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1623章 虚体空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金裳的样子,我倒是真有些下不了狠手了,我总感觉这金裳其实并不坏,她只是被秽宸利用了而已。

我在想,如果能够说动她弃暗投明呢?

有了这个想法,我便没有再出下一招,又一次收了剑问金裳:“这样,我们先来聊一下如何,说不定能够从谈话中化干戈为玉帛呢。”

金裳看了看我,然后伸手摸了一下身下的金色仙鹤,像是在安慰它,等那仙鹤表现的并不是那么着急了,她才慢慢道了一句:“聊一下?你们人类最善用花言巧语来欺骗我们这些妖物了,秽宸大人说过,人类是这天道之下最不诚实的种族。”

我反问金裳:“那秽宸他本身不是人吗?”

金裳道:“秽宸大人是一个例外。他是天道之外的存在。”

我笑了笑道:“我也是一个例外,我是天道之下最大的漏洞,同时是天道维持者三元老之一。”

金裳看了看我,一脸不相信的表情道:“天道维持者的三元老?你别以为我没见过外面的世界,就编一些谎言来骗我。如果说那个孩子是三元老之一,我或许相信,可如果说你是,我是万万不可能相信的,你的实力太弱了。”

我竟然被那个金裳小瞧了。

不过她说的也算是实话,我的实力和帝君、人王比起来还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从实力的角度来说,我坐这个位子,好像真有那么一点名不副实了。

我并没有去反驳金裳,而是笑了笑继续说:“如果单从实力上来说,或许我真的不像是三元老之一,可事实上,我真的是三元老,你刚才也听到五鬼帝阵外那个小子喊我什么了,圣尊。我的全称是五鬼圣尊,西南分局的老祖,同时也是现在灵异分局的三元老之一,这个我没有必要骗你,因为我也知道,我拿什么名号,都是压不住你的。”

金裳没有再与争辩,而是继续捂了一下肚子,我这边也是注意到,她的小腹位置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蠕动。

我惊诧道:“胎动?”

金裳见被我发现了,也不再忍着,本来只有一只手去捂着肚子,现在变成了两只手,从她的脸色来看,她很难受。

如果这个时候我用生死门拖住太乙剑所化的仙鹤,然后再去偷袭金裳,定能成功。

可我没有去那么做,因为我感觉到,金裳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金裳捂着肚子脸色大变的时候,太乙剑所化的仙鹤也是“吱吱”的发出几声痛苦的鹤唳之音。像是在心疼金裳。

金裳见我没有趁机动手,便问我:“现在是你动手的好时机,怎么还不动手?”

我道:“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说真的,我真不想将你封印在生死门中。我那生死门有进无出,就算是化生之神也是如此。”

金裳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看着我问:“那又如何?我不怕!”

“我金裳能有今日这般模样,大小天劫经历了三千三百次,别说封印,就算是死。我也不怕。”

听到金裳天劫的次数,我不由大吃一惊,人修炼到仙帝也不过经历十次左右的天劫而已,运气差一点的可能十多次,若是经历了三千三百次,那该是怎样的实力呢?

不可能只有五重天仙吧。

见我露出不相信的表情,金裳继续道:“我本是上古时期一无名小神居住的洞穴,因为长久吸收灵气渐渐有了灵识,可在我拥有灵识的时候,恰好赶上了人神大战,那小神被人类杀死,洞穴被毁。”

“按理说,那个时候我的灵识刚刚形成,本应该破碎的,可谁曾想,那个时候天道更迭,我所在的位置,也不知道怎么着,没有受到天道规则的影响,洞穴被毁之后。我的灵识并未被毁,而是残存了下来。”

“从此以后,我便发现,我竟然成了一个虚体,我本身受到天道规则的限制。可我的虚体内的空间,却自成一派,完全不受天理大道的影响。”

“我……”

金裳忽然讲起了自己的事儿,我听的刚要入神,她却又不讲了。

我道:“为什么不继续说了。继续讲啊,我发现,你在讲这些故事的时候,你小腹的蠕动就会轻很多,你的痛苦也会减少许多,怎么不继续讲了?”

我刚说完,金裳的小腹位置又开始动了起来。

金裳捂着肚子有些撑不住,直接跪到了仙鹤的后背上。

金色的仙鹤拍动着翅膀,不停的乱飞,一副十分着急,而有束手无策的样子。

我立刻厉声对那仙鹤道:“孽畜,你给我安静一点,如果你不想金裳被你晃死,就安稳地悬停在空中,一动不动!”

那仙鹤好像听懂我的意思。冲着我发出一声鹤唳,然后真的按照我所说的去做了。

仙鹤不乱飞了,那金裳的表情才稍微缓和了一些。

我又对正在主持五鬼帝阵的竹谣道:“谣谣,你用香气为金裳减少一些痛苦。”

竹谣有些犹豫问我:“初一,她可是我们的敌人啊?”

我道:“是敌人不假。可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敌人,我不想趁人之危,胜之不武。”

我这么说的时候,远处山巅上的穆迟却是立刻大声喊道:“圣尊大人,万万不可,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就是封印神皇手臂和犼的尸身,如今已经确定,那两样东西就在那女人的肚子,为何不趁那女人没有还手之力的时候封印了她,这样一来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圣尊大人,以大道,以天下为重啊。”

我“哼”了一声对着穆迟怒道:“你算什么东西,我该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我敬这大道。所以礼让金裳三分,因为她是大道允许的异术存在;我不为天下所动,只念这界下苍生,金裳也是这苍生中的一生灵,理应受到尊敬。”

“所以轻视这苍生中的生灵。那我与秽宸又有何区别?”

听到我的一席话,穆迟不再言语了。

他虽然有那一层护盾保护,可我这五重天仙的威势,他却是挡不住的,他在那护盾中已经半跪了下去。

他浑身颤抖对我道了一句:“谨遵圣尊教诲。”

听着我和穆迟的对话,金裳笑了笑道:“你与这灵异界中的一般人还真有一些不同呢。”

我没有接金裳的话,而是问她:“你方才说到,你体内的虚体空间,是天道规则之外的存在,而秽宸又是一个游离在天道规则之外的人。他的存在是不是和你有什么关系?”

金裳笑了笑道:“无可奉告。”

我道:“看你的眼神,那秽宸能有那一番造化铁定与你有些联系了。”

金裳不说话,只是看着,她肚子好像疼的更厉害了,她本来生机盎然的脸色。现在变得惨白不堪。

我这边道:“金裳,你还是继续讲那个故事吧,你讲故事的时候,你肚子就会安稳很多,虽然还不知道是为什么。可你讲下去,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坏处。”

金裳缓缓闭上双眼,她好像想什么事情,她小腹的蠕动的幅度也是慢慢的变弱。

看来她单凭回忆,不说出来。也是能够缓解疼痛的。

要听她讲故事,怕是有些悬了。

就在我觉得没希望的时候,金裳忽然开口问我:“你真的想知道我过去的事儿?这些事儿,我只对秽宸一个人说过,他也是最喜欢听我讲故事的一个人。这数百万年来,我历经三千三百次天劫,其中多数都是秽宸想办法替我挡下的,若是没有秽宸,我怕是早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数百万年?

那秽宸难不成是和神君、仙极老祖一个年纪的人吗?

本来以为他和无厌是一个时期的人。现在看来,我把事情想的还是太简单了。

金裳说这些的话时候,她肚子里蠕动的幅度明显减小,甚至有停止蠕动的迹象。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她肚子里的神皇手臂和犼的尸身也都喜欢听金裳的故事吗?

我仔细琢磨,很快想到了一点。

我之前猜测秽宸很可能是因为金裳的虚体空间才拥有了游离在天道规则的本事,那秽宸和金裳经历了什么,很有可能会成为了解秽宸如何拥有那种神通的关键。

不光我想知道这些,金裳虚体空间中的神皇手臂和犼的尸身同样也想知道。

它们也想要拥有游离在天道规则之外的神通。

神皇也好,犼也罢,它们最终输给的都是天道的规则。

若是能够不受天道规则的限制,那它们两个岂不都是无敌的存在了吗?

想到这里,我不禁感觉到一些后怕。

我是不是要阻止金裳继续说下去呢?

金裳看着我的脸色变了几变,就问我:“你这人听我讲故事有那么难受吗?怎么表情阴晴不定的?是在谋划怎么对付我吗?”

我道:“我多是想要对付你,现在出手,或者让我那儿子直接收拾了你便可,何必费心思谋划,我在想一些其他的事儿。”

我并未把心中所想说出来,主要是担心金裳肚子里的神皇手臂和犼的尸身听到了什么,进而对金裳不利。

和金裳简单的谈话之后,我就发现,金裳其实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我并不想伤害她,或者让她受太大的罪。

金裳笑了笑说:“也是,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你若是让我交出身体里的东西,除非我死了。”

我笑而不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