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被擒/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这此情此景,我的心顿时一阵激荡,体内所剩无几的纯阴之气更是一阵翻腾,让我忍不住‘哇’的一声,便喷出了一口鲜血。

我捂着胸口,一脸痛苦的神色。一双眼睛,却紧紧的盯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孔大炮。

“你们,你们把他怎么了?”我瞪着眼睛。对着小森大吼,而小森闻言只是平静的道:“你放心,我们只抓活口,他还没死!”

没死就好,我闻言放下心来,随即转头看向了笑脸和尚,用尽量平静的语气道:“我有一个请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我。”

“哦?说来听听。”笑脸和尚笑眯眯的道,我闻言长出了一口气,随即说:“此刻的我体内灵气空盈,已无一战之力,你既然说今日必杀我,那我也就不再做无用的抵抗了。但是,你能不能放了我这些兄弟,如果你愿意的话,那我愿意用我自己的命,换他们的命,若是你不愿意……”我说到这里眼神一冷,随即一脸狰狞的道:“就算是我聂二狗粉身碎骨,也要从你身上撕下一块皮肉来!”

我这一句话说的阴狠,就连笑脸和尚闻言脸色都冷了下去,而其余的人却是一怔,林雨轩和陆震等人的脸上。更是布满了震惊的神色。

“天麒,不可,我们一起来的,要走一起走,要死,就他妈一起死!”陆震咬着牙,对着我大吼,而林雨轩却只是红着眼睛,死死的瞪着我,过了好一会,他才说:“聂天麒,你他妈装什么大半蒜。我林雨轩的命,需要你来换?省省吧你!”

我不理会他们的话,而是转头一直盯着笑脸和尚,笑脸和尚也盯着我,过了好一会他才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说:“不错啊。不错啊,如果我们不是对立面的话,我还真想收你做我衣钵的传人啊,小子,有血性,有义气。”他说道这里话锋一转,随即冷笑着继续道:“不过,你也说了,你体内灵气空盈,已无一战之力了,那我且问问你,你还能用什么,从我身上撕下一块皮肉来?”

“不信,你可以试试!”我说完后便死死的握住了盘龙剑,体内那仅剩下的纯阴之气,也从我体内弥漫而出,而笑脸和尚见状却是一声冷哼,随即就见其慢慢站起,竟一步一步向我走来,似乎,真的要试试。

然而,就在我准备和笑脸和尚拼命的时候,那名叫小森的副舵主却忽然拦在了我的身前,对着笑脸和尚道:“林舵主说过,让我们抓活口,这些人,我都要带走,还请大师行个方便。”

笑脸和尚闻言顿住在了原地,一脸阴沉的盯着小森,而小森也不避不让,两人四目相交,就算是我,都能感觉到笑脸和尚眼神内的怒火。

然而笑脸和尚终究是泰国来的,在这里,他的底气并不足,面对如此强势的小森,也不得不罢手,就见他咧嘴一笑,随即摆了摆手,说:“罢了,罢了,贫僧也只不过是被你们请来,帮助你们袭击灭神会的罢了,至于这些人如何处理,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

“我替林御寒林舵主先谢过大师!”小森对笑脸和尚行了一礼,随即回身,对着手下吩咐道:“把他们都绑起来,带走。”

随着小森的话音落下,那些人便立马上前,拿出准备的绳索,将我们众人全部捆绑了起来,随即压着我们,往深林里走去。

孔大炮身受重伤,由陆震背着,一路上,众人都没有说话,脸上皆写满了沮丧。

想我们几日前还神采奕奕,以为毕业后,便可分配到各个部门,为国家出力,大展拳脚,将来为自己争取个好前途,哪里想到,这才几日光景,便沦落为了别人的阶下囚,这转变之大,当真是让人无法接受。

别说是那些初出茅庐的名门弟子了,就算是我,也忍不住心里沮丧。

这些邪道之人虽然此刻没有杀我们,但他们手段毒辣,杀人从不眨眼的恶名,那可是传遍天下的,而此刻这些没杀我们,那么是不是说,他们需要我们,去做什么,亦或者,要从我们身上得到什么信息?

只是,我们这些人,都是刚刚进入巫蜀山预备役的,身上能有什么信息?

既如此,那他们又要做什么?

难道,是有比死的恐怖下场,在等着我们吗?

想到这里我心头一颤,转头看了一眼走在前方的小森,忍不住开口问:“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这是要带我们去哪?”

小森闻言回头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随即说:“一会你们就知道了,放心,一时三刻,你们还死不了。”

他说罢便催促众人快些走,众人闻言无奈,只能被这些人驱赶着,往老林里走去。

一路上,我也不是没想过反抗,然而我们这群人里,此刻皆受伤不轻,几乎全都没有能力再战了,若是此刻反抗,那便是找死。

想到此间我长出了一口气,随即便低着头,一声不吭的跟着他们往前走。

就这样一路七拐八绕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的小森终于喝令,让我们停下,随即就见他对着手下使了一个眼色,立马便有人头套,把我们的脑袋全都套了起来。

“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啊,不要套我!”有人开始大喊大叫,然而这些邪道之人可不是好惹的,当即就将那茅山弟子踹倒在地,大骂道:“妈的,别叫唤,再叫,信不信你爷爷我现在就弄死你!”吗豆大圾。

这茅山弟子早就被吓得瑟瑟发抖了,此刻被这般殴打,威胁,内心几乎都要崩溃,这时,还是林雨轩开口,鼓励那名弟子道:“师弟,别怕,师兄还在这呢,放心,师门的兄长,会来救我们的,我们一定不会死的,坚强点,站起来,别屈服!”

这几日,林雨轩给我的印象极其深刻,我本以为,这人就是一个阴险小人呢,没想到,到这时刻,他还为了门人着想,真所谓是万事万物,都不能只看表面啊。

看来,这些人平日里以他马首是瞻,也是有道理的。

那茅山弟子被林雨轩这么一说,也平静了下来,任由邪道之人给套上了头套。

头套弄好之后,我们这些人,便被人推搡着往前走去,因为无法看到前路,所以这一路走来,也不知道摔了多少个大跟头,然而我们这些人,在此刻却全都一声不吭,就算摔倒,也忍着疼爬起来继续行走。

就像林雨轩说的,在这一刻,我们,没有人屈服!

大约一个小时后,我明显的感觉到,我们似乎走进了一个山洞之中,这山洞内干燥,且没有风,所以此刻进来,我立马就感觉出来了。

进入山洞后,我们这伙人便被押进了一个石室之中,随即才被拿下了头套。

当头套拿下之后,众人全都忍不住眯起了眼睛来躲避那刺眼的火光,过了好一会,我的眼睛才有些缓过来,转头四处一看,就见我们此刻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石室,在石室的墙壁上,插着无数把火把。而这石室似乎是一个监牢,专门关押犯人的地方。且我们这些人,并不是关押在一起,而是用无数个大铁笼子,给我们单独的关在了铁笼子里。

我转头看了一圈,就见所有人都低着头,面若死灰的坐在铁笼子中,就连平日里性格坚韧的陆震,此刻也是一脸的沮丧,就更别说那些茅山的弟子了。

这时,我终于找到了昏迷中的孔大炮,就见其被关押在我隔壁的笼子里,我们这两个笼子,中间的阻隔便是铁栅栏,所以我是可以将手伸过去,给孔大炮疗伤的。

我将孔大炮拽到了铁栅栏的旁边,随即开始查看起他的伤势来,然而当我将他背后的衣服扯开之后,立马就是心头一颤。

只见,孔大炮的后背上,被短刀砍出了一条深深的伤口,那伤口太深了,被砍开的皮肉就那么翻卷着,鲜血更是宛若泉涌一般,几乎将他浑身衣服全都染红了。

“天麒,大炮怎么样?”陆震隔着笼子,对着我问,我闻言深吸了一口气,随即说:“不乐观,你们的身上,谁还有止血的药?”

“我有。”许久未说话的符箓高手赵朝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瓶药粉,随即又有茅山弟子从身上找出了绷带,全都给我扔了过来。

在集训的时候,我们全都学过临时急救,所以此刻我处理起这伤口来,倒也不至于觉得无法下手。

我先为孔大炮止了血,随即用针线将其伤口缝合,弄好后,又将他们的伤口包扎。

伤口是处理好了,然而孔大炮这一路失血过多,至于能不能醒过来,就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即靠在铁栅栏上,看着石壁上的火把怔怔出神。

这一刻的我们,都在等待,等待有人来救援,亦或者,我们,都在等邪道的人对我们的处理结果,也可以说,我们,就是在等死。

时间一分一秒而过,起初,众人全都闷不做声,然而随着我们被关押的时间越来越久,终于有人开始坚持不住这压抑的气氛了。

声声低泣的声音开始在石室内响起,这一刻的他们,再也坚持不住了,那原本就不算多坚韧的内心,早就在这一路的厮杀中逐渐崩溃,而此刻,那悲伤悸动的情绪,终于是如那爆发的山洪一般,再也无法收拾。

这哭声,就宛若会传染一般,起初只是有低泣声响起,然而,随着这低泣声传出,周围的人,竟然也开始流起了眼泪来,到最后,甚至演变成了痛哭。

“草,你们都哭什么,我们都是茅山弟子,宁流血,不流泪,都他妈别哭,要不然,别怪老子看不起你们。”林雨轩对着众人大骂,然而他骂着骂着,自己的声音却也哽咽了起来,我见状忍不住叹了口气,随即转头看向了陆震和赵朝,就见赵朝,竟然也开始哭了起来。

他的亲弟弟生死不明,此刻自己也被囚困在邪道组织当中,心里,肯定不好受。

而陆震,却是一脸的阴沉,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至于孔大炮,依然昏迷不醒,没有醒来。

而我,心底或多或少,也充斥着一股低落的情绪,但若是绝望,那肯定是谈不上的。

因为我经历的多,所以心性也相对坚韧一些,但就算再坚韧的心性,也架不住被这哭声感染,一时间,我竟然也有些想家了,想我的父母,想流火了。

然而,就在我躲在黑暗的角落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吱呀’一声,却是石室的石门,被人推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