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1418章 老人沟新事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森一句夸我的话,却让我感觉到浓浓的离别之意。

我看着林森道:“我没有多了不起,我还是李初一,最开始的那个李初一。”

在之前的时候,我跟着王俊辉,林森出案子,我都被照顾的那个。

可随着我的实力提升,我不再需要被照顾,而是反过来要去照顾别人,我的肩膀上多了更多的责任。

那几条巨龙飞走后不久,贠婺和林森也是直接离开了龙城,他们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他们早就有了离开的意思,只是我没有觉察到。

贠婺和林森只是去游离,去过他们的生活。我不应该感到悲伤,而是应该默默地为他们祷告。

就好像爷爷的那支队伍,若不是有我父母的案子,他们也不会再聚到一起,而是各自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

在贠婺和林森走远后,我们就下了城墙,回了龙城,这一次的事情也总算结束了。

只是又一个造神者盯上了我,甚至是盯上了龙城,让我心中不禁有些担心。

在之前,我一直都觉得龙城是一块铜墙铁壁,没有人可以在这里造次,哪怕是帝君和人王都要忌惮三分。

可造神者的出现,彻底打破了这一想法,我感觉即便是把徐若卉和丫头留在龙城也不见得是安全的。我需要成长,加快的成长,只有我变的更强,我才能给与她们最好的保护。

这件事儿结束后,汶麟也是先来找我。给我赔礼道歉。

毕竟那四条远古巨龙是它带回来的,我自然没有责怪汶麟的意思,在我眼里,汶麟已经是我的好朋友了。

我对汶麟道:“道歉的话就不要多说了,你从华东回来,就好好在龙城待着,另外,从今天起,你就是龙城的城主了。龙城的龙族还需要你的制约和管束。”

汶麟摇头道:“圣君,我没有那个能力,你是城主,龙城唯一的城主,不过龙族方面的事宜,我会帮你照看。”

汶麟不肯做这个城主,那我就让它做了副城主,汶麟也不好再推脱了。

我和燊幽的那一战动静不小,近些年,昆仑在我们龙城附近一直都有耳目,所以这一战很快就传到了昆仑那里,又从昆仑传出。让其他四大灵异分局知道。

一时间,我击伤四重天仙远古巨龙的事儿就在灵异界传开了,对我这个五鬼圣君真正的实力,也是让其他分局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西南已经成了其他各大分局中翘楚。没有那个分局的风头能够盖住我们了。

在贠婺和林森走后的第三天,总算是有一个好消息传来了,走了大半年之久的大魁回来了。

大魁这次回来,看起来气色不错,不过我却能明显感觉到,他的实力弱了不少,我通过他的命气卜算了一下,就发现大魁在半年前受了伤,而半年前正好是大魁去找青衣一门的时间。

想到这里,我就问大魁是怎么回事儿,是不是青衣的人把他打伤了。

大魁对着我摇头道:“这个你就别问了,你的事儿我已经和青衣谈妥了,他们说了,只要你不和神族有来往,只是养了五鬼的话。他们是不会为难你的。”

我对大魁道:“翎姬已经不在我身边了。”

如今已经物是人非,不但是翎姬不在了,我爷爷也不在了。

接下来,我把这半年发生的事儿给大魁讲了一遍,听到我的叙述,大魁也是沉默了下去,然后慢慢地说了一句:“初一,我没想到我走的半年时间会发生这么多事儿,我之所以没回来,是因为受了很重的伤。你也看到了,在受伤期间,我是没有能力穿过两个世界的界限的。”

和大魁又谈了一会儿,我就问他有关王俊辉、李雅静和小柽瀚的事儿。

大魁道:“放心吧,他们都很好。王俊辉是被青衣选中的人,小柽瀚的天资更是受到青衣的珍爱,他们不会有事儿的,再上昆仑的时候,王俊辉也会到龙城来找你。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相聚。”

我点头,恨不得时间马上就到了一年后。

那会儿王俊辉会回来,徐铉也会回来,贠婺和林森也会回来,我们的队伍会重聚。

大魁这次回来,伤势并未痊愈,可见半年前他伤的极重。

他不说为什么受伤,我试着卜算了一下,却发现大魁的命理被乾坤颠倒的道印给封住了,以我现在的神通。我还卜算不到。

这让我更加怀疑大魁的伤是被青衣一门给打的。

当然这只是我的怀疑,真实事情是怎样的,或许等王俊辉一年后回来的时候,就会有答案了。

接下来这段时间,大魁就留在龙城修养。

我的话。仍旧是半夜和上午修行,下午和晚上陪着丫头和徐若卉,有时候也处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日子一晃就是一个星期过去了。

这个时候,华北方面的枭靖也是给我打了电话,他说云山村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包括那个刘茜蓉的丈夫,也是得到了一些惩处,在那惩处之后,他向我保证刘茜蓉的丈夫一辈子不敢再做坏事了。

如果其做了坏事,那华北分局会立刻派人去收了他的命。

接着他又跟我说了一些有关净古派的事儿,大致就是说,他向唐二爷、张少杰和徐七七提供了一些上好的治疗内伤的药,三个人基本已经痊愈了,让我也不要担心。

枭靖跟我说了这么多小事儿,仍是不肯挂电话,我就知道他是又有事儿要用到我了。

所以我就对枭靖道:“枭靖,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有什么事儿你就直说,不用跟我吞吞吐吐的。”

枭靖道:“初一,老人沟那边出事儿了,我们华北分局之前因为一些事儿,逼你们撤走了老人沟的人,在这里我向你赔罪,如今老人沟出了大事儿,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希望你能不计前嫌……”

不等枭靖说完,我就立刻问他,老人沟到底出了什么事儿,那老人沟之前是有关我父母案子的重要线索,也和造神者组织息息相关。

我父母肯定是在哪里查到了有关造神者的某些重要线索才殒命的。

现在杀害我父母的直接凶手虽然已经被爷爷给干掉了。可造神者这个强大的组织还在,这个案子的后续还没有完,我自然要跟下去,我想要知道我父母当初到底是接触到了什么样的存在,才会丢了性命。

而老人沟可能就是突破口。

听到我的问题。枭靖慢慢地道了一句:“在你们西南的人撤走后不久,华东分局的人也是基本都撤走了,后来就剩下我们华北分局的人。”

“我们分局的老家伙们都觉得那里已经没有再调查的价值,把很多高手都撤走了,而我坚持认为那里还有线索。不然圣君当初也不会专门组建一个分队过去,所以在我的坚持下,我们华北分局还是留下了一部分人。”

“只可惜这一部分的人,最高实力者也不过一个天师,他们说在那里寻找线索。其实就是每天在那里混日子。”

“可就在三天前,还是出事儿了,我们在老人沟的小队,总共十一个人,全部暴毙。”

“他们的死相很惨,五脏六腑好像被什么怪兽给掏出来似的,还用他们自己的肠子绑住他们的手脚,总之那场面要多惨有多惨,要多血腥有多血腥。”

“后来我派了几个立宗等级的人过去查这个案子,可就在一天前,那几个人也是暴毙了,死状和上一批人一模一样。”

“昨天下午,我们又派了三个仙级的神通者过去,也是有去无回,现在那三个仙级的神通者。已经和我们失去了联系,他们现在的情况怎样了,我们都不知道。”

“我们也不敢再贸然派人过去,所以就想请圣君帮忙。”

我沉默了一会儿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们枭家的隐宗没有出动吗?”

枭靖在电话那头苦笑了几声道:“初一,不怕你笑话,这些案子,隐宗的老家伙从来不管的,他们最愿意干的事儿,就是类似你爷爷和将臣大战的事儿,然后去旁观一下。”

“而且那还是被迫过去,因为将臣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天道,他们不去不行。”

“可现在这些案子,还没有影响到天道,那些老家伙才不愿意往自己身上拦事儿呢,更何况这些事儿牵扯到造神者组织,他们是害怕给华北分局惹上麻烦。”

我道:“你们华北分局怕惹麻烦,我们西南分局就不怕了吗?”

枭靖有些着急道:“初一,我这次不是代表华北分局请你出这个案子的,而是我个人,以你一个朋友的身份求你,因为那失踪的三个仙级神通者中,有唐思言,我的妻子!”

听到枭靖的这一番话,我心中不禁一动。

我忽然有些理解枭靖的心情了,倘若是徐若卉失踪,我肯定也会疯掉的。

也会不顾一切的求一些人。

我深吸一口气道:“枭靖,你去净古派等我,我这就赶过去,老人沟的案子,我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