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1040章 真相渐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现在的局势上看,贠婺似乎有些说动那鬼王了。

在说了几句话后,那鬼王就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了,事情刚有了进展仿佛又停滞了。

鬼物看着贠婺,贠婺看着鬼物,他们就那么四目相对。

不对,是二目对六目。

贠婺这边只有一双眼,而对方则是有三双眼。

鬼王、丽丽的鬼头和薛总的鬼头。

这里的气氛瞬间凝固了,我在旁边也不敢大喘气,当然不是怕那鬼王,而是担心不小心弄出了什么声响,让贠婺做出的这些努力给前功尽弃了。

贺飞鸿也如此。可梦梦和安安两个小家伙却没考虑这么多,依旧在旁边活蹦乱跳地给贠婺加油。

见状我赶紧通过竹谣的香气喝止了两个小家伙,听到我的命令,它们也终于安静了下来。

鬼王和贠婺相互看了一会儿,那鬼王忽然又“咯咯”地笑了一阵。

笑完之后就听到鬼王终于开口道:“既然你们想要了解我,那好,我就来告诉你们我的身世,我叫韩若怡,我老家在陕西,几十年前,在我十七岁的时候被人拐卖的河南一个村子做一个傻子的媳妇。”

“可惜那傻子命不好,娶了我的第三天就掉厕所里淹死了。”

“所以我就又再次转卖,这次我被买到了贵州一个村子里给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做媳妇。”

“到那个村子的当天,那个老男人就强暴了我,我反抗,他就揍我,打的我三天没下床,可他根本没有把我送医院的意思,而扔我在床上,又将我凌辱了整整三天。”

“那个时候,我心里全是绝望,我不停地乞求苍天救我,可于事无补。”

“到了第四天,我的身体终于恢复了一下。我能够一瘸一拐地走路了,那个老男人害怕我跑了,就把我的手脚绑住,害怕我逃跑。”

“就在他下地干活的时候,我挣脱了绳子,然后一瘸一拐地出了他的家门。我向他村子里其他人求救,希望他们救救我,可他们向我投来的却是极为冷漠的的眼神。”

“他们非但不帮我,还把我推回了那个老男人的家里,甚至派人去通知那个老男人,老男人气势汹汹地回来,当着那些村民的面,又打了我一顿,我不停地哭号,不停地乞求,希望有人能够帮我,可那些村民却不停地指责我,说我不好,是我的错。”

“我想知道,我有什么错?”

“你告诉我,我到底有什么错?”

“只因为太容易相信别人,只因为我太善良,所以就活该被骗吗?”

“你告诉我,善良的人就活该被骗吗?如果是这样,那善还有什么用?”

韩若怡声音近乎于嚎叫,整个楼道的阴气都震动了起来,我们打开的灯也是变得忽明忽暗。

贠婺“阿弥陀佛”一声,没有说话。

韩若怡“咯咯”笑了两声道:“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我是怎么被拐卖的,那一年。我十七岁,正值青春花季,我的模样不难看,虽然我年纪不大,可家里人已经开始给我物色对象。那一天我和朋友出去,回去稍晚了一些,在一个没人的路口看到一个人被摩托车压着。”

“我走过去扶他,想要救他,可他在我被我扶起来后,假意向我道谢,实则趁我不备,用一个手绢捂住了我的口鼻,一瞬间我就昏迷了,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落入了魔窟了。”

“都是我的善良招来了恶果,你告诉我,善因真的会有善果吗?小和尚?”

面对韩若怡的质问,我想不出好的话来说服她放弃执念。

贠婺那边依旧平静地“阿弥陀佛”一声说:“善恶终有报,善因遇到了‘恶’的因素,有时候会结出恶果,可你不能因为尝到了恶果就泯灭了心中的‘善’。”

韩若怡道:“小和尚你说的轻松,可你知道我遭受的恶果有多少吗?我受到那个老男人的凌辱,时间长了,我也彻底放弃了抵抗。我就想着逆来顺受,反正卖给了他,就和他一起过日子算了。”

“可过了两年,因为我没有怀上孩子,他就开始酗酒,一想到我没有怀孩子的事儿。就打我,说花钱买回来了一个坏货,说我是没用的女人。”

“不光那个老男人这么说,整个村子的人都这么说,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了,我趁着那个老男人睡觉的时候,提起菜刀想要把他给杀了。”

“可那一晚,我并没有成功,因为我去厨房拿菜刀的时候被那个老男人听见了,所以我回屋的时候,他已经有了准备。夺下我手中的菜刀,狠狠地揍了我一顿,然后掐着我脖子骂,我渐渐地喘不过气了,可我心中就有一个想法,那便是就算我死。我也要杀了他,我要他陪葬。”

“他使劲掐我,我发疯一样的掐着他,不过结果却是我先断气,我先死了。”

“我死了之后,那个老男人见杀了人。也不敢声张,就把我放在床上,用被子盖好,然后去院子里挖坑,想要把我给埋了,然后告诉别人我跑了。”

“那一夜下着雨,我死了之后,我的魂魄并没有散去,而是渐渐凝聚成了鬼物,我心中的戾气和执念很深,很快我就变成了一只红厉鬼。”

“所以我就附体到我的尸体上,然后用鬼扶尸的方法掐死了他,他的魂魄也是被我生吃了,那也是我第一次吃魂魄,我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复仇的野兽,我心中的善,在那一刻化为了无有,我存在下去的意义只有一个,那便是复仇,向这个世界复仇。”

“他的死,距离我死相差了整整五个小时。”

“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复仇的快感,本来想着杀了那个村子里所有的人,可无奈阴差要去捉我,可我发现我的身体渐渐拥有另一个神通。那就是暂时躲到地府的一个角落里。”

“见我去了地府,那些阴差以为任务完成了,就离开了,而我则是在阴差走后继续出来,想要找那个村子里的人报仇。”

“可在我重新出现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不在那个村子了,那是第一次用那个神通,我有很多地方不熟练,我来到了人间,却是无法再找那个村子的人复仇了。”

“我心中很气愤,我恨这个世界的不公正,因为我是被卖到那个村子的,我知道那个村子的名字,是在贵州,可是在贵州的什么位置我一概不知。”

说到这里韩若怡忽然停下,然后又“咯咯”地冷笑了一阵。

我在旁边说:“或许老天是在帮你,为了不让你造下更多的恶果,你重新出现的地方是塔城乡达摩祖师洞附近吗?”

韩若怡看了我一眼道:“的确如此。达摩祖师在那洞中面壁十年成佛,留下很多的佛缘在那里,我到了那里后立刻被那里的佛性给迷上了,那一刻我真的以为我能放下心中的‘恶’,我真的以为‘善’可以救我一次。”

“可在几年后,一个叫苍梧的人找上门。他说,他很少见一个鬼物能够通晓佛性,所以就想着收我做养鬼,还说要送我入轮回。”

“我相信了他,可我却发现,事实却并非他说的那样,他之所收我做养鬼,是因为我拥有吞噬其他鬼物的神通,还有我超强的藏匿神通,他说,若是给我一段时间成长,将来有一天,我甚至吞了鬼王、鬼仙,甚至是鬼帝!”

吞噬鬼帝!?

听到这里,我不禁觉得那苍梧是在做梦了。

不过再一想短短数十年,这韩若怡就从一只红厉鬼成长到了鬼王顶级,这速度也太过逆天了。

要知道我们之前遇到释比巫师王香宝,他是利用释比巫术保存了自己所有的实力,才成了鬼王,如果没有那个巫术,让他从红历鬼修上去的话,恐怕要几百年的时间了。

想到这里,我也渐渐明白为什么苍梧会找上韩若怡了。

韩若怡顿了一会儿继续说:“我被苍梧利用,渐渐地我就发现我离轮回转生越来越远。我再一次被骗了,他不停抓鬼喂给我让吞鬼,直到有一天,我遇上了这两个人。”

说着韩若怡指挥着自己身前的丽丽和薛总的鬼头动了几下。

而后它继续说:“那个叫丽丽的女孩儿家境贫困,他受到那个胖子的欺凌,却只能忍气吞声。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如果丢了,她就要从头开始,她的母亲重病在家里,等着她每个月的工资救命呢。”

“她心中的善,却成了她遭受恶果的原因!”

听到这里。我立刻惊讶道:“那你为什么要先杀了丽丽,既然她引起了你心中的怜悯。”

“怜悯!?哈哈,我会怜悯她?我看着她因为善被恶残害,我只会更生气,她让我生气,所以我先杀了她!”韩若怡一边冷笑一边说道。

不等我说话,它继续说:“至于薛总,他是自己找死,丽丽死后,不等我去找他,他自己就送上门了,所以我就控制丽丽的魂魄鬼扶尸,掐死了那个叫薛总的胖男人。”

事情的因由终于渐渐地都清楚了,这个案子牵扯到很多人,他们每个人的故事渐渐都要清楚了。

此时贠婺问韩若怡:“那你杀毛子和大山理由又是什么?”

韩若怡“咯咯”笑了几声说:“因为他们太贪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