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一入江湖深似海/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是万万没料到,在最危急的时刻,竟然会有人赶来支援,且来人,竟然还是龙虎山的。

龙虎山,那可是顶级道门。乃是正道巨擘。传说一般的存在,而这善扬真人,乍一出现,便射断了那号称箭王射出的箭矢,单单就这一手,就可以看出善扬真人的箭术,要比箭王黄博强悍的多。

道士大哥是龙虎山的大师兄,而白紫梵更是龙虎山的掌上明珠,说起来,我与这龙虎山也算是有些渊源,也不敢怠慢,当即行了一礼,说:“谢谢前辈救命之恩!”

“都是江湖儿郎,不必这么多礼!”老者笑了笑,随即眼神一凌,看着不远处的一座老旧房舍道:“黄博。当年你偷袭我一箭,让我几乎成为废人,若不是人间守护张一凡出手把我医治,恐怕此刻的我。早已经是一个乡下老头乐。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在四处寻你,要报那一箭之仇,却没聊到,你竟然屈尊,加入了邪灵教,又与娼门一脉勾结,呵,你真是越老,越不中用了!”

善扬真人对着远处的房舍冷冷一笑,而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就听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自那房舍中响起:“善扬。当年我没有一箭射死你,还真是养虎为患啊!”

“呵,你箭法本就不如我。只不过是耍了一些小心机罢了,今天,我们重新战上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看如何?”

我是万万没想到,这善扬真人看似个子矮小,脸上的表情也和蔼可亲,但说起话来,却是这么的狠厉,一上来,就要与人拼个生死,就连那箭王,也都沉默,好半天都没吭声,显然也不想和善扬真人拼命。

然而善扬真人似乎是打定了主意,且他们有旧仇,善扬真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就见其一声冷哼,随即二话不说,抓起巨大的牛角弓,而是猛地拉开,直将长弓拉成了一轮弯月,才停止了拉动的势头。

这善扬真人虽使用长弓,但却并没有弓箭,不禁让我疑惑,这老头,不射箭,要射什么,难道要射空气么?

而下一刻,我便知道了答案。

就听‘嗡’的一声,随即,一枚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黑影便被射了出去,而我看的分明,那黑影,竟然是老者体内的天地灵气。

我的天,这老头,竟然以天地灵气为箭?

这箭术,已经高明到了什么程度?

灵气,本就是天地间的一部分,所以在飞行之时,根本就不会受到外力的影响。比如人在飞行时,会受到空气阻力,会有各种各样的外力影响速度,或者是方向。

然而那灵气就不会,因为它就是这天地间的一部分,此刻被老者射出,几乎是那一缕灵气刚刚脱离弓弦,便飞到了那座房舍前。

这速度,当真是快到了极致,不,这已经不能说是快了,给我的感觉,就宛若那灵气,是直接出现在了房屋前一般。

下一刻,就听‘砰’的一声,却是那灵气幻化而成的箭矢直接将房屋的墙壁射出了一个小窟窿,直接钻进了房屋之中。

这一刻我看的是目瞪口呆,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这便是修行高手么?

举手投足间,灵气便被其所用,可以幻化万物,杀人无形?

就在我怔在原地,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就听‘嗡’的一声,随后,竟然有一枚箭矢,夹带着黑色的尾巴,从那个小窟窿里飞了出来。

这枚箭矢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极其凌厉,比之之前射向我的任何一箭,都要犀利的多。

而此刻,那箭矢,竟夹带着破空之势,宛若彗星一般,迅速向老者袭来!

看到这一幕之后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刚才老头的那一箭,已经被箭王给化解了么?

而此刻,是箭王,已经开始了反击?‘

想到此间我急忙后退了几步,躲避开了战场,而后就见善扬真人右手拨动了几下弓弦,一时间,就听‘嗡嗡嗡’的声音不断响起,而随着声音落下,就见一枚枚箭矢宛若夜里的流星一般,迅速疾射而出。

箭矢与箭矢,在半空中相遇,而后,宛若彗星撞地球一般,瞬间炸散开来,就听‘砰’的一声,随即,便是一股强劲的气浪弥漫开来。

那气浪强劲,就算是站在远处的我,都被吹佛的一阵后退,而那些旗袍女,在见到善扬真人出现之后,自然不会留在这里当作活靶子,早就退的老远。

我站定之后,便向场间看去。而随着气劲慢慢消散,我立马就看到,那善扬真人,竟挽着长弓,傲立于烟雾之中。

此刻的我,腰杆挺的笔直,整个人就宛若绷紧了弦的长弓一般,浑身都散发着傲然的气息。

而再看远处的房屋,竟被他射出了无数个大窟窿,就宛若筛子一般,密密麻麻的,看起来就让人感觉头皮发麻。

房子已经被射成了筛子,那里面的人,还能活么?

然而我还是低估了那箭王,就听一声低沉的咳嗽声响起,而后就见在破旧的老屋中走出了一个佝偻着腰的老头。

这老头造粒糟蹋的,穿着一身油腻腻的褂子,身上背着一个箭筒,此刻箭筒里面的箭矢已经所剩无几了,而他的身上,更是背着好几个长弓,有长弓,短弓,甚至还有弩,反正是什么样的弓都有。

此时,这老头的身上有好几处伤口,一边往出走,还一边剧烈的咳嗽,最后站定在了距离善扬真人几十米处,抬头看了一眼善扬真人,而后咧嘴一笑,说:“十多年没见了,你还是那么精神抖擞,拉起弓来,还是那么的有精神啊!”

善扬真人没有说话,只是笔直的站在原地,一双眼睛却是灼灼的看着他。

箭王黄博见状一声冷哼,随即说:“我最见不得别人的箭术比我耍的好,而且,你这老犊子,不仅箭术比我好,连拉弓的姿势和神态都要比我帅气,专注,这他妈的,老子不弄死你,以后这箭王的称号,岂不是要易主了么?”

“哼,箭王不是自己封的,而是江湖中人叫的,你被人称了十多年的箭王了,也该知足了,现在,该还给我了!”善扬真人的声音很冷漠,就宛若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一般。

我知道,此刻,善扬真人已经将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了长弓之上。

箭王闻言冷笑道:“还给你?那就得看你有没有那么本事了!”说罢便是右手一扬,却是一枚箭矢直接被他徒手甩了出来。

手腕的力量自然不比长弓的力道足,所以这一箭并没有多么犀利,可就算如此,那也不容小觑,善扬真人也没有托大,而是轻轻一挽长弓,就听‘嘣’的一声,随即便有一枚灵气幻化成的箭矢疾射而去。

就听‘叮’的一声,却是两枚箭矢在空中相遇,随后,那枚被箭王甩出来的箭矢便被折断,而箭王这一招只是虚招,就见其手捏箭矢,搭弓上弦,随即‘砰’的一声,便松开了箭矢。

善扬真人一声冷哼,随即用中指在弓弦上打了一个结,随即猛然松开,就听‘砰’的一声炸响传出,随后,竟有一片灵气幻化成的箭矢,向箭王疾射而去。

而箭王见状却是一声呼啸,随后一阵疾射,两人是好一阵你来我往,一时间,场间几乎都变成了箭矢的海洋。

我知道,这高手之间的对决,往往只是几个呼吸间便能分出胜负,所以这一刻我几乎都不敢胡乱眨眼,就那么盯着场间一个劲地看。

果不其然,就在下一刻,便有一声惨嚎声响起,随即便见那箭王整个人都倒飞而起,那佝偻的身体,足足飞出去十多米远,才跌落在了臭水沟里。

而善扬真人,身上虽然也伤痕累累,但却没有致命伤,此刻的他,依然神采奕奕,虽然右手也在微微的颤抖,但体内的灵气还算充盈,估计,还能勉强射出几箭。

结束了么?

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而后急忙走过去,问道:“前辈,你没事吧?”

善扬真人摇了摇头,随即不理会我,径直向箭王黄博走去。

此刻,黄博跌落进了水沟里,就宛若一只死狗一般,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役东边技。

而当善扬真人走到近前之后,那黄博却突然暴起,手中的长弓猛地一抖,随即,竟利用弓弦,快速向善扬真人的脖子割来。

但善扬真人显然也有防备,当即一声低喝,随即一掌拍出,竟后发先至,一掌拍在了黄博的胸口,就听‘噗’的一声,却是黄博喷出了一口鲜血,而后,他整个人就宛若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瞬间萎靡了下去,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而当黄博跌落在地之后我才看清,这黄博的胸口处,竟然有一个大窟窿,那大窟窿足足有拳头那么大,已经透亮了。

这样的他,竟然还在临死之前,对善扬真人发动了最后一击,也算是一狠人了!

而此刻,当他跌坐在地之后,便再也无法站起,抬头看了一眼善扬真人,而后咧嘴一笑,吐着血沫子说:“没想到,十多年前我不如你,如今,我还是不如你啊!”

说罢,便脑袋一歪,随即一头栽倒进了臭水沟里,显然是死了。

我见状心头一震悸动,无论我和黄博是敌是友,但不管怎么说,此人都是名动江湖的一方大拿,却没料到,生前风光无限,受人敬畏的他,在死后,竟宛若死狗一般,跌落进了臭水沟,甚至都没有人敢上前来给其收尸。

唉,一入江湖深似海,从此再无逍遥身。

黄博死了,远处的那些旗袍女见状也都快速撤走,这时,那原本还神采奕奕的善扬真人却忽然喷出了一口血,随即身子一歪,就要跌倒在地。

我见状急忙一把将其扶住,随即问:“前辈你没事吧?”

他摆了摆手,随即说:“刚才耗费了太多的灵气,休息几日就可以,没什么大碍的!”

我闻言放心下来,随后问他,看没看到道士大哥还有孔老三,而善扬真人却摇了摇头,说:“我们一共来了十多个人,皆是巫蜀山预备役的高手,另外的十二个人,已经前去围剿娼门门主姬凤去了,估计,伏虎和孔家的三小子,不会有危险!”

我闻言这才长出了一口气,随即扶着善扬真人坐在了地上,看着臭水沟里的昔日箭王怔怔出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