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追/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本以为这些人都已折在了子弹之下,哪里想到,这外国秃驴竟然如此机智,还他妈装死,当即就是一惊,急忙往后躲去。

然而这老和尚的身法极其犀利。见我往后撤离,整个人便宛若一只猎豹一般,突然自地上弹起,随即张开口大叫了一声泰国话。顿时便有一团丝线一般的虫子向我兜头打来。

泰国黑袍法师,皆擅长使用黑纱虫掌,所以此刻被其打出的,定然是线虫无疑了。

这东西,若是沾身,那定然没有好下场,且这里地形狭窄,根本就无处闪躲。

我知道此刻躲是躲不过去了,唯有硬拼,才有一丝生机。

想到此间我猛地吸了一口气,随后便是‘呼’的一声,将一缕纯净的纯阴之气喷出,那纯阴之气被我吹出之后。周围的温度在骤然间便下降了好几度,而后,就听‘吱吱’的一阵怪叫,却是那团线虫被我吹出的纯阴之气给冻结了。

那黑袍法师见打出的线虫被我冻结,当即就叽里呱啦的大叫了一声,随即整个人便向我飞扑而来。

我见状想要起身相迎,然而就在此时,突然就听女教官在我身后大叫了一声:“躺下!”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我的身后立马传出了阵阵破空之声,我哪里还敢犹豫,直接往后一仰头。躺倒在了地上。而几乎是我刚刚躺倒在地的瞬间,女教官整个身子,便宛若离弦之箭一般。骤然跃起,双脚平行向前踹去。

而这时,那黑袍法师也扑了上来,见一双皮靴踹向自己,当即就是一惊,随即一声大叫,握起双拳,便与女教官的双腿对拼在了一起。

就听‘砰’的一声,随即便有‘咔嚓’的骨裂声响起,而后,就见那黑袍法师一声惨嚎,整个人竟然都被踹的倒飞而起,往后跌落在了三四米,才倒在地上,而他的一双手,因为护在胸口,被女教官踹了正着,此刻却是耸拉在肩膀上,显然是断了。

而随着女教官的这一脚踹出之后,她平行在半空的身体也立马落了下来,只是尼玛,可怜了老子正平躺在地上,此刻女教官落下,直接就砸在了我的身上,这我草,给我砸的是直翻白眼,显然就他妈晕过去。

不过好在女教官的屁股十分柔软,若是不然的话,这一下非得坐死我不可。

我在女教官身下好一阵瓷牙咧嘴,而女教官显然也感觉到砸疼我了,当即就翻过了身子,面对面的问我:“你怎么样,没事吧?”记岛丸号。

我闻言急忙抬头,只是我去,此刻这女教官就趴在我的身上,我一抬头,两个人的脸几乎都要贴在一起了,她喷出的气息,更是扑打在我的脸上,给我弄的直痒痒。

我咽了口吐沫,然后摇了摇头,说:“没事。”

她似是也感觉到了我的异常,急忙翻身而起,随即便不再理会我,而是直接走到了那黑袍法师身前,冷声说道:“你可是残袍组织内的黑袍法师?”

然而那老和尚并不会说中文,只是用泰语叽里呱啦的一通说,看其狰狞的神情,显然是没说什么好话。

女教官也不和她墨迹,直接说道:“我乃是巫蜀山预备役第三行动小组组长张楠,你因为非法入境,且涉险命案,被捕了。”说罢,便蹲下身子,迅速出手,猛地在那老和尚脖颈间一点,那老和尚便身子一僵,晕厥了过去。

这时陆震等人也赶了过来,见我坐在地上,便问我:“天麒,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随即抬头,看向了女教官。

她叫张楠么?是哪个楠,男人的男,还是楠楠的楠楠?

不过话说回来,她做事雷厉风行的风格,和冷漠的性子,还真的有点像男人婆呢,若不是生的漂亮,还长了一双大长腿,估计,没有人会把她当成女人。

想到此间我咧嘴一笑,随即翻身而起,走到了张楠的身后,问:“张教官,这个黑袍法师,怎么处理?”

“这黑袍法师在泰国的残袍组织内地位极高,而且修行也不低,先让人带出去扣起来,看好,等这里的事解决了,再做打算。”张楠说完之后便回头对着陆震等人说:“你们先把他押出去吧,我和聂天麒,继续深入。”

陆震等人闻言便带着黑袍法师准备离开,临走的时候,张楠嘱咐道:“小心点,此人乃是黑袍法师,一身修行极其诡异,你们不可大意。”

“知道了教官。”陆震几人应了一声,随即便快速往外行去,待他们离开后,我转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六具尸体,见这些人都手持短刀,在其胳膊上,皆烙印有灭神会的标志,显然是灭神会的人了。

“这把枪还给你。”我把枪递给了张楠,但张楠却摇了摇头,说:“你先拿着吧。”

“可没有子弹了!”我干笑着说,张楠闻言便从口袋里拿出了几个弹夹,说道:“火器的威力固然很大,杀人也很方便,但你记住,我们修行之人,不可过于依赖外物的力量,这样的话,对于我们的修行,是百害而无一利的。”

我闻言点头,说我懂,随即接过了弹夹,收拾好后,便跟着张楠继续往前走去。

这巫王大墓地形太过复杂,期间我和张楠与另外几组在岔口处相遇了几分,彼此询问了一番情况后,发现他们也或多或少的遇到了一些灭神会的人,只不过都被教官轻松解决掉了,己方几乎没有任何伤亡。

之后,我们五组,再次分别进入了不同的岔口,这一次,因为我们组只剩下了我和张楠,所以我们两个走的是小心翼翼,一边走,一边仔细倾听四处的动静。

然而这一路走来,却再没有遇到任何阻碍,整个墓室内,也寂静的可怕,就宛若这天地间,只剩下了我和张楠两个人一般。

这种感觉很令人压抑,这一刻的我,是多么的希望能听到有其余的声音响起,哪怕是敌人的声音也好,然而我越是这么想,心底就越是烦躁,而张楠显然也有这种感觉,就见其扯了扯领口,随即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小心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被布置了某种阵法,这阵法,可能是上古时代,巫王时代遗留下来的,虽然已经残缺,并不能运转了,但残余的力量也不可小觑。”

我闻言点头,说知道,随即问她:“那巫王的身体,真的被一个叫做刘懿鸿的人夺走了吗?那个刘懿鸿,竟然和巫王的身躯完美的融合了?这是不是也太不可思议了一些?”

张楠闻言哼了一声,随即说道:“那刘懿鸿,当初只不过是神教在中原的一个分支,极南茅庐的一个茅主,小角色而已。然而自从他得到了巫王的身躯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消声灭迹,再次出世时,他的灵魂,竟与巫王的身体得到了完美的契合,不仅修为大涨,且体魄强度更是恐怕,如今的刘懿鸿,早已不是之前那般的小角色了,而是成为了一方大拿,前段时间更是有传言,此人加入了灭神会,似乎成为了灭神会的副会长,而这一次便有情报说,带人来围剿我们巫蜀山预备役的,正是刘懿鸿这个老东西。”

我闻言心里有些惊骇,若张楠的情报是真的,那么,这一次,我们岂不是凶多吉少了?

要知道,那刘懿鸿,可是拥有巫王身躯的人啊,巫王是什么人,那可是九人杰之一,与巫王母并列为二巫,这样的人物,那可是震古烁今的,一身修行,几乎已经站在了人间的巅峰,战斗力更是强悍,虽然神魂已灭,但肉身,也极其强大,内里蕴含着极其恐怖的毁灭力量,若是刘懿鸿真的与巫王的身躯完美的契合了,那么,别说是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了,我估摸着,就算是那些正道的大拿前来,都不一定是刘懿鸿的对手。

张楠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担忧,笑了笑,说道:“不过呢,你也不用担心,这一次,我正道也来了不少高手,不仅仅我巫蜀山预备役来了大拿,就连正道名门中,也来了帮手,就连白紫梵的娘亲,洛紫衣都亲自来了呢,她可是如今的符王,有她在,你也不必担心什么。”

我闻言点了点头,随即不再多言,跟在张楠身后,继续前行。

这大墓,越往深处走,那种阴森恐怖的感觉便越浓重,且不时的,还在黑暗中传出诡异的异响,那声音起初只是断断续续时有时无,然而随着我和张楠越走越深,那声音,终于是清晰了起来。

然而,当我将这声音听清之后,却忽然发现,这声音,似乎是人的喘息声。

只是,这喘息声太低沉了,在这漆黑一片的大墓内,听起来十分诡异,让人心底发寒。

“查看一下四周。”张楠回头对着我小声说,我闻言点了点头,随即两人便一前一后的,拿出了手电筒,四处照了起来。

只是我草,随着我将手电筒照向了前方的石壁顶部,立马就看到,在石壁的顶端,竟然挂着好几具尸体。

这些尸体皆已被开膛破肚,肚子内的内脏都被扯的满地都是,而且,他们被吊在空中的姿势很古怪,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什么东西将他们挂在这里,储存食物一样。

什么东西,才会吃人?

又是什么东西,会将人挂在棚顶,储存起来?

想到此间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心里,已经升腾起了一丝恐惧,然而张楠却只是皱了皱眉头,下一刻,她忽然身子一颤,随即冷声喝道:“什么人,出来?”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就听在黑暗中立马传出了杂乱的脚步声,那脚步声显得有些慌乱,但速度很快,只是瞬间,便远离了我们。

“是什么?”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问张楠,张楠闻言摇了摇头,说:“没看清,不过我感觉……那东西似乎不是人!”

不是人?

那会是什么?

下一刻,我忽然心头一颤。

莫非,是活尸?

难道,孙老鬼也来了?

孙老鬼所在的邪灵教,乃是灭神会的下属教派,若是他来了,那也算是理所当然,但我此刻想的最多的,却是既然孙老鬼来了,那么,李大奎,会不会也来了?

一想到孙老鬼与李大奎我的火气便不打一处来,若不是他们,我们槐树村,又怎能会落了个村毁人亡的下场?

想到此间我咬了咬牙,随即对着张楠说了一声:“追!”

说罢,便跻身上前,冲着那脚步声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