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死亡/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畜生,滚!”

随着流火的声音落下,就见她伸出了纤纤玉手,轻飘飘的拍在了野猪的头顶上。

那野猪乃是蓄势而发,速度快到了极点,奔跑间啼声如雷,后蹄更是崛起了漫天的泥土。然而,就是这凶猛的一击,却被流火轻飘飘的一掌给阻止了。

就见原本暴戾无比的野猪,在这一刻就宛若被施了定身咒一般,浑身一僵,瞬间便僵直在了原地。随后,就听它发出了宛如杀猪一般的惨嚎,那巨大的身躯,竟豁然飞起,宛若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瞬间倒飞而去,一路间,就听‘砰砰砰’的闷响声不断响起,也不知砸断了多少颗大树。

我的天,这一刻看的我是目瞪口呆,想那野猪怎么说也得有将近一吨重,狂奔起来的气势更是骇人,然而,那看似凶猛的一击,却被流火轻飘飘的化解了?

这……差距是不是也未免太大了些?

这时,就听‘砰’的一声,那野猪终是坠落在地,随后就见其在地上一个劲地挣扎,似乎想要起身,然而无论他如何挣扎,却都没能站起,最后更是四蹄一瞪,便一动不动了。

我见状咽了口吐沫,随即颤声说:“它,它死了?”

流火闻言慢慢回身,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见我浑身血迹斑斓,便眉头一皱,随即来到我的身前,轻声问:“你怎么样,没事吧?”

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她见状却笑了笑,然后问我:“还能走么?”

此刻我浑身伤痕累累,看起来极其狼狈,但这些伤都伤在表面,其实并无大碍,当即就点了点头,说:“没事,能走!”说完之后又忍不住问:“你,你不是被蛇婆婆幽禁起来了吗?”

流火闻言脸色一冷,而后一脸愤怒的说:“哼,那个该死的老东西,先将我禁锢在房间内,而后又吞噬了婉红的元神,这笔账,来日我定要回来清算!”

我闻言浑身一震,一颗心更是颤了又颤。

那个小丫鬟,竟然死了?

想到此间我忍不住神色一暗,那小丫鬟虽不是我所杀,但却因我而死,若不是流火去帮我求情,那小丫鬟也就不会死,而流火,就更不会与蛇婆婆反目了。

我一把扯住了头发,随即一脸沮丧的低下了头,而流火却是一把抓住了我的手,随后轻轻的说:“公子也不必自责,人的命数,都是上天注定的,婉红没能度过这一劫,只能说她命数不好,怪不得任何人,公子若是有心,那便答应我,与我一道修炼那双修之术,待你我术成之后,便一道杀回来,宰了那蛇精,给婉红报仇!”

我闻言浑身一震,浑身热血都开始沸腾了起来,当下几乎都没多想,便咬着牙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流火闻言抿着嘴角笑了笑,随即便扶着我准备离开,然而,就在我俩刚刚起身之际,忽然就听杂乱的脚步声响起,回头看去,却是赤条条的沉香公子带着一众小妖赶了上来。

我见状顿时心头一跳,此刻与沉香公子一起赶来的,足足有几十小妖之多,而流火却只有一个人,若是沉香公子执意留下我们,那流火,会是他们的对手吗?

想到此间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随即转头看了一眼流火,却见她脸色阴冷,正眯着一双桃花眼,死死的盯着沉香公子呢。

而沉香公子却好似很怕流火一般,被流火这么一瞪,竟下意识的浑身一抖,随后紧忙一把捂住了胯下,垮着脸说:“流火,你这又是何必呢,这小子虽然是天生阴体,但现在也只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你又何必为了他,与蛇婆婆决裂呢?你乃是上古洪荒火狐遗族,身份何等尊贵,这小子何德何能,竟能与你双修?且你身背血海深仇,没有蛇婆婆,谁能帮你报仇雪恨?”

流火闻言皱了皱眉头,而后冷声说:“依靠别人,永远不如依靠自己来的牢靠,待我修成狐媚之术,别说是报仇雪恨,这天地间,我哪里不能去得?且你以为,那蛇婆婆就是真心为了帮我么,还不是觊觎我的纯阳之体,待时机纯属,便夺舍我的肉身,取而代之?”她说完之后一声冷哼,而后转头看了我一眼,继续道:“而且天生阴体何等稀少,除了那传说中的九人杰之首‘神’,这世间你可还听说过有谁是纯阴之体么?纯阴之体,几千年难得现世,而每一个降临在世间的,皆不是平凡之人,就算天麒日后在修行的路上不会走的太远,但此刻我既然已经做出选择,那么,便不会后悔!”

流火的这句话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的犹豫,而我闻言却是浑身一颤,然后一脸惊愕的看着她。

就算我以后没有达到她心中的预期,她也不会后悔么?

她依附观音洞,跟随蛇婆婆是在赌,此刻若是带我走,那何尝又不是赌呢?

谁又敢确定,我在日后,便能出人头地,成为一方修行大拿?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而后低着头,轻声的说:“流火,我很感激你这么帮我,但如果,如果还有的选,我希望你不要再继续为我冒险,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虽答应了与你双修,但能不能成功还不一定,你也不必将希望都押在我的身上!”

我的声音几乎轻不可闻,但流火与沉香公子依然听到了,就听沉香公子仰头大笑,而后一脸嘲笑表情的看着我,大叫道:“流火你看看,这就是你所说的纯阴之体?这他妈完全就是个窝囊废,他连自己都没有信心,你又哪里来的信心?流火,我对你一片苦心,这么多年一直都在蛇婆婆面前护着你,就是怕你受委屈,受伤害,流火,回来吧,我会在蛇婆婆面前为你求情的,然后与你双修狐媚之术,日后大成,我定帮你报得那血海深仇,万死不辞!”

沉香公子这话说的是信心满满,然而流火却只是一声冷笑,而后转身面向了我,用那双美丽的眸子静静的凝视着我。

“天麒,你刚才说的,可都是真心话么?你真的不希望我继续帮你,不想和我双修么?”她慢慢走到了我的身前,用手轻抚我的脸,喃喃说:“是奴家长得不够漂亮么?还是,你对自己没有信心,怕无法帮到我?”

我闻言点了点头,她见状却是展颜一笑,而后道:“天麒,我相信你此生定不会平凡,哪怕你真的只是庸碌一生,那我也会一直跟着你,与你白手偕老,此生不悔!”

我闻言浑身一震,豁然抬头,呐呐的看着她。

而她,却只是对着我轻轻一笑,而后豁然转身,死死的护在了我的身前,对着沉香公子冷声道:“我意已决,你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便是,我流火,今日全都接着!”

沉香公子闻言脸色一冷,随即咬着牙,一脸狰狞的大叫:“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别怪你爷爷不客气了!”说罢大手一挥,指着我们大叫道:“给我弄死那小子,至于流火,给我活捉,老子今晚就要与她洞房!”

随着他一声令下,就见那群小妖宛若打了鸡血一般,‘嗷嗷’直叫的,全都冲了上来。

这小妖足足有几十之多,在加上沉香公子还在一旁虎视眈眈,流火定然不是对手。而流火也想到了这一点,就见她手捏法印,随后朱唇轻启,竟自口中喷出了一团粉红色的烟雾。

那烟雾内充斥着一股迷人的香气,且极其浓烈,此刻在山林间弥漫开来,瞬间就将那些小妖笼罩在了其中,而那些这一刻就宛若喝醉了酒的醉汉一般,脚步虚浮,神色陶醉,在迷雾内转悠个不停。

流火见状也不耽搁,转身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随即便快速向远处跑去。

流火拽着我跑的飞快,不出一会我们便冲出去老远,然而,就在我们刚刚逃出山林,以为就要逃脱升天之际,前方的流火却忽然顿住了脚步,我一个收势不及,一下就撞进了流火的怀里。

流火的身上很香,我几乎是下意识的便狠狠的吸了一口气,而流火却不理会我,只是皱着眉头,一脸凝重的看着前方。

我见状也向前看去,只是,当我看清前面的情况后,却瞬间一怔。

我草,只见在我们身前,竟然是一座山崖,向下望去,就见那山崖深不见底,雾气缭绕,也不知道有多深。

我见状咽了口吐沫,而后抬头看向了流火,忍不住问:“怎么办?”

然而几乎是我的声音才刚落下,就听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自身后响起,回头看去,却见是沉香公子带着一众小妖追了上来。

“嘿嘿,真是老天助我啊,这下看你们还往哪跑!”沉香公子说罢便手捏法印一声低喝,随后整个人宛若炮弹一般,快速向我们冲来,一边冲,还一边邪笑个不停,口中更是道:“流火,你若是此刻答应与我双修,那我还会放过你一马,若是不答应,那我可就要来硬的了!嘿嘿嘿……”

流火见状却是一声冷哼,而后回头看了我一眼,对我道:“自己小心点!”说罢便一跃而起,快速向沉香公子迎了上去。

流火修行两百年有余,且乃是纯阳之体,修行自然不低,而沉香公子却是受伤之躯,根本就不是流火的对手,两人交手也只不过是须弥之间,那沉香公子便被流火一掌打飞了出去。

我见状一脸的激动,险些就忍不住拍手叫好了起来,然而就在这时,忽然就听有破空之声自身后响起,我急忙回身,随后就见一条猩红色的舌头正夹带着破空之声,快速向我袭来。

我见状心头一惊,想要逃离却已经来不及了,就听‘噗’的一声,随后我便身子一僵,眼睛瞪的老大,一脸惊恐的看着我的胸口。

那舌头,竟将我的胸口贯穿了。

下一刻,就见那舌头在我的胸口内一阵蠕动,随后‘噗’的一声便抽了出去,而几乎是舌头刚刚抽离的瞬间,鲜血便自伤口内汹涌而出,狂喷不止。随后,便是一股剧痛袭遍了我的全身,让我忍不住‘啊’的一声大叫,随后,便是眼前一黑,一头便从山崖上栽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