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流星的流,火焰的火/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她的话之后我顿时浑身一震,眼睛瞪的老大,满脸的惊愕。

我打小便十分迷恋武侠小说,对双修之说也不陌生,而所谓双修,便是一男一女,赤身相对,然后结合在一起,修的便是一个阴阳交融,互补所短的功法。

只是,以这女人爆表的颜值与火辣的身材,若是想要找双修伴侣,那肯定是极其容易的,这样的女人,乃是男人一生之中梦寐以求的,而她,却又为何偏偏选中了我?

要知道,我只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的毛头小子罢了,虽然我长的还算不错,但应该还没到让如此美女见到我,都爱到无法自拔,以身相许的地步吧?

而且,我们又不熟,虽然见过两面,她还救过我一次,但是到现在,我连她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可她见面就跟我说双修之事,是不是也太草率,太心急了一些?

我怔在原地,看着她久久无语,而她却被我看的脸色发红,宛若那熟透了的苹果一般,诱人极了。

过了好一会,我终是回过了神来,而后深吸了一口气,问她:“你为什么要选中我?还有,双修,是不是就是……内个意思?”

她闻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而后还白了我一眼。

我的天,那一眼的风情,当真不是我拙劣的文字可以形容的,我只感觉浑身都麻酥酥的,就连魂魄,都险些被勾了去。

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而她见我如此紧张便笑了笑,然后说:“之所以选中公子,是因为公子体质特殊,乃是十分罕见的纯阴之体。我也不瞒公子,奴家乃是一只修行了两百余年的火狐,体质纯阳,修的乃是祖上传下来的功法狐媚之术,而修炼到我这个境界,想要再进一步,便需要与一纯阴之体的男子阴阳互补,才能得以修至大圆满。不过纯阴之体太过难得,就连我家祖上先人,也没能遇到一个,所以我们火狐一族,还从没有人将这狐媚之术修炼至大圆满过。然而,恰巧,恰巧公子便是纯阴之体,所以,所以我想……”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小,最后就宛若蚊虫发出的声音一般,几乎轻不可闻了。

这般羞涩的她,与她美貌的外表和淡然的气质真的有些不搭边,不过却更为她添加了一丝别样的风情。

只不过,她已经修行了两百余年,而我才二十三岁,虽然现在流行姐弟恋,但这年龄差距,是不是也太大了一些?

她似是看穿了我心中的疑惑,便笑着说:“奴家虽然修行了二百余年,但若是按照人类的年龄来算的话,奴家也只不过才二十岁呢!”

我闻言长出了一口气,而她见状便鼓起勇气,一脸期待的看着我问:“公子,你可愿意么?”

我闻言沉默,没有吭声,随后慢慢低下了头。

我的心里,早就有人了,虽然我们已经分手,但两年的情感,怎么可能说忘就忘?

且我本不是随便的人,但这和我才刚刚见过两次面的美丽女子,竟然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我怎么可能答应?

只是,如果我不答应她,那么等待我的,将会是什么?

被熬煮成一锅药汤吗?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浑身一抖,我不想死,更不想死的这般凄惨。而且,若是我还活着,那便还有希望逃出这里,与家人团聚,可若是我死了,那我便什么都没有了。

正所谓天大地大,活着最大,想到这里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抬起头,看向她沉声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真的吗?”她眼睛一亮,一脸的惊喜,而后道:“公子可是担忧自己的安危么?”

“嗯!”我点了点头:“你必须答应我,保证我的安全!”

“公子放心,既然你答应了我,那从此以后,你我便是道侣的关系了,就宛若夫妻一般,呵护着彼此,我又怎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蛇婆婆熬煮成药引?”

我闻言点了点头,这一刻的我,只感觉心里五味具杂,混乱极了。而她却悄悄的靠了过来,站在了我的面前,呵气如兰的对着我道:“公子,你可是有心上人了么?那个人,可有奴家漂亮么?奴家自认并不比这世上任何一个女子差,以后,奴家定会好好守护公子,为你分忧的!”

她说罢便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吻,随即继续道:“奴家现在就去找蛇婆婆,求她放过你!”她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只是在临出门前忽然问了我一句:“公子,奴家还不知你的名字……”

“我叫聂天麒!”我低声道。

“聂天麒……”她喃喃的念着我的名字,而后浅浅一笑,道:“我叫流火,流星的流,火焰的火!”说完之后,便一脸笑意的离开了。

而当她离开之后,我便浑身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想我才刚刚逃离虎口,却没料到,竟又入了狼穴,我聂天麒的命,怎么会这么苦?

而且,婚姻乃是人之一生最重要的大事,此刻我竟然就这般答应了别人,是不是也太草率了一些?

我要不要有骨气一些,宁愿站着死,也不跪着生?

这一刻我真的好想追出去叫住流火,然后收回我刚才说的话,可是,我的双腿却宛若灌了铅一般的沉重,而且,若是我不答应她,那么等待我的,便只有一个下场。

那就是死,而且还是死的很惨的那一种!

我真的不想死,我相信任何人,如果有的选,都不会愚蠢到选择去死!

想到这里我长出了一口气,随即慢慢起身走到了床边,满脸呆滞的坐在了床上。

我在床上坐了很久,也想了很多,最后,我忽然就想到了道士,想到了我们槐树村。

也不知道道士现在怎么样了,他独自一人,会是鬼婴和活尸的对手吗?

而且,他被鬼婴咬伤,会不会此刻已经中毒,变成了臭水沟里的一具尸体?

还有村里的人呢,所有的男人都已死去,那么村里的女人们呢,她们又在哪里,还有活下来的机会吗?

想到这里我便眼角一湿,眼泪几乎不受控制的便流了下来。

想我们村一直平静,村里的人都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虽然贫穷,但村民们一直都很满足,且生活的很快乐。却没料到,今晚村里却遭逢大变,一夜之间,变成了宛若地狱一般的存在,而那些我熟悉的村民们,更是死的死,失踪的失踪,这让我如何不沮丧,不绝望?

就这样一直哭了多久,直到我将眼睛都哭的红肿,眼泪都哭干了,我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我终是慢慢醒了过来,只不过屋子内依然只有我一个人,流火还没有回来。

她怎么会去这么久,难道,是又出了什么变故了么?

莫非,是蛇婆婆没有答应流火的请求?

等待,是最漫长、且最煎熬的过程,这期间,我的双眼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房门,期盼着下一秒,流火便推门而入,带来好消息,更带来生的希望。

可是我又很惧怕房门被推开,因为我很害怕,等来的结果,并不是我想要的那个。

就这般煎熬了也不知多久,忽然就听房门外有脚步声响起,我当即浑身一颤,随即猛地站起了身子。

下一刻,房门便‘吱呀’一声被人推开,然而,出现在门前的,却是一个让我十分意外的人。

这个人,竟然是刘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