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林间遇袭受重创/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我听到那声音之后顿时就是心头一跳,几乎来不及多想,便猛然回身,向身后看去。

然而,当我看清身后事物之后,却是身子一僵。整个人瞬间便僵直在了原地,冷汗更是宛若雨浆一般,眨眼间便将我浑身都打透。

只见,在我身后果然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浑身不着寸缕,那白花花的皮肉就那么裸露在外,此刻我俩距离极近,几乎都要脸对脸了,而他正瞪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呢,见我回头,还张开了嘴巴,对着我狰狞一笑。

这一笑之下,顿时便有一股恶臭扑鼻而至,给我熏的险些就吐了出来,忍不住‘噔噔噔’后退了两步,这才作罢。

这人。不是那被祭炼成活尸的老李头。又是谁?

看到这老李头之后我顿时便是心头一跳,老李头既然出现在了这里,那么,李大奎还远么?

想到那李大奎之后,我的心里顿时便有一股无名之火涌起。想那李大奎,若是不勾结孙老鬼,那些村民们,有怎么会落了个身死魂消的下场?不仅如此,最近还被祭炼成了活尸,连一具全尸都没能留下?

若不是李大奎和孙老鬼,那原本平静的小山村,又岂会变成一座死村,最后甚至被推平,连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能留下?

想到此间我咬了咬牙,而后紧握盘龙剑,转头四处打量了起来。

只不过四周黑漆漆静悄悄的,哪里有李大奎的影子?

但我知道。既然活尸出现了,那么,李大奎肯定就隐藏在附近,当下便咬着牙,对着周围大喊道:“李大奎,你给我滚出来,既然来了。何必又畏畏缩缩的躲在暗处?”

我的声音在漆黑一片的林间回荡着,而那李大奎却没有吭声,我见状一声冷笑,继续道:“怎么,你也知道,你做了伤天害理,天理不容的事,如今不敢现身,不敢面对我聂二狗了么?但你躲藏在暗处,就有脸面面对那些枉死的村民了么?要知道,那些人,可都是与你朝夕相处的邻里啊,李大奎,你的心是让狗吃了么?”

我对着四周还一通冷言冷语,然而那李大奎也确实能沉得住气,从始至终,都一声没吭,不禁让我疑惑,莫非,那李大奎真的不在附近?

可是,既然他不在,那么这具活尸怎么会在这,而且,这活尸怎么会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我身后?

想我聂天麒修道时间虽然不长,但那老头却通过灌顶的手段,将一身修为尽数传给了我,如今修为虽然被封禁,但一干修行顿悟却尽在我的脑海之中,连一干拼斗经验,也都被我掌握,别说是这个没有神智的活尸,就算是修行不浅的人,想要悄无声息的跟在我身后,我也可以察觉。

既如此,那是怎么回事?

莫非,是这段时间,这活尸又升级了?

道士大哥曾跟我说过,所谓活尸,便是以尸油封住活人的三魂七魄,将其魂魄内的人类情感全部抹去,只剩下最原始的兽性,且祭炼小成之后,便没有痛感,更没有情感,一切生命体征也都泯灭,可供祭炼之人驱使,宛若野兽一般的袭击人。而大成之后更是了不得,静时宛若傀儡,动时来去如风,杀人就跟呼吸一样简单。

难道说,这老李头,已经被祭炼大成,到了静时宛若傀儡,动时来去如风的地步了?

想到此间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而后下意识的便后退了两步,想要逃离此地。

然而那老李头显然不准备就这般放我离开,见我折身要走便咧嘴一声狞笑,而后,就见其身子一弓,宛若一只野狗一般,下一刻,就听其一声嚎叫,随即整个人宛若出膛炮弹一般,夹带着极其摄人的威势,快速向我冲来。

我的天,此刻这活尸冲出,那气场当真不是盖的,给我的感觉就宛若一个坦克碾压过来了一般,那排山倒海一般的威势,将我惊得几乎都愣在了原地。

然而我知道,此刻若是我有半分失神,那想必下一刻,便要落一个身死魂消的下场,当即也不敢犹豫,咬牙一声低喝,手中长剑便被我刺入脚下泥土中,而后左手捏法印,口中一阵念念有词。

最后,就听我一声爆喝,而随着爆喝出声,我顿时便感觉到体内的灵气宛若泉涌一般,全部汇聚在了我的拇指尖处,随即,一头浑身纯白的白虎,便自我身前凝聚而成。

这十虎之术,乃是如今我唯一可以完全掌握的术法,且这白虎战斗力极其强悍,之前在蛇窟的时候便立了大功,此刻施展而出,顿时就是一声嚎叫,而后猛然一跃,便和快速袭来的活尸撞在了一起。

就听‘砰’的一声,却是那活尸被白虎一头撞倒在地,但那活尸也极其灵敏,瞬间便翻身而起,而后也宛若那野兽一般,四肢着地,瓷牙咧嘴的对着白虎发出了一声声具有威胁意味的低吼。

一尸一虎,就这般对持着,但那白虎性格爆裂,下一刻便是一声虎吼,而后猛然一扑,便与那活尸斗成了一团。

白虎将活尸扑在身下,在林间一顿翻滚,翻滚间,白虎的大口不时的啃咬在活尸的身上,将活尸啃咬的皮飞肉溅,但那活尸没有痛觉,这样的伤害对于它来说无异于挠痒。

且活尸身上有剧毒,不出一会,就见那原本纯白的白虎,浑身毛发竟变得焦黑,身上更是冒起了阵阵黑气。

这白虎乃是我体内灵气凝聚而成,自然与我心意相通,此刻当黑烟冒起,我顿时便知晓,那是白虎身上的灵气正在被迅速腐蚀。

这活尸,竟然还可以腐蚀灵气!

想到此间我心头一跳,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若是再拖下去,那白虎定然要被腐蚀的一点不剩!

我当即一声低喝,而后手持盘龙剑也加入了战团,然而,就在我刚刚一个箭步冲出之际,忽然便感觉身侧有阵阵阴风扑面而来,当即便心头一跳,想要躲避,却已经来不及了。

下一刻,我便感觉腰眼一痛,随后,那剧痛便瞬间袭遍了我的全身,而伴随着那剧痛一起袭来的,还有一股巨力。

那力道巨大,将我打的瞬间双脚离地,整个人宛若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足足侧飞出去五六米远,这才踉跄落地。

我勉强稳住脚步,而后一把捂住了腰眼,低头看去,却见我的后腰处,竟被刺进了一把匕首,那匕首齐根而没,鲜血更是顺着血槽一个劲地滴落。

我深吸了两口气,而后便抬头向前看去。

只见,在我身前五六米处,此刻正站着一个人,那人身高臂长,极其魁梧,不是李大奎又是谁?

“李大奎,果然是你!”我咬着牙,强忍着剧痛恶狠狠的说:“怎么,你还嫌犯下的杀孽不够,今天又要将我杀死在这里么?”

李大奎闻言一阵沉默,过了好一阵才开口,用低沉的声音道:“天麒,我也是身不由己!”

“你身不由己?身不由己,便可以去害那么多人么?身不由己,便可以拿别人的性命当儿戏么?”我的右手死死的捂着腰间伤口,这一刻,我只感觉我半边身子都渐渐的麻木,似乎要失去知觉了,而我却依然咬着牙,站在原地,对着李大奎道:“大奎,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如果你还有半点良心,那就收手吧,和我去自首,然后以死谢罪!”

“我不能死!”李大奎忽然摇了摇头,道:“而且,我也不想死!”土岛丽血。

“草尼玛,你不想死,那别人就想死么?”我对着李大奎大声咆哮,而李大奎却摇了摇头,说:“这个世间,便是实力为尊的世界,强者胜,弱者亡,这是恒古不变的至理,天麒,你今天不应该来,但既然来了,且还遇到了我,那你……就别想再离开了!”

他说罢便一声冷笑,而后宛若一只猿猴一般,动作极其灵敏的向我冲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