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山村妇女多愚昧/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拳打的我是两眼发黑,金星直冒,但我也没含糊,转头一看,正好看到锅里正烧着刷锅水呢,此刻已经冒泡,显然烧开了。

我也是上了头,想都没想,一把抓起水瓢,舀了一瓢水,劈头盖脸的就往李二奎身上淋去。

李二奎本以为我是个怂蛋,哪里想到我一出手就这么阴狠,这一下不仅没能躲开,反而全都被淋在了脸上,当即捂着脸一声惨叫,吓得一旁的刘红浑身直哆嗦。

我俩闹出的动静不小,前屋的人基本都听到了,我妈和一群女人呼啦啦的就冲了进来,看见气势汹汹的我和捂着脸惨叫的李二奎全都一愣,还是李二奎的老姨率先反应了过来,一把掀开了李二奎捂着脸的手,当看到李二奎的惨状之后,却忍不住‘妈呀’一声大叫。

李二奎的手一拿开,我立马就看到,他的脸上全都是大泡,有几个被他捂破了,还流着红黄相间的血水,看起来很恐怖。

“天麒,这是怎么回事?”我妈见我拿着水瓢就过来问我,我刚要说话,但刘红却抢着说:“是天麒正在舀水,我小叔子喝多了,不小心撞水瓢上了。”

我闻言将嘴边的话头咽了下去,在农村,最注重的就是名声,农村不比大城市,人口多,今天俩人发生了啥事,明天一拍屁股走了,谁认识谁啊,但我们村一共就百十多口子人,这刘红和李二奎的事若是传出去,不仅刘红以后没法做人,连带着刘红的男人李大奎,都挺不起腰杆来。

想到这里我就没吭声,众人也没再多问,而是七手八脚的把李二奎扶了出去,临走的时候,李二奎忽然回头,一脸阴狠的看了我一眼,一双眼内,满是怨毒的神色。

李二奎走后,院子里的席也散了,我妈一边收拾,一边问我刚才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和李二奎打起来了。

我也没瞒我妈,就点头说是,我妈闻言就叹气,说我上了这么多年的学,怎么还这么冲动,我本来就心情不好,心里压抑的不行,我妈再一唠叨,顿时就有些烦躁,便找了个借口,然后出了院门,往村南头的草场走去。

村南头是一片草场,蒿草齐腰高,小时候我经常在这里抓蝈蝈,但此刻已经十月天,蒿草都发蔫发黄了,就更别说有蝈蝈了。

我找了个土包坐下,然后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

我左眼被李二奎打了一拳,之前也没在意,但此刻浑身松弛了下来,立马就感觉火辣辣的疼,用手一摸,发现好像已经肿了,不禁暗骂了一声。

我一连抽了几根烟,心情才稍有缓解,刚要起身离开,却忽然看到身边站了一个人。

而这个人,正是刚刚和李二奎干那偷鸡摸狗勾当的刘红。

“刘红嫂子?”我一脸的惊愕,就问她你在这干啥呢,吓我一跳。

刘红也不说话,只是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竟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然后拉着我蹲在了蒿草里。

我被刘红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要推她,哪想到我这一伸手,竟一把推在了刘红的胸口处。

我愣了一下,随后紧忙把手缩了回来,一脸的窘迫,倒是刘红一脸的淡定,只是白了我一眼,然后说:“之前二奎说我还不信,没想到你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都被打成五眼青了,还想占老娘便宜!”

我闻言有些生气,就说我又不是故意的,是你先拉的我好不?

刘红闻言没有争辩,只是幽怨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神秘兮兮的说:“天麒,今天的事,你可千万别给嫂子说出去,这要是被大奎知道了,非得打死我不可!”

我闻言冷笑,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那李二奎整天游手好闲,连自己的嫂子都搞,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样的人,到啥时候都是个祸害。

刘红闻言神情有些落寞,说她也是身不由己,这里面的事,说出来,不仅是她,恐怕连带着老李家和他们老刘家,都没法做人了。

我闻言撇了撇嘴,说有这么严重?

刘红闻言没有说话,而是眼圈有些泛红,过了一会,竟然一把捂住脸哭了起来。

我这人最见不得女人哭,再者,若是被人看见,还以为我聂天麒欺负她了呢,就急忙安慰她,可刘红却一把推开了我,然后说:“你们槐树村,没一个好东西!”

我闻言一愣,心说这哪跟哪啊,刘红见我不说话,便深吸了一口气,犹豫了一番,最后吞吞吐吐的说:“天麒,你上过学,见过世面,有件事我想和你说说,你,你要是能帮我,就帮帮我,要是不能帮,就把今天的事烂在肚子里,你看行不?”

我闻言点了点头,刘红见状理了理头发,然后说出了一件令我深深震惊且愤怒的事来。

这件事发生在三年前,刘红和李大奎结婚的那一晚。

老李家在我们村是出了名的穷,老两口省吃俭用一辈子,才给李大奎找了个媳妇,李大奎高兴,和一群朋友喝了大半夜的酒,最后喝得是烂醉如泥。

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但自家男人喝醉了,刘红也没办法,只能伺候李大奎睡下,但就在刘红刚刚将李大奎扶上床之际,李二奎却摸了进来,然后借着酒劲,当着李大奎的面就做出了那畜生不如的事来,当时刘红又是哭又是叫的,但李大奎睡的死猪一样,而李大奎的父母,也好像听不到一样,根本就没人管。

完事后,李二奎是走人了,但刘红哪里能干, 自己的第一次就被别人强了,还是在家里,想想就心里憋屈,而且农村人虽然质朴,但是自尊心还是很强的,当下就冲出了房间,想要寻短见。

说到这里刘红擦了擦眼泪,然后看了我一眼,继续说:“但哪里想到,我哭天喊地时不见人影的公公和婆婆,这时候却冲了出来,俩人把我拽回了屋,说这件事就是个意外,没什么大不了的,并要我不用太在乎,也别声张,到时候若是传出去,不仅老李家没法做人,就连我们老刘家也要跟着蒙羞。我当时才21,虽然当时一心寻死,但过了那个冲动劲也就冷静了下来,最后只能忍气吞声的将这件事烂在了肚子里,只希望以后二奎能别再骚扰我,然后踏踏实实的跟大奎过日子。但哪里想到,李二奎,以后不仅来骚扰我,还变本加厉,而李家公婆也对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甚至,我甚至怀疑是李家公婆授意李二奎这么做的!”

刘红说道这里已经泣不成声,而我却呆愣在原地,一脸的惊愕。

这件事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这都什么年代了,村里,竟然还有这样的事?

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只感觉心里窝了一团的火,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说了一句:“我去找老李家给你说理去!”

“别,天麒别去!”刘红一把拉住了我,我见状不解,问:“为什么不能去?难道,你就想一辈子被李二奎骚扰,给李大奎戴一辈子的绿帽子吗?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件事早晚都会被大奎发现,到那时候,大奎要是闹起来,这件事就更难收场了!”

刘红闻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我知道,但,但事已至此,现在说还有什么用,这件事在我心里憋了三年了,今天说出来,我也痛快了不少,嫂子也没奢望你能帮我什么,只希望你能将今天看到的事烂在肚子里,永远不要说出来,你要是能答应嫂子,那,那你让嫂子做什么都可以!”

刘红说道这里偷瞄了我一眼,见我发愣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说:“天麒,你人长的俊朗,要是,要是你喜欢嫂子,嫂子,嫂子愿意……愿意答应你的一切要求!”

我被刘红的愚昧气的浑身发抖,更对老李家的做法怒火中烧,恨不得现在就报警把李二奎那个混蛋抓起来。但转念一想,刘红也是可怜人,如果我把这件事传出去,那以后,刘红恐怕就没法活了。

想到这里我叹了口气,说到底,还是刘红太过愚昧,若是刘红能及时报警,将这件事讲明,那就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了。而现在,刘红为了自己的名声,只能委曲求全,任凭李二奎和李家公婆摆布,而从始至终,这里面最大的受害者,便是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李大奎。

我真的不敢想象,当李大奎知道,自家婆娘跟自己的亲弟弟搞到一起,还是自己亲爹亲妈授意的之后,会是怎样的光景。

走了几步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刘红依然呆呆的站在原地,眼神幽怨的看着我。

我见状有些心软,忍不住说:“放心吧,这事,我不会说出去!”

刘红闻言破涕为笑,我摇了摇头,随即往家走去。

如果,这时候的我知道接下来李家要发生的事的话,那我肯定会选择报警,就算让老李家身败名裂,也要保全住刘红的性命!

可我毕竟不是先知,等到真出事的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