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1388章 茶楼的风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邧在电话里说出大事儿了,我心里也是“咯噔”一声,忙问蔡邧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蔡邧在电话那头儿深吸一口气说:“回禀圣君,我们西南分局在重庆市的一个联络点十五个人,一夜之间人间蒸发了。”

人间蒸发?

我让蔡邧说仔细点。

蔡邧道:“是这样的,我们西南分局在重庆市的奥体路上有一个分部,是一家很隐秘的茶楼,里面是我们分局的人接收和安排案件的地方。”

“茶楼的老板是一个立宗期的实力者,在茶楼当差的还有十四个人,都不是天师,不过全部都有道行,而且身手不差,一般的案子都能应付。”

“可就在昨天晚上,我接到消息,说是咱们西南分局的人。在重庆分部找不到人,有几个人都跑到了成都来交案子。”

“所以我就派人到重庆查了一下,那茶楼门庭禁闭,里面一个人没有,没有任何战斗的迹象。”

“我安排田士千和秋辰川查探了一下。他们没有查到任何那十五个人离开重庆市的线索。”

“事情到现在已经二十四个小时,十五个人,没有一点线索,也没有丝毫的消息,我估摸着肯定是出大事儿了。”

蔡邧说完。又说了一些向我请罪的话。

我道:“蔡邧,你不用这么跟我说,这件事儿发生,是不可预知的,怪不了你。这样,你先赶去重庆那间茶楼,安排人把重庆方面的职位先顶替起来,不要让那边的事宜乱掉了。”

“更不要让咱们西南出现动荡,我现在这就过去,等我到了,我们再商量后续的事儿。”

蔡邧“嗯”了一声说:“圣君,你说的这些我都安排好了,就等着你过来了。”

我也没有和蔡邧多说什么,便挂了电话。

徐若卉看着我问,是不是要去出案子了,还问能不能和我一起去。

我摇头拒绝了。

在没有解决平绣之这个麻烦之前,我是不会让徐若卉离开龙城的。

见我摇头,徐若卉也是无奈摇摇头,没有强求。

而我这边也是吩咐徐若卉,让她留意一下龙城的情况,如果大魁回来的话,立刻通知我。

提起大魁,我心中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大魁去青衣那边传话已经好几天了,按理说他早就应该回来了,为什么却迟迟不归呢,难不成是大魁出事儿了吗?

不过现在我们西南分局出了意外,我不能再待在龙城了,也就在龙城这边简单道别了一下。奔着重庆方向去了。

这次去重庆,我也把林森和贠婺带上了。

我身边旧时的伙伴已经没有几个了,王俊辉走了,徐铉也是忙自己的事儿,徐若卉要带丫头。目前也只有林森和贠婺可以陪着我了。

这次去重庆,我们先乘坐小霸王,等到了市边上的时候,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停下,然后让蔡邧安排车子接我们去那间茶楼。

到了茶楼这边,蔡邧带着化为人形的银狐和赤狐亲自接我。

进了茶楼他们更是恭敬地称呼我:“圣君!”

我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这么多礼,然后问他们把失踪人员的资料拿给我。

同时我也是在这里开始搜集命气。

这一搜集,我就不禁发现了一些异样,这里的命气是被人刻意掩盖和破坏过的,无法作为卜算的基础。

我把那些残破的命气放入命理罗盘中,也是没有引起什么反应。

而这种对命气的破坏,极为复杂,非仙级以上的实力者不能为之,按照蔡邧提供给我的资料,这茶馆里最厉害的西南弟子不过立宗而已。由此可见他们不是无缘无故的消失,很可能是被人绑架了。

可那些人为什么偏偏要绑这个茶楼里的西南弟子呢?

他们是获得了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吗?

这么一想,我就吩咐蔡邧把重庆分部近日来解决完的,以及正在解决的案子资料统统拿给我,我要仔细筛选一下。

蔡邧说:“这些都已经安排了,不过最近案子也有上百宗,整理出来还需要一点时间。”

我点头,然后继续在这茶楼观察。

这茶楼总共三层,第一层就有一个前台,是没有客位的。

二楼是普通的客位区,外加了几个卡包。

三楼就在高级的包厢客位区,另外茶楼管理者的办公室也在这一层。

茶楼全部都是中国风的装饰风格,从新旧程度上来,这里好像刚刚装修过没多久。

问起装修的事儿,蔡邧就对我说:“是这样的,在四个月前,这边发生过一起火灾,里面不少东西被烧毁了,所以我就拨款把这里重新装了一下,我调查过火灾的起因。完全是意外事故,当时的调查报告我还留着。”

我说:“蔡邧,你不用这么紧张,这些都是小事儿,我既然放心把西南分局的政事儿交给你。就表示我对你很放心。”

蔡邧点头。

我继续说:“从一进来的时候,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到,整个茶楼有一股微弱的戾气,这股戾气不是外来的,而是来自茶楼本身,这茶楼的装饰风水有严重的问题。”

“啊!”蔡邧有些诧异。

他是说什么也没想到,我们灵异分局的建筑单位会在风水上出问题。

惊讶过后,蔡邧问我,问题大不大,具体出在哪方面的问题。

我说:“我对风水也是略知皮毛而已。不过最基本的风水格局,我还是知道,风水,风水,藏风聚水。”

“可不见得藏风聚水的地方都是好地方。”

“藏风的前提是可以招风,如果不招只藏,那这里就是死穴,这里藏的风,也会慢慢变成死的风,如果这里再经常接触一些污秽的东西。这风就会被污染,从而形成脏风,甚至是坏风。”

“这里的布局就是这样,一楼门口放着一个巨大的景观茶桌的木雕,这是大忌。”

“木挡风。所以纯木质的景观不易摆放到正门口,如果非要摆放,以山石搭配,或者鱼缸搭配才可。”

蔡邧在旁边点头,然后问我:“圣君。你是觉得这里的风水布局,和他们的失踪有关吗?”

我说:“暂时还不确定,不过这里的风水布局,你需要注意一下,同时看下我们西南分局治下的产业。还有没有这样的布局,如果有,立刻改掉。”

又在这茶楼里搜寻了一下,便没有新的发现了。

这次我来这边,也是等于没有什么收获。

我没有离开这里的打算。我准备暂时在这里住下,等我把这里所有的资料都看完了,我再准备离开。

在没看到这里的资料之前,我是绝对不会离开这儿的。

这里发生的事情让我不由开始和我最近遇到的其他事儿联系到一起。

比如大魁迟迟未归。

又比如从神皇墓出来,却未曾显身的平绣之。

再比如几大分局最近一直来烦我,想要套取我有关神皇墓内容的事儿。

不过大魁去青衣一门,就算青衣一门为难大魁,也不至于拿我们西南的弟子下手,所以这件事儿和青衣应该联系不上。

再者几大分局套取神皇墓的消息,他们如果想知道这件事儿。那应该对更高层的下手才对,这茶楼里的人份量不太够,他们也不可能知道。

还有,我们西南分局正是如鱼得水的时候,几大分局也不会这个时候来找我们的晦气。

所以这种可能也排出。

最后就只剩下平绣之了,可平绣之为什么非要对这里的十几个人下手呢,他们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这还需要等我翻查了这里最近的卷宗后才能得知。

除了这些可能,还有可能是昆仑的人在搞鬼,只是他们搞鬼的原因,还说不上来。

当然,还有最后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件事儿是独立事件,和任何事情都联系不到一起。

这种情况事发原因,可能是这茶楼里的西南弟子得罪了某个厉害的家伙。

可不管是那种可能,这的确是一件大事儿。

不过我心里多少也是有一些宽慰,毕竟不是灵异界发生的某些不可挽回的大事件,如果是那样的大事件发生,那就不是失踪十五个人这么简单了。

在想这些的时候,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对劲,这个茶楼除了风水。好像还有其他的古怪,可究竟是怎样的古怪,我一时半会儿却说不上来。

另外,我总觉得这茶楼里,还会有其他的事儿发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