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奴家想和你双修/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美了,这一刻,这个女子给我的感觉,就宛若那画卷里走出来的仙女一般,且在加上她的身后便是无尽清澈的潭水与游鱼,将她托显的,就宛若那美人鱼一般,更加为其添加了一丝异样的美感。

而我,只是瞪大着眼睛,一脸惊愕的盯着她,不知不觉间,竟看的痴了。

然而,当她距离我越来越近之后,我却忽然看清,这个女人,我竟然见过。

当初,我神魂出体,被午夜迎亲队引到了观音洞,在那里,我便见到了这个女人,且她的地位,在观音洞似乎还极高。

可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我记得道士说过,她似乎是……狐狸精?

想到这里我心头一惊,下意识的就要惊呼出声,然而我的嘴巴才一张开,便有冰冷的潭水灌了进来,呛得我浑身一僵,险些就此失去了意识。但这时,那个容颜绝美的女人,却做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动作。

便见她慢慢游到了我的身边,将食指竖在了双唇前,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随后她伸出双手,轻轻的环抱住了我,在我惊愕的注视下,她那美丽的双唇,便轻轻的印在了我的唇角上。

一丝丝带着甘甜香气的气息顺着她的嘴角,慢慢渡进了我的嘴里,让我火辣辣的肺部得以喘息,窒息的感觉也有所缓解。

随后,就见她慢慢抬起了头,然后一脸笑意的看着我。

她容颜清丽,但眉宇之间,却透着一股子媚意,虽没有刻意诱惑,但那双眸却似火一般炙热,当真是魅惑到了极点,这样的一个女人,想必只要是男人看到,便会被勾走魂魄,自此朝夕暮想,魂不守舍。

我自然是男人,而且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就算身处险境,也忍不住看的呆了。

她见我直勾勾的盯着她便轻轻一笑,随即张了张嘴,对着我吐出了两个字。

我们虽在水中,无法出声,但我依然从她的口型判断出,她说的似乎是……傻瓜。

她说罢,便慢慢的俯下了头,随即,在我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虽然身处在冰冷的潭水中,但她身上依然很温暖,且唇角火热,印在我额头上之后,我顿时便感觉体内的冰冷被驱除了大半,随后,便是一股股暖流在体内游走,将冰冷的感觉尽数驱走。

这种感觉太美妙了,就宛若脱离了胎盘的胎儿再次回到了母亲的胎盘里,畅游在温暖的羊水之中一般,还仿似燕儿归巢,与伴侣挤在一起,在身体摩擦间相互温暖,给了彼此无尽的安全感。

我沉浸在这美好的时光之中,不知不觉间,竟感觉困意上涌,眼皮竟是越来越沉重,但我依然强忍着睡意,努力的睁大眼睛,可是却看到一张容颜绝美,且满是温柔笑意的脸。

她美丽的眸子宛若会说话一般,此刻似是在对我说‘睡吧,睡吧,你安全了,什么都不要想’,也不知怎么,当我看到这一双眸子之后,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被我忘却了,就连此刻身处险境,我也不想去担心了,当即笑了笑,随后,慢慢的闭上了沉重的眼皮。

这一晚的慌张奔逃,让我整个人都身心具疲,此刻闭眼,便有一种再也不想睁开的感觉,然而就在我的意识渐渐游离,整个人越来越沉重之际,我忽然便感觉一股清冷的夜风吹佛在了我的身上。

我已经从水潭里出来了么?

是她带我出来的么?

她要带我去哪?

李二奎还在么?

无数个疑惑在我脑海中浮现而起,可下一刻,我的意识便慢慢沉寂了下去,随即彻底陷入了昏迷之中。

浑浑噩噩间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只感觉口干舌燥,且浑身燥热,说不出的难受,当即痛苦的呻吟了一声,随即慢慢的睁开了眼。

入眼处,便是一片白色的纱帐,透过纱帐,我看到此刻的我,竟然躺在一个小屋里。

这小屋古朴,很有古代女人闺房的感觉,然而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怎么还会有人住这样的房间?

就在我一脸茫然,心头疑惑之际,忽然就感觉脑袋一疼,随后,记忆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瞬间灌满了我的脑海。

对了,昨晚我们村出事,我在林子里为了躲避李二奎慌张奔逃,最后跳下了水潭,可就在我即将窒息,马上就要失去意识之际,观音洞的那个女人竟出现在了水潭之中,而后救下了我。

既然如此,那么,此刻的我,是在观音洞么?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第一次来观音洞时见到的一切此刻还历历在目,尤其是那只蜥蜴精,外表虽是人形,但舌头却一卷老长,而这观音洞内,我估摸着不是人呆的地方,这里的人,不是鬼,便是妖,那女人把我带回了这里,安了什么心?

不会是,要害我吧?

想到这里我咽了口吐沫,随即就要起身,只是我才刚刚坐起,便听房门外,传出了一个人的说话声。

“小姐,你为什么要顶撞蛇婆婆,难道你真的看上了那个臭男人?”这个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似乎是……那个小丫鬟的声音?

“小姐,你倒是说话呀?蛇婆婆如今年岁大了,神魂不稳,需要炼制大补药来稳定神魂,增加寿命,既然那个臭男人是天生阴体,且血液是我们妖族最好的补药,那蛇婆婆肯定是势在必得,用他作为补药的药引的,为了这么一个将死之人顶撞了蛇婆婆,真的值得吗?如今我们栖身在观音洞,一切都需要蛇婆婆照拂,若是以后蛇婆婆刁难我们,我们可还怎么过啊!”

小丫鬟的话语中有很大的不满,在门外嘟嘟囔囔的说个不停,而我听后却是浑身一抖,险些被吓得叫出声来。

那个所谓的蛇婆婆,竟然要用我来炼药?

怎么炼?

扔进大锅里熬煮么?

我忽然想起了被扔进大锅里,熬煮的皮开肉绽,最后化为一锅肉汤的小警察。

那凄惨的一幕,现在想来都让我浑身发冷,而如果那个蛇婆婆,真的要将我扔进大锅里,那么,我的下场,肯定也不会比那个小警察好哪去。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快点逃离这里。

想到这里我咬了咬牙,随即豁然起身,直奔房门走去。

然而就在我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前,趴在门缝伤痕观望之际,忽然就听‘吱呀’一声,房门竟应声而开,而在房门前站着的,正是那个美若天仙的女人。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浑身一颤,下意识的便后退了两步,而她显然也没料到我竟会站在这里,满脸的惊讶,最后还是那个小丫鬟挤了进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后率先开口道:“怎么,醒了?”

我闻言咽了口吐沫,正不知如何接话呢,却见那个貌美如花的女人对着我展颜一笑,而后轻声问:“公子,你好些了吗?”

同样是问候,可这话语从两个不同的女人口中说话,那味道当真是天差地别。

不过,这女人的称呼可真让人别扭,如今社会,大多称呼男人为先生,也有那么一小撮人被称为同志的,但被称为公子的,可真不多见了。

我呆愣在原地,只是一脸慌张的盯着这个女人看,而这时,就听那个小丫鬟‘呸’了一声,然后冷冷的道:“就他这德行,哪有资格被小姐称为公子?”

我听后还没感觉什么,但那火红色长发的女人却是眉头一皱,而后厉声道:“婉红,不得无礼!”

“小姐……”小丫鬟对着女人撒娇,女人见状笑了笑,然后说:“你先出去,我和公子有事要说!”

小丫鬟闻言瘪了瘪嘴,随后跺了跺脚,转身离开了,屋子内,只剩下了我,和这个美若天仙的女人。

她转身关上了门,而后转头看了我一眼,见我一脸的紧张便‘噗’的笑了出来,随即道:“刚才婉红在门外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我如实的点了点头,她见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我,一脸严肃的说:“那我且问你,你可想活命?”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我了,当即拼了命的点头。然而,她见状却是展颜一笑,然后道:“若是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那我可以去蛇婆婆那替你求情,就算是蛇婆婆执意要用你做药引,那我也会保你安然无恙!”

我闻言皱眉,这个女人,竟然让我答应她一件事?

想我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穷小子,而面前的女人,极有可能是一个狐狸修炼成了精,她能求我什么?

我一脸疑惑的看着她,而她却是慢慢低下了头,过了好一会,才好似鼓起了极大的勇气一般,长出了一口气,随即面带羞意的说:“奴家,奴家想和公子双修,不知……不知公子可愿意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