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午夜迎亲队/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家之后,正好遇到一群来帮忙的女人拎着打包的剩菜从我家出来,这群女人聚在一起,就爱嚼舌头,东家常李家短的,但他们就好像有默契一样,见我回来了,立马就止住了话头,有几人甚至还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正所谓人言可畏,我和刘寡妇本没有什么,大家也都知道我是受伤,才被送到那去的,但人的劣根性便是如此,明知没什么,还喜欢拿这事开玩笑,到最后以讹传讹,弄的大家都开始怀疑这件事的真伪来了。

我叹了口气,随即进了院,一进院就看到我爸正蹲在墙角抽烟呢,见我回来看了我一眼,然后皱眉说:“左眼怎么了,肿那么高?”

我揉了揉眼睛,就发现左眼肿的厉害,而且一碰火辣辣的疼,我爸过来给我看了看,然后就让我去刘寡妇家买点药。

我现在躲刘寡妇还躲不及,怎么可能还去买药,最后还是我妈跑去刘寡妇家给我买的消炎药和眼药水。

上了药后我出了屋,见我妈正在猪圈喂猪呢,便凑到了我爸身边,想要把昨晚的事和他说说,但还没等我说话呢,我爸却先开口了。

“你爷爷已经入土为安了,家里也没啥事了,一会你就收拾东西,坐明天早晨的车走,回北京,好好找工作!”

我闻言有些惊愕,爷爷这才刚刚下葬,我连纸都还没去坟头烧过,怎么能说走就走?

这未免也走的太急了,到时候肯定免不了被村里人背地里说闲话。而且就算要走,也得等到烧完头七再走啊。

可我爸却摇头,说:“天麒,这几天发生的事,你还不明白吗?”

“明白什么?”我不解的问。

我爸没有说话,只是一味的抽烟,过了好一会才看着我说:“天麒,爸是个庄稼人,大字不识几个,但有些道理还是懂的。爸之前也跟你说过,所有未知的事物,都值得我们去敬畏,现在,村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你以为,这些只是偶然,或者巧合吗?”

我闻言沉默,心里却在琢磨着这几天发生的事。

如果说这些事都只是巧合,那是不是也太巧了一些。

先是我爷爷中邪了一样的去砍树,然后吊死在了老槐树上,后来又是刘傻子,几乎和我爷爷一样的方式被吊死,而后,我又中了邪,若不是那只大黑狗把我惊醒,恐怕我就要步我爷爷的后尘了。

“当初刘姥姥说过,那颗老槐树承载着你一生的气运与命数,若是老槐树被人动了手脚,不仅是你,就连我们老聂家也不好过,天麒,我怀疑,是有人在那颗老槐树上动了手脚,而那颗老槐树已经上百年了,就连我们村都是因此得名,所以我想,如果那颗老槐树被动了手脚,那么是不是我们村的风水,也连带着一起被破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受牵连的,可不仅仅是咱们老聂家那么简单了,恐怕……全村都要出事,而且,还是出大事!”

我虽不是个迷信的人,但这几天的经历,确实有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莫非,真的如我爸所说,是我们村的风水被破了,所以才会出了这么多的怪事的吗?

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随后犹豫了一番,终于是将昨晚我经历的事说了出来,我爸听完后脸色变了又变,最后豁然起身,直接就往外走。

“爸你干啥去?”我在后面喊,我爸却说:“这事可能关系着咱们村的气运,我必须得和王支书商量商量去,然后找人,去刘姥姥家看看!”

我爸说完就走,我也想跟着去,但我爸却说什么都不肯,且不让我参与到这件事中来,最后无奈,只能呆在了家里。

我爸这一去就是一下午,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我直接就问什么情况,王支书怎么说的,我爸闻言看了我一眼,然后说:“王支书已经组织人了,晚上去刘姥姥家看看,不过我和王支书怀疑这搞鬼的人,可能就是咱们村的,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们准备后半夜再过去,如果真如我们料想的那样的话,王支书会报警。天麒,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你明天就走,然后去城里安心工作吧!”

我爸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好奇,暗想,你不是不让我参与嘛,到了晚上,我偷偷的跟过去,非得看看是怎么回事,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在搞鬼,害的我倒霉不说,还害了我爷爷。

我暗暗下定决心,胡乱吃了点东西便回屋躺下了。

农村没有什么娱乐项目,所以睡觉普遍都早,七点多天才将黑,家家户户的就都躺下了,但我在帝都生活了那么多年,生活习惯早已养成,七八点钟就让我睡觉,那简直就是折磨我。而且我左眼越来越疼,照镜子看了看,就发现眼睛已经肿成一条缝了。

我又上了点药,一直折腾到九点多,才有些困意上涌,不知不觉间,便慢慢睡着了。

我这人睡觉特别轻,一有点声音就容易醒,就在我介于半睡半醒之间的时候,忽然就听村里传出一阵阵的狗叫声,那声音很急促,而且是连成片的响,给我吓得浑身一激灵,一下就睁开了眼睛。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心说我怎么睡了这么久?而且都这个点了,莫非是我爸他们已经行动了?

想到这里我便捏手捏脚的下了床,打开门听了听,果然没听到我爸的呼噜声。

看来我爸他们已经过去了,那狗叫声,估计就是被我爸他们惊得。

想到这里我急急忙忙的出了屋,然后一路小跑往刘姥姥跑去。

今晚的天气阴沉沉的,月亮几乎被乌云遮住了大半,投射下来的月亮也是灰蒙蒙的,再加上又下了雾,让整片村子看起来一片朦胧,很是阴森。

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随即脚步又加快了几分,然而,就在我刚刚走到村头,准备顺着小路往村北头走的时候,隐约间,我似乎听到了一阵很古怪的音乐声。

这大半夜的,怎么会有音乐声?

我愣在原地,瞪着眼睛左右乱看,而大约过了几分钟之后,那音乐声越来越清晰,这一次我听的真切,那声音,竟然是唢呐声,而且,似乎是从村南头传出来的。

我豁然转头,向南边看去,只是当我看清远处的景象之后,我的一颗心险些都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只见,在村南头的草场处,正有一队人抬着一口大红色的轿子往我们村走来,而在轿子两旁还跟着一队吹唢呐的人,那阵仗,就好像古代娶亲一样。

我被这诡异的一幕吓得直哆嗦,后退了几步,随即就见我身后不远处有个茅厕,我也顾不上臭不臭了,直接就躲了进去。

躲进茅厕后,我探着脑袋往外看,就发现那队人竟然抬着那口大红轿子径直往老槐树处走来,且随着他们距离我越来越近,我赫然发现,这一队人,竟全都脚尖沾地,走路轻飘飘的,且他们队伍中有男有女,全都穿着古代的衣服,走起路来身上的衣服在空中飘来荡去的,很是恐怖。

我已经被吓得冷汗淋漓,恨不得现在就逃离这里,然而他们已经距离这里越来越近了,若是我现在冲出去,肯定会被发现。

想到这里我强压下心中的恐怖,随后硬着头皮向那群人看去。

他们并没有接近老槐树,而是在距离老槐树几米处停了下来,轿子停下来后,唢呐也不吹了,就见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孩走到轿子前,恭恭敬敬的说:“小姐,我们到了,你要不要出来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