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穿越架空 > 无毒不嫡女
无毒不嫡女 / 栀子飘飘

002 又是宇文姗

    章节名:002  又是宇文姗

    外面刀光剑影的闹成了一团,顾姜阑依旧是波澜不惊,她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口鼻,目光盯着车帘,似乎要把这层帘子盯穿一样,一定是蒋缪权没错了,在誉国,除了他有,别人就再也不会走了,逐出家门,设计把她送给钟离筠,又在她处境尴尬的时候落井下石,现在居然还找人给她下控心毒!如此心计,如此对她恨之入骨,顾姜阑敛下眸子,心里始终想不明白,蒋慕颜究竟是不是他的女儿,要是是女儿,不管怎么样都会替她想想,可是他却对她这个女儿步步紧逼,恨不得杀之,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当一个父亲?庶的嫡的不都是他的女儿,却总是偏心那个有娘的,这样的父亲,她不要也罢!何必浪费自己的感情。

    又是一剑刺在马车上,剑尖露出来几许,马车内已经有了明显的裂痕,甚至还有了几般摇摇欲坠。

    娟玉的表情是又惊又怒,整张脸一阵青一阵白变化不断,两只手紧紧的拽在一起,无意识的揪着自己的袖子,撇向顾姜阑的眼神充满了担忧虽然主子会武,但不代表主子就是铁人,这毒气已经快将整个马车都蔓延了,马车外的剑又是一剑一剑的刺,裂痕也一道比一道重,马车外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状况,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

    外面的情况并没有比马车内有多好,他们本来走着走着就没有多防备,没想到突然从一边飞来两个刺客一来就阴险的下了毒,幸好她花满夕和旗录的警觉性还算高,一感觉到异样就赶紧屏住了呼吸,可是其他人就没那么好了,也不知道那刺客下的是什么毒,不过一秒的时间就放倒了所有人,紧接着就迅速的朝花满夕和旗录刺来,手法熟练,明显是江湖上的老杀手。

    “是谁让你们来的!”堪堪挡下一险剑,花满夕喝道,“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你们到底是为何而来!”

    “无冤无仇?呵……”那刺客身形快速,被花满夕挡了一剑也不着急,身子就地一旋手中剑如利箭般朝花满夕射了过去,剑一出手,那刺客也不闲着,身形一闪闪到了花满夕的身后,准备来个前后夹击!

    旗录一脚踢开被剑刺中的刺客,又狠狠的给他在心脏处扑了两剑,嫌弃的撇了那被血浸透的尸体,旗录往花满夕那里看了去,随后他惊的睁大双眼,瞳孔一缩,连忙将手中的剑掷了出去,把轻功发挥到极致,蓦的闪过去环住花满夕的腰,用力一带便带离了那个前后夹击的险境,刚刚闪到花满夕身后准备来个前后夹击的刺客却没那么好远了,他不料旗录竟然这么快就揽走了花满夕,一个粹不极防,便被自己刚刚刺来的剑刺进了腰腹,他瞳孔蓦的一缩,喉咙一紧正要痛呼出声,这时候又是一剑刺进了心脏,是旗录刚刚狠狠掷出的剑,那刺客一口气憋在喉咙里上不来,因为震惊而张大的嘴里冒出一口口血,慢慢的流尽他的生命与不甘。

    旗录用力揽过花满夕,将她带入自己怀里,一想到刚刚那种慌乱的心悸,他就忍不住将她抱的更紧,手臂紧紧的搂着她的纤腰,还有点微微颤抖。

    感觉到腰上慢慢收紧的力道,花满夕愣了愣,旗录这是?

    “让我抱会。”旗录低低的声音从花满夕的肩头里传了出来,带着让人堵心的感伤,“就一会。”

    花满夕轻轻的叹了口气,还是推开了他,金寒冬的事已经给了她不可磨灭的创伤,旗录对她的那一丝丝心悸,她感觉的到,但是她给不了他什么,“旗录,主子这么久了都没动静,我们快去看看吧。”说着就往中间的马车走去。

    “我……”

    “砰!”

    突然一阵巨响,两人还没来得及靠近马车,突的一声爆破声,马车一下子裂了开了,碎片被炸开的力道带出了几丈许,狠狠的扎在地上,马车上残留的破败板块却黑的惊人,里面站着面无表情的顾姜阑和一脸惊慌却忍住不敢说话的娟玉。

    “做的很好。”顾姜阑看了那两个躺在地上血流成河的刺客一眼,“问出是谁派来的了吗?”

    “主子,没问出来。”旗录从刚刚那突然一声爆炸声回过神来,恭谨道,“不过属下刚刚突然想起了一个和他们身份有关的事,这两人的剑法还有杀人手段,都是出自宇文家。”

    “又是宇文家!”顾姜阑眼眸微眯,里面透着一丝丝危险,“这个女人当真以为我好欺负么!三番两次派人刺杀我,上次刺杀的风波还没过去,这才三天她又来!她喜欢钟离筠有本事怎么不去抢啊,把钟离筠抢上山当了压寨夫人不就行了么!自己没本事还要把问题扯到别人那里去,蠢货!宇文姗是吧!最好别让我遇见她!”

    “主子!”花满夕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其他人,为难道,“他们是怎么了?属下虽然学了些医理知识,但他们中的毒,属下无能,查不出来……”

    “无妨,这只是普遍的迷魂香。”顾姜阑也看了倒在地上的人一眼,心中一动,有一个想法冒了出来,她丢掉刚刚捂住口鼻的帕子,从身上拿出一个瓷瓶,转身递给身后的娟玉,吩咐道,“娟玉,你和旗录去给他们解毒,在每个人的鼻子里倒入一丝香气,然后拍拍胸口就行了,我和满夕商量点事。”

    “是。”娟玉忍住心中那种看尸体的怕意,低声应下,从破败的马车上跳了下来,和旗录一起解毒去了。

    “满夕。”顾姜阑脚尖轻点,一个巧劲就飞到了花满夕身前,淡淡的说出了刚刚在心中一闪而过的想法,“这次去副严任职你和陆江就不要跟着去了,你们把你们那两组全带回刑疆城,现在天气渐渐降温,刑疆会变得更加寒冷,老百姓们的食量大概吃的差不多了,这冰天雪地,老百姓本来就烤不了火,可不能让他们连肚子都饿着,你和陆江那些人帮衬着点,帮那些老百姓们来来回回准备好明年一年的粮食,好好的储存好,等你们做好了,就来副严找我,要是我不在副严你们就原路返回,六个信号就行,到时候我们去刑疆找你们。”

    “主子……我……”花满夕满脸都是感动,其实她很担心刑疆的老百姓,担心他们是不是没衣服穿,受了冻或是挨了饿,尤其是现在天气变化无常,要是老百姓们没有足够的粮食,再随便吃点什么,到时候又得了瘟疫怎么办?这些都是她最近环绕在心头的纠结,可是主子没发话,不管她再怎么担心都是于事无补,只好自己在心里瞎担忧,她万万没想到主子会对刑疆这么上心,即便是她与主子有过约定,但主子对刑疆却毫不吝啬,竟然还想着要把自己身边本就少得可怜的侍卫抽走一半,这样的话到时候到了副严,怎么和那些不安分的人斗智斗法?一想到这花满夕就心慌了,连忙道,“主子,虽然刑疆的老百姓比较重要,但是你也不能不顾自己的处境啊,我们这些侍卫如今就是您的脸面,怎么能随随便便就离开?”

    “不必多说。”顾姜阑看了眼那破败不堪的马车,沉声道,“眼下已经是午饭时间了,待会他们一醒我们就起步,步行往前面不远处的小饭馆吃饭,然后再休息一会,我们就分道扬镳吧,听我的!”顾姜阑打断花满夕欲言又止,又想要开口阻止的花满夕,“事情孰轻孰重我知道,你和陆江处理好刑疆的事再去找我便是,不会有什么事,至于副严城的事你也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这次去副严城报的人数是六十人,我当时随便找个借口搪塞搪塞就行了,废话不多说,我不喜欢别人反驳!”

    花满夕一脸为难,这么多个月来,她早已把顾姜阑当成自己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了,现在顾姜阑却抛却自己的危险要她带走一半人去刑疆,这怎么可以?就单单看刚才这些手法熟练,手段残忍至极的刺客来说,顾姜阑的处境就很危险,虽然她不知道那个叫宇文姗的女人到底有多强,但是以她对顾姜阑的恨意,既然可以紧接着上次的失败迅速的又派人来行刺,就知道她有多厉害,这些刺客的身手一次比一次厉害,一次比一次毒辣,到时候顾姜阑身边没有人,岂不是很危险?

    “满夕。”看着花满夕那一脸担忧,顾姜阑觉得心里一软,便轻声安慰道,“不用太为我担心,我既然能够活到现在,就有我的手段,惹毛了我,大不了玉碎瓦全,谁怕谁还说不定,更何况,人多了不一定就是好事,你看看他们。”她往那边渐渐醒神过来的组员们撇去了一眼,“今日所有的人都陪在我身边守着我,还不是除了你和旗录全都被迷倒了?我也不否认你们的能力,只是你们的江湖经验尚浅,你大概还没发现吧,你看那些黑的可怕的破车板,那些都是毒气造成的。”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 凰惊天:驭兽狂妃 魔王狂妃 一品废材娘亲 龙王令:妃临城下 医妃权倾天下 炮灰女配升级记 冷皇的小萌妃 医路风华 太子嫁到 凤倾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