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1296章 第一个对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生死门虽然已经开启,可我现在还摸不到使用它的诀窍,看来果真如鋆酉说的一样,我只能等到了神相才可以驱使它了。

“呼呼呼……”

那祠堂里忽然传出一阵极重的呼吸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大喘气。

“咣咣咣……”

那呼吸的声音还没有落下,祠堂所有的窗户全部打开,随着一阵强风吹出,四道白影分别从窗户中飞了出来,然后依次落到了祠堂的正门前面。

这四个人身着白色的道袍,手持寒光长剑。面色惨白,披着头发,两只眼睛也是白兮兮的,全部都是眼白,没有眼珠子。

这四个人身上阳气极重,没有半点的阴气,他们的实力应该全部在天仙之上。

看到那四个身影,我们纷纷向后退了几步,而我则是趁机用心境之力通过那窗户把祠堂里面的情况查探了一下,祠堂的正中央是一个供桌,供桌上摆放着一个铜铸的专焚香末的香炉,这种香炉与一般的不同,有盖子,看起来更像是盒子多一点。

我眼前这个香炉,虽然是铜制,可形状却是怪异的很,一般的香炉多为三足,可我眼前的这个香炉却是足有九足,八足在外,分别指向八方。一足在中央很短,并未着地。

可见第九足并不是用来做支撑所用,更像是一种装饰。

香炉上还有很多图案,都是我未曾见过的珍奇野兽,大概六七只的样子。没有一只我能叫上名字的。

这个香炉分为三层,最下面一层为模型器具,就是大概的样式;中间盛放香末;最上面一层用来焚香。

不过我看的时候,香炉盖子完好,并未有任何焚香的迹象。

而在那香炉的中层也没有放置香末,反而是有一股极其阴寒的气息孕育在其中,其中还包含着无尽的尸气。

我立刻明白了,那香炉就是封印犼和赢勾魂魄的地方。

同时我把祠堂其他几个位置也是看了一遍,这里面有七口青铜棺材,其中四口已经打开,另外三口棺材还在封闭中。

这四口打开的棺材中还有我们面前站着的四个白衣人的命气,说明他们之前是躺在那四口棺材中的。

不用说剩下的三口棺材中躺着的应该是间日和他另外的两个手下。

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人。

看着面前的四个人,秋季天愣了一会儿道:“我们把这个村子都查探完了,仍是没有找到我太姥爷,姥爷和父亲的尸骨,他们会不会在祠堂里面?”

祠堂里正好三副棺材,而且我无法通过心境之力和慧眼,探查到棺材里面的情况,这个还真不好说,所以我就摇了摇头。

如果那三口棺材是秋季天的太姥爷等一行人的话。那间日呢?

难不成我们面前的这个四个不死人,就有一个是间日吗?

那四个不死人没有攻击我们的动作,我们这一行人也没有轻举妄动。

我收回对祠堂里面的查探,来观察这四个不死人的时候,祠堂里忽然响起一阵很尖的男音:“已经很久没有人能找到这祠堂之前了,上次来这里的那个人叫晟懋(mao),自称是昆仑隐宗大羽宗的宗主,若不是他阻止了我,此时双泉村的规模了早就扩大了数倍,那上前荒村。也早就变成这双泉村的一部分了。”

听到晟懋这个名字,旁边的贺飞鸿愣了一下,我问他是不是认识那个人,他道:“我看过很多有关机关术的书,这类的书在昆仑的藏书中有一半都是他写的。而大羽宗是隐宗中一个擅长机关术的大宗派,他们的机关术要比我们道宗中的千羽宗厉害不知道多少倍。”

“只可惜大羽宗在百年前因为宗主离奇死亡,然后整个宗派从隐宗中消失。”

我道:“那把古尸连起来,我们大概就可以知道,马展礼在百年前遇到的那个大战将臣的昆仑神通者就是大羽宗的晟懋了。可能是因为这件事儿牵扯甚大,所以昆仑把这件事儿就秘密处理了,昆仑多数弟子应该都不知道这件事儿。”

我在说这些的时候,昆仑的甲也是“哼”了一声道:“你们猜的没错,晟懋前辈三百年前就来过这双泉村,并制止了上前村的危机,他从双泉村带出一段锦书,然后利用身上的精灵之气制造了一把可以自由进入此地的钥匙。”

晟懋是大能的机关术师,所以他会有精灵之气,也是很正常的事儿。比如鲁班祖师,也是一个善用鲁班符和精灵之气的大能机关术师。

此时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儿,在山前村有一个木匠沟,那里住过的怪异木匠会不会是晟懋?

他隐居在山前村,为的就是探查双泉村的情况。

由此说来,这上前村和金属龙机关术的秘密终于也是要解开了。

另外还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昆仑这些人用的走到祠堂之前的方法,应该就是晟懋留下的,走那条路他不会遇到血滴树,更不会进入我遇到的那个幻境中。所以鋆酉也就没有见过晟懋,也就没有向我提及他。

想到这里,我心中不得不佩服那个晟懋的昆仑大能,他竟然通过自己的实力,硬生生在那强大的阵法中找到了一条路。足以见其的厉害。

此时祠堂里的声音继续响起:“那个晟懋,几百年没有来过这里了?”

昆仑甲笑道:“你刚才没听那个小子说,我晟懋前辈曾经和将臣交过手,他老人家已经仙逝了。”

“晟懋前辈在发现双泉村后,用了两百年的时间探查双泉村中的一切。后来这件事儿被将臣知道,他想威逼晟懋前辈,拿出祠堂中的九足香炉,释放犼和赢勾的魂魄,被晟懋前辈拒绝。后两‘人’大战,最终晟懋前辈不敌,仙殒于将臣手下,不过将臣也是受了伤。”

我很好奇昆仑的甲为什么说这么多。

所以就多看了他几眼,他的眼角微微一斜。用极其诡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对祠堂里面的家伙道:“当年晟懋前辈不愿意和将臣合作,可不代表我们昆仑的的意愿,现在大羽宗已经灭掉了,我仙宗愿意代表昆仑和将臣合作。请出犼和赢勾前辈的魂魄,让其和将臣的身体相融合……”

不等昆仑甲说完,王俊辉和秋季天两个人同时大怒道:“混账!”

我这边则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道:“万道始祖,巍巍昆仑,堂堂的昆仑仙宗竟然会做出如此违逆天道的事儿。你们难道不怕遭受天谴吗?”

此时仙极老祖在旁边已经被气的浑身发抖了。

不等昆仑四人组说话,仙极老祖走到我身前指着昆仑甲道:“昆仑的名声已经被你们这些孽畜给败坏完了,孽畜,孽畜啊!”

昆仑甲“哈哈”一笑道:“仙极老祖,你不过是我们昆仑的罪人罢了,我们昆仑现在的尊神是星月元仙,你不用再用尊神的语气来教训我们,你不配。”

仙极老祖这下气急败坏,就要出手去教训那昆仑甲,不过却是被神君给拦下了。他道:“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

说着两个人同时把目光看向了祠堂方向,那祠堂的门打开,接着里面的三口棺材同时打开,三个身着黑色长袍的人缓缓从棺材盖里站了起来。

这三个人周身萦绕着无尽尸气,却弥散着人的命气。他们更像是不死人。

这三个人会是谁呢?

我转头去看秋季天,问他那是不是当年的张耿一行人。

秋季天摇头道:“不是我太姥爷一行人。”

最中央的那个身着黑袍的人,周身尸气最重,我隐约能感觉到,那九足香炉的尸气和他身上的尸气是相通的。

此时我忽然意识到一件事儿。身着白色道袍的那些人的年龄明显要比身着黑袍的人小很多。

黑袍的人大了白色道袍的人几千岁。

他们不是同一时期的人。

在我发现这些的时候,仙极老祖道:“那些身着白色道袍的人,是我们的昆仑的人,应是晟懋的徒弟,他发现双泉村,应该和他的这些徒弟坠入双泉村有关。”

“至于那些黑袍人,应该才是间日和他来这儿的时候带的手下吧。”

我点头表示同意仙极老祖的猜测,那最中央黑袍人也是笑了笑道:“你们猜的没错,这些都是那个叫晟懋的徒弟,这样。你们要是打赢了他们,我就把晟懋的事儿给你们讲一讲,如何?”

此时昆仑甲道:“间日前辈,无需和他们废话,直接杀了他们。让我们带犼和赢勾前辈魂魄离开这里,等着将臣前辈和他们融合,三位前辈控制了大神犼的神通,那世界就是我们的了。”

我冷笑一声道:“刚才还说和我们合作,现在这就翻脸了吗?”

昆仑甲道:“少废话,拿命来。”

说罢,那昆仑甲捏了一个指诀,一股道气对着我打了过来。

我们遇到正主,却没想到第一个和我交手的不是双泉村的正主,而是昆仑的四人组。

他们既然出手了。那我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