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箭王/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去,当我看到道士和孔老三二话不说,竟转身直接逃跑之后,我顿时就傻眼了。

这尼玛什么情况,前一秒还威风凌凌的道士大哥,下一刻。竟然变得宛若兔子一般。快速逃窜?

就在我这一愣神的时候,那领班女带着一众旗袍女便快速向我袭来,我见状顿时心头一跳,随即也顾不上其它了,转头看了看道士的背影,随即也跟着快速逃窜。

道士的跑路工夫我自然是晓得的,然而那孔老三却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本以为那孔老三只是个算命的,没什么本事,哪里想到逃命的本事竟也是一流,比特么道士跑的都快,跟一阵风似的,没一会就消失在了成片的房舍间。役杂记扛。

这两人一前一后的钻进了成片的房舍之中,随后就宛若消失了一般,也不知道躲到哪去了,我见状左右看了看。就见此刻我所在的地方乃是那成片房舍的中央处,四周都是一些老旧房屋,而此刻又是深夜,那些房舍内黑漆漆的。有的窗户都烂了,被夜风一吹还发出‘吱呀吱呀’的老旧声,很是恐怖。

然而在此刻,这老旧的房舍便成为了我唯一的救命稻草,当即也来不及多想,闷头就冲进了一个屋子之中。

这屋子不大,里面也是家徒四壁,什么都没有,我扫视了一圈,就见在屋子的正中有一口菜窖,当即不再犹豫,打开盖子。直接就跳了进去。

只是我草,当我跳进去之后,立马就感觉到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还没来得及看呢,就听一声惊呼响起,随即便是一个愤怒至极的声音响起:“我日你大爷,你特么看着点啊,你踩到老子裤裆了!”

我去,这声音,可不就是那孔老三的么?

我低头看了看,就见孔老三还有道士大哥,竟然也躲在这口菜窖里,不禁干笑了两声,然后说:“我还以为你俩跑了呢,没想到你俩也藏这了,对不住,对不住了!”

孔老三捂着裤裆,骂骂咧咧的老半天才消停,而这时,忽然就听外面传出了高跟鞋的声音,我们三人立马闭嘴,随即全都凝神,一脸戒备的看着头顶的菜窖盖子。

那脚步声在房子内走了一圈,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随即就听那脚步声由近致远,似乎是离开了。

我们三人几乎是同时舒了一口气,而后就听道士说:“妈的,太危险了,好在今晚那姬凤有事不在,要不然的话,估摸咱哥三都要交代在这!”

我闻言忍不住问:“那姬凤,就那么厉害?”

“你以为呢?”道士撇了撇嘴,继续说:“那姬凤十多年前,便是一成名人物,她修的乃是媚功,而且人长的极美,不说别的,单说被她看上一眼,估计都要被勾了魂去,且那千眼你知道吧?在别人手里就是个简单的灯笼,但若是配合上姬凤的功法,那灯笼,便会转换成大阵,传说,那千眼内里被刻印了无数种大阵,只要那姬凤捏动手印,便会被释放而出。”

我闻言忍不住心头一跳,那千眼,竟然这么变态?

要知道,大阵这东西,那可不是随便说布就布,说破就破的。那必须很强悍的精神力来操控,且还需要一应用具,然后在特定的方位摆放一些特定的物品,才能成阵。

而大阵的功效也都不一样,有的是为了迷惑人的,有的是杀人的,有的是困人的,但每一种,都极其难缠,若是身陷其中,都很难突破而出。

且这大阵乃是以弱胜强,以寡敌众的不二法门,所以古代兵家极其推崇,而这娼门一脉,竟然掌握有这么多种阵法,不愧是从古至今传承下来的古老门派,当真是不简单。

又在菜窖内躲了一会之后,我们三人便对视了一眼,随即便一把推开了菜窖的盖子,准备出去。

只是我草,当我推开菜窖的盖子,看清外面的情形之后,顿时就傻眼了。

只见,在菜窖的四周,竟然站了一圈穿着旗袍的女人,这些女人全都一脸笑意的看着我们,那眼神,就宛若在看三个傻帽一般。

我尼玛!

我的一张脸瞬间就垮了下来,而道士和孔老三也都蒙圈了,愣了半天都没说过话来,最后还是孔老三一拍大腿,然后说:“嗨呀,真他娘的失算了,早知今晚有这一劫,老夫是说啥都不会来啊!”

但说啥都已经晚了,此刻我们已被围住,若是想要走脱,那只能强闯了。

只是这里足足有几十个旗袍女,想要强闯,估计也没那么简单。

然而就算有一线生机,以我和道士的脾气也定然要试上一试、。

想到此间我和道士对视了一眼,而后互相点了点头,随即便深吸了一口气,一声呼啸,便冲出了地窖,随即直奔周围的旗袍女冲去。

旗袍女的数量太多,几乎占据了整座房间,当我和道士冲出来之后,立马就陷入了她们的围攻之中。

不过这些人的道行有限,就算人多,也但并不能制服我和道士,反而我和道士乃是拼死一搏,下手根本不留情面,一时间打的那些女人是连连后退,不出一会,我和道士便打出了一条路,而那孔老三也紧紧的跟着我俩冲出了房屋。

当我们出了房屋后,就见那领班女正阴沉着脸站在不远处,见我们冲了出来,便冷哼了一声,随即说:“你们以为,破了那九天十相大阵,就可以逃脱了么?实话告诉你们,这一片老旧的房屋,皆是我们娼门一脉的地盘,眼线密布,明岗暗哨更是数不胜数,你们若是想逃走,恐怕是难了!”

孔老三虽然没啥能耐,但这嘴却不是一般的贱,当听到领班女的话后立马就跳起老高,掐着腰骂道:“你妈的,你可别吹牛逼了,还明岗暗哨无数,既如此,那我们之前隐藏在暗处监视你们,你们怎么没发现我们呢?看你那个B样,一个万人骑的玩应,还在这根你三爷吹牛逼,信不信你三哥一炮干死你!”

我了个去,这孔老三,当真是刷新了我的三观,在我的认知里,一般麻衣世家的人,都应该是仙风道骨,万事万物,尽在谋算之中才对。

怎么这货,竟然这么猥琐,不仅猥琐,而且还他妈贱。

正所谓人至贱,则无敌。

当孔老三这个大喷子开了呛之后,便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污言秽语连珠炮一般的喷向了那领班女,就算那领班女见多识广,但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给骂的是脸色通红,咬牙切齿,最后在我和道士惊愕的注视下,这女人竟然掐着腰,与那孔老三对骂了起来。

我的天,这一刻,我和道士全都傻眼了。

这特么到底是来打架的,还是来骂街的?

怎么这两人,全都掐着腰,骂了起来?

而下一刻我忽然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按理说,这领班女带着这么多人前来,那定然是要将我们三人捉拿回去的,可是她为什么迟迟不出手,只是与孔老三对骂呢?

难道,是这领班女并没有把握擒下我们三人,所以才在这里拖延时间,等那姬凤回来,再收拾我们?

想到这里我心头一跳,当即就要喊孔老三,让他别骂了。

只是我草,我这还没等开口呢,忽然就是心头一跳,随即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立马袭上了心头,就连浑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当即来不及多想,一声惊呼,随即扑出去,一把将孔老三给扑在了身上。

而几乎是我将孔老三扑倒的一瞬间,便听‘嗖’的一声,随即便是‘叮’的一声,转头看去,就见一根箭矢,竟深深的刺进了孔老三之前站立位置的泥土之中。

那箭矢的力道很大,且速度极快,在刚才那一瞬间,我几乎都没看清那箭的影子,若不是我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恐怕此刻,孔老三就要被射出一个大窟窿了。

孔老三显然也很后怕,忍不住暗骂了一声,随即抬起头,对着那女人大叫道:“你个贱货,竟敢诳老子!”

“咯咯!”那领班女闻言捂嘴一声娇笑,随即身子快速后退,一边后退还一边说:“箭王他老人家已经赶到了,你们几个,就在这里当个活靶子吧!”

说罢,便把手一挥,那些旗袍女,竟全都撤到了一旁,冷眼看着我们三人。

然而,当我听到箭王两个字之后却是心头一跳。

箭王?

这个名字,我不止一次听说过,当初在讷河乡下的轮子里,那闪电箭便说自己是箭王黄博的弟子,随后,在邪灵教的山洞里,又被我击杀了一个箭王的徒弟。

而此刻,这箭王,竟然亲自找上门来了?

且那箭王的弟子箭法便犀利无比,这箭王,岂不是要无敌了?

正胡思乱想呢,忽然就听一声破空声响起,那声音有缘之际你,速度快到了极点,我几乎来不及多想,便原地滚出了老远,随后便见一道黑影,夹带着一条长长的尾巴,稳稳当当的钉在了我之前躺倒的地上。

那箭矢力道极大,此刻钉在地上,箭尾还发出着一阵颤鸣。

“这下糟了,来人,似乎是箭王黄博!”道士惊呼了一声,随即就见他撒腿就跑,只是他刚跑出没几步呢,忽然就有一道黑影出现在他的身前。

道士的反应也快,在危急时刻身子一拧,而后一头栽倒在地,随即就听‘砰’的一声,却是一枚箭矢,深深的刺进了泥土之中。

这一次,那箭王再也没有给我们喘息的时间,而是一通连射,那箭矢就宛若雨点一般,劈头盖脸的朝我们疾射而来,把我们三人戏耍的就宛若闷葫芦一般,不时的在地上滚老滚去,躲避箭矢。

这一刻我心里是艰苦连连,这尼玛,这射箭的速度,当真是变态,我甚至都怀疑,在漆黑一片的老旧房舍中,隐藏着一群弓箭手。

只是短短几十秒钟,地上便刺了足足几十枚箭矢,而我们三人身上也或多或少的挂了一些彩,这里面孔老三最惨,左肩膀被箭矢划过,划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若不是道士及时将他扑倒,恐怕那一箭,就要将他脖子射穿了。

“兄弟,这么下去不行,咱们分头跑,若是那箭王瞄准了谁不停的射,就算是他倒霉,你们看咋样?”道士猫着腰,一双眼睛跟他妈雷达似的不停的乱瞄,见我和孔老三都不说话,便催促道:“草,快做决定啊!”

我闻言点了点头,而孔老三却是二话不说,起身撒丫子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喊:“箭王爷爷,我就是个打酱油的,你老人家可千万别射我啊!”

我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