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狭路相逢勇者胜/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此刻,那六支箭矢,就宛若死神的请帖一般,只要被命中一支,那便是身死魂消的下场。

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生死时刻。也由不得我心生怯意或者犹豫了,当即咬了咬牙,随后一声低喝,脚下猛地一蹬,竟不退反进,手持盘龙剑径直向那霍思远袭去。

此人箭法太过犀利,若是被动躲避,那定然要被其戏耍的团团转,且到那时便陷入了被动,再想反击,就更加难上加难了。

而此刻,那霍思远才刚刚射出六支箭矢,正准备搭弓在射,我见状心头大惊,当即一声大喝,手中长剑疾走龙蛇。就听‘当当当’三声脆响。却是三支箭矢被我尽数格挡,而其余三支也擦着我的身体堪堪飞了过去。

这些箭矢之上,皆被霍思远灌注了气劲,此刻与我长剑相交,我立马便感觉到一股强劲的劲力自长剑上传导而回。几乎震荡的我手臂发麻,但我依然没有停顿,一个纵跃间便来到了他的身前,而后长剑一抖,便直接向其心窝刺去。

生死之间,也由不得我留手,所以这一剑我几乎使出了全力,然而我到底还是低估了那霍思远的能力,就见他一声冷笑,而后挥舞着长弓向前一送,就听‘当’的一声,却是长弓与盘龙剑狠狠的磕在了一起。

这长弓乃是以竹子制成的,韧性有余。但硬度却不行,所以这一剑我很有信心将其长弓斩断。

然而,那意料之中的场景却并没有出现,就见那长弓被我斩的‘嗡’的一声,随即便是一股反震之力传导而回,把我震的脚下一个不稳,‘噔噔噔’的退了好几步才稳住了身子。

而那霍思远也是一个趔趄。但下一刻便稳住了脚跟,随即就见他再次挽弓而射,一时间就听‘嗖嗖嗖’的破空声响起,却是又有三支箭矢向我疾射而来。

我见状忍不住一声大骂,而后在长剑挥舞间,整个人宛若飞鸟一般,一跃老高,瞬间将那几枚箭矢躲避开来。

然而那霍思远刚刚被我近身,还险些被我斩中,所以此刻便不再继续给我机会,就见他不停的在我身周十多米处游走,那箭矢就宛若雨点一般,噼里啪啦的向我疾射不停,而我就宛若一个猴子一般,在场间上蹿下跳,弄的好不狼狈,但就算如此,也没有将那些箭矢尽数躲过,我的左臂处,还有右腿上,皆被箭矢擦中,留下了深深的伤口,鲜血喷涌间,将裤管全都染红了。

“呼呼呼!……”

我站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而那霍思远却是将箭矢搭在弦上,一脸冷笑的看着我。

“怎么样,现在识得我闪电箭了么?”此刻的他一脸的得意,见我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不吭声便继续冷笑道:“唉,师父一直告诫我,轻易不要招惹六扇门的人,说那六扇门之中的人,个个都身怀绝技,不好惹,也惹不得。但老子偏偏就不信邪,别人惹不得,我闪电箭却偏偏惹得,看看怎么着,还不是被我戏耍的团团转么?嘿嘿嘿……”

他说罢便在那低笑,那笑容中满是得意的神色,而我见状却眯起了眼睛,随即用眼角余光往他的箭袋里看了一眼。

他的箭袋内之前插着满满登登的箭矢,不过经过刚才一系列的疾射,此刻已经所剩无几了,若是不然的话,那霍思远哪里会站在这里和我废话,估计早就不要钱一般的全都想射向我了。

持弓之人,最怕的便是没有箭矢,若是没有箭矢后,那长弓的远程威慑力便不复存在,只能近身肉搏,这霍思远虽然习得一手弓斗术,但若是被我长久贴身,定然不是我的对手。

现在我唯一要做的,便是拖延时间,让其将箭袋内的箭矢全部射光。

想到此间我便沉心静气,将所有心思都集中在了霍思远夹着箭矢的手指上。

然而那霍思远也晓得箭矢无多,越是如此,便越舍不得继续乱放,只是瞄准着我,一时间,两个人就这般站在原地,谁都没有先动。

这是一场心理的博弈,谁先沉不住气,率先有所动作,可能便会露出破绽。而我们两人都懂的这个道理,所以皆没有率先出手。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而过,大约过了几分钟之久,那霍思远挽弓的右手终是有些坚持不住了,就见那最初被拉成弯月的长弓也渐渐松懈了下来。

他之前一通连射,已是让右手臂有些脱力,此刻长时间挽弓不动,最为耗费气力,这么长时间能坚持下来,已经不易了。

最后,还是他没能坚持住,就见他咬了咬牙,而后突然松开了夹着箭矢的手,就听‘嗖嗖嗖’的声音响起,那三枚箭矢立马向我袭来。

不过这三枚箭矢相比之前射出的,却少了一分力道与速度,我只是稍微偏移了一些身子,便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随后不由分说,手持盘龙剑三两个箭步便冲到了他的身前,一声低喝,而后就见寒芒一闪,盘龙剑宛若一道月光一般,瞬间便斩到了霍思远的脖颈间。

霍思远哪里会料到我的速度竟会如此之快,当即便是一声惊呼,而后就见其身子猛然后退,堪堪躲避开了我这致命一剑,而后就见其将手伸进了箭袋内,似乎还想拿箭,但我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手中长剑猛然一抖,便是一连串的剑花被我挽出,就听一声龙吟声自盘龙剑内响起,那声音虽不算震耳欲聋,但也震荡的霍思远动作一僵。

我见状急忙一步向前,手中长剑猛地往前一递,就听‘噗’的一声,却是盘龙剑宛若且豆腐一般,轻而易举的便将霍思远刺了个对穿。

这一系列变故说时迟,但那时快,从霍思远手臂脱力率先出手开始,到我一剑刺进其胸口结束,只不过是短短的几个呼吸间罢了。

然而就是这几个呼吸间,那之前还一副嚣张气焰的霍思远,此刻却成了我的剑下亡魂,形势转变之快,落差之大,别说是霍思远,就连我都有些始料不及。

不过修行者之间的对决,场间形势往往都是瞬息万变,谁都不敢说就稳稳吃定了谁,毕竟每一个修行者能行走世间的,都是有一些自己的保命手段,一个措不及防,肯定就要着了道。

而这霍思远,便是没料到我的剑法竟如此犀利,更没料到我在最后时刻,竟宛若出笼猛虎一般,只是身形一闪,便来到了他的身前。

想我修行的乃是传说中的神明功,虽只是地玄中期境界,体内灵气并不充盈,但这也不是一般修行者可以比拟的,且我还修炼有游龙剑法,再配合着擒龙大散手,近身肉搏,可以说是极其强悍。且这每一种功法,都是当世一顶一的顶尖功法,威力自然不是这些邪门歪道所修行功法可以相提并论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看向了身子僵直在我身前的霍思远。

此刻,盘龙剑已将其胸口贯穿,但许是这一剑太快的缘故,他的胸口处竟没有一丝一毫的险些流出,然而我却能感觉的到,他的生命,正在快速的流逝着。

此时,就见其眼睛瞪的老大,一脸惊愕的看着我,眼神中满是不敢相信的神色,下一刻,就见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出,只是喷出了一口血。

我虽不是第一次杀生,但杀人还是头一次,之前所杀,都是一些妖物,而此刻所杀的,乃是一个真真实实的人,所以这一刻我的内心也并不是如表面那般平静。土岛上圾。

然而我知道,这人乃是邪道中人,一生之中,也不知道杀害了多少无辜,且那丢失的五个孩童,肯定与这人有关,想到此间我心头的那一丝罪恶感便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便是满满的愤怒,当即咬着牙低声问:“说,那些孩子在哪?”

霍思远闻言咧嘴一声冷笑,而后猛地吐出了一口血水,全都吐在了我的脸上,我见状脸色一冷,知道再问也是白费,便不再多言,而是手腕一抖,盘龙剑便被我猛地抽了回来。

当盘龙剑脱离了他的身体后,就听‘噗’的一声,却是滚烫的热血自其胸口处喷洒而出,那鲜血一溅老高,宛若水枪一般,呲出去老远,我急忙躲避开来,随后就听‘砰’的一声,却是霍思远应声而倒,再也没有生息了。

我看着已经生死道消的霍思远怔怔出神,想他既然可以被人称被闪电箭,那在邪道之中想必也是鼎鼎有名的人物,却没料到,竟被我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斩杀在了这荒山野林之中,真可谓是事实难预料啊!

想到此间我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抬头看了看,就见太阳已经落山,黑暗已经渐渐将山林笼罩。

我知道,再在这山林中停留下去,那定然是极其凶险的,此处竟然能埋伏有闪电箭,那我估计距离孙老鬼落脚的地方也不远了,想必再往前走,肯定还要遇到危险。

但是那白紫梵还没有回来,且一点消息都没有,就连我用腰间的无线电联络,都没有她的回音,最后我又联系了一番林汉奕,从林汉奕那得知,白紫梵一直都没有回去,当即便是心头一沉。

她到底去了哪,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动静?

莫非,已经糟了暗中人的毒手了?

想到这里我咬了咬牙,随即交代林汉奕,若是天亮之前我和白紫梵没能回去,便往巫蜀山预备役打电话求援,说罢便不理会林汉奕的劝说,直接关掉了无线电,持剑便继续向山林深处行走。

山间难行,且再加上此刻一片漆黑,更是难走,而我虽然可以在夜间视物,但视线也极其受限,难免有死角,所以这一路走的是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便再如先前那般,落入了敌人的圈套。

就这般走了将近三十多分钟,我忽然就听到,在我四周,似乎有轻微的脚步声响起。

我当即心头一惊,急忙顿住了脚步,而后侧耳倾听,忽然就听到一个极其诡异的声音。

那声音,仿佛是一个人沉重的喘息声!

而那声音,似乎……就在我的身后!

想到此间我心头一跳,而后猛然回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