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吞服内丹/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瞬间,我便被黑暗包裹,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腥臭的气息,那气息浓烈,熏的我几乎无法喘息。

被吞入蛇口,这样的事在以前我只是想一想便觉得恐怖无比。哪里想到,此刻我竟真的被吞了下去,这让我如何能不惊,如何能不恐惧?

就在我被惊得六神无主,茫然失措之际,忽然便感觉身下的一片柔软竟慢慢蠕动了起来,我低头看去,就见此刻我所在的地方,似乎是那蛇婆婆的口腔内,这口腔内一片猩红,腥风阵阵,当真是恶心到了极点。

但此刻我却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屏住呼吸,而后将体内气劲全都灌注在了拳头上,随后一声爆喝。猛地一拳便击了出去。

生死时刻,也由不得我留手了,所以这一击我几乎用出了十二分的力道。然而我却没料到,这蛇婆婆的口腔内壁滑溜溜的,一拳打下去宛若打入了棉花中一般,根本就不受力,且最主要的是,随着我这一拳打下去,口腔中的软肉便蠕动的越来越剧烈。我的身体,也随着这蠕动不受控制的往那喉咙处滑去。

我当即一声惊呼,下意识的便伸手向一旁抓去,然而那口腔蠕动的太过剧烈,且我四周皆是滑腻腻的液体与软肉,根本就没有地方可抓,当即就让我心头一沉,一颗心,几乎瞬间便沉入了谷底。

而这时,我整个人也终是随着口腔的蠕动滑落进了嗓口处,下一刻,便是眼前一黑,瞬间跌落了下去。

我只感觉一层黏糊糊的粘液将我慢慢包裹,那液体不仅滑腻,且还如薄膜一般。不仅将我紧紧的束缚住,甚至还让我无法呼吸,不出一刻,我的头便越来越晕,越来越沉,眼皮也越来越重。

我就要死了吗?

死后,变成一滩蛇的粪便?

我在心里自嘲一笑,而后,便彻底昏迷了过去。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浑浑噩噩间我只感觉浑身灼痛不已,就宛若有人在往我身上淋开水一般,给我疼的一声呻吟,而后便慢慢睁开了双眼。

入眼处,是一片黑暗,过了好一阵我才勉强看清周围的事物。

只见此刻。我整个人宛若被一层塑料薄膜紧紧包裹住了一般,那薄膜虽然柔软,但却随着我的挣扎越勒越紧,且这薄膜之上,还有着一层黏糊糊的液体,而我身上的灼痛感,正是那液体带来的。

这液体,便是胃酸么?

我知道,此刻的我不能坐以待毙,若是再被困在这里一会,可能我就真的要被胃酸腐蚀成一滩烂肉了。

想到此间我一阵挣扎,然而这时,我忽然就触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物体,低头看去,就见那竟然是我的盘龙剑。

看到盘龙剑后我当即心头一喜,急忙一把将其抓起。随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便一剑斩了出去。

盘龙剑是何等样的锋利,那可是削铁如泥,摧金毁石的利器,虽说我道行低微,没能刺破蛇婆婆体表的鳞片,但并不代表,就刺不破蛇婆婆的内腔。

要知道,这内腔之中的肉都无法柔弱,可以说是极其脆弱的地方,若是我全力斩之,那我是不是就有希望逃出去了?

想到此间我咬了咬牙,体内气劲疯狂的灌住进了盘龙剑内,下一刻,就听‘撕拉’一声,却是那将我紧紧束缚住的薄膜被我一剑斩开,连带着一起斩开的,还有一片猩红色的软肉。

当那软肉被我斩开后,黑色的鲜血立马就流了出来,然而我却在血液流动间,看到了一个大概有成人拳头一般大小的物体。

那物体呈圆形,黑黝黝的,被一团薄膜紧紧的包裹,吊在一片软肉上,此刻,当我将那片软肉斩开后,那东西立马就是一跳,宛若拥有灵性一般,竟快速往软肉深处缩去。

这东西,可是蛇婆婆的蛇胆么?

我知道,这蛇的蛇胆,那可是大补之物,山里人一般都会用蛇胆泡酒,喝后可滋阴壮阳,还可驱除风湿骨病,而这蛇婆婆乃是修行了上千年的蛇妖,这蛇胆,岂不是更补?

想到此间我一声冷笑,心道这个老妖怪本想吃我,却没料到,我会从其内部,将她的蛇胆吃了吧?

打定了主意后我便不再犹豫,扬起手中长剑猛地便斩了过去,就听‘噗’的一声,却是蛇胆被我一剑斩破,而当蛇胆被斩破之后,里面立马有黑色的汁液流淌了出来。

当黑色汁液流出后,我立马便闻到一股极其古怪的味道,那味道苦涩,只是闻一下,便让我口中酸水直冒,然而我却知道这是好东西,不敢浪费一分一毫,急忙将脑袋一探,张开口,便将那黑色的汁液全都吞进了嘴里。

这东西闻着苦涩,但入口后却有些甘甜,最主要的是,随着我吞吃的液体越来越多,我只感觉浑身越来越燥热,而当我将整颗蛇胆的汁液全都吞下后,那燥热的感觉便越来越剧烈,就感觉体内着火了一般,烧的我浑身汗如雨浆。

我草,这东西,不会有毒吧?

然而就在我心里胡思乱想之际,忽然就见那干瘪瘪的蛇胆内,竟有一颗滴溜溜的黑色珠子掉落了下来,那珠子一片漆黑,隐约间我似乎还看到里面有气息在流动。

我依然保持着张开嘴巴的姿势,所以那珠子掉落下来之后,便直接进入了我的口腔,我几乎是下意识的一吞,便将那东西给吞了进去。

我草,这又是什么东西?以厅欢亡。

我伸出手就要把那东西给抠出来,然而还没等我有所动作呢,忽然便感觉一股炙热的气息自体内弥漫而起,那气息炙热,却狂躁无比,此刻在我体内升腾而起,便再也无法压下。

如果说之前我吞服的液体是汽油的话,那么此刻我吞下的珠子,便是那引燃汽油的火焰,只感觉体内‘呼’的一下便着起了火来,且那火焰还霸道无比,让我整个人如置火海一般,我的五脏六腑,似乎都要被烧化了一般。

我痛苦的一声惨嚎,而后在蛇腹内剧烈的挣扎了起来,但这一切都是徒劳,我只感觉我的身体越来越热,就连皮肤,都变成了赤红色,皮肤上的汗水,都被蒸成了水汽。

痛苦的灼烧感将我包裹,最后,就听‘轰’的一声,就连我体内的纯阴之气都被点燃了,而我,也终是在也忍受不住这难熬的痛苦,眼前一黑,便晕厥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灼热的感觉终于慢慢褪去,我痛苦的闷哼了一声,随后便幽幽醒了过来。

然而当我醒来后,却没有感觉到太多的不适,反而还感觉到体内充满了精力,就宛若体内有使不完的力量一般。

想到此间我握了握拳头,随后一拳便打了出去。

就听‘砰’的一声,却是柔软的蛇腹被我打出了一个深坑,周边的软肉,被我打成了碎肉。

我顿时心头一喜,收回拳头仔细看了看,随即便暗道,莫非,是我因祸得福,吃了那蛇胆之后,身体强度提升了么?

就在我看着拳头怔怔出神之际,忽然便感觉一阵天翻地覆,我紧忙一把抓住蛇腹内壁,而后一把抓起盘龙剑,一声低喝,随即猛地往外一刺。

这一刺之下,竟然将蛇腹刺出了一个大窟窿,而当那久违了的光射照射进来之后我顿时就心头一喜,而后咬着牙一声大叫,随即猛地一扯剑刃。

就听‘撕拉’一声,蛇腹立马便被我切开了一条缝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