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穿越架空 > 无毒不嫡女
无毒不嫡女 / 栀子飘飘

004 花树下的冷俊男子

    章节名:004  花树下的冷俊男子

    默默的把视线从花满夕旗录那边收回,顾姜阑的脸色沉寂,目光深远,她在想钟离筠,要是那个男人没有把她当成蒋慕颜的替身,那她们是不是现在已经在一起了?

    不,不会的。

    顾姜阑在心中否认了那个不着实际的想法,他们怎么可能会在一起?若是没有蒋慕颜这根牵引线,钟离筠和她,根本就是一个不曾相识的陌生人,怎么可能在一起?钟离筠之所以对她那么好,只不过是为了还蒋慕颜的恩情罢了,与她本人没有任何关系,或者,是她想多了。

    收回心乱如麻的思绪,顾姜阑定了定神,拂袖做到一旁,不过一会,花满夕那边也处理的差不多了,陆江那边的毒已经完全解了,他和石七两人领先那些组员几步,站到了顾姜阑面前,“主子,都怪属下办事不力,没能及时发现敌人所在,害主子受惊了,还望主子予以惩罚!”

    “这不是你们的错,拾掇拾掇准备启程吧。”无力的摆了摆手,顾姜阑吩咐了句,就步行往那个小饭馆的方向去了。

    众人受了吩咐,刚刚又失了职,这下为了弥补刚刚的失误,走的更为殷勤,而且,主子都是走着的他们还矫情什么?

    时间很紧,顾姜阑没有再多少事,把自己的想法大致的跟组员们讲了讲,然后安排了一下各方人数的分配,大概处理的差不多了,顾姜阑一声令下,两队便各奔东西,分道扬镳了,走的时候,花满夕跑的比逃命的兔子还快,旗录则是边微笑边朝花满夕惊慌失措的背影挥手道别。

    顾姜阑一脸无语,“砰”的一声在他脑袋瓜上磕了一下重的,鄙视道,“旗录,你吖变化也太快了吧?以前还是一副赶脚样,丝的不行,这一遇到了花满夕,就变成这般温文尔雅了?”

    “呃。”旗录本来挥的正起劲的手蓦的一僵,收回手摸了摸刚刚被顾姜阑敲的地方,呵呵一声,笑道,“这人都是变得嘛,我这是为了爱情而改变,很正常的。”

    “是很正常。”顾姜阑突然收了笑,严肃道,“旗录,不该你招惹的,你就不要招惹,你的身份注定不平凡,到时候你要怎么处理和花满夕的关系?你今日扰乱了她的一池清水,日后她要以什么样的心态面对你?花满夕和你并非没有未来,只是旗录,等你坐上了那个位置,面对种种诱惑,你确定你能一直保持爱她的心,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吗?”

    “我能做到。”旗录再次回头看了眼花满夕渐行渐远的身影,郑重道,“顾姜阑,你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次错误,就把每个男人都想成钟离渊,没错,钟离渊是个混蛋,但不代表我和主子也是,你和主子的事我管不了,但是我想告诉你一句,感情是慢慢培养的,即便主子最初接近你的目的不单纯,可是主子对你的感情绝对毫无虚假之一,要知道,一个人再怎么不可信,他的眼神骗不了人,还有,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得到那把椅子,真正的钟离筠,不是我。”

    旗录说完后对顾姜阑笑了笑,之后便领着组员们收拾东西,买马买车去了,只留下顾姜阑一人呆在小饭馆里。

    顾姜阑坐在饭桌上,看着桌上残渣剩饭发呆,刚刚旗录的话给了她很大一个醒悟,是啊,她嘴上说着不会因为一个钟离渊就否认所有的人,心里想的却始终是另外一回事,就好比钟离筠,李家毅,就连刚刚的旗录,她都把他想成了那种受不了利益熏陶的人了,她之所以会和旗录说那番话,其实她自己特很意外,她虽然不是什么大坏之人,但也绝对不是心善之人,除非是跟利益有关的人和事,否则她一向会将其视为麻烦而忽视掉,派花满夕和陆江去刑疆帮那些老百姓,是因为以后她预感这次副严之行不简单,说不定她从副严一出去就要直奔刑疆,到时候老百姓拥护她,即便是出了什么事,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可是刚刚帮花满夕说话,说真的,她很意外。

    仰或是,因为花满夕刚刚关心了自己?

    大概吧。

    轻叹一声,顾姜阑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角,一手撑着桌子站起来,从怀里掏了块碎银子放桌上,对里面忙的不亦乐乎的小二打了声招呼,便想围着这店周围绕绕。

    “站住!”

    突然一把小刀横在顾姜阑的脖子上,刀刃锋利,轻轻一碰就割开了一点点,溺出了些许血迹,只听一个粗哑的声音在耳后威胁道,“别出声!跟我走!否则马上杀了你!”

    顾姜阑皱了皱眉,垂下眸子看了眼从脖子后方露出来的刀尖,低眉思衬,距离上次刺杀也不过两个时辰的样子,即便是快马加鞭,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将消息传到宇文姗那里去,就算他有特殊方法得到刺杀失败的消息,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在这人来人往的饭馆里藏匿好,难道这些人,不是宇文姗派来的?

    “走!”那人似乎在顾忌什么,见顾姜阑发呆不理,心一急便把刀往里面割了一下,低声怒道,“再不走老子就一刀解决了你!”

    顾姜阑眼眸一眯,感受到脖子已经被割开几厘米,心思一动,便抬步顺着那人的指引而去,她倒想好好看看,到底是哪个不着眼的人敢绑了她。

    那人走的急,步子还有些踉跄,因为干了坏事心里本就极度紧绷,见顾姜阑听话的抬步走,连忙低声告诉她走哪走哪,眼神一直盯着前后左右,因此,他也就没有注意到被她挟持住的顾姜阑,每一步都走的特别重,特别沉,走过之后,那一排排脚印中,一个个陷地三分的鞋印看起来特别显眼,只要了解顾姜阑这个人,而且心细一点,就绝对可以发现。

    顾姜阑故意留下脚印,然后便肆无忌惮的跟着那挟持自己的人走了,走了几步又重重的踩一脚,走了两步又是一脚,用心良苦,她在赌,赌钟离筠对她的真心,她隐隐觉得钟离筠一直就在自己身边,没有走开,就是不知道他在哪个角落,扮演的是她身边的哪一个人,这一次,若是他能找到她,那她就放开心里那些隔阂,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仅这一次!

    挟持她的人似乎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手抖的特别厉害,尤其是那把拿刀的手,那刀锋就一直在顾姜阑脖子上抖,抖破了顾姜阑细嫩如玉的肌肤,从脖子里渗出来的血沾染了整个衣领,顾姜阑虽有不悦,但也没说什么,她还没有那么不识好歹,她现在性命在人家手上,是死是活还不是人家手一挥的弧度?她的武功被什么限制住了,估计是刚刚吃的饭菜有问题。

    旗录他们跟她吃的一桌菜,看来武功也受到了限制,这下毒之人好生厉害,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东西遮掩了毒气,居然连她都没尝出来,刚开始吃的时候只是觉得味道有些奇怪,倒没想到被下毒这上面去,毕竟,宇文姗不可能这么快就来个乘败追击,当真是一时大意。

    走了大概半刻钟,原先的土地路已经不见了,映入眼帘的一座富丽堂皇的房子,那人挟着顾姜阑进了门,绕过艳丽花园,绕过小桥流水,绕过青葱树木,来到了一个院子,看了这一路风景,顾姜阑不禁感叹抓她来的那人的雅致,抓个人都要到这种山清水秀,奢侈至极的境界来,真是好雅致。

    “怎么样?,蒋小姐喜不喜欢本王的院子?”一道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嗓音低沉。

    那个一路手抖了又抖,怕的要死的劫匪一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连忙把刀扔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哀求道,“郡王爷,小的已经把蒋小姐带到了,求求王爷大发慈悲,放过小的的母亲吧……”

    顾姜阑淡笑一声,也随着那劫匪转过身来:“郡王爷费力请我来,就是为了看我喜不喜欢这院子么。”

    院中花树下站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冷俊男子,一袭白袍加身,微微清风吹过,扬起了他的衣角,一些粉色花瓣如落叶般轻轻的拂了下来,轻轻的落在他的发上,肩上,脚边,伊白寻看向顾姜阑,冷俊的脸上盈着淡淡笑意,忽然,他的笑容一僵,眼神如剑般射向那个挟持顾姜阑而来的劫匪,厉声道:“谁让你伤她的!”

    “小的……小的……是不……不……不小心的……”那汉子被伊白寻那一眼吓的语无伦次,手脚不都知道放哪了,心下又担心自己的母亲,只好一边苦苦的哀求,一边拼命的磕头,“求王爷绕过小的的母亲,求求王爷……求求王爷……”

    “既然伤了她,那你就该死!”伊白寻冷冷的撇了那汉子一眼,面上一片冰寒,手中银光一闪,那汉子一个闷哼,之后便倒地不起,只有头上那根的银针在微微颤抖,似乎在嘲笑他的愚笨。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 凰惊天:驭兽狂妃 魔王狂妃 一品废材娘亲 龙王令:妃临城下 医妃权倾天下 炮灰女配升级记 冷皇的小萌妃 医路风华 太子嫁到 凤倾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