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穿越架空 > 无毒不嫡女
无毒不嫡女 / 栀子飘飘

059 你们确定我就是那人?

    章节名:059  你们确定我就是那人?

    顾姜阑这一夜睡得异常舒适,身上那股微微刺痛的感觉消失的无影无踪,她一觉醒来,只觉得神清气爽,整个人都精神了几倍。

    她动了动身子,随即僵住。

    怎么有人跟她睡在一起?她偏头一看就看到了一双漂亮的眼睛,那眼睛此时笑意盈盈,只是眼皮下有淡淡的乌青,顾姜阑看着那乌青,努力的回想着自己什么时候给了他一拳,把他眼睛给打青了。

    盯了半响,钟离筠始终是那副笑意盈盈的模样,大方的任他看,顾姜阑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她承认昨晚她知道了,那股舒适的感觉并不是她身体严重脱虚最后神经放松造成的,很明显,钟离筠睡在她旁边,那些令她舒适不已的内力,自然也是他给的,说实话,她有点小感动。

    “阑阑,好久没见,我好想你啊。”钟离筠懒懒的靠在枕头上,一副为了顾姜阑茶饭不思的模样,“你看看你,一离开我就虚弱成这样了,李家毅也真是的,竟然没有好好护着你,还有,早在昨日上午的禹罗殿中,杀了那个身份不明的废物之后你就发现了蹊跷,为什么还要故意中计?”

    顾姜阑收回心中那点小感动,她不能为了一点点小感动再错一次,钟离渊已经是意外,再来个钟离筠,那就只能算她蠢了!

    就在昨晚钟离筠抱过她的那一刻,顾姜阑就知道他知道了,不过知道就知道,她也不打算隐瞒什么。

    “我想知道我的敌人是谁,更想知道她有多强,而我和她的能力又悬殊多少!”

    “那你也不能拿自己的安全做赌注呀。”钟离筠微微皱眉,“你如果想知道过去的一些事可以来问我,我会完完整整的告诉你,但是宇文珊那个女人心狠手辣,绝对不会给人留一丝后路,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李家毅有些手段,你早就死了?”

    “我知道。”对钟离筠有些咄咄逼人的语气,顾姜阑并没有怒发冲冠,“但是你们后来救了我,所以我还活着。”

    谁好谁坏顾姜阑心里都清楚,她不会为了曾经受的伤害去权衡钟离筠和李家毅,但她也不会再因为贪念温暖而答应什么,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她顾姜阑虽说不是什么心胸狭隘之人,却也容不得他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对于那些欺她负她之人,她定要让他们也尝尝那滋味!

    “阑阑。”钟离筠显得有些语重心长,“我不是要责备你什么,我只是关心你,宇文姗是什么人想必你昨晚也见识过了,她就是那种做事做绝,不给人留一丝余地的蛇蝎女人,她现在不是你撼动的了的,你武功记忆都尚未恢复,现在的你在她眼里,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普通人,可以任她杀之,辱之,如果你同意,我可以现在就把所有关于你从前的事都说给你听。”

    “你们确定,我真的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了吗?”顾姜阑突然问道,“你们仅凭着自己的直觉,以及那不怎么明确的预料,就断定我是你们应该守护的人,不免太草率了吧?我承认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占了蒋慕颜的身体和身份,控制了她的思想,而蒋慕颜,早在她六岁时便已溺死了,或许你们要找的人是她,不是我!”

    “阑阑,你错了。”钟离筠撑起一只手,上身微微抬起,用手肋顶着下巴,笑看着顾姜阑,缓缓道,“就是因为你不是蒋慕颜,所以我们才确定是你,你历经九死一生,几经周波轮回才得以涅磐重生,蒋慕颜并不是因你而死,她本身命该如此,死后自有她的去处,而你,才是这世上最有资格存在的人!”

    顾姜阑怔住不语,似乎是深思熟虑了一番做出了决定,半响她道,“钟离筠,把那些事告诉我吧,不管我是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既然所有与那人有关的事都指向了我,那我便不能坐以待毙!”

    “好。”钟离筠含笑点头,眼神慢慢变得恍惚,似乎是在回忆。

    “第一次认识你的时候,我刚满十岁,是顾夫人请我和母亲去你家做客,你当时才五岁,却满脸淡漠,眼里闪着的,始终都是淡漠与漫不经心,我母亲和顾夫人是幼时玩伴,后来因为某些原因生疏了,之后又因为某些利益关系走在一起,建立了友情。我记得那天是雨天,你满身湿漉漉的从厅外跑进来,不管不顾的跪在顾夫人身前,大声的质问她你的母亲去了哪,顾夫人当时的情绪有些激动,没有回你什么就让人将你赶了出去,我一时不忍,便叫住了拖你的侍卫,央求着带你去玩,顾夫人同意了。”

    顾姜阑头突然一痛!

    她又记起了那个梦,那个小小的女孩,那个冷漠的男人,还有那座荒凉的宫殿……那个小女孩口口声声说的她,难道就是这个顾夫人?

    钟离筠看了她一眼,继续道,“然后我就带你出去了,结果很让人意外,你的性子出奇的淡漠,无论我说什么开心事逗你,你始终都是淡淡一笑,或者直接嗯了一声就不说话了,我当时对你很感兴趣,于是就记住了你这个名字。”

    钟离筠在将这话的时候表情很自然,似乎这本该就是真的一样,其实真真假假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天顾夫人确实同意他带她出去,而她也没有固执的再问那个问题,乖乖的跟他出去了,而他也确实说了很多有趣的事逗她开心,只是那时她太过冷漠,对他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满脸淡漠,少年时的他心高气傲,虽然对顾姜阑有些不忍,却也受不了她这样的无视,在钟离家,除了父亲,所有的人都对他百依百顺,然而他第一次好心的都一个人笑,她居然还不领情,所以他傲娇了,愤怒了,一把将那女孩推倒在地,跑走了。不过这些他是不会告诉顾姜阑的,她对他本来就不怎么在乎,这要让她知道自己小时候还故意欺负过她,还不翻脸更快了?

    顾姜阑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之后我们就一直没见过面,再次见面已经是十多年后,你还是那个淡漠的顾姜阑,而我虽有些改变,但和之前也没多大的差距,多年不见,我对你的兴趣却没有减少丝毫,我始终不明白,你一个生活在温室里的小公主怎么会变得那么淡漠,世人皆知,顾家小姐是顾家唯一的一个孩子,是顾家主与顾夫人捧在手心里都怕化了的宝贝,然而却变得这么不近人情,只要是你不喜欢不想理会的人,你连看一眼的时间都不想浪费,至于你生活的那十几年我并没有参与,我父亲对我的教育向来严厉,为了让我不倚靠家族的力量自力更生,他把我丢到了誉国,我一直在外面飘荡,所以并不知道你在那十几年发生了什么,你似乎变得比以往更加淡漠,更加冷静,顾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顾夫人变成了痴傻之人,顾家主为了能够全身心的照顾她,把家主之位传给了你,你一人掌管一族,做事也雷厉风行,是五大世家都看好的年轻家主。”钟离筠顿了顿,继续道,“你我之后纠缠了许久,最后还是爱上了对方,所以从那以后,你除了我对其他人都是冷漠淡然,后来,就有了个宇文姗!”

    顾姜阑在听到这个名字时挑了挑眉,这个名字她在近期内已经听了无数遍,李家毅说过,钟离筠也说过,照钟离筠的话说,她忘了从前,自然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她倒想知道她跟那个做事做绝不留一丝余地的宇文姗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恩怨,但愿不是狗血的为了钟离筠。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的狗血!钟离筠接下来的话证实了人生的狗血,他把撑着下巴的手放下来,被子一裹就裹住了自己,接着道,“宇文姗是宇文家的家主,她之所以可以年纪轻轻就当上家主,还要在于她的心狠手辣,她有很多兄弟姐妹,论尊贵她比不上她大哥,论才华她比不上她三姐,论相貌她比不上她四妹,总之,在那人才济济的宇文家,宇文姗根本就是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了,家主之位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落到她的头上,然而,宇文姗什么都平凡,就是有一点,宇文家所有人都不具备的心狠手辣,她步步为营,精心算计,亲手将自己的亲人一一杀死,最后还软禁了自己的父亲,逼他写下了把家主之位传给宇文姗的遗书,最后含恨而终,宇文家有个规矩,是各位长老不得不遵循的宗旨,那便是,没有上任家主的同意,那么无论各位长老如何同意,如何满意,便都只是徒劳,家主没有开口同意,宇文家的人就不敢承认,因为宇文家有口天谴井,专劈违规之人,诡异的狠,宇文家历任家主都想过要把它毁了,可怕的是根本近不了它三米内,那井被一层透白的坚固物体保护着,谁也没法进去破坏它或者毁掉那曾坚固物体。”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 凰惊天:驭兽狂妃 魔王狂妃 一品废材娘亲 龙王令:妃临城下 医妃权倾天下 炮灰女配升级记 冷皇的小萌妃 医路风华 太子嫁到 凤倾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