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穿越架空 > 无毒不嫡女
无毒不嫡女 / 栀子飘飘

005 伊白寻的假情假意

    章节名:005  伊白寻的假情假意

    “不过是一点血罢了,王爷何必出手杀人。”顾姜阑看了那银针一眼,目光里没有怜悯,只是淡淡的看着,“看这样子,王爷好像成了失信之人了。”

    “他既然伤了你,就该死!”伊白寻的脸色还是冷冷的,似乎还在生什么气,“失信又如何?他都死了还能跟本王计较什么!”

    “也是,既然已死,便已不能计较什么。”顾姜阑毫不见外的朝屋里走去,边走边道,“说吧,王爷这么费神的把我弄到这来,不会真的是看看王爷怎么杀人的吧。”

    伊白寻对顾姜阑的举动也不生气,袖子一甩,风度翩翩的跟了上去,“当然不是,本王说过,下次见面,就不会轻易放过你!这一次,你就和我好好的呆在这院子里吧!别指望会有谁来救你,她们还没有这个能耐上来!”

    “王爷好手段。”顾姜阑面色从容道,“只是,为了一个女人废这么多心思,值得么!”

    “如果是你。”伊白寻眸中一片冷洌,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十分感动,“做什么都值得!”

    再说旗录和石七两人现在的情况,两人吃完饭和顾姜阑打了声招呼就带着自组组员买马买车去了,车是买了,结果在来的路上还没走到一半,他们就感觉身子越来越无力,眼前越来越模糊,旗录当场就发现了不对劲,可能是被那饭馆中的人下了毒,而且顾姜阑还一个人呆在那饭馆里,那她岂不是很危险?

    一想到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意害了顾姜阑,旗录顿时后悔万分,虽然顾姜阑很可恶,但她对他们也不错了,而且,满夕那么在乎她的安危,临走前还特地交代他要好好保护顾姜阑,这要是顾姜阑出了什么事,满夕肯定会恨死他!心急如焚之下,旗录取出钟离筠以前给自己的求救烟花,放了出去,烟花被点着,“嗖”的一声飞上天,在高空中绽放开来。

    一朵紫色的曼陀罗艳丽的在高空中绽放,原本忙着忙着城中事物的君黎钟身子一顿,疑惑的看了眼那高空中一闪而过的紫色焰火,突然想到什么,连忙将手中的东西丢下,身子如闪电般迅速往那烟花绽放的地方跃去,他将轻功提到极致,所经之处风过无痕,人们只觉得眼前一闪,一个几乎捕捉不到的黑影就闪了过去,带过了一阵轻飘飘的微风。

    君黎钟一路急匆匆的赶着路,好在顾姜阑他们原先走的也不是很远,大概半柱香的样子,他赶到了已经火急燎燎的旗录身前。

    眼眸对躺在地上的人掠过,独独没有看到顾姜阑,甚至连花满夕都不见了,君黎钟皱着眉道,“她被谁带走了!”

    “主子,你快去找顾姜阑吧,她是在不远处的小饭馆里被劫走的,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也不知道她留没留线索。”旗录急急的催促君黎钟过去找人,想了想又提醒道,“还有,她应该被人下了药。”

    “好!我去找她!这个你们服下,然后去那个小饭馆等我们!等下再来找你算账!”君黎钟冷冷的扔下一瓶药,便提气朝旗录指的那个小饭馆奔去,这件事很奇怪,比如旗录为什么没有跟阑阑在一起,又比如,以阑阑对药物的了解,不可能这么容易就中招的,一定是熟人干的!不过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他要急着去救阑阑那帐,回来再算也是一样的!

    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个小饭馆,君黎钟里里外外来了好一顿找,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看来这是一场蓄意的安排,按理说,在这种荒郊野外不可能会出现人来人往的饭馆,即便是真的生意很好,也不可能有那么多人,在这种惨觉人烟的路道,生意最好时,最多不过五六个人,这又不是城中心,难不成那些吃饭的都是春子?吃个饭还故意十万八千里的赶过来吃这种糙饭很显然,这是一场故意为之的阴谋,而阑阑一向聪明,怎么会突然这么大意?一定是中间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多了心,以至于没有认真观察周围的环境优势,也有可能,这是阑阑故意被劫持的,她有能力逃跑,却为了找出那幕后主人才会出此下策。

    在心里好好的给顾姜阑的动机预想了一下,君黎钟那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一半,但为了不提心吊胆的在这等去,君黎钟目光凝聚,还是在这周围细细的找着顾姜阑留下来的线索。

    虽然他也不确定阑阑会不会留下线索,但心里小人作怂,他又怕那个抓她的人为难她,一想到这君黎钟找的更加仔细起来,还把隐在暗处的暗卫招呼了下来一起剪,找了约莫又是半柱香的时间,君黎钟眸子一紧,终于发现了顾姜阑刚刚踩的那个影子,由于刚刚突然走过一推人而变得稍微有些模糊,但君黎钟还是眼里极好的发现了不对劲,暗卫完成了任务便接着当不存在的黑影了,君黎钟则是顺着那微薄的脚印一直往前走,那脚印似乎是没了力气,越走越浅,直到一处院墙旁消失不见。

    随着那脚印走了大概半刻钟,原先的土地路就已经不见了,君黎钟看着那被藤草缠绕的高墙,心中一动,提起轻功便跃了上去。

    映入眼帘的一座富丽堂皇的房子,许是主人太过自信,墙内根本没有多少守卫,君黎钟脚步匆忙的绕过艳丽花园,绕过小桥流水,绕过青葱树木,来到了一个院子,看了这一路风景,君黎钟不禁要感叹抓她来的那人的雅致,抓个人质都要到到这么一高档别墅。

    感叹归感叹,君黎钟心里已经平淡了不少,看这房子就可以看出主人的各种性格,这是一个高傲自负的人,他既然没有在不知不觉中下杀手,那就一定事出有因,他挟持顾姜阑,估计是为了别的目的,或者是想得到她的什么重要东西。

    七绕八绕的绕进了一个院子,里面却空荡荡的空无一人,看样子不在这个房间里。

    院子二楼的楼道上,一个男子负手而立,目光阴沉的看着在院子中苦思寻找的君黎钟,不言不语。

    这二楼有金玻院里最珍惜,且这世上最独一无二的正反玻璃,站在二楼的人可以看到外面和下面的一切,而站在外面和下面的人,不管什么抬头看,看到的都只会是一个封闭是的阁楼,君黎钟亦是这样认为的,皱着眉头找了小半会,还是没有任何顾姜阑的影子,君黎钟的躇在原地,眸光左右环视,总觉得这地方有些不对劲,却又找不出不对劲在哪。

    君黎钟紧锁着眉头在原地转圈,他有感觉,顾姜阑就在这附近!

    这里只是个空无一人的院子,他按照那些脚印停在这里,绝对不是什么巧合!阑阑也不会无缘无故留下脚印,难道……除了脚印,还有其他的暗示?

    想到有这个可能,君黎钟神色一紧,不再在原地转圈,转身朝墙外跃了出去。

    待君黎钟的身影彻底沉默在墙角下,伊白寻才拉开旁边的窗户,身形一闪,抓着一个东西跳了下来。

    “蒋小姐,看来钟离筠对你也不怎么样!”看了眼怀里装睡的顾姜阑,伊白寻冷冷的开起了玩笑,“就他那样,在这随随便便的转几圈就失了耐心,你确定还要跟着他?”

    “伊白寻,有什么目的你就趁早说明白,别一副为我争风吃醋的模样,看着恶心。”顾姜阑睁开眼睛,语气始终波澜不惊,“钟离筠对我如何我心里有数,不需要他人来评价什么,别装的对我情深意切,我看着都觉得虚假。”

    “蒋慕颜,不要诋毁我对你的感情!”

    “伊白寻!你难道不觉得恶心吗?”顾姜阑一脸想吐的表情看着伊白寻,“你以为你演技很好吗?演技那么烂还敢说感情,你有什么感情?对我的感情吗?说实话,你也不觉得的欢!明明对我讨厌的要死,却一副用情至深的模样,你骗谁呢你!以前不跟你计较是我有所顾忌,可不代表现在也不计较!你以为你很帅很酷么?你以为谁都喜欢你想嫁给你么?我告诉你!像你这种自以为是,高傲自负到极点,滥用职权的臭男人,猪都会嫌弃你!”

    “本王对你的感情可不是这几句特意的辱骂就能骂走的!”伊白寻还是一脸冷冷的笑,“蒋慕颜,你不喜欢本王无妨,但你不能阻碍本王喜欢你,你喜欢钟离筠也是你的事,你现在是本王的,自然,本王想干些什么事也不需要跟你商量什么!”

    顾姜阑皱眉看他,“伊白寻,你难道不知道有夫之妇这几个字是怎么写的吗!”

    “抱歉,本王还真不知道。”

    “伊白寻!”顾姜阑冷下脸道,“你少给我耍无赖!本姑娘要想跑,你觉得你又能耐我何?别以为你武功比我高我就跑不了!”

    “你尽管试试!”伊白寻一脸无所谓,“这院子进来容易,若是没有经过帮本王的同意,谁也出不去!”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 凰惊天:驭兽狂妃 魔王狂妃 一品废材娘亲 龙王令:妃临城下 医妃权倾天下 炮灰女配升级记 冷皇的小萌妃 医路风华 太子嫁到 凤倾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