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虽死犹生/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夜里我爸是要和我一起守灵的,但自打爷爷去世后,我爸便一直没合过眼,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憔悴,到了半夜的时候,我爸就更坚持不住了,精神都开始恍惚了起来,最后还是我和我妈把他扶回了屋,这才勉强睡下。

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即跟我妈打了声招呼,让她也睡一会,然后便来到了灵棚。

灵棚内的灯光有些昏黄不定,被夜风吹的摇来摆去的,将那口大红棺材托显的极其诡异。

说实话,此情此景,还是有些恐怖的,就算我不信鬼神,但也绝对不敢在这样的地方独处,但一想到棺材里躺着的可是我至亲至爱的爷爷,便松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样,爷爷总不会害我的!

我点燃了一根烟,然后坐在棺材旁,看着棺材怔怔出神。

爷爷为什么要上吊自杀呢?还有爷爷为什么要砍那颗老槐树呢,难道,那颗老槐树有什么古怪的地方,被我爷爷发现了?

可是,那刘傻子又怎么解释?

而爷爷的尸体,又怎么会出现在刘傻子家呢,最主要的是,爷爷的手里竟然还拿着一把剪刀,难道,刘傻子身上的绳子,真的是爷爷给剪开的?

只是这怎么可能,一个死人,怎么会做这些?

莫非,是有人在背后使坏,动手脚?

那个人会是谁呢?

我坐在灵棚里一阵胡思乱想,不知不觉间,却已经是午夜时分了,这个世间段,是一天之中最为黑暗、也是最为阴冷的时刻,人最容易犯困,我虽然用烟顶着,但也有点熬不住了,眼皮不时的打架,脑袋也跟小鸡啄米一般。

然而,就在我强挺着困意不让自己睡着的时候,我忽然就感觉眼前一黑,灵棚内的电灯竟然没有任何预兆的熄灭了。

电灯熄灭后,灵棚内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

我被这没由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要去开灯,可这时,我忽然感觉到面前的黑暗宛若烟雾一般,翻滚个不停,且那黑和别处的黑还不同,很浓稠,就好像能吞噬月光一般。

随后,我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那声音杂乱无章,好像是在诉说着什么,一瞬间就将我的心神全部吸引了过去,忍不住愣在原地。

那声音语速很快,时而宛若人的低笑声,时而又宛若哭声,很是诡异,而下一刻,那声音忽然一顿,随即,就听一个十分飘忽,且很真切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去村头,砍掉那颗老槐树,都是那颗老槐树害了你的爷爷,快去呀,快去呀!”

这声音好像拥有魔性一般,在听到的那一瞬间,我只感觉脑袋一沉,随后竟慢慢转身,拎起了墙角的斧头,浑浑噩噩的出了院子,向村头走去。

这一刻的我就好像中邪了一般,身体根本就不受我自己的操控,而且脑海里想的,全都是砍了那颗老槐树,似乎不砍掉那颗老槐树,我的心里就不舒坦一般。

我家距离村头不远,再加上此刻已是午夜,村里人早都睡了,所以一路上倒也没人发现宛若中邪了的我。

那颗老槐树无声的屹立的村头的黑夜里,它已经屹立在这里上百年了,可今天,就要被我砍断。

想到这里我心里没由来的一阵兴奋,几乎没有多想,快步走到老槐树前,举起斧头就要去砍。

然而,就在我刚刚举起斧头的那一刻,忽然就听一声狗叫声响起,那叫声很大,吓得我浑身一哆嗦,瞬间就清醒了过来,转头一看,就见我竟然孤零零的站在村头,面前的那颗老槐树,宛若夜里无声的精灵一般,正默默地注视着我。

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随即心里骇然,暗道我这是咋了,怎么大半夜的,竟然鬼使神差的拿着斧头,来这里砍树?

这时,我忽然想起了我的爷爷还有刘傻子,他们两人也全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可最后无一例外的,全都吊死在了老槐树上。

难道,我……就是下一个即将吊死在老槐树上的人?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这时狗叫声再次自身后响起,我转头看去,就见身后站着一只大黑狗。它浑身毛发倒竖,正疵着牙,一脸狰狞的看着我呢。只是当我回头看向它之后,那黑狗却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高高扬起的尾巴瞬间耸拉了下去,那副凶相也不见了,而是发出‘呜呜’的声音,夹着尾巴掉头就跑。

今晚发生的事太过古怪,就算我不信鬼神,但也是心里惶然,吓得我再也不敢在这多呆,急急忙忙的就往我村里走去。

只是,我这刚走没几步呢,忽然就听一个声音响起。

“大孙儿!”

这声音很轻,但我还是听到了,而且,这声音我太熟悉了,似乎……是我爷爷?

我瞬间一怔,站在原地四处乱看,可四周黑漆漆的,别说我爷爷了,连个鬼影都没有啊。

我咽了口吐沫,随即闷着头继续走,但这时,那声音却再次响了起来,而且,这一次更加清晰,是从我身后响起的。

我被吓得打了个激灵,随即猛然回身,而在我回身之际,我立马就看到一个黑影在我面前一闪而过,‘嗖’的一下就钻进了黑暗之中。

我被吓得‘啊’的叫了一声,‘噔噔噔’的后退了好几步,然后颤声问了一句:“谁?”

那黑影并不说话,只是闷着头往前走,走了两步之后又停下,似乎是在等我。

黑暗中,我并不能看清那黑影的相貌,但是那熟悉的轮廓,那有那熟悉的声音,明显都是我爷爷的。

难道,这个黑影,是我爷爷?

可是,我爷爷已经去世了啊!

“你到底是谁?别装神弄鬼!”我壮着胆子冲黑影喊了一声,可那黑影也不说话,而是转过头,继续走。

我见状犹豫了一番,最后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那黑影带着我一路来到了我们村北头,这已经没什么人家了,唯有一座老旧的空房子,歪歪斜斜的耸立在黑暗中。

这是刘姥姥的家,自打刘姥姥几个月前去世之后,就再也没有人住,刘姥姥膝下无儿无女的,这房子也就没人打理,都快要塌了,就连房门都半掩着,被夜风吹的发出‘吱呀吱呀’的怪响。

我疑惑,这黑影带我到这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黑影没有任何停留,直接就进了屋,我见状皱了皱眉,随即暗骂了一声,心说既来之则安之,妈的,进去看看。

想到这里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壮着胆子,一头就钻了进去。

屋子内黑乎乎的,几乎什么都看不清,我拿出手机,四处照了照,发现这屋子内很是杂乱,除了一些老旧的家具之外,便再无他物了。

奇怪,刚才那个黑影哪去了?

而就在这时,我的眼角余光忽然看到,在墙角处竟然有一个地窖,那地窖的盖子半掩着,好像是刚刚被人推开的。

我走过去看了看,就见那地窖内黑漆漆的,就连手机的光线都照射不进去,而且,那地窖下面,还有一股很浓的檀香味。

我犹豫了半响,最后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强忍着恐怖,一把推开了地窖的盖子,随即踩着老旧的梯子,慢慢的走了下去。

地窖很深,但却不潮,反而很干燥,而且空间竟然还不小。

我打开手机四处照了照,随即就看到,在地窖的中央处,竟然有一张木板床,而在木板床上,还躺着一个人。

我被吓得后退两步,后背死死的顶在墙壁上,一颗心几乎都提到了嗓子眼。

她穿着一身深黄色的麻衣,身上盖着一床大红色的被子,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就好像睡着了一般。

“你……你是谁,为什么会躺在这?”我已经被吓得六魂无主,声音颤抖的不行,可是,那人却好像听不到我的声音一般,一动不动。

我见状咽了口吐沫,随即哆哆嗦嗦的往前走了几步,而随着我距离木板床越来越近,那躺在木板床上的人,也终于被我看清。

我被吓得‘妈呀’大叫了一声,随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刘姥姥?

她怎么会躺在这?

刘姥姥早已死去几个月之久了,此刻却好像睡着了一样,根本就没有半点腐烂的迹象,而且最主要的是,刘姥姥早已被下葬,她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