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1507章 梅花异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拜佛打败了御魔星君,身体轻飘飘地退了回来,她在我们身边落下,然后把身上的气势缓缓收了起来。

星月元仙在御魔星君失败的瞬间,脸上的表情变得尤为愤怒,她狠狠地瞪着花拜佛,不过那愤怒在下一刻就消失了,她眼中的愤怒慢慢地变成了微笑。

接着她直接从石椅上站了起来往前走了几步道:“我的好外甥女,你的本事真是厉害啊,你的神通尤在你的母亲之上。看来你是继承你那个异族父亲的血统啊,这样,我们做一个交换如何?”

花拜佛愣住了。

因为那星月直接叫她外甥女,这就说明她的父母是星月的姐妹。

我们这边也是大吃一惊,虽然我们一直猜测花拜佛的母亲星颐可能和星月有关系,可一直没有猜到是什么关系。

现在听星月这么一说,我们也是了然了。

花拜佛愣了一会儿,然后问星月:“什么交换?”

星月道:“你替我杀了李初一,我告诉你,你的父母在哪里,让你们一家三口团聚,如何?”

花拜佛的父母还活着?

花拜佛的眼神也是瞬间有了动摇,她转身看了看我,徐若卉赶紧站到我的身前,徐若卉害怕花拜佛会真的对我不利。

我对徐若卉道:“若卉,不用担心,花拜佛眼中没有杀气,她不会对我怎样的。”

徐若卉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并未从我身前移开。

花拜佛看了看我,然后转身又去看看星月元仙道:“我尘缘已尽。我心中现在只为大道,能不能与他们团聚,对我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花拜佛说她是为了大道,那她奉“1”的命令来保护我,也是为了大道了?

那个“1”是好。是坏呢?

听到花拜佛的那一番话,星月元仙“哈哈”笑了两声,然后慢慢地走回石椅旁坐下,她指了指身前剩下的五个人道:“你们谁去打下一场?”

星月忽然间就不说花拜佛的父母了,我心中就更加好奇了,所以不等星月手下说话,就直接大声问道:“星颐和那个异族人现在在哪里,他们为什么会把花拜佛遗弃到东北?”

星月看了看我笑道:“你想知道吗,那就等你打赢了下一场再说。”

我“哼”了一声说:“花拜佛赢了,按照约定,你们应该先放一个人,不放人,就说明你们不信守承诺,我们也就没有必要继续比下去了。”

星月笑了笑,对着那仙极洞山顶上的指了指,两个昆仑的弟子,直接把白雨生从山上推了下来。

我深吸一口气,直接立刻用逆换术飞了过去,在空中搀扶住白雨生后,我又迅速施展逆换术回到了我们的阵营中。

我虽然受伤。可逆换术的动作并不慢,这让不少昆仑弟子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儿。

星月那边笑了笑说:“看来你伤的并不重啊,接下来一场要不要你来打呢?”

我没说话。

星月又看了看虍烨,显然她这句话,不光是说给我听。更是说给那个虍烨听的。

虍烨依旧保持之前的动作,闭着眼,一动不动,他对星月的话,好像充耳不闻。

虍烨的灵台被我所伤,他现在肯定在养伤呢。

这个时候,星月身前剩下的五个人中,终于又站出来一个,这个人我们都认识,正是之前阻止我们的百真道人。

白雨生此时也在我身边道:“初一。真没想到你们会来到这里,说真的,我真不希望你们来,看看头顶的万极雷阵,他们完全被昆仑的人控制,就算你们打赢了所有人,恐怕也走不出这万极雷阵啊。”

“更何况,你们的胜面很小。”

不等我说话,神君直接捏了一个指诀,替白雨生解开了身上的封印。白雨生的气势也是慢慢地升了起来,他并未受伤,只是单纯地被封了神通。

现在封印解开了,白雨生的神通也是飞快地恢复了。

我看着白雨生道:“对方死一个,我们多一个,此消彼长,我们胜面正在增大。”

白雨生摇头没说话。

他的神通虽然恢复了,可信心却一点也没有恢复,我不知道白雨生到底遭遇了什么,为什么会如此的消极,这一点也不像他啊。

而我心中也有很多的疑团要问他。

这个时候,青衣道人也是缓缓站了出来,他看着百真道人道:“之前那一战我们没有打,这一次我们再来分个胜负吧。”

百真道人道:“我正有此意,能和青衣上一代的人间使者交手。也算是我的荣幸了。”

眼看百真道人和青衣同时起身向中间那一片空地飞去。

我一边注视着那边的情况,一边问白雨生:“我有一件事儿本来是想向穹宇道人求证的,可他还没有被放出来,所以我只能先问下你,爷爷曾经让穹宇道人传话给我。让我务必杀掉一个叫‘梦回坟’案子的正主儿,有这回事儿吗?”

白雨生摇头说:“我不知道,老李在进仙极洞的时候,我因为重伤暂时还在昏迷中,他有没有单独给穹宇道人吩咐任务。我不知道。”

说着白雨生看了看穹宇道人那边继续说:“一会儿还是等你们再赢一场,救出他了,你自己去问他吧。”

我点头没有继续追问。

这白雨生情绪十分的低落,他的身体里全是负面的情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让白雨生退到后面修养一下,他就真的很听话,退到后面盘腿坐下,然后开始闭目养息,他好像对青衣和百真道人的交战也丝毫不感兴趣了。

我这边也是看了看穹宇道人,他在那山顶上也正看向我这边。他的眉头紧皱没有说话。

就在我准备问一些问题的时候,青衣道人和百真道人已经开始交手,青衣化为一道青光飞入空中,他捏了一个指诀,身上瞬间射出数道的青光。

百真道人身体往后微微退了一小步。青衣道人所有的青光,就打在了百真道人身上的地面上。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声传开,百真道人也是瞬间被那一阵爆炸所吞没。

不过很快。百真道人就闲庭信步似的从那爆炸的烟雾中走了出来。

他抖了一下身上的梅花袍子笑道:“威力太小了。”

说罢,他直接飞身起来,右手飞快捏了一个指诀,手中立刻出现一枝梅花,那梅花“呼”的一声对着青衣就横扫而去。

青衣飞快退后,右手做了一个握的手势,一把青剑出现在他的手上。

“当!”

青衣的青剑和百真道人的梅枝撞到一起,发出竟然是铮铮的金属音。

两物相撞,先是电光火石,然后百真道人那梅枝上的梅花就慢慢地飘散。本来那些梅花是四处飞扬,可它们飞了不到一秒钟,忽然全部停下,然后犹如飞镖一样对着青衣道人猛射而去。

青衣道人有些意外,手中青剑猛然发力。击退了百真道人后,拼命挥剑。

“当当当……”

随着一系列的声响传开,青衣道人把所有的梅花花瓣全部给挡下了。

我在旁边看的真切,被青衣斩落的梅花花瓣,没有落到地上,而是全部在空中化为粉状直接消失了。

接着百真道人那已经光秃秃的梅枝上,又重新开出了一枝梅花。

那些梅花竟然能循环使用。

我发现这些,青衣道人自然也是发现了这些,他在挡下所有梅花后手中的青剑对着百真道人一指说:“你和花拜佛什么关系?”

青衣道人会这么问,我心里也能够理解,因为我在旁边也是感觉到了,百真道人操控梅花花瓣的神通和花拜佛有一些相似,只不过百真道人的神通远不及花拜佛那么厉害。

青衣这么问的时候,我就看了看一旁的花拜佛,她紧紧盯着百真道人。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我心中忽然有了一种想法,难不成百真道人和花拜佛的父亲一样,都是异族?

不对,异族在昆仑拥有极高的地位,不应该是百真道人这样的。

也不对,刚才星月和花拜佛的那一番对话,说明星月已经把花拜佛的父母给控制起来了,而花拜佛的父亲也是异族,星月既然敢对花拜佛的父亲出手,那百真道人如果是异族,现在又是这样身份的话,也就说得通了。

我试着去观察百真道人,他的命气就是人的命气,我感觉不到他身上有任何非人的气息。

而且他身上也没有花拜佛身上的那种怪异。

不管如何,花拜佛的身份总算是清楚了,如果我们可以见到花拜佛的父母,那花拜佛的身份之谜,以及她为什么会出现在东北,这些事儿都会浮出水面来了。

我这边乱七八糟想这些的时候,百真道人终于开口回答青衣道人:“我和花拜佛的关系?不好意思,我们没有关系,不过我的神通倒是和她有那么一点点的关系。”

说着百真道人抖了一下手中的梅花枝,那些花瓣再次飘落,不过这一次花瓣没有变成利器去攻击青衣道人,而是覆盖到了他的身体上。

百真道人的身体瞬间被梅花的花瓣给包裹了起来。

这就好像是花拜佛杀掉御魔星君的那一幕。

百真道人在自杀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