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1478章 干尸的身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单从贠婺和花拜佛的合作来说,是非常顺利的,他们的佛性有很多想通的地方。

可从结果上来说,他们两个单靠佛性,是封不住那具干尸的。

算到这些后,我就轻轻地“咦”了一声,徐若卉在旁边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把我卜算的结果告诉徐若卉,然后再道:“那具干尸,我也看不出太多的情况来,它身上的命气变化诡异,我暂时没有办法用那些命气来卜算那干尸的命理。”

“那样的尸,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还有一件事儿,刚才张七,这个村子来一个考察队。考察队带走了一具干尸,他们村子有一个人,还靠干尸致富发家,这一来一去又多出两具干尸来,也不知道那两具干尸现在是怎么的情况。”

听到我这么说,徐若卉就道:“初一,既然贠婺和花拜佛封不住那干尸,不如我们出手帮忙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先让徐若卉到门外把这院子周围的村民都给劝离了,别让他们再在那里看热闹了。至于张七一家,让他们先到邻居家去待一会儿。

徐若卉出去后,就说了几句这里的危险的话,那些村民犹豫了一会儿也就都各自回家了。

张七一家人也是去到邻居的家里,一切都还算顺利。

接下来,我捏动指诀,直接在这院子周围布置了一个结界,不等我出手贠婺就对我道:“初一哥哥,我知道我可能会失败,你算的也不会有错,可我想试一下,我的佛性到底能够到怎样的程度,所以在我失败之前,你先不要出手。”

听到贠婺这么说,我自然要尊重他的意见,就点了下头,然后对他说,安心诵经。

说完,我和徐若卉又安心坐回到了位置上。

一股有一股梵音带着佛性慢慢地侵入棺材,然后去消耗干尸身上的邪气,虽然每次能抹下去一些,可相对于那邪气的量来说,贠婺和花拜佛的诵经就显得有些杯水车薪了。

好在那些佛气消耗不了太多的邪气,折返回来后,就侵入那棺材板,在棺材板上形成一个有一个的金色的梵音字符。

贠婺已经在这里诵经一天一夜了,他身上的灵力已经消耗去了大半,而棺材上的金色字符已经满了十只有九。

再有一两个小时,那棺材上应该就会布满梵音字符,到时贠婺和花拜佛连手的佛性封印也就形成了。

只不过这个封印却封补了那干尸太长时间。按照我的卜算最多三个小时,那个干尸就能冲破那个结界。

想要保证那个干尸不出来,除非贠婺和花拜佛两个人轮换着诵经,日复一日,终有能把干尸身上邪气耗尽的时候。

可如果是那样的话。那贠婺和花拜佛下半辈子就什么也做不了了。

贠婺的佛性很高,或许愿意牺牲自我成全大众。

可花拜佛就未必,她的佛性虽然也不低,可她却是一个凶佛,有自己自私的一面。

她是绝对不会舍弃自己的自由,来困住一个干尸的。

只有贠婺自己的话,灵力总有耗尽的时候,那个时候,干尸照样还会出来。

就在我想这些的时候,那棺材里的邪尸忽然又动了起来。

“咚咚!”

两声敲击棺材板声音。这自然是那干尸发出的。

听到那声音,愿望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然后诵经的速度就更快了,花拜佛也是赶紧提升自己的速度,去配合贠婺。

“嗡嗡……”

滚滚梵音在这不大的院子里回荡,沁人心扉。

就在这个时候,那棺材里继续传来“咚咚”的声音,这一次那声音变得更大了,好像随时都会敲碎那棺材板似的。

棺材板上那些金色的梵文字符也是跟着发出“嗡嗡”的声音,又是钟鸣一样。

我依旧坐在哪里没有起身,不过我手上的指诀已经捏好,只要那邪尸突破贠婺和花拜佛的封印,我就立刻出手,我有把握在一招之内制服那个干尸。

他身上的邪气虽然很特殊,不过他本身的实力却不是太高,加上我的生死泉又可以克制尸毒,所以它在我面前,完全没有什么优势。

更何况,我现在的实力基本上和三重天仙没多大的区别了。

“咚咚!”

又是两声敲击棺材板的声音,梵音字符这次抖动的幅度更大了。不过贠婺和花拜佛仍旧在诵经,那些抖动的字符很快又稳定了下去,并未出现破裂。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棺材传出一阵沙哑的人语声音:“求求你们,放过我。放过我,我有机缘,我可以重生成人,真的,求求你们给我这个机会!”

重生成人?那棺材的干尸竟然主动开口和我们说话了。

不等我们说话。那干尸继续道:“你们也发现了,除了张家的人不小心感染了尸毒外,我没有主动做出任何伤害他们的事儿,你们应该能感觉到,我并非大奸大恶之辈,还求你们给我一次机会!”

这干尸说着话,沙哑的声音,渐渐变成了浑厚有力的声音。

我问道:“你是谁?”

那干尸穿着一身粗布道袍,他成尸已经有一千多年了,看样子应该是唐、宋年间甚至更靠前的修道者。

干尸用浑厚的声音道:“我叫霍城。是益州人!”

霍城?历史上有这么一号修道的名人吗?还有益州,在历史上,那就是成都了,这么说来,霍城也是算是我们西南的人了。

我想来想去没有任何的印象。

我摇头说:“没听过。具体介绍一下自己。”

听到我开始和干尸对话,贠婺和花拜佛诵经的速度也是稍微慢了一些,逼的太急可能会影响到我问那干尸问题。

觉察到这些后,我也是对着贠婺和花拜佛笑了笑。

那干尸道:“我的名字你或许没听过,可我两位师父的名字你们应该都听过?他们的命气很大,就算是他们已经仙逝,可他们的名字一定会名垂千古的。”

我问是谁。

干尸道:“袁天罡和李淳风。”

这两个人,我自然是认识的,他们都是隋末唐初有名的大能道者,特别是袁天罡。更是做过国师一职,凡是找他相卜的人,他没有一次算错过的。

李世民为了推演大唐帝国的国运,让袁天罡和李淳风共同编著了《推背图》,这是相卜、阴阳书籍研究价值十分高的一部。

不过袁天罡主相卜。

而李淳风虽然对相卜有些研究,可更多的喜欢研究理气和道术。

这霍城是袁天罡和李淳风的徒弟,这件事儿的确是鲜有人知。

我也是带着一些怀疑的态度。

不过袁天罡也的确在益州居住过,后来才去了长安,之后又离开朝廷,过去了闲云野鹤的生活。

此人一声甚是逍遥。

他的确有几个徒弟。可却没有听说有霍城这么一号人物。

而且还是跟李淳风一起收的徒弟,这在历史上就更没有记载了。

我道:“历史上可没有对你的记载。”

霍城道:“很正常,我先在益州跟着袁师父学艺,主要学习相卜和风水,后来跟随师父到了长安,认识了李师父后,我又迷上了理气和道术,所以我又拜入了李淳风的门下。”

“也是因为这件事儿和师父产生量一些间隙,他就不再承认我是他的弟子了,而李师父顾念和袁师父的关系。也没有明面上承认是我的老师,只是把他的所学教给了我。”

“我在学成之后,就开始四处云游,不过我并没有什么大的建树,因为我要做的事儿极其的隐秘,世人很少知道,所以我也不会出什么大的名气。”

我问霍城做的事儿是什么,是不是和他变成尸的事儿有关。

霍城点头说:“没错,我早年跟着袁师父在益州学艺的时候,他曾经在关天象的时候。偶尔发现一线天机,那天机关乎到上古时期的神话传说。”

说到这里,霍城在棺材里又不说话了,我有些着急,就催促他。

霍城道:“这佛印压的我有些难受,能不能先撤掉,我发誓,我绝对不会逃跑,更不会伤害这里任何人,否则五雷轰顶!”

听到霍城发誓,我就看了看贠婺。

因为贠婺在试自己的佛性有多厉害,我不想打断他。

这个时候贠婺主动停止诵念经文道:“也罢,让它道出事情的原委,说不定我们能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法。”

贠婺停下后,花拜佛也是停了下来。然后小声“喃喃”了一句:“白忙活了,就这么前功尽弃,你没有任何的怨言吗?”

贠婺摇头道:“只要能解决这里的事情,而且不用伤害谁,这也是我追求的,我不但不会有怨言,还要感谢初一哥哥!”

花拜佛冷笑了一声没说话。

贠婺和花拜佛停止诵念经文后,霍城在棺材里才继续说:“袁师父发现的天机是有关远古大神‘犼’的,众人都知道犼死后一分为死,而在它死之前,曾经强行和多钟洪荒巨兽交配,并遇有后代,而在这些后代中有一个种族和人类十分接近,他们长久以来,一直混迹在人类之中,伪装成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