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 穿越架空 > 无毒不嫡女
无毒不嫡女 / 栀子飘飘

049 禹罗阁击鼓

    章节名:049  禹罗阁击鼓

    顾姜阑这边是安心的睡着了,而金寒冬那边就沸腾了。

    金寒冬自从顾姜阑那里出来后就击鼓召开会议,这是刑疆城的规矩,只要有什么大事,不管是谁都可以击鼓召开会议,而这时候那些百姓不管手中忙着什么事,都会搁下手中活,急匆匆的赶往击鼓现场禹罗阁。

    不多会,那些醒来的没醒来的都被这鼓声引了过来,大家一路匆匆忙忙的穿好衣服从家里出来,碰见了熟人便会问一句“怎么一大早就有人击鼓,是又有什么危险大事吗?”等等的话,不过谁都是一头雾水的表情,得不到想要的答案,百姓们只好加快步伐赶往现场了。

    如水客栈的老板花满夕正在算着上半个月“冬眠”损失的钱财,猛地被这一声鼓打断思绪,顿时火从心中来,她一把扔掉手中的算盘,从一旁吓的发抖的伙计手里接过热帕子擦手,怒气冲冲的领着店里的伙计赶往禹罗阁她决定了,要是待会没有什么大事,她一定要把那个击鼓的人狠狠的教训一顿,打的他爹妈都不认得!

    正在击鼓的金寒冬硬生生的打了个寒颤,击鼓的手臂抖了抖,最终稳稳的落在鼓上。

    半刻钟后,禹罗阁渐渐的聚集了很多人,金寒冬停下击鼓的动作,在下面人群中望了望,微微皱眉问道:“花满夕呢!那女人怎么还没来?”

    “来了来了。”一道爽快的清亮嗓音在门口响起,紧接着是花满夕不满的抱怨,“催催催!就知道催,本姑奶奶又不是不会来,嗦个什么屁!”

    金寒冬破天荒的没有接她的话,反而看向满堂的父老乡亲,“各位父老乡亲们,寒冬今日击鼓召来大家,就是要和大家商量我们刑疆城的未来!”

    花满夕撇了他一眼知道他真的要说正事,便沉默了下来。

    下面的老百姓一听这句话就炸开了锅,七嘴八舌的议论个不停。

    “刑疆城的未来?好好的谈什么未来啊?我们这不是好好的吗?”

    “是啊,我们活的好好的要谈什么未来啊!是不是有人想打我们刑疆城城主的注意?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你就告诉她,我们宁死不从!她休想!”

    “对!你告诉她,休想打我们刑疆的主意!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我们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好了好了,大家静一静!”金寒冬“咚”的击了一鼓,道:“大家安静!先听我说行吗?她确实是想当咱们刑疆城的城主。”

    眼见着人群一听见这话又要激动了,金寒冬手一挥,便打住了。他们即将要开口的话,“我知道你们不会肯,我也一样不会肯,刑疆城不只是你们的根,也是我金寒冬的须,她跟我说的时候我也不答应,但是现在,我想试一试,因为她说,她能解决我们现在所面临的难题,她能改变我们现在的生活状态,她说这些的时候,我动容了。”

    大家静静的听着,并没有像刚开始那样愤愤不平,开了那么多年的会,他们已经对会议的规矩熟悉无比,他们知道金寒冬还有话说,更知道金寒冬不会害他们。

    金寒冬满意的看了看父老乡亲的表情,将顾姜阑的说的话原封不动的转告给他们。

    “她说她可以给我们自由,而她之所以想做这一城之主,并不是想要压迫我们做什么,我们想干什么依旧可以干什么,她需要的是绝对的忠诚与信服。”

    “她说,若是她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之后,我们对她依旧是不信任不支持,那她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感叹她自己做人不济,到时候我们完全可以反悔,继续过我们无拘无束的生活。”

    “她还说,就算最后没有得到她想要的效果,但是能改变一城百姓的命运,也是一件值得她骄傲的事情。”

    “我当时听了这些话并不怎么相信,我对她说我们全城没有多少人,大多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到时候她要是想干点什么我就只有等死了。”

    “但是她后来说的一句话让我茅塞顿开。她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句话所有人都懂,但真要诠释这句话的意思,没几个人,她希望我会是其中一个。她还说:若是她真想对刑疆城的百姓做些什么,那么就在二十七号那晚,我们就全死光了!”

    “我那是浑身一震,随即便明白了一切她之所以对我晓之以礼,完全是因为她不屑使用一切卑鄙手段,她想用她自身的人格魅力来震撼我们,而不是威逼利诱。”

    金寒冬说完这些,全场都静默了,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似乎是在思索这事的真实性。

    “啪!啪!啪!”

    人群中突然爆出一阵鼓掌声。

    金寒冬闻声望去,发现那鼓掌之人居然是一直和他对着干的花满夕,花满夕一边鼓掌一边大声道:“我花满夕这一生从没佩服过一个人,但是金寒冬,你口中的那个女子,我佩服她,就凭她这份气魄,我就信她!”随即她转过身面对沉默不语的老百姓们,大声道:“父老乡亲们!难道你们就希望一直过这样艰苦的生活吗!难道你们就想着自己的下一代下下一代都像我们一样,不满四十就死去吗!你们想想,刑疆城已经是这副模样了,还能坏成什么样?试着相信别人一次,给她一次机会,也给我们自己一个机会,左右我们都不吃亏是不是?”

    众人经她这么一喊,全都在犹豫了,两个在刑疆城最具有权威性的代表都表态了,他们还顾虑什么?左右不过是一场死,若是成功了他们也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老病死了,若是不成功,他们也没什么损失不是?而且那女子说了,若是他们最后不想跟着她,她也不会硬来,没有白纸黑字,仅仅只是口头约定,他们还反悔不了?

    经这么一想,大家都释怀了,横竖都是一死,死的快还是死的慢就要看际遇了。

    “好!我听花姑娘的,反正咱们又不亏,有什么不敢相信的!”

    “对,我也听花姑娘的,女人都不怕,我们男人还扭捏什么!”

    “是是是,听花姑娘的,早死晚死都得死,就看死的价值怎么样了!”

    “我们听花姑娘的……”

    “花姑娘,你选什么我们就选什么……”

    “花姑娘,我们相信你……”

    众人七嘴八舌的忙着答应,虽然语气仍然有些犹豫,但总得来说,已经算是答应了。

    金寒冬和花满夕对视一眼,两个互相看不顺眼的人第一次达成共识,完成了一件事,真是一件值得八卦的好事。

    这边喧喧嚷嚷的为这一件事议论了老半天才妥协,顾姜阑已经睡了一觉起来了,她之前睡了三天,现在的体力是前所未有的充沛,刚刚犯懒眯了一会儿,却再也睡不着了。

    睡不着了也没办法,这是古代,没小说看,没音乐听,没电视看,于是她只能坐在床上发呆了,钟离筠那家伙横趴在她的床沿边,没有移动半分,她又不好动他,像她们这样的人睡眠都很低,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会醒过来,她估计只要她对着钟离筠吹一口气都能把他惊醒。

    就在她犹豫这要不要弄醒钟离筠时,一个清亮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这就是她住的地方?哦……我的个天呐,你的店还再破一点吗?竟然给我佩服的人住的这么垃圾!金寒冬,别说我看不起你啊,你实在是……太奸商了,老实交代,你贪了人家多少银子!”

    “花满夕,你绕来绕去就没离过银子这一词,你能不能女人一点啊?把自己整的跟个男人婆似的,以后谁娶你谁倒一辈子霉!”

    “哪像你啊,人家姑娘嫁给你才叫倒霉呢。”花满夕不屑的冷哼一声,“像你这种一点点事都要记上很久的小气男人,有谁看的看啊,以后人家想留点私房钱都会被你搜刮去!”

    “看在你今日配合那么好的份上,我就暂且让一让你好了,记得啊,就只让今天这一天!”

    听着两人在房门口斗嘴,丝毫没有进来的意思,顾姜阑撇了眼看似熟睡的钟离筠,恶劣的掐住了他的脸,“钟离筠,起来了!”

    钟离筠被这一捏,顿时夸张的叫了起来,“啊啊啊……阑阑,你下手可真狠!万一毁了我这张人神共愤的俊脸,哭的可是你啊。”

    “去你妹的!”顾姜阑一把推开他,对面外唤道:“进来!”

    门外吵嘴的花满夕和金寒冬都尴尬的笑了笑推门而入她们刚刚斗嘴斗的起兴,竟然忘了正在顾姜阑的房门口,这下好了,都被人家听见了,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花满夕倒是大方的很,她稍微尴尬了一会儿,立刻恢复了她那明朗的笑容清亮的嗓音走了进来,“阑姑娘你好!我是如水客栈的老板,花满夕!”

    “你好!”顾姜阑淡淡的回了句,撇了眼瞬间面无表情的钟离筠,眼里闪过一丝恶寒就爱装叉!摆什么面无表情来耍酷!娘们似的!

    花满夕见她不怎么热情也不尴尬,自顾自的在桌子边坐定,基本上无视钟离筠的存在,满眼放光的看着顾姜阑,“阑姑娘,我可以叫你阑阑吗?”

    “不可以!”顾姜阑淡淡的拒绝。

    “不可以!”钟离筠则面无表情的替顾姜阑拒绝阑阑只能他叫,别人叫了就是亵渎!

    顾姜阑淡淡的撇了眼钟离筠,又是满脸鄙夷多事!

    花满夕撇撇淡定的顾姜阑,又撇撇面无表情的钟离筠,半响,她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欣喜的指了指两人,道:“你们是夫妻?”

    “不是。”顾姜阑回的斩钉截铁,不带丝毫的犹豫。

    钟离筠这次反而淡笑不语了越拒绝就是越心虚,心虚就代表她对他动心了……如此甚好。

    花满夕揶揄的笑了笑,“不是便不是吧,阑姑娘,我是特地来看你的,你的那个提议我们刑疆城的百姓同意了,你放心,只要你弄好了这件事,改变了刑疆城所有人的命运,我刑疆城的老百姓也不是什么忘恩负义之人,到时候别人我不敢保证,但只要是我花满夕能帮的,一定竭尽所能!”

    一进屋就没说话的金寒冬也上前一步,“我金寒冬也一样,只要你弄好了,将来你的事,一定竭尽所能!”

    “好!”顾姜阑点了点头,“我相信你们,也相信我的个人魅力,放心吧,那一天,不会太远的!”

    “嗯,不会太远的。”花满夕与金寒冬一同说道。两人最有默契的一天,竟然是因为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顾姜阑!

    “刑疆城其实是个很好的地方,虽然气温低点,但要是找到了方法,这里的百姓将会是最幸福最安心的,到时候,安居乐业这个词,会很适合刑疆城。”顾姜阑闲闲的舔了下干涩的唇瓣,“刑疆城易守难攻,一旦战乱发起,只要刑疆城多加防范,敌人若想从外攻进,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你怎么知道的?”花满夕满眼放光的望着她,“你好厉害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们刑疆是偏远境界,又极其偏冷,一年四季寒气逼人,所以历来战乱都不会殃及到刑疆城,不过再坚固的城墙,再有利的地势,没有强壮威武的将士守卫,最终还是会变成他人刀下鱼肉,我们这一城的老弱病残是不可能守住这片城池的,百姓终日想的无非就是平平安安,吃饱穿暖,其他家国战乱,根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类,但我花满夕身为刑疆城的一份子,既然懂了这些,就一定要想办法及时填补。”
(快捷键 ←) 上一章 加书架 目录 投推荐 下一章 (快捷键 →)

推荐: 凰惊天:驭兽狂妃 魔王狂妃 一品废材娘亲 龙王令:妃临城下 医妃权倾天下 炮灰女配升级记 冷皇的小萌妃 医路风华 太子嫁到 凤倾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