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巫蜀山预备役的邀请函/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蛇腹被我切开之后,立马便有阳光照射了进来,此刻,这阳光不仅仅可以给我温暖,更多的,是给我带来了生的希望。所以当我看到那阳光的瞬间便心头大喜,手上的力道也加了几分,就听‘撕拉’一声,却是盘龙剑将蛇腹切开了一个几十公分的大口子。

不过当我切开蛇腹之后,那蛇婆婆立马便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嚎叫,而后,那巨大的身躯便在地上一阵翻滚,一时间就听‘砰砰砰’的闷响声不绝于耳,也不知道撞倒了多少根石柱。

我知道此刻是击杀这蛇婆婆最好的时机,且这蛇婆婆表皮坚硬,很难伤其根本,但若是我从内部攻击,那定然是事半功倍!

想到此间我咬了咬牙,随即再次提起盘龙剑,在蛇腹内连续刺了几十剑,这几十剑刺下去后。立马就将蛇腹内刺得血肉模糊一片,而那蛇婆婆也终是一声尖叫,而后伴随着‘轰隆’一声闷响,那巨大的蛇躯终是倒在了地上,扭曲了两下,便再也不动了。

我见状长出了一口气,随即强忍着恶心,伸出手一把扒住了蛇皮,猛地一扯,我的脑袋便从蛇腹内探了出来。

当我将脑袋探出,再次呼吸到那久违的空气后,我只感觉浑身舒泰。说不出的舒服,然而就在这时,忽然就听一声大叫响起,转头看去,却是道士大哥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指着我好半天才说出话来。

“我草,你,你这叼毛,竟然还没死?”道士大哥一脸的惊讶,显然没料到,我被蛇婆婆吞入腹中,不仅没死,反而还从内部杀死了蛇婆婆,别说是他,就连我自己都感觉不敢相信。

我咽了口吐沫,而后艰难的说:“拉兄弟一把!”

道士闻言急忙过来抓住了我的手,随即一声低喝。便将我从蛇腹之中脱出。

我躺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了两口气后才慢慢起身,转头看了一圈,随即就见流火竟然受伤了。

此刻,流火浑身是血,正一脸虚弱的躺在道士的师妹怀里。

我见状心头一沉,急忙冲了过去,然后问:“她怎么样?”

道士的师妹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大碍,只是神魂有些虚弱,再加上受了一些皮肉伤而已!”

她说罢,便一脸古怪的看了看我,随即压低声音问我:“这个狐狸精,是你的朋友?看你这么紧张她,你们两个不会……”

她说道这里一脸笑意的看着我,把我看的脸色一红。正不知如此回答呢,道士却走了过来,拍了拍我,问:“兄弟,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而后问道士:“大哥,那天我走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明明是看到你,你被那鬼婴咬了的!”

道士闻言笑了笑,道:“道爷行走江湖几十个春秋,能没有点保命的手段么?且我龙虎山的解毒药那可是一流,别说是区区鬼婴的毒了,就算是那千年尸僵的毒,也可解。不过倒是你小子,怎么才几日不见,竟然就变得这般厉害了?莫非是有什么奇遇不成?”

我闻言笑了笑,随后就要将我这几天的遭遇说出,然而当话到嘴边,我忽然就想起了师父临终的托付,当即就把话头咽了下去,只是笑着对道士说,“大哥,这事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在和你说吧!”

道士大哥舍身救我,我自然是信任他的,然而道士的师妹我却不熟悉,虽然出身名门,乃是龙虎山的明珠,但我们却不熟悉,若是将我是九人杰之首‘神’的传人这一身份传扬出去,以后说不定要惹来多少麻烦。

毕竟那神明功,乃是顶尖的修行功法,这世间修行者,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得到。

想到这里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询问了一番我被吞入蛇腹之后的事,道士闻言便说,在我被吞进去后,他们几人联手,想要将这蛇妖击杀,把我救出来,然而这蛇妖难缠,且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蛇妖被那九幽冥火符重伤,即将垂死之际,更是狂躁的难以抑制,若不是我从内部将其击杀,恐怕道士几人,也要遭难。

听完道士的话之后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而后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蛇婆婆,心里却暗道,不愧是即将冲击蛟龙境的蛇精,发起狂来,竟然连道士和她师妹都不是对手,这若是全盛时期,那还得了?

这时,忽然就听‘嗤嗤’的怪叫声响起,却是灰毛猴子从角落里窜了出来,就见它一脸警惕的盯着道士和他的师妹看,而道士的师妹在见到这猴子后却是脸上一喜,随即对着那猴子轻声道:“你可是洪荒异种,通臂魔猿么?”

灰毛猴子闻言搔了搔痒,随即瞪着眼珠子滴溜溜的看着道士的师妹,也不知听没听懂,而道士的师妹见状却是一笑,道:“看你那呆样,哪里有我爸口中所说的机灵模样?”

她说罢便不再理会灰毛猴子,而是将流火交给我,随即起身,看着那巨大的蛇尸道:“这千年蛇妖的内丹可是宝贝,回去后加以研磨,可是写符的好材料,可不能浪费了!”

她说罢,便走到了蛇尸身前,而后也不嫌脏,竟然顺着蛇躯上的伤口将手伸了进去,在里面掏弄了起来。

只是,随着她掏弄的时间越久,她的眉头便皱起的越高,到最后更是开始喃喃自语了起来:“咦,奇怪,这蛇精的内丹呢?修行了上千年,且即将冲击蛟龙境,不可能没有内丹的吧?莫非,是她在临死之际,将自己的内丹给毁了?但这不可能啊!”

她一边说着,还一边掏弄个不停,而我闻言却是心头一跳,随即忽然想起了我之前吞吃的那颗蛇胆。

我草,莫非,被我吃掉的那颗蛇胆,便是这蛇精的内丹?

我知道,但凡是妖,开始正式步入修行之后,便会结出一颗内丹,那内丹内孕育着精怪一身的修为精华,可以说是难得的宝贝,而这千年蛇精的内丹,竟然被我误打误撞间,给吃了?

怪不得这蛇婆婆这么容易就被我杀死了,原来是这个原因!

就在我怔在原地,胡思乱想之际,忽然就见道士的师妹回过了头来,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

我去,这一眼把我看的是心惊肉跳,忍不住咽了口吐沫,刚要转移话题,但她却抢先一步来到了我的面前,随即伸出了白皙的手掌,对我道:“喏,拿出来吧!”

“拿,拿什么?”我装傻充愣道。

“当然是内丹了,你别告诉我,那东西不是你走的!”她继续不依不饶,而我也坚决贯彻打死不承认的方针路线继续装傻,到最后她也是有点急了,竟然伸手在我身上搜了起来,我急忙一缩身子,躲出去老远,但她却不依不饶,还要用强的,最后还是道士把她劝住了,这才作罢。

道士把我拉到了角落里,而后问我:“兄弟,那内丹,你真的没拿?那东西对我师妹很重要,乃是制作符箓的极佳材料,且我师妹的符箓之术,正到了瓶颈期,需要写出一张大符,才能得以突破,若是有了那蛇精的内丹,肯定会事半功倍的。而且这一次咱兄弟二人能活命,全依赖我师妹,若不是她,恐怕我早已命丧孙老鬼之手了,所以……兄弟你看!”

道士说罢一边搓着手一边笑嘻嘻的看着我,而我闻言却是一阵干笑,而后低声说:“大哥,不是我不想给啊,只是,只是那东西,好像被我给吃了!”

“吃了?”道士闻言一愣,眼珠子瞪的老大,一脸惊愕的神色,而后惊声说:“我草,那蛇精的千年内丹,竟然被你小子给吞了?这,这尼玛,你竟然还能活着?”

“大哥,你什么意思,难道,那内丹还有毒不成?”我不解的问,道士闻言就说:“毒倒是没有,不过这蛇精已经修行了上千年了,那内丹之中孕育的能量,岂是一点半点?若是普通人误食了,恐怕不出瞬间,便会被那狂躁的能量撑得爆体而亡了,而你竟然什么事都没有?我草,这可真是奇了!”

道士说完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随即不再理会我,走到了她师妹身前,和她师妹嘀嘀咕咕的说了好半天。且说话间,她师妹还不时的皱着眉头蔽我一眼,给我看的浑身好不自在。

过了好一会,这两人终于是不再嘀咕了,就见她师妹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而后走到了我的身边,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道:“你叫聂天麒是吧?”

我点了点头,她见状便继续说:“我叫白紫梵,乃是当代龙虎山掌教白老虎的干女儿,更是……咳咳,算了,以你现在的层次,就算我说出我亲爹的名号,你也不一定能知道,就算知道,恐怕这辈子也没机会接触到!”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一脸骄傲的神色,而我只是笑了笑没有吭声,她见状便继续说:“那内丹呢,既然被你吃了,那小娘便也没什么好说,不过,那东西小娘势在必得,这次既然没有得到,那怎么说,也要得到一些补偿才是!”

我闻言挠了挠头,补偿?

我能给她什么补偿?

她乃是龙虎山的明珠,自小衣食无忧,而我呢,只不过是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罢了,此时的我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她能让我补偿什么?

但下一刻我便心头一跳,我草,她不会是要我的命吧?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下意识的便远离了她几步,而她却是不屑的笑了笑,然后说:“怎么,小娘还能吃了你不成?”

说罢,便见她将手伸进了怀里,而后拿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我道:“喏,拿着这个,等你处理好家里的事后,便去信上的指定地点报道!”土农冬扛。

我闻言一怔,随即一脸疑惑的接过了信封,定睛一看,却见信封上写着‘巫蜀山预备役邀请函’九个大字。

看到这几个字后我顿时一怔,这巫蜀山预备役之前道士大哥就和我说过,是专门处理各类神秘事件的部门,俗称有关部门,但凡是这种部门,都是极为神秘的。而此刻,这白紫梵给我邀请函是什么意思?

莫非,是想让我加入巫蜀山预备役?

正疑惑呢,道士却笑嘻嘻的走了过来,一把揽住了我的肩膀说:“兄弟,你不是大学刚刚毕业,正愁找不到工作呢么?这下正好,有了师妹的这封介绍信之后,那巫蜀山预备役肯定是要收留你的。兄弟我可告诉你,那地方待遇高的一逼,而且就算是一个小小的预备役办事员,到地方办案的时候,那级别也高着呢,兄弟,这机会难得,你可得把握住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