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苦战/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才还一片翠绿,喊打喊杀的战场内,只是须弥间,便化作了一片火海,这场景反转之快,实在是太过突然。以至于林雨轩带来的人,全都呆愣在了原地。张大着嘴巴,呆呆的看着火海怔怔出神。

别说是他们,就算是心里有准备的我。还有陆震和孔大炮等人,也都是惊恐莫名,暗道真他娘的险,若是晚出来一步,恐怕此刻,就要被烧熟了。

这一幕实在是太过震撼,以至于让所有人都呆愣了良久都没回过神来。而此时,那熊熊大火,就宛若一只只怪兽一般,从地下张牙舞爪的钻出。随即将那些邪道中人。全部淹没。

这些邪道中人有的已经追着我们来到了大阵边缘,然而他们终究是差了一步没能逃脱,且那大阵乃是结界一般的存在,但凡启动之后,岂是说进就进,说出就出的?所以此刻那些就算没烧死的人,也只有在大阵里抱头鼠窜的份了。

大阵内一片惨嚎之声,那声音,乃是人在死前最后的挣扎,内里包含了太多的情绪,让人听后便觉得遍体生寒。

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而后转头找到了在一旁主持大阵的赵阳,便说了句:“赵阳兄弟,差不多就行了,不要赶尽杀绝啊!”

然而赵阳却摇了摇头,说:“真大阵只要启动,便不能随意停下,若是冒然关闭,那我会遭到反噬的啊!”

我闻言沉默了,知道这些人,恐怕是必死无疑了。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就听‘嗖’的一声破空之声响起,随后,那主持大阵的赵阳,便‘啊’的惨叫了一声,他整个人也应声而倒,定睛一看,就见他的小腹间,竟深深的刺进了一枚匕首。

“不好,还有埋伏,大家小心!”孔大炮一声大吼,而后不由分说,直接就往那匕首飞出的方向掠去,其余也是直接隐藏了起来,而我和陆震直接冲到了赵阳的身边,蹲下一看,就见那匕首深深的刺入了赵阳的小腹之中,看这深度,恐怕是伤到紫府了。

我见状心头一沉,而陆震的脸色也变得冷青。

要知道,这紫府,对于修行之人来说,乃是重中之重,若是紫府受创,轻者影响修行,严重点,可能修行尽毁。

而此刻,赵阳双眼紧闭,虽然已经昏迷,但眉宇间却满是痛苦的神色。

我和陆震查看了一番那匕首,就见那匕首,竟然和之前偷袭我们的人所用的一模一样。

我见状心头一跳,而后急忙转头,问躲在一旁的林雨轩:“之前,你让没让人用匕首偷袭我们?”吗农见才。

林雨轩闻言一头雾水,说:“没有,聂天麒,老子要是想对付你,那绝对是光头正大的揍你,怎么会偷袭你?而且,我们都是同期的学员,怎么可能动刀子?”

我闻言心头一沉,知道,恐怕之前偷袭我们的人,便是灭神会的人了。

这时,赵朝也从远处冲了过来,低头看了一眼赵阳,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

赵朝与赵阳乃是一胞兄弟,此刻见弟弟受伤,当即便疯狂了,一声大叫,而后便跟着孔大炮往林间冲去。

我见状叫了一声,而赵朝却对我的喊声不理不会,直接就冲了进去,陆震见状也要跟过去,却被我拦住:“陆哥,你在这照顾赵阳兄弟,我去看看!”

说罢,我便提着盘龙剑跟了上去。

孔大炮冲的最快,此刻身影已经隐没在了老林之中,而赵朝就在前方不远处,这赵朝不擅长近身肉搏,修的乃是符箓之术,此刻虽然用了疾风符,但速度也没有我快,我三两步便追上了他。

然而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了一抹破空之声,而随着这破空之声响起,我整个人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让我好一阵心惊肉跳,当即一声惊呼,随即一把将赵朝仆倒在地。

当我和赵朝扑倒在地后,就听‘噗’的一声闷响传出,转头看去,就见一柄匕首,深深的刺进了泥土之中。

草,这人没跑,既然如此,孔大炮去追谁了?

难道,偷袭我们的,不只是一个人,而空大炮,是被引走了?

想到这里我心头一跳,然而还没来得及我做什么呢,那暗器,便宛若催命符一般,再次袭来。

我急忙一把拖起赵朝,随即将他护在身后,手中盘龙剑猛地一抖,便听‘叮’的一声,却是盘龙剑与一枚匕首磕在了一起,那匕首虽被磕飞,但那巨大的力道却震荡的我手臂发麻。

这力道,这气劲,好熟悉。

下一刻,我忽然想起,之前我来巫蜀山预备役集合点报道的时候,便被人以暗器偷袭过,那伙人,是三个人,一个泰拳高手,一个养蛊人,还有一个,便是用暗器的。

泰拳高手毙命于我的伏龙掌下,而剩余的两人,被我召唤出的白虎一路追击,但最后我急于逃命,也没顾得上感应那两人的死活。

此刻看来,莫非,那两人,并没有被白虎袭杀,而是侥幸逃过一劫。

想想也是,十虎之术虽然强悍,但若是没有我这个施术之人主持,也只不过是个花架子而已,而那两人虽然近身肉搏不够强悍,但也是刀口舔血的人物,区区一个术法,估计也难不倒他们。

想到此间我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双眼环视四周,开口沉声道:“朋友,既然来了,何必鬼鬼祟祟的,何不现身一见?”

我的声音在林间回荡着,而那人却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回应。

这时,在我身后的赵朝也冷静了下来,看了一眼大阵的方向,随即忽然出声道:“赵阳乃是大阵的阵眼,这大阵只要启动,便不可以随意关闭。但若是主持大阵的人受伤,那么,大阵便会不攻自破,此刻,那大阵已经被破了,那些人,恐怕要逃出来了!”

我闻言急忙转头看去,果然,随着赵阳受伤,那熊熊大火竟然已经熄灭了,而火光熄灭后,立马便有几个被熏的灰头土脸的黑衣人自大阵内跌跌撞撞的冲了出来。

活下来的,能有十来个人,能在这九阳离火大阵中存活下来的,皆不是普通角色,而此刻这些人与那偷袭的人一起发起攻击,那我们还能是对手吗?

要知道,那些茅山弟子,虽然都身手不凡,但都是温室里的花朵,从没与人真刀子真枪的对垒过,此刻见到这等阵仗,心智不坚者,都被吓得瑟瑟发抖了。

我知道,这一次,肯定是没法善了了,这里我们有接近二十个人,而经此一战之后,也不知这二十人里,还有多少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我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将心底的阴霾一扫而空,随即对周围说道:“兄弟,你这么玩,就没意思了吧?要战就战,何必再这消耗时间呢?”

“嘿嘿嘿,你小子,有点意思啊,上一次不仅被你走脱,还他妈放出一只纯阴之气凝结而成的白虎来追击我们,若是我以替身术诱骗了那白虎,恐怕我和梁秋就要命丧白虎之口了呢!”

这声音很是沙哑,此刻传出,却是十分的飘忽,让人根本就分辨不出具体方位,然而既然这人开口说话,那便总比在这僵持的强,当即冷笑了一番,道:“你也是知道我手段的,更亲眼目睹了察差是怎么死在我手上的,若是你此刻退走,这事就这么揭过,但若是你继续执迷不悟,就休怪我手下无情了!”

我这话说的掷地有声,然而那人却不怎么在乎,轻藐的说了一句:“哦?是吗?呵呵,我就在这里看着你,你能把我怎么样?实话告诉你吧,我的任务,只是在这里拖着你,而后由梁秋一个一个的用石头蛊把你们解决掉!”

我闻言心头巨震,草,果然有陷阱。

那梁秋,乃是养蛊人,石头蛊的厉害我更是体会过,而空大炮虽然修行不错,但这人性子耿直,肯定想不到这么多,若是着了道,那就麻烦了。

我与孔大炮相识两月有余,感情极好,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人暗算?

想到此间我咬了咬牙,随即小声对身后的赵朝说:“一会,我们分头跑,你往回跑,我去追孔大炮,小心那暗中之人,那人的暗器很厉害。”

“放心,我用了疾风符,躲开暗器还是可以做到的,若是那人露头,那我的符箓,也不是吃素的!”赵朝的弟弟赵阳被此人所伤,我真的很担心他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来,但此刻也想不了这么多了,只能各安天命。

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突然大叫了一声:“散!”

随着我的话音落下,我整个人立马如猎豹一般,猛然窜出,而赵朝也是一声大喝,随后快速往茅山弟子那头跑去。

茅山弟子那边已经和从大阵里跑出来的灭神会的人交上手了,虽然场面混乱,但也不是不可控制,且陆震在那边坐镇,就算不敌,估计也能安然退走。

想到此间我便放心了下来,随即一路疾风,向前冲去。而那使用暗器的人见我要去帮孔大炮,便急忙出手阻拦,我也不跟他硬碰,只是一味躲避。

然而,那人一心的想留下我,却忘了还有一个对他虎视眈眈,仇恨在心的赵朝,就听一声爆响传出,随即,便是一团炙热的白光传出,我回头看去,就见是赵朝打出了一道符箓,那符箓就宛若一团太阳爆开了一般,直接将一颗树都给拦腰炸断了,而那隐藏在树上的人,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随即一头闷倒在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