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三死二伤/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红竟然上吊了?

她怎么会上吊,难道,是她和李二奎的事被李大奎发现了,然后才选择了寻死?

这时我忽然想起了刚刚做的那个梦,那个梦太古怪了,在梦里,刘红竟然穿着一身大红衣服,坐上了轿子,而且还要和什么沉香公子成亲。

我和刘红根本就没什么交集,怎么会突然梦到她,而且,那个梦如此逼真,我到现在,甚至还有些分不清那到底是梦,还是我真实经历的。

我摇了摇头不再去想,随后起身出了院子,往老李家赶去。

此刻已经是后半夜一点多了,但老李家的院子里却围了一圈的人,隐约间,我似乎听到人群中有男人的哭声隐隐传出,待我挤进人群里才看到,是李大奎正抱着刘红在哭。

然而,当我看到刘红的那一刻,整个人却瞬间如遭雷击。

只见,刘红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衣服,胸口还戴着一颗红花,这装扮,几乎和梦里的她一模一样。

这装扮若是往常,那肯定是很喜庆的,可是此刻刘红却面目淤青,眼睛高高的凸起,舌头伸出来老长,看起来既狰狞又恐怖,哪里还有半分喜庆的模样,反倒增添了一丝阴森恐怖之感。

在看到刘红的死状之后,别说是我了,就连围观的一群大老爷们都被吓得心底寒气直冒,随后就听有人小声议论说:“这刘红,真是不要脸,竟然跟自己的小叔子偷偷搞到了一起,前几天我婆娘和我说这事,我还不信,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有一次我和李二奎喝酒,那小子喝多了说秃噜嘴,说他和刘红搞在一起的事儿,连他爹妈都知道,唉你说说,这事,多做损儿,这以后可让大奎咋做人,老李家的名声可是要一臭到底了!”

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虽然声音很轻,但周围还是有很多人听到了,而我闻言却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我本以为这事只有我知道,却没想到,村里早已有人知道了。不过想想也是正常,正所谓纸包不住火,这俩人偷偷摸摸的做那事,不可能在家,出去的时候难免被人撞见,不过这些人都闭口没说,而是到刘红上吊自杀了之后才说出来,也算是留了情分了。

李二奎没在,也不知道是躲出去了,还是被烫伤去镇上看病没回来,但李二奎的父母却都在,这两人阴沉着脸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场间只有大奎悲悸的哭声在传出着,那声音充斥着一股说不出的绝望,让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唉,看来大奎也是个痴心人,却没料到,自己一心守护的女人,竟和自己的弟弟搞在了一起,而且还可能是自家爹妈指使的,换做谁,此刻都会绝望。

大奎把嗓子都哭哑了,但依然抱着刘红死死的不松手,最后还是众人七手八脚的把两人分开,然后大伙帮忙张罗着丧事。

这时,也不知道是谁忽然问了一句:“唉,村里出了这么大的事,王支书咋没来呢?”

听到他的话之后我瞬间心头一颤,我爸和我说过,今天晚上要和王支书带人一起去刘姥姥家看看,刚才我出来的急也没注意我爸在没在家,但此刻我爸和王支书都没来,莫非,他们已经去了刘姥姥家?

可这都将近两点了,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正胡思乱想呢,忽然就听‘轰隆’一声响自村北头传出,那声音沉闷,好像是什么东西塌了一样。

听到这声音之后我顿时心头一颤,来不及多想,闷头就往刘姥姥家跑去。

“唉二狗,你跑什么?”有人在后面喊我,我急忙大喊:“我爸和王支书去刘姥姥家了,刚才那声音好像是刘姥姥家传出来的。”

“啥?去刘姥姥家?”那人一愣,大声问:“刘姥姥都死了小半年了,他们去那干啥?”

我没有回话,而是快步往村北头跑去,其余人虽然不知道咋回事,但见我这么急,知道恐怕是出啥事了,二话没说,也跟着我往刘姥姥跑。

我们几人跑的飞快,只用十多分钟就横穿了整座村子,来到了村北头,只是,当我们来到刘姥姥家,看清眼前景象之后却都傻眼了。

这里哪里还有刘姥姥家的房子,有的,只是一地的残砖瓦砾和一片废墟。

房子,竟然塌了!

我呆愣在原地,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而这时,忽然就听一声呻吟声传出,我转头一看,就见废墟中,似乎正有一个人挣扎着往出爬。

“那有人!”有人大叫了一声,随即快步冲了过去,随后就听那人大喊了一声:“王支书?”

我闻言心头一颤,快步冲了上去,就见王支书的双腿都被埋在了废墟里,只有上半身还露在外面,见到我之后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一脸痛苦的说:“快,快救人,你爸,还有,还有三个村里的,都被埋在下面了!”

什么,我爸被埋在下面了!

听到王支书的话后我当时就疯了,猛地起身,瞪大着眼睛四处扫视,但这里黑乎乎的,哪里有我爸的影子?

我是心急如焚,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当下就要用手去挖房屋的废墟,跟我一起来的那几个人却拦住了我,随后就听隔壁赵叔说:“二狗你这样挖不是办法,我们先把王支书弄出来,然后回村叫人,一起来救人。”

我闻言也冷静了下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随即几人合力先将王支书从废墟内拽了出来,拽出来后,就发现王支书的两条腿就好似两根面条一样,软趴趴的耸拉着,显然是骨折了。

“先找车把王支书送去镇里,然后叫人来救人!”赵叔说完之后便背起了王支书,随即快步往村里跑去,其余人也全都往回跑,各自回去叫人,唯独剩下我一个人站在原地,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废墟怔怔出神。

这到底是怎么了,短短几天的时候,先是我爷爷去世,然后是刘傻子,之后是刘红,现在,我爸和好几个村里的老爷们又生死未卜,这一连串的死亡事件,发生的是不是也太诡异了一些。

要知道,我们村可只有几十户人家,一百多口子人,这死亡率,是不是也太高了,如果按这样死下去,那用不了多久,我们村就要死绝了啊!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之前做的那个梦。

那个坐在轿子内的女人曾说过,老槐树的精华已经被里面住着的那位吸的差不多了,而且还被动了手脚,加速了老槐树精华的流逝,如今,已经不能给我们村带来福泽了,甚至,可能还会让我们村遭祸。

难道,她说的是真的吗?

这所有的一切起因,皆因为那颗老槐树?

但刘姥姥的尸体又是怎么回事,那个打晕我的人,又是谁,那个人和这一系列事件,又有什么联系?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就听有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我转头看去,就见村里的老少爷们全都拿着铁锹铁铲赶来了,到这二话不说,直接就闷头开挖。

因为担心伤到下面的人,所以众人挖的是小心翼翼,一直挖到了凌晨四点多,终于有人大叫了一声:“挖到了挖到了。”

我闻言一把扔下铁锹冲了过来,就见这人竟然挖出了一条缝隙,而顺着缝隙,正好可以看到里面。

这里面是一个狭小的空间,而在这狭小的空间内,竟然躺着好几个人。

“二狗别他妈看了,躲开!”我被一把推开,随即大家便七手八脚的就往出拽人,而当那人被拽出来后,众人心里全都‘咯噔’颤了一下。

这人的胸腔被砸的凹陷了进去,嘴巴里全是血,已经断气了。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尸体沉默,这时还是赵叔骂了一声:“都别他妈愣着,快,里面还有人!”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继续往出拽,可是,当第二个,第三个被拽出来之后,众人的脸色也越来越青,就连赵叔都不说话了。

一共拽出来三个人,全都死了!

救援队伍里不乏死者的亲属,有几人当场就憋不住哭了起来,其余人也是一脸铁青,站在旁边默不作声。

而我几乎已经绝望,王支书说过,他们一共来了五个人,现在除去王支书,其余三个人都找到了,唯独剩下我爸不见踪影。

我爸去哪了?

就算是死,那也要见到尸体才对,这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算怎么回事?

就在我心里绝望,整个人即将崩溃之际,忽然就听一个人大叫了一声:“快看,这里面似乎还有一个人!”

这人说完之后将半边身子都钻进了缝隙里,随后用力一拽,立马就拉出来一个人。

这满脸鲜血的人正是我爸。

只是,当我看到我爸的惨状之后整个人瞬间就崩溃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一脸的茫然,连哭都忘了。

“草,二狗你跪个JB毛,人还活着,快,送镇医院!”

我闻言一怔,随即定睛一看,就见我爸虽然浑身是血,但胸口却还在微弱的起伏着。

我瞬间重燃希望,一把背起了我爸就往村里跑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