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穿越架空 > 无毒不嫡女
无毒不嫡女 / 栀子飘飘

060 所谓恩恩怨怨

    章节名:060  所谓恩恩怨怨

    “直接讲我跟她的恩怨吧。”顾姜阑皱眉道,关于宇文家的那些事她一点都不感兴趣,她现在只想知道那些恩恩怨怨是怎么回事。

    “好吧。”钟离筠停下对宇文家的滔滔不绝,笑道,“是因为我,我被父亲送出去的时候跟宇文姗接触过一段时间,她因为在家族放了错,被家主赶了出去,无意间认识了我,于是便对我爱慕有加,宇文姗这个人占有欲极强,只要是她看上的东西,她得不到就会毁了那抢她东西的人,我就是她眼里那个所谓想占有的东西,就因为我对你感兴趣,甚至还有谈婚论嫁的意向,所以她对你恨之入骨,恨不得亲手弄死你,后来,你也是因为她才灰飞烟灭的。”

    钟离筠还是没有说实话,宇文姗确实是因为他才对顾姜阑下的杀手,但也不全是,当年顾姜阑冷漠,他却更加冷漠,在外面独自打拼,经历了太多风雨,看多了各种各样的人心,他的性格也变了,回来后他就接了家主之位,父亲为了培养他而做出的决定他并没有多反感,反而还感谢父亲的严厉,若不是因为父亲的严厉,他便根本不可能有如今之成就,他回来后确实和顾姜阑有来往,但也仅限于交易,后来顾姜阑是怎么爱上他的,他也说不清楚,总之,在那时他漠视了顾姜阑对他做的一切,漠视了她对他独有的一份感情,顾姜阑最后也是因为宇文姗而死的确实没错,是宇文姗派人抓了顾姜阑的父亲,她的父亲在顾夫人病的这些年里早已颓废了,宇文姗很轻易就将他抓了出来,对于宇文姗拿自己威胁自己女儿的行为,顾家主没有任何表情,表情始终保持着面无表情,宇文姗威胁顾姜阑说,要么她灰飞烟灭,要么顾家主灰飞烟灭,而顾姜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前者。

    顾姜阑狠狠的皱着眉头,视线在钟离筠身上扫了又扫,看着钟离筠那张微笑的俊脸,她最终也只能哀叹一声世道狗血。

    了解了自己想了解的事,知道了自己和宇文姗之间的恩恩怨怨是怎么来的后,顾姜阑便动手掀了钟离筠的被子,淡淡道,“天亮好久了,起来先。”

    钟离筠抽了抽嘴角,故作伤心委屈状,“阑阑,我一夜没睡,一大早起来还给你讲了那么多话,好累了……”

    “那你就睡吧。”顾姜阑想了想确实是累着他了,便好说话的点了点头,“我还有事先起来了,你继续睡吧,还有,昨晚谢谢你。”她说完就从床上下来,两人昨晚都是和衣而睡,顾姜阑也不怎么避讳,直接从钟离筠身上爬了下来,在床边整理自己身上的摺子。

    钟离筠也实在是困的不行了,1他轻轻的“嗯”了一声,再瞅了瞅顾姜阑的背影,便沉沉睡去。

    顾姜阑回头看了他一眼,走出门去。她一推开门就是一股寒风飘了进来,她连忙一紧关上,自己快速的走了出来,早就等在一旁的旗录几步向前,迎了上来,他往顾姜阑身后看了看,问道,“王妃,我家王爷呢?”

    “他还想睡会。”顾姜阑看了他一眼,“别去吵他,他昨晚累着了。”

    “啊?”旗录霍的瞪大眼睛,手指颤抖着指着顾姜阑,做结舌状,“你……你们,你们昨晚……都……都干了什么?”

    “没干什么。”顾姜阑随便说了句就走开了,留下旗录一个人呆在原地,风中凌乱,他看了看顾姜阑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紧闭的房门,他在想该不会是他家王爷被榨干了,今早起不来了吧?咳咳,一般在正常的情况下,躺床上的不应该是女人吗?他家王爷……也太不经那啥了吧?

    顾姜阑才不会理会旗录怎么想,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去,关她什么事?

    她越过旗录左转,一脚踢开了李家毅的门,“李家毅,跟我出去,昨天的事还没干完呢。”

    “李家毅?”顾姜阑看着那个趴在床上的男子,皱了皱眉,“李家毅,快起来,晚了就到饭点了!”

    李家毅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却只有枕头,他微微摇晃了下晕乎乎的头,把脸换一边偏靠着,闭眼继续睡他刚刚似乎听见顾姜阑在叫他……

    “李家毅!”顾姜阑又叫了一声。

    李家毅眨了眨睫毛,没动这下他确定顾姜阑在喊他了,不过他还是没动,他想看看顾姜阑会怎么叫醒他……

    顾姜阑皱眉看着床上死趴着的人,再闻了闻空气中的酒味,眉头便皱的更厉害了,“李家毅,别给我装死!”

    李家毅的又眨了眨睫毛,还是没动。

    顾姜阑深呼吸一下,几步上前,一把掀了他的被子,李家毅感觉身上一凉,似乎被子被掀了,但他还是没动。

    见他还没醒,顾姜阑也不想就这么耗下去了,她转身走出门,在李家毅以为她要放弃叫他自己去的时候,她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了。

    “旗录,李家毅可能醉死了,你去瞅瞅,顺便弄醒他!”

    李家毅:“……”

    旗录愣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脚踏两只船吗?昨晚刚睡了他家王爷,现在就要和李家毅去风花雪月了?不过愣归愣,半刻之后他还是认命的推开了李家毅的门,没办法,主子早就说过了,顾姑娘的话就是圣旨,不管伤不伤天,害不害理都有无条件的去执行,迫于主子的无限威严下,他只好妥协,听话的去开门了。

    比起顾姜阑的粗鲁,旗录可谓是毫不留情,他几步上前,直接将李家毅扛在背上拖了出来,李家毅没什么表情的睁开眼,撇了眼旗录的动作,无语的推开他,自己则身子一闪,平安落地,旗录可就没他那么潇洒了,李家毅那一推用了些力,旗录粹不极防,一个踉跄,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狼狈之极。

    “李家毅!”旗录怒吼,“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老子好心背你,你就这样报答我?”

    李家毅轻轻的撇他一眼,没有一丝歉意,“背我?要不要我也来背你一下?”

    旗录“呃”了一下,汕汕的笑着摸了摸头,自己站了起来刚才他为了帮自家主子报仇,狠狠的掐了他大腿,如果现在撩起来看的话,估计已经是青紫青紫的了……

    “醒了就走吧。”顾姜阑面无表情的看了眼两人,径直往楼下走去,李家毅怔了一下,想起刚刚好像有听到她说有事,也连忙跟上。

    旗录恨恨的往钟离筠睡得地方看了眼,暗骂他不争气,随即也匆匆忙忙的跟上,他得替主子守着,可别让什么不怀好意的人钻了空子。

    按道理他和钟离筠只是合作关系,各取所需,钟离筠喜欢的人根本不需要他来看着,他也没这个义务,一定要帮他守着,但是出了昨晚那件事后,他就再不敢放松,离开顾姜阑半步了。钟离筠说过那只是他的仇家,但他知道钟离筠是在糊弄他,什么结恨已深的仇家,什么江湖恩怨,根本就是钟离筠在胡扯,他跟在钟离筠身边这么多年,除了偶尔遇到些难缠的小麻烦,但像昨晚那么凶狠的几乎从来没有过,他也早就知道钟离筠有秘密,还有钟离筠的身份也是个迷,不过即使他心里清楚这些,也不准备问出来,那是愚蠢的行为,跟了钟离筠这么久,如果连这些东西他都不懂的话,那真的就是蠢驴了。

    “哟,顾少你起来啦。”本来在柜前与金寒冬争执什么的花满夕一听到下楼的脚步声便转过头看来,见是顾姜阑,身后还跟着李家毅和另一个陌生男子,她的眼神在看见那陌生男子的时候闪了闪,随即,她两眼直放光,客气的笑了笑,“怎么不再多睡会呀?”

    “不要说什么客套话了。”顾姜阑淡淡的从她身边走过,在柜前的金寒冬面前停下,道,“你们两过来下,跟你们商量点事情。”

    金寒冬和花满夕对望一眼,慢慢的走近她,疑问道,“商量什么事呀?”

    旗录见顾姜阑有事要说,便很自觉的站远了些,然后他偏头一看,却见李家毅还杵在顾姜阑身后,他见他如此不懂礼数,连主子要商量事的这种情况下都不知道避开,顿时在心中鄙夷不已这家伙当真是大胆,他倒要看看顾姜阑待会怎么让他丢脸。

    然而后来他愤怒了,看向李家毅的眼神不再是幸灾乐祸,而是变成了羡慕嫉妒恨!天呐,为什么世界如此不公平?如果是他在顾姜阑旁边听,她保证把他一脚踹开,而她现在,居然对李家毅这么大方!真是气死他了!

    这时候李家毅偏头,轻轻的撇了他一眼,满眼都是鄙夷得意……

    旗录这个人根本就是一蠢猪,其实要在平时,顾姜阑也不会让他旁听,一般重要的事情她都会避开他,然而这次不同了,经历了昨晚,主子已经对他稍稍放了点心,确定他不会背叛她,不会害她,于是,今日她与金寒冬花满夕两人商量事才会允许他旁听,不然哪来他的份!

    当然,这些事他不可能跟旗录解释,就让他羡慕嫉妒恨死去好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 凰惊天:驭兽狂妃 魔王狂妃 一品废材娘亲 龙王令:妃临城下 医妃权倾天下 炮灰女配升级记 冷皇的小萌妃 医路风华 太子嫁到 凤倾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