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叛徒/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我听到外面杂乱的脚步声之后,立马就将盘龙剑出鞘,随即屛住了呼吸,静静的等待着李双德的到来。

过了能有一分钟左右,就听那脚步声由远至近,终于是来到了佛堂里。而后,就听几个人用泰语叽哩哇啦的说了一些什么,我侧耳倾听,却没听到李双德的声音。

那李双德难道没来么?

正疑惑呢,忽然便感觉一股劲风自身侧袭来,那劲风强劲。此刻袭出,我顿时就是心头一跳,发自本能的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危机感,几乎是下意识的便身子一侧,一下就跳出了老远。围讨史扛。

我转头看去,就见李国一脸的邪笑。见我一脸的惊愕,便说道:“你切掉了老子的一根大拇指,老子今天就切掉你整只手掌!”

草!

我大骂了一声,这时候我才明白过来,这他妈李国,也早已叛变了,而他之前。只不过是在和我演戏。

且李国说,那李双德会来这里取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妈的,莫非那东西,就是我?

李国这么一开口,巴颂等人也立马发现了我,当即就有人向此处冲来,我知道不能再这里被缠住,若是被缠住,那定然逃不了被活捉的下场,当即一声低喝,长剑一挥,便将李国逼退,而后整个人便是纵身一跃,瞬间便从佛像后面跃了出去。往佛堂外冲去。

只是这巴颂带来了足足几十号人,此刻,已经将佛堂围的水泄不通了,此刻我从佛像后冲出,立马就被几号人给缠住了。

我一边挥舞着盘龙剑,一边在心里暗道自己大意了。

我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相信李国那个王八蛋,只不过。那李国是老江湖了,而我却是初出茅庐,虽修为不低,但这经验却是差了不是一点半点的。

想到此间我在心底叹了口气,而后一声低喝,随即便是一道剑光被我挥洒而出。

就听‘嗡’的一声,却是那与我缠斗在一起的人尽数被剑光所笼罩,就听‘啊’的一声惨叫声响起,却是其中一人被我瞬间斩掉了手臂,鲜血宛若泉涌一般,一下就喷了出来。

当惨叫声响起之后,那几人顿时有瞬间的慌乱,而我却趁着这个空档快速往外冲去,然而,就在我刚刚冲到佛堂的入口处,马上就要冲出之际,忽然便感觉到一股劲风自身后传出。

那劲风十分凶猛,此刻吹佛在我的后背上,让我的后脊梁骨都‘嗖嗖’的冒冷汗,当即也不敢再硬冲,而是急忙回身,一剑斩出。

当我回身之后,立马就看到,那向我袭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巴颂。

此刻,就见巴颂高高跃起,那坚硬的膝盖直奔我的胸口撞来,然而随着我这一剑斩出,那巴颂也是脸色一变,当即身子一扭,竟一下躲避了开来,随即双脚平伸,猛地向我的手腕踹来。

这若是盘龙剑被其踹飞,那我今日定然难以走脱了。

想到此间左手捏印,一声爆喝,随后一掌击出。

就听‘砰’的一声,却是我的手掌与巴颂的脚掌瞬间交击在了一起,巴颂是临时变招,而我也是全力施为,所以这一下我却是占了一些上风的。

而巴颂也是被我打的身子一抖,随后整个人便一个翻转,急速向后退去。

但我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当即提剑便冲了上去,而巴颂也不愧是泰拳老手,见我冲了上去也是冷冷一笑,随即便稳住了身子,与我缠斗在了一起。

这巴颂我之前便与其交过一次手,深知此人的泰拳工夫极其凶猛,所以此刻我尽量不与其硬拼,只是以游龙剑法与其游斗,然而上一次我俩交手,那周围的人却是在看热闹,而此次,那周围的人却没有这种雅致了,就见他们全都气势汹汹的向我冲来,随时都可能会给予我致命一击。

我知道不能再这里纠缠下去,必须尽快逃离这里。

我一边观察着周围情势,一边快速思考着如何冲出去,然而就是我这一分神的工夫,却给了巴颂机会,就听其一声爆喝,随后便是一计鞭腿,猛地抽在了我的肩膀上。

这一计鞭腿极其生猛,此刻抽打在我的肩膀上,立马就让我的左肩一片酥麻,甚至开始失去了知觉,而我也是一声痛呼,身子一个趔趄,险些就摔倒在地。

而周围的人见到有机会可逞,也立马冲了上来,各种各样的武器,全都向我劈砍而来。

“不要弄死他,留活口!”这时,李国忽然大叫了一声,我闻言脸色一沉,随即咬了咬牙,一声爆喝,快速捏印。

随着我手印捏成,体内的纯阴之气立马就源源不断的输送进了我的指尖,随后,便是两头白虎快速成型。

“嗷嗷嗷!……”

当白虎成型之后,立马就是一声虎吼,摇头摆尾间,自有一股无与伦比的威严弥漫而出,而后,便宛若猛虎出笼一般,快速向那些袭向我的人冲去。

这白虎乃是纯阴之气凝聚而出,此刻被我施展而出,整个佛堂内的温度都骤然下降了几分,而那些修行低微者,更是被冻的瑟瑟发抖。

这一刻的白虎,就宛若狼入羊群一般,所到之处,势如破竹,只是眨眼间,便撕碎了三名敌人。

而我也是一声爆喝,随即瞪着眼睛,咬着牙,快速向李国袭去。

李国这个王八蛋,今日不杀他,难解我心头之恨!

“巴颂大哥,快,快拦住他,快啊!”李国见我气势汹汹的冲来,立马就慌了神,当即躲在了巴颂的身后,而巴颂也是一声冷哼,不屑的看了李国一眼,随后便是咧嘴一笑。

当巴颂咧嘴一笑后,我立马就是心头一颤,随后,一股深深的危机感,便弥漫在了我的心头,我几乎是发自本能的,便身子一扭,想要躲避开来。

几乎是我刚刚躲避的瞬间,就见巴颂双手捏印,口中一阵喃喃低语,而后,就见其猛然一掌击出。

我的天,当他的这一掌击出之后,我顿时就傻眼了。

只见,一个巨大的,灵气凝聚而成的手掌,随着巴颂一掌而出,而快速成型,随即,快速向我推进而来。

这手掌巨大,且上面冒着阵阵黑气,一看便知道是黑袍法师的黑巫术。

这种黑巫术,只要沾身就有可能会毙命,因为可能是有剧毒的,我哪里会硬拼,当即一声大叫,随即转身便往佛堂的入口处冲去。

只是我草,就在我刚刚冲到佛堂出口处之际,忽然就听一声邪笑自门外响起,而随着这邪笑声响起,我顿时就看到,一道银光自天而降,‘唰’的一声,便斩在了我的身上。

这银光太快了,就宛若月光一般,只是在我眼前一闪,随即我便感觉胸口一凉,低头一看,就见我的胸口处,已经出现了一条深深的伤口。

然而这还不算完,就在这银光斩落在我身上之后,竟还有一双肉掌,直接拍在了我的胸口,给我拍的浑身一震,‘啊’的一声惨叫,随后,整个人便宛若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快速向后倒飞而去。

我人在半空,鲜血却狂喷不止,直飞出去了十多米远,才一头撞在了佛像之后,就听‘砰’的一声,随后,我整个人便宛若面条一般,跌落在地。

“呃……”

我捂着胸口,痛苦的闷哼了一声,随即便是‘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呵呵,中了我一剑一掌,竟然还没死,你小子,有两下子!”一个中年人的声音自外面响起,而我闻言却是心头一震,因为这个声音,正是李双德的。

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那一抹银光,便是李双德施展的茅山快剑,怪不得那么快,我几乎都来不及躲闪。

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擦了擦嘴角,瞪着眼睛看着门口处说道:“李主任,竟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的呢,难道,你还害怕我这一个垂死之人么?”

“呵呵,我有说过我怕了么?我连巫蜀山预备役都不怕,连茅山都不怕,又怎么会怕你这么一个毛头小子!”随着这个声音落下,就见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人慢步走进了佛堂,这个人,不是那李双德,又是谁?

此刻,李双德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看了我一眼,随即又看了李国一眼,说道:“李国,做的不错。”

“应该的。”李国笑了笑,随即说道:“二叔,这小子,怎么处理?”

李国说完之后便一脸冷笑的看着我,而我闻言却是心头一沉。

二叔?

莫非,这李国与李双德,是他妈的亲戚?

草,这么重要的情报,巫蜀山预备役为什么没有告知我和白紫梵?

若是告知我们,那我们又怎么会傻乎乎的来找他?

“他,带回去吧,这小子一身修行进步神速,且还是纯阴之体,很有用。”李双德说完后看向了我,又看向了我手中的盘龙剑,随即眼睛一亮,说道:“这盘龙剑,乃是九人杰之首,离九歌的神器,给你小子用,是可惜了。”

说罢,便将盘龙剑归鞘拿在了手里,而后继续道:“你既然使用的是离九歌的武器,那么,我想你也应该得到了离九歌的传承了吧?你放心,这次我们带你回去,也不会难为你,你只需要将离九歌的传承如实说出,那我们不仅会放过你,还会给你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你看如何呀?”

李双德笑眯眯的看着我,而我却咬牙切齿,一脸恨意的看着他,问道:“你们把白紫梵怎么样了?”

“你放心,她很好,比你还要好,毕竟,她可是龙虎山的明珠,她的母亲,乃是当代符王,而她的父亲,可是张一凡啊,就算我们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拿她如何,你说是把?”李双德笑眯眯的,说完之后又摇了摇头,随即道:“不过嘛,从她口里撬出一些龙虎山的事,我们还死敢的。”

“草泥马,你个叛徒!”我对着李双德大骂:“你就不怕巫蜀山预备报复你,龙虎山和茅山都报复你吗?”

“呵呵,我若是怕,就不会这么做了,如今我已经这么做了,那么你说,我怕不怕?”李双德说完之后便对着巴颂挥了挥手,说道:“带走,带到郊区别墅,和白紫梵关押在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