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1039章 苍梧留下的阴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鬼王吐头发的动作看起来特别的恶心,特别是它那下巴犹如脱臼一样拉的巨长,让我看了之后不禁起鸡皮疙瘩。

贠婺这边没有过多的动作,依旧是诵念经文,他周身的佛印有条不紊的运转。

鬼王吐出几缕头发后,然后“咯咯”地笑了起来,它每“咯”一声,嘴里的头发往外吐一段。断断续续的笑声,听起来好像和打嗝差不多。

我忍不住提醒贠婺:“你最好出手制止它这举动,不管它要耍什么花招,使出来后肯定会对我们极其的不利。”

贠婺直接用意识通过竹谣香气回答我:“初一哥哥放心,不了解它多一些我就无法送走它,它用的神通越多,我从某些方便更容易去了解它。”

贠婺有自己的打算,我也不再过问了。

不过为了防止出差错。我还让五鬼把附近紧密把控了起来,同时也是贺飞鸿机警点,免得贠婺不小心受伤。

贺飞鸿点头没说,他已经早有准备,我也是把心境之力和慧眼张开,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

“咯!”

那鬼王又是打嗝一样的笑了一声,然后直接从它的嘴里吐出一个人头来。

那人头推着长发直接对着贠婺的佛印护罩撞了上去。

“嘭!”

“吱吱吱……”

随着一声爆炸声传开,无数电流的声音也是跟着轰鸣起来,那长发人头没有被弹开,而是紧紧地粘在贠婺的佛印上,特别是那颗人头的头发,更是胡乱舞动着,犹如爬山虎一样,紧紧抓在贠婺佛印的表面。

虽然那些虚影头发不停受到电击,可那种程度的伤害,完全在那颗人头的承受范围内。

“咯咯,咯咯……”

鬼王依旧在不停地笑着,它那脱臼的下巴没有合拢,好像又要吐什么东西出来了。

一颗长发人头已经让贠婺的处境很糟糕了,如果那鬼王再吐出一颗人头来,贠婺会不会出事儿?

我心中开始担心起来。

贠婺身旁半边的佛印已经被黑糊糊的虚影头发遮盖了起来,那颗人头顶着佛印,它的面容我也是看清楚了。

正是丽丽,几年前和那个薛总一起死掉的丽丽。

鬼吃鬼?

这场景可不多见。

丽丽面容并不死板,虽然看起来无比的惨白,可一双眼睛却是在不停地乱转。

我忽然就想,那鬼王再“咯咯”几声,会不会把那薛总的人头。不对,是鬼头给吐出来。

“咯!”

随着一声猛响,那鬼王嘴里又吐出一个一颗人头来,果不其然,是那薛总的。

薛总的人头看起来有些猥琐,一双小眼睛色迷迷乱转。

它从鬼王的嘴里飞出来后,直接对着贠婺那边飞去,不过它不是用头顶和头发去撞贠婺的佛印,而是张开嘴对着贠婺的佛印咬了下去。

这些鬼物到底怎么回事儿,贠婺的佛性那么高,佛印威力也不容小觑,可这些鬼头竟然直接对着佛印生扑了上去。

这里面是不是另有玄机,还是说,用苍梧这种养鬼法子养出来的鬼物根本不惧怕这些?

看着那鬼物对着另一个佛印咬了过来,贠婺不再只是念经了,他手中槐灵棍忽然从那一半佛印中伸了出去。不偏不倚直接塞进了薛总鬼头的嘴里。

“咯噔!”

“呜呜呜!”

那薛总的鬼头想要咬贠婺的槐灵棍,可是却被硌到了牙,随着一声轻微的牙碎的声音传来,薛总的鬼头惨叫了几声就往后退去了。

我忽然明白了。那些鬼头可以对抗阳气神通的攻击,可是却受不住阴气的伤害。

槐灵棍跟着了贠婺几年,虽然佛性提升,可它本身是灵体,它的攻击自然也是带有阴气的。

这就好像我们这些人,修为到了一定境界,可以用神通防止阴气侵体和阴气术法的攻击。

可面对阳间的刀之类的利器攻击的时候,还是要躲开的。因为那样的利器在同等水平修士手里,是足以伤到自己的。

想明白了这些,我就道了一句:“贠婺,槐灵棍是它们的克星。用槐灵棍收拾它们。”

其实不用我提醒贠婺也是知道的,我那句话刚说完,贠婺收回槐灵棍对着丽丽鬼头的头顶就顶了过去。

“嘭!”

“呜呜呜……”

丽丽的鬼头伴随着一声闷响和一阵惨叫声就被贠婺给打飞了,他周身的佛印再次恢复了正常。

此时那鬼王下巴终于归位,它的模样终于变回了正常的鬼样。

看到贠婺扳回一城,一旁在我命令下只能观战的梦梦和安安就跳起了啦啦队舞。

同时嘴里不停喊着加油给贠婺助威。

我皱着眉头问梦梦和安安那舞蹈哪里学来的。

梦梦说:“我从电视上学的,然后交给了安安。”

我问什么电视,梦梦说:“就是一群人追着球球跑,然后把球扔进一个框里的那个。”

NBA!?

看完了那个梦梦没去学打篮球,而是学了其中的啦啦队舞?

想到这儿,我不禁摇头。

我们这边正在说话的时候,贠婺主动对着鬼王方向冲了过去,我们很少能看到贠婺主动去攻击谁,就算在以往的战斗中,贠婺也基本上是被动防御的一方。

今天的这种情景,还真是不多见。

贠婺冲过去后。捏了一个佛印,对着鬼王拍去,这楼道的空间很小,鬼王无法躲避,于是就捏了一个指诀,把薛总和丽丽两颗鬼头召唤到旁边,然后再指挥丽丽的鬼头披散着头发挡下了贠婺的佛印。

同时鬼王再指挥薛总的鬼头对着贠婺撞去。

贠婺这次也不客气,直接挥动手中的槐灵棍把薛总的鬼头给打飞了。

“嘭!”

薛总的鬼头撞在一处墙壁上,直接化为一团黑气散掉,然后两秒后又重新凝聚成鬼头的形状。

我忽然有些明白了,薛总和丽丽的两颗鬼头,已经被我们面前那诡异的鬼王给练成了法器。

同时我用心境之力和慧眼也是进行了查探。

结果就发现。那两颗鬼头都拥有各自的命气,这说明他们有独立的生命,它们并不是单纯阴物法器。

话又说回来,用鬼头炼制法器。鬼伤害鬼,这也是天道绝对不允许的事儿。

在击退了那两个鬼头后,贠婺“阿弥陀佛”一声,然后原地停下来看着那鬼王说:“没想到你竟然阴毒到了这样的程度,如果你再执迷不悟,我怕是也度化不了你了。”

“佛度恶者,其恶者心中必存一善,如若一善都无。那我就只能送你入地狱了。”

贠婺说出这样的话,已经和我们之前认识的贠婺有些不同,贠婺在佛法上可能有了新的领悟。

只是他的领悟是提升了,还是倒退了。我就不好说了。

不过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贠婺的佛性是提高了。

佛的世界拥有地狱,那地狱肯定不是摆设。

贠婺说了那一番话,鬼王又“咯咯”地怪笑了起来,这次它没有再吐任何东西出来,而是单纯地笑。

笑了几秒钟后,它又把薛总和丽丽的鬼头召唤到身边,接着才缓缓说道:“心中留有一善,这话对我说等于是白说,在我心中善就是恶,恶就是善,世人以‘恶’待我。我便以‘恶’还与这世界。”

“我要这世界瘟疫丛生,我要这世界群魔乱舞。”

这鬼王好大的口气。

想到这里,我就准备嘲笑那鬼王几句,可不等我张嘴说话。我的太极图忽然动了一下。

我忽然意识道,我面前的这个鬼王似乎不是在说大话,再给它几年时间,说不定它真的能做到让整个灵异世界都陷入混乱的能力。

那苍梧到底留下了一个什么东西,是一颗可以炸毁整个灵异世界的炸弹吗?

苍梧,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苍梧虽然死了,可他的阴谋好像还在继续,看来我必须把苍梧之前办过的案子重新都要审核一遍,我能感觉到,苍梧的阴谋绝对不是单纯地只有这只鬼王而已。

贠婺看着鬼王道:“没想到你执念如此之深,你说世人以‘恶’待你,是怎么个‘恶’法,你又是谁,世人为什么要以‘恶’待你?”

“凡事皆有因果,你承受了‘果’必有因,那因虽然不一定公允,可天道给与它那样的安排自然有它的道理,或许是让你还前世债,或许是为积后世之福,又或许是让你接受尘世间‘痛’之历练,是佛在考验你也说不定。”

听到贠婺的这一席话,那鬼王终于没有再继续进攻,而是又“咯咯”笑了几声道:“你这小和尚还真是不肯死心啊,你们收了我散落在外面吸收厄运的鬼物,把我逼出来,难不成就是为了度化我吗?”

“咯咯……”

“你们还真是煞费苦心。”

鬼王边笑边说,不过看它的态度,仿佛是真的准备告诉我们它的来历,我不知道是不是贠婺的一番话激起了那鬼物心中的一“善”,如果是,那这就为贠婺度化它开启了一扇大门。

我用太极图感知了一下,就发现,事情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