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他是卧底/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瘦高汉子刚刚出现之际,我的一双眼睛,便死死的盯着他的身上,几乎不离寸许。

瘦高汉子给予我的羞辱,让我没齿难忘,唯有将其斩杀。才能平息我心中的怒火。

所以此刻冲出,我几乎对那些邪道中人不理不会,直接就向瘦高汉子冲去。

而瘦高汉子显然也看到了我。就见其冷冷一笑,随即一把抽出了腰间的短刀,对着我冷声道:“小子,怎么还想报仇么?”

我闻言没有吭声。而是快步上前,一剑便向瘦高汉子刺去。

此时此刻,我只体内燃烧着熊熊怒火,那一幕幕羞辱我的场面,就宛若刚刚发生一般,所以始一出手,我便使出了全力。

然而让我没料到的是,这瘦高汉子竟也是个高手,此刻我全力施为的一剑,竟被他轻而易举的化解,随即就见他咧嘴一笑,随即道:“小子,想报仇,你还差的远呢,这么多年。你爷爷我也不知羞辱过多少名门大派的子弟,可你看我,还不是活的好好的?而至于那些找我寻仇的名门子弟,呵呵,坟头草,估计都得有一米高了!”

我闻言咬了咬牙,随即一声大喝:“此仇不报非君子,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说罢,便是一声呼啸。整个人宛若飞鸟一般,快速向瘦高汉子掠去。

我这一下冲出,势头极猛,体内的纯阴之气更是弥漫而出,在我的体表形成了一层保护罩。随后,便是‘嗡’的一声,盘龙剑一声颤鸣,一道银光,瞬间便被我挥洒而出。

而瘦高汉子却临危不惧,就见其手持短刀猛然跃起,瞬间躲避开了我的长剑,随即其手腕一抖,便是一抹刀光向我袭来。

我与这瘦高汉子修行旗鼓相当,若是我全盛时期,应付他自然轻松自如,然而此刻,我身受重伤,虽有所恢复,但实力也是大损,所以此时打的也是极其吃力。

然而我心中怒火正盛,打的也是极其凶猛,出招大开大合,全然不顾自身会不会受到伤害,只是交手几分钟,我的身上,便被瘦高汉子的短刀割出一道伤口,而瘦高汉子的左手臂,也被我一剑挑破,此刻正泊泊的往出流血呢。

我中刀的位置在左肩膀,虽不影响右手用剑,但也是极疼,此刻,那剧烈的疼痛让我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冷汗更是额头密布,然而我却没有丝毫退却,一声呼啸,随即猛地对瘦高汉子喷出了一口纯阴之气。

这气息宛若丝线一般,很难捕捉,而瘦高汉子乃是修行之人,自然是有些手段的,此间就听其一声低喝,随即手指捏在一起猛地一弹,便有一团灵气被其弹出,随后,就听‘砰’的一声,却是纯阴之气与其弹射出的灵气在半空中相遇,两种不同的气息碰撞在一起,立马就爆散开来,然而这爆散之声,却成为了我和瘦高汉子进攻的号角,我们两人几乎在同时,冲向了对方。

这一刻,我体内纯阴之气狂涌,心头的怒火,也燃的正盛,而瘦高汉子也是瞪大着眼睛,一脸的狰狞。

下一刻,我们两人终是碰撞在了一起,一刀一剑,在空中猛然相遇,一时间刀光剑影,灵气纵横,两人更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想从对方的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我一共挥出三十七剑,而瘦高汉子却斩出了三十八刀,那多出来的一刀,便斩在了我的小腹上。

剧烈的疼痛在蔓延,让我整个人的身形为之一滞,然而此刻的我也是被打的红了眼,竟调动体内纯阴之气,护住了我的左手掌,随即快速探出手掌,一把将其短刀抓在了手中,随即一声大喝,伏龙掌被我瞬间击出。

就听‘砰’的一声,却是我一掌击打在了瘦高汉子的胸口处。

这一掌的力道极大,给瘦高汉子打的瞬间倒飞而起,整个人宛若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迅速倒飞了出去。

就听‘砰’的一声,却是瘦高汉子重重的撞在了石壁之上,而后,他整个人便宛若死狗一般,跌落在地,挣扎了好几下,都没能站起。

伏龙掌,乃是擒龙大散手之中极其刚猛霸道的掌法,也是如今的我,可以施展的最强搏斗之术。

我曾用此掌法,击杀过泰拳高手察差,后又以此掌法与黑袍法师笑脸和尚的黑纱虫掌对拼了一击,我虽重伤,但笑脸和尚显然也受伤不轻,可以算是两败俱伤。

这两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尤其是后者笑脸和尚,乃是黑袍法师,而黑袍法师,在泰国的邪道之中,身份极其尊重,就算是这样的人,都被我的伏龙掌折服,何况这灭神会分舵中的一个小角色了?

此刻,那瘦高汉子倒地不起,鲜血更是自其口中不时溢出,脸上的表情极其痛苦,我见状只感觉心底的恨意也渐渐消散了,当即长出了一口气,随即捂着肩膀处的伤口,慢步走到了他的身前,低声的说道:“你之前说,那些找你报仇的名门弟子,坟头草都长了一米高了,是吗?”

我说完之后便冷眼看着他,而他闻言却没有吭声,只是一脸狰狞的看着我,我见状冷冷一笑,开口继续道:“那么明年,你的坟头草,估摸着,也不会太矮了!”

说罢,我便一剑刺出。

就听‘噗’的一声,却是盘龙剑,深深的刺进了他的心口处,随后,我手腕一抖,盘龙剑便一声颤鸣,瘦高汉子的心脏,便瞬间被我绞碎。

我一声冷哼,随即拔出了盘龙剑,而后转身向身后看去。

此时,黑衣人带领林雨轩等人几乎也解决了战斗,对面基本都被斩杀了,就算还活着的,也基本身受重伤,瘫倒在地。

看来,这一战,我们胜了。

我对着孔大炮等人咧嘴一笑,随即问那黑衣人:“我们现在往哪走?”

黑衣人看了我一眼,随即又看了一眼瘦高汉子,随后才说道:“跟着我就可以了!”说罢,便钻进了一条岔口中,快速向前走去。

众人见状紧忙跟上,在石洞内快速狂奔了起来。吗厅役圾。

这一路上,我们再也没遇到任何阻碍,显然这灭神会分舵之中留下的人,显然也不多。

我们狂奔了差不多能有十多分钟,终于是冲出了山洞,抬头看去,就见此刻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一片深山之中,而在前方不远处,便是一片沼泽地,沼泽里不时的冒着水泡,偶尔还有一缕缕黑气弥漫而出,显然,那片沼泽内,有胀气溢出,而胀气,是有剧毒的。

“你们跟紧我,若是走错一步,那便是尸体无存的下场,你们可懂的?”黑衣人看了我们一眼,说道。而众人闻言紧忙点头,黑衣人见状才向前走去。

但让人惊讶的是,这黑衣人,竟然一步踏进了沼泽地里,但出乎我意料的是,这黑衣人,并没有如我想象的那般向下沉没,而是稳稳当当的站在了沼泽上,随后,就见其亦步亦趋的向前走去。

“看好我的脚印,不要踩错!”黑衣人一边说,一边往前走,而我们这些人,自然也不敢有任何差池,要知道,这可是沼泽地,若是走错一步,那便会被沼泽吞没。

而且我听说这沼泽之中,可是生有毒虫的,就算坠入其中后,被及时救了上来,但往往整个人把拽上来后,腿上的皮肉,几乎都要被啃光了。

想到此间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随即一步一顿的,慢慢向前走。

我们这群人走的是如履薄冰,生怕一步走错,便落了个身死道消的下场,而前面的黑衣人走的也是小心翼翼。

走了一会后我才发现,我们之所以可以在沼泽上行走,是因为我们所踩踏的地方,竟然是一块块的大石,而这些大石,显然都是灭神会分舵铺设的。

就这样亦步亦趋的走了能有半个小时左右,我们终于是走出了沼泽地。

在走出去的那一瞬间,众人全都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随即,大家全都大喜过望,有的甚至激动的哭了起来。

直到此时,我们才算是真正的从囚笼之中逃了出来,恢复了自由之身。

然而就在这时,那黑衣人却冷冷的说了一句:“不要高兴的太早,我们必须得尽快离开这里,若是这时,林御寒林舵主带着人回来了,那我们就走不脱了。”

黑衣人的话让我们瞬间冷静了下来,也不敢再耽搁,急忙带上受伤的人,加快了脚程,快速远离这里。

我们在老林里一直走到天色将晚,这才停下来休息,这几天,我们粒米未尽,滴水未沾,此刻逃脱升天,再加上一路上快速奔逃,体力早已透支,此刻一坐下,肚子立马便‘咕咕’的叫了起来。

陆震带着几个受伤比较轻的,去抓了几只野兔,还打了几只野鸟,回来后,直接烤着吃,众人吃饱后,便开始轮流休息。

而这期间,黑衣人一句话都没说,众人问他什么,他只是沉默,也不吃东西,直到众人全都睡了,由我值班放哨的时候,这黑衣人才看了我一眼,随即用低沉的声音说:“你也睡会吧,放心,我看着。”

我闻言摇了摇头,随即看着他,问道:“你不是巫蜀山预备役的人,对么?”

他闻言没有说话,而我却继续道:“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也不是茅山的人,虽然……你用的是茅山剑法。”

他依然没说话,而我却皱了皱眉头,然后问道:“你能告诉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么?为什么要救我们?”

他闻言深吸了一口气,随即转头看了我一眼,说:“罢了,告诉你也无妨。”说罢,他便摘下了面罩,然而,当我看到他的脸那一刻,我却瞬间一怔,一脸惊愕的呆愣在了原地。

这个人,竟然是之前抓了我们的副舵主,小森!

只是,这怎么可能,这小森,明明是灭神会分舵的副舵主,位高权重,怎么会帮助我们呢?

难道,那小森,还有个双胞胎兄弟么?

正惊愕呢,那小森便笑了笑,说:“很惊讶么?”

我点了点头,他见状就说:“我本是茅山弟子,但在二十多年前,却被派到了明教在中年的其中一个分支,极南茅庐做一名卧底,后来几经辗转,又加入了灭神会,这其中曲折颇多,我也不与你细说了。小兄弟,我看你人不错,而且遇事冷静,也有着一身的本事,所以我没瞒着你,只希望你别告知别人才好。”

我闻言点了点头,而这时候,我也终于知道,当初这小森在抓我们的时候,为何对林雨轩等人留手了。

原来,按照小森的辈分,林雨轩还要叫一声师叔或者师伯呢。

小森转头看了看睡熟中的人,随即继续道:“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你请说!”我点了点头,他继续道:“等你回去之后,务必要告知你上面的领导,最近灭神会要有一次大行动,真针对一些正道小门派的,这灭神会,最近联合了多国的邪道组织,想要一举铲除正道门派,最先下手的,便是一些小门派,你回去,将这个消息通告上去,告诉他们,要加派人手,驻守在正道门派之中。但若是有人不信你,你便去茅山,找我的师父,李传神,将我说的话告诉他,然后将这个东西交给他。”

小森说罢便拿出了半块玉佩交给了我,随即对着我道:“这玉佩,我与我师妹一人一块,是龙凤配,只是可惜,当年我进入邪道,成为了卧底,而师妹从此便误会了我,以为我误入了歧途。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他说罢一脸的惋惜的神色,借着月色,看着玉佩怔怔出神。

似是想起了,青春年少时,与心仪女孩在一起的甜蜜往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