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老树流血/搜神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瞪大着眼睛,一脸惊愕的站在原地,只感觉整个人宛若被五雷轰顶了一般,一时间,竟难以迈动一步。

爷爷,已经死了?

可是,这怎么可能?要知道,我刚刚可是还和爷爷在一起的。

院子里有不少守灵的人,此刻看到我,立马就喊我,我妈也急急忙忙的从屋里走了出来,但我却没有进院,而是转头急急忙忙的往我家的自留地跑去。

我爷不可能死,他刚刚还和我说要去自留地挖花生,回来和我喝酒的。

我爸妈还有几个人在后面一个劲地喊我,可我却对他们不理不会,只是闷头狂奔。

几分钟后,气喘吁吁的我终是来到了我家的自留地,可是地里黑乎乎的,哪里有人的影子?

我仍然不信邪的喊了几声,都没人应,只有蛐蛐的叫声在黑暗的夜空下回荡着。

我瞬间懵了,呆愣愣的站在原地,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这时我爸妈追了过来,我妈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流着眼泪跟我说天麒,你怎么了,大半夜的,你往地里跑什么。

我闻言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痛哭的冲动,然后和我妈颤声的说,我刚才看到我爷爷了。

我妈闻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地掉眼泪,倒是我爸阴沉着脸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回去吧,给你爷爷烧点纸。

我被我妈牵着,一路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家,来到了灵堂前,而当我透过棺材的缝隙,看到里面躺着的爷爷之后,整个人瞬间崩溃,跪倒在棺材前痛哭了起来。

我爸是个不苟言笑,且沉默寡言的人,所以从小,几乎都是我爷爷逗我玩,就算是去外地上学之后,我也是三天两头的往家里打电话,和爷爷聊几句,但毕业之后因为诸事不顺,所以就断了联系,却没想到,这才几个月时间,我就要和打小疼我爱我的爷爷阴阳两隔了。

想到此间,我的眼泪便宛若泉涌一般,噼里啪啦的往下流,我妈见我哭的伤心,便过来拉我,将我拉到了屋里,先是一阵嘘寒问暖,又问我吃没吃饭。

我哪里有心情吃饭,当即擦了擦眼泪,问我妈,我爷是怎么死的?

可我妈却无论如何都不和我说,只是擦了擦红肿的双眼,然后去厨房给我下面条去了。

我见状心生疑惑,只感觉爷爷的死似乎不简单,而且,既然爷爷已经去世了,那刚才,我见到的是什么?

难道,那个人并不是我的爷爷?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我妈曾经对我说过的话,我打小就体弱多病,能看到一些脏东西,只因认了一颗老槐树做干妈,从此才渐渐好了起来,又想到之前爷爷的诸多古怪之处,顿时就心头一颤。

难道,我刚才看到的,是爷爷的鬼魂?

可这个世界,真的有鬼怪这种东西吗?

我妈给我做了碗面条,可我却没心思吃,只是坐在灵堂里,坚持着要守灵,但我昨晚一夜没睡,在加上今天舟车劳顿,此刻坐在灵堂里便有些迷糊,起初还好,因为人多,几乎全村的老爷们都在这,但后半夜的时候,大家都回去睡觉了,只有我和我爸沉默的坐在灵堂里。

我问我爸我爷到底是怎么死的,我爸不说话,只是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人已经没了,怎么现在连死因都不告诉我呢?

难道,爷爷的死,很不寻常?

凌晨是人最困的时候,再加上我心力交瘁,整个人再也支撑不住,竟不知不觉间在灵堂里睡着了。

这一觉我睡的很累,只感觉梦到了许多古里古怪的东西,不时的,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我耳边轻声呢喃个不停,那声音很轻,且语速很快,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就在我想要仔细听清那声音的时候,忽然就被嘈杂的声音惊醒,转头一看,就见我爸早已不见踪影,硕大的灵堂内,唯有我一人,还有一口大红棺材。

我瞬间打了个激灵,而这时,就见街道上人影窜动,几乎所有人都在往村头跑去,我见状急忙跑了出去,一把抓住了隔壁赵叔,问:“赵叔,这是咋了,怎么大家都在往村头跑?”

“哎呀可不好了,刚才有人看到刘傻子扛着斧头,好像是去砍村头的那颗老槐树去了,那颗老槐树可有上百年了,咱们村的名字也是以此由来,以前有老人说过,这颗老槐树要是被砍,或者枯死,那咱们村的风水就被破了,到时候咱们村的人都要霉运当头。唉对了天麒,你不也是认了那颗老槐树当干妈了吗?走,快和我去看看,你爸早就过去了!”

我被赵叔拽着一路往村头跑去,离的老远,我就看到村头围了一圈的人。人群中又吵又闹,待我挤进人群才看到,那刘傻子正和我爸还有几个年轻的小伙子僵持呢。

刘傻子父母死的早,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人虽然迟钝了一些,但却生了一把子力气,到农忙的时候,谁家忙不过来就去谁家帮忙,性格出了名的温顺,一说一笑的,怎么今天却是一脸的凶相,宛若随时都会暴起咬人的疯狗一般呢?

这时就听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对着刘傻子大骂:“你个傻子,槐树村把你养这么大,到头来你却要砍了槐树村的根,你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让你饿死!”

众人纷纷附和,但刘傻子却红着眼睛瞪了众人一眼,随即抡起斧头,转身一下就砍在了老槐树上。

一般的槐树都不会太高,但这颗槐树不仅高,还很粗大,足足需要几人环抱,此刻刘傻子这一斧头下去,虽然不至于伤了槐树的根本,但也是一阵木屑翻飞。

这一斧头下去可不得了,就好比那火星子迸溅进了油桶里,几乎所有人都被气炸了肺,我爸和那几个年轻小伙子更是一马当先,直接就冲上去想要制服刘傻子。

但刘傻子好像疯了一样,见我爸他们冲了过去,抡起斧头当头就砍,我爸冲在最前面,因为躲避不及,一斧头就被砍在了胳膊上,一声惨叫,一下栽倒在地。我见状心头一颤,急忙冲了上去,一把扶起我爸,就见我爸的胳膊被砍出了一个大口子,鲜血把衣袖都给染红了。

本来因为爷爷的死我心里就窝着一团火,此刻我爸被砍,我当即就气血上涌,起身就要去揍刘傻子,跟在我爸身后的那几个年轻小伙子这时也回过了神来,也跟着我一起冲了上去,大家七手八脚的,终于是把刘傻子给放倒在地,先是给他一顿好揍,然后又找来绳子,给他绑了个结实,这才算完。

刘傻子被揍的够呛,眼圈发青,不时的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且这时他跟之前简直是判若两人,哪里还有之前的凶相,只是蜷缩在地,一边哆嗦,一边絮絮叨叨的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别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给他抬回去,绑起来,别让他再溜出来犯浑!”有老人吩咐了一声,立马有人去拿了一根竹竿,好像抬猪一样,抬着刘傻子往回走。

“爸你没事吧?”我看了看我爸的伤口,不算深,但出了不少的血,可我爸却摇了摇头,说没事,随即就往家走去。然而,就在人群将散之际,忽然就听有人大叫了一声:“妈呀,树,树,树流血啦!”

这人的声音结结巴巴的,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而随着他声音响起,众人也全都回头去看,我也回过头,随即就见,那老槐树被砍的地方,竟然,真的流血了。

殷红色的鲜血顺着断茬慢慢溢出,将地面都给染红,那血又腥又甜,被夜风一吹,立马在村子里飘散开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