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暴露/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房间后,我才发现外面竟是一条幽深的山洞,而我之前所在的房间便是在山洞内开凿出来的,在山洞两侧这样的房间还有很多,不过此刻却都是房门紧闭,也不知里面都住着什么东西。

我一边跟着刘红往前走,一边忍不住回头回脑的四处乱看,生怕山洞的两侧房门突然打开,被人发现了我们。

不过好在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人,也没有什么变故发生,不禁让我长出了一口气。

可就算如此,我和刘红也是一脸的紧张,脚步也相对走的快了一些,只不过这山洞极其幽深,且有很多岔路,刘红带着我七拐八绕的,足足走了十多分钟,也没看到山洞的入口,不禁有些心急,便小声问:“刘红嫂子,我们还要多久才能走出去?”

刘红闻言回头瞪了我一眼,然后低声说:“别说话,这山洞两侧的房间里,住着的可都是妖,他们虽然都是被蛇婆婆点化的,修行不高,但也不是你我可以对付的,若是被发现,我们就惨了!”

我闻言急忙紧紧的闭上了嘴,而后不再多言,老老实实的跟在了刘红的身后。

就这样再次走了十多分钟后,在我们身前,竟然出现了三个岔口,这三个岔口分别通往不同的方向,每一个都极其幽深,也不知道都通向什么地方。

不过刘红却是识途老马,对此轻车熟路,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钻进了其中一个岔口,而后对着我道:“天麒,出了这条山洞,便很接近那晚听戏的地方了,那地方靠近观音洞的出口,明岗暗哨无数,要小心了!”

我闻言立马就紧张了起来,紧忙低下了头,紧了紧帽子,将脸隐藏在了阴影之中。

我知道,接下来的一段路,对于我和刘红来说都至关重要,若是能安然无恙的走出去,那便是生,若是没能走出去,那便是……死!

生死时刻,也由不得我害怕或者紧张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然而,就在我和刘红刚刚走进岔口没多久之后,忽然就听前面竟响起了脚步声。

那脚步声杂乱,似乎是很多人走在一起,且那脚步声由远至近,已经距离我们不远了。

听到这脚步声之后,我的一颗心立马就提溜到了嗓子眼,忍不住浑身一抖,随即一脸紧张的看着刘红。而刘红也是一脸的慌色,但依然强作镇定的对我说:“别紧张,一会无论看到什么,或者有人问你什么,你都不要吭声!”

我闻言急忙点头,刘红见状深吸了一口气,随即低声道:“走!”说罢便向前走去,我见状努力平复了一番紧张的情绪,而后也快步跟了上去。

就这样低头走了一会之后,我和刘红终于是在一个拐角处,与那脚步声的主人相遇了。

只见他们足足有六七人,每人都手持武器,有的人手持大刀,有人手持长剑,甚至还有人持着巨斧。

他们的武器与衣着皆有不同,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便是,这些人的脸上,皆挂着凶神恶煞的表情,走到我们近前之后,全都齐刷刷的转过了头,瞪着那双邪异的双眼,在我和刘红的身上扫来扫去。

这一刻,我的心里紧张极了,浑身上下都在轻微的颤抖,一颗心更是‘砰砰砰’的狂跳,但好在那队人并没有为难我们,只是与我们擦肩而过,不禁让我长出了一口气,暗道好险。

然而,就在我刚刚长出一口气,在心底暗暗庆幸之际,忽然就听身后有人喊了一声:“站住!”

听到这个声音后我顿时浑身一僵,冷汗几乎是‘唰’的一下便从额头上流了下来,而刘红显然也有些紧张,但生死时刻,她很快便镇定了下来,就见她深吸了一口气,而后脸上堆笑,转头对那伙人道:“几位,不知可有什么事么?”

我害怕被人发现,便没有回头,只是低着头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所以对身后那群人的动向几乎是一无所知,然而下一刻,我忽然就听到,那群人似乎又折返了回来。

这群人折返而回,站在了我和刘红身旁,随即就见其中一个手持巨斧的红脸大喊瓮声瓮气的问:“你们,是什么人?”

刘红闻言笑了笑,说:“你们当真是不认识我么?”

“废什么话,你们是谁,要去哪?”那红脸汉子的态度很强硬,刘红闻言一怔,但依然笑着说:“我乃是沉香公子的夫人,几位兄弟还吃过我的喜酒呢,怎么,这才几天,就把我忘记了?”

“沉香公子的夫人?”那红脸汉子瞪着一双大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刘红,而后摇了摇头,说:“不记得了,沉香公子的夫人太多,昨天还娶了一个,别说是你了,就算是昨天娶的那个,我们见到都不一定能认出来。”

他说完之后便转头对着身后的一个人道:“老狗,你且闻闻,她身上可有沉香公子的味道!”

那被称呼为老狗的人闻言猥琐一笑,随即一步向前,下一刻,就见他原本矮趴趴的鼻子,竟一阵蠕动,随后在我惊愕的注视下,瞬间变得老长,和那狗鼻子几乎一模一样。

我的天,我虽然知道这些人皆是妖,但见到这一幕也忍不住被吓得是心惊肉跳,若不是我强忍着,恐怕这一下就要把我惊得叫出声了。

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随后就见,那被称为老狗的男人便将长长的鼻子探到了刘红的身前,一抽一抽的,在刘红的身上嗅个不停。

刘红虽然一脸厌恶的神色,但却也无法发作,只能强忍着。可那老狗见刘红没吭声却得寸进尺,竟然蹲下了身子,在刘红的腿上闻个不停,最后甚至将长长的鼻子探进了刘红的双腿之间,随即便一动不动,而是张开了嘴,伸出了长长的舌头,宛若一只老狗一般,流着哈喇子,在那‘哼哧哼哧’一脸陶醉的嗅个不停。

而一旁的那几人不但不阻止,反而还在哄笑,其中一个手持大刀的人甚至还调笑说:“老狗,你他妈哈喇子都把人家裤裆给弄湿了,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人家被你弄的舒坦了,流水了呢!哈哈……”

他的话落下,其余人皆是哄堂大笑,而我却被这一幕气的火冒三丈,紧紧的握起了拳头,恨不得冲上去将那老狗千刀万剐。

然而刘红却悄悄的对我摇了摇头,我见状咬了咬牙,随即慢慢的松开了拳头,转过头去,不忍再看。

过了好一会,那老狗才恋恋不舍的将鼻子移开,随即起身对着红脸汉子道:“是沉香公子的女人没错了,这味道,错不了!”

红脸汉子闻言点了点头,随即对着刘红说道:“夫人,不好意思得罪了,我们也是例行公事!”

此刻,刘红的脸上早已没有了笑意,而是冷冰冰的,那一双眼内,满是冷冽的神色,在老狗的身上狠狠的剜了一眼后便寒声说:“我们可以走了么?”

“嘿嘿,可以,可以,您当然是可以走了,不过……”红脸汉子说完之后转头看向了我,然后道:“不过这个人还没检查呢!”

想刘红不管怎么说都已是鬼魂,虽算不上厉鬼,但既然是鬼,那心性肯定是和人不同的,此刻听到红脸汉子的话顿时就怒了,一声冷哼,便有滚滚阴风自体内透发而出,然后咬着牙,一字一字的说:“你们这群狗东西,不要得寸进尺!”

哪想到那红脸大汉却不吃这一套,摇了摇头,说:“不好意思夫人,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而这下命令的,正是沉香公子,如果夫人有什么不满,可以回去和沉香公子说,但这检查一事,却是不能疏忽的。”

他说罢便对着老狗挥了挥手,老狗见状便慢慢的走到了我的身边,先是看了我一眼,随即便将长长的鼻子探到了我的身前。

而我,却是紧紧的握起了拳头,紧张的,掌心内全是冷汗。

我浑身僵直,心里却在不断的思索着对策,而那老狗却在我身上嗅个不停,过了一会就见他突然流出了哈喇子,而后喃喃道:“好香啊,这味道,好香啊!”

说罢,他忽然浑身一震,而后一声惊呼:“草,是那个天生阴体的小子,妈的,我说他的血怎么这么香!”

我闻言心头一沉,知道这一下,我们恐怕是走不脱了!

然而就在此刻,忽然就听刘红大喊了一声:“逃!”而随着她的声音落下,就见刘红化成了一道阴风,猛地向那老狗扑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