “你们这些蛮横无理的流氓!等着吧!我们的城主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即便是城主不来,你们也死定了!我们已经去请旧城主了!等他一来,看你们还怎么嚣张!”

    旗录和石七等人是完全愣在了当场,你看我我看你却不知道是该跑还是该和这些百姓们对骂!

    他们依顾姜阑的意思砸了城门,却不知道她有什么打算,她现在不见了踪影,留下他们这数十多个人在这里接受口水唾沫,着实是让人隐隐不安。

    等了一会,钟离筠果然醒了过来,他迷茫的睁开眼,勉强的坐了起来,刚坐好就被一双柔软的小手捏住了下巴,知道是谁,钟离筠也没反抗,直接配合的张开嘴,随后就被塞进了一颗药丸,是极好闻的栀子花香,清清凉凉的入口即化,钟离筠微微一笑,正要问顾姜阑这是什么药,效果这么好的时候,顾姜阑突然转过身去,淡淡的说了句,“快把衣服换好,我们去城门口找旗录他们!”

    钟离筠一愣,这才觉得身上一凉,低头一看,脸色瞬间爆红,没想到顾姜阑毫不忌讳的把他剥了个精光,尴尬之下不免有些窃喜,一阵阴风吹来,钟离筠抖了抖,连忙干脆利落的穿好衣服,之后才慢慢的站到顾姜阑身边,弱弱的抬起那只受了伤,其实不是很疼的手臂到她面前道,“阑阑……手臂疼……”

    顾姜阑微微一愣,一脸半信半疑的看着他,半响后,她淡定的走了出去,就在钟离筠以为她要直接走了的时候她又回来了,而手中多了块白布。

    她走到钟离筠面前,许是想起了在陡坡那里钟离筠对自己的保护,她动作轻柔的拉过钟离筠的手臂,又给他敷了一层药粉,用白布套上几圈,环在他的脖子上,抹了后顾姜阑还故意的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钟离筠笑了笑,表示不在意。

    两人没有再说话,钟离筠的身体还是有些弱,功力什么的也还没恢复过来,无法,她只好在他身边扶着他,两人踏着不快不慢的脚步往城门口走去,大老远的就看见好多老百姓往城门口跑,还有一些怒骂声从那里面冒了出来,钟离筠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顾姜阑,后者回以他高深莫测的一笑,之后便使用轻功,带着钟离筠从百姓头顶飞了过去。

    还没落地,刚好听见这么一句:“什么狗屁不通!砸了城门还好意思夸夸其谈!骗谁呢!是新任城主让你们砸的?那朝廷命官新任城主是个东西?她来了就是为我们百姓服务的,怎么可能砸门!肯定是你们瞎编的……”

    “就是本城主叫他们砸的!”顾姜阑一脸嘲讽的打断了那个老百姓的言词凿凿,“怎么不可能砸城门了?本城主还就砸了,你们还想怎么着!”

    “你才不是我们的城主,你是个骗子!”一个满身肥肉的大胖子不满的喊道,“听说我们的城主是个英明神武的英雄,怎么可能是你这一介女流之辈!无知小儿也敢冒充新任城主大人,不想活了是不是!”

    “嗖”的一声,那满嘴胡言乱语的胖子被一颗针扎到了额迹,随后轰然倒地,嘴里吐着让人恶寒的白色泡泡,明显中毒的情况。

    钟离筠收回正准备动手的手,满眼寒洌的看着那倒在地上的胖子一眼,朝身后招了招手,“把那个对城主出言不逊的家伙拖出去喂狗!”

    “是!”旗录和石七笑嘻嘻的唤了人上来托人,吖的天知道他们刚刚忍了多久才没把这胖子弄死,这个死胖子话最多,什么话都敢骂!要不是怕给主子惹事他们早就一掌拍死他了!还是主子够义气,一来就帮他们弄死了那死胖子!

    “看清楚了!”在众位百姓们哗然的惊恐眼神下,顾姜阑“唰”的从怀里掏出一张任职书,冷哼一声道,“别以为本城主不知道你们在私底下干的那些勾当!今日这胖子只是给了你们一个警戒!若是再敢对本城主以及本城主的人出言不逊,破口大骂,本城主就让他尝尝生不如死是个什么!”

    原本气焰嚣张的老百姓们被这一吓吓住了,一听顾姜阑这样说,连忙唯唯诺诺的承诺再也不敢!顾姜阑一脸鄙夷的看着他们,心中对这副严城更是讨厌。

    “快叫人把本城主的城主大人府清理干净,天黑了,本城主很累,要睡觉!”

    “是是是……小的们这就去准备……”

    那些个成衣店里的伙计们已经认出了这衣服是自家店里的,胆战心惊的瞄了几眼便没胆的吓跑了,即便是认出了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要说什么?难不成上去说,城主大人您拿了我家衣服能不能掏点钱?这样的话伙计们可不敢随便乱讲,刚刚城主大人杀人的手段他们就是看的清清楚楚的,这万一城主大人一生气,把他们也唰的一根银针咔嚓掉了那就不好了。

    交代了一些事情,顾姜阑由着城里百姓的带路,朝着城主府走去,路上为了配合钟离筠有些勉强的脚步,她故意走的很慢,钟离筠这家伙倒是真要面子,明明现在不适合走走太多路,他却硬撑着要自己走,不让她带飞的,没办法,顾姜阑只好陪他慢慢的走了。

    那带路的人虽然心急,却不敢多催促,这位高贵冷酷的城主大人今日一出手便震撼了所有人,连一向在城里横行霸道无法无天的六胖,被她随便挥挥手就没了,他们这种小老百姓可不敢随意招惹。

    走了大概有半刻钟,这一行行人才走到城主府,经过顾姜阑刚刚那一吓,闹得老百姓们人心惶惶,连忙帮她来收拾屋子,忙的不亦乐乎,他们在路上逗留的这半刻钟刚好轮到百姓们收拾完毕,顾姜阑一进门就感觉焕然一新,气色好的不行,空气清新,人的心情也就跟着好了起来,吩咐下去,安排了几个轮流守夜的之后,再那钟离筠送到了另一间房,然后顾姜阑才回去睡觉。

    一夜无梦。

    次日清晨,顾姜阑没有像往日一样起的很早,她迷迷糊糊的把被子往头上一蒙,破天荒的睡起了懒觉。

    这一觉醒来已是中午吃饭的时间了,她磨磨蹭蹭的又是一个多时辰,外面城主府中已经沾满了城中各家的富豪,他们的心中都焦虑不安,面上却从容淡定的对同行的人笑意盈盈,厅堂上除了旗录偶尔来的一句“城主待会就到了”便再没了声音,对于顾姜阑的故意冷落,他们都心知肚明,明明知道城主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要烧烧副严城百姓的气焰,他们却不得不上门巴结巴结她,毕竟,民再怎么嚣张,也始终斗不过官,到时候人家一奏折上到了皇帝那,他们能说什么?

    旗录淡定的站在大厅门口,身子笔直的站着,看着那些明明很不耐烦了却依旧笑容满面的富豪们,他在心里几乎要笑翻了,以至于面部肌肉有点抽风,天知道他是用了多大的定力才忍住心里那股笑意的,顾姜阑这招实在厉害,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高调嚣张的令人发指,却又不得不让人佩服她。

    明明是深更半夜溜进城干了坏事,却还要光明正大的让他们砸门进城,被百姓指责了也不像其他朝廷命官一样笑脸相迎道歉,反而还一脸“老娘就是砸了你门又怎么着?有本事你也去砸砸”的嚣张样,人家地方富豪亲自上门巴结,这货居然还故意睡懒觉,叮嘱他们守着随便说一句“城主就快来了云云”之后就大肆肆的睡懒觉去了,这一睡就是一上午,圣人等了这么久也该坐不住了,偏偏这些富豪定力好,竟然等了,还满脸笑容,虽然是假的,但着实让人忍不住喷笑。

    慢吞吞的起了床,慢吞吞的洗漱一番,又慢吞吞的吃了中饭,顾姜阑终于大发慈悲的端了杯茶出来了。

    她脚步蹒跚,慢吞吞的进了院子,似乎根本不知道这里有人等了她一上午,脚步轻快悠闲,轻松的不得了。

    这让那些个面带笑容把不耐烦使劲在心中按捺一上午的富豪们瞬间把怒火飙到了极点,凭什么他们在这里口干舌燥的等了这么久无人接待,这个新任城主却刚刚起床端了杯茶水慢悠悠的晃过来?他们怎么说也是这副严城重量级的影响人物,这个新任城主难道不知道对他们客气点吗?

    一个身材微微发福地中海的中年男子满脸愤懑的指住刚刚跨进厅堂的顾姜阑,怒声道,“你这个城主是怎么当的!我们这么多客人来城主府拜访你,你就是这么招待我们的么!就算是没时间过来见我们,好歹茶水也要端一杯吧!这就是城主大人的待客之道么?”

    其余的富豪们虽然也有些不快,但大多数都是谨慎之人,虽然这个城主刚刚上任,但一想到她昨晚的种种劣迹,他们还是闭了嘴,也没人阻止那个发了福的地中海,他们也很想看看这个城主会怎么面对这个严重的问题。

    “死胖子,把你的盐猪爪给本大人拿开!”顾姜阑皱眉看了眼眼前直指自己的手指,冷声道,“本大人的待客之道何时轮的到一个矮穷矬来指指点点了?再说了,你们昨晚有说过要来拜访本大人吗?既然没有,又在这里鬼嚎什么!你们自个儿犯蠢要在这里干等,与本大人何关!”

    “你你你你……”没想到顾姜阑如此嚣张,那个地中海一脸不敢置信,打着结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只胖手一抖一抖的指着顾姜阑,就差点没直接点她鼻子上了。

    “咔嚓”一声,顾姜阑狠狠的把手中滚烫滚烫的茶杯扔在那地中海的脸上,同时手一伸一折,瞬间把那只看起来恶心至极的胖手折断,顾姜阑再伸脚狠狠一踹,不过瞬间的时间,那个地中海便满脸血流不止,身子如同失了支柱的胖墩迅速往高空飞去,猛撞了一下屋顶,又急速坠了下来,之后,那地中海在众人惊骇不已的目光下“嘭”的一声狠狠的摔落在地,全身抽搐着,嘴里不住的呻吟“我的手……我的手……啊……我的手……”

    毫无疑问,他的手废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 凰惊天:驭兽狂妃 魔王狂妃 一品废材娘亲 龙王令:妃临城下 医妃权倾天下 炮灰女配升级记 冷皇的小萌妃 医路风华 太子嫁到 凤倾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