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900章 第十个魔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中虽然总感觉这事儿会有差错,可仔细感知一下后,那种差错的感觉就消失了,就好像是刚才我一瞬间出现的错觉一样。

我的直觉向来很准,出现错觉的情况很少,所以我心里还是隐隐把刚才的怪异给记下了。

再者,这个案子我是必须接的,不是我想当救世主,而是我不想我这个西南老祖名誉扫地,更不想真有什么神通者把我圈养起来制造混沌火兽。

接着我问秋天,那“长生雾,不死村”要怎么才能找到。

秋天摇头道:“这个我就真的帮不了你。你只能去秦岭之中慢慢地找,运气好可能你们到那里就找到了,运气不好你们可能这一辈子都找不到。”

“至于里面的情况,我父亲可能死在里面,萧正也可能会死在里面,或许我们所担心的事儿根本不会发生,那混沌火兽也会在里面散掉也说不定。”

我问秋天:“进去的是你父亲,你一点也不担心吗?如果他真出了事儿,你不觉得伤心吗?”

秋天摇头道:“我才不会伤心呢,我……”

说到这里秋天忽然打住,然后忽然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她这姿势显得有些慵懒,不过我却能看出,她是借着这股慵懒的劲儿来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情绪。

这样的秋天,与我之前见到的有很多的诧异。

伸了一个懒腰后,秋天便说:“好了,事情都交代清楚了,你也同意案子了。我的任务完成了,所以呢,我也不多待了,回去后,过两天我们会把我们的人选派到西川来找你,到时候你们再从这里直接出发去秦岭。”

秋天要走。我象征性地客气了两句,留了她一下,她自然也和我打了下官腔也就离开了。

我们也是简单的相送了一下,回到大厅我们又开始议论这件事儿。

显然在出发去秦岭之前,我还有两天的准备时间。

秋天走后,我就问蓬莱老祖。他之前听说的“长生雾,不死村”是一个怎样的传说,和秋天说的这个相同不。

蓬莱老祖说:“自然是不同,我听到那个版本属于比较美好的,你要听吗,我可以给你讲讲。”

我点头,蓬莱老祖就简单讲了这么一个短故事。

说是在秦岭一带的山中,有这么一个村子,它处于一个山谷之中,这里山水秀丽,人杰地灵,然后这个村子里的四个村民就修成了神仙,而后他们传法给村里的村民,让每一个人都拥有长生不老的身体。

这件事儿后来被越来越多人知道,不少人也想来这里受到神仙的护佑,可外来的不少人心术不正,把村子里的人风气搞的越来越坏,后才那四个神仙就驱逐了外来的人,用神通制造了一片雾气,然后那个村子也就在雾气中消失了。

据说那雾气在秦岭中飘来飘去,时而会有一个村子在雾气中显现出来,而那个村子就是不死村。

那雾就被叫做长生雾。

听蓬莱老祖的这个版本,我就笑道:“你这个版本是明显更美好一些,不过真实性比起秋天的那个官方版要低一些。”

蓬莱老祖也是笑道:“圣君说的是,我这都是道听途说,没有依据,自然不能拿来作参考。”

我摇头道:“也不尽然,传说之所以能传下了,总有它真实的一面,而且我总觉得秋天给我讲的故事哪里不对劲儿。”

此时徐若卉忽然问我:“初一。你刚才有没有意识到,秋天在讲故事的时候有一个很小的差错。”

我犹豫了一下道:“没注意啊,是哪一个差错?”

徐若卉问我:“初一,三十五减去二十六等于多少?”

我说:“九!”

徐若卉道:“可是秋天在讲故事的时候,说三十五个魔修死了二十六个,只有几个活了下来。第一次说的时候,她没说活下几个魔修,对吧?”

我说,是!

徐若卉继续道:“可在下一句话,她在道四个仙修化长生雾结界的时候,清清楚楚地说。有十个魔修被封印到里面,如果不是秋天说错了,那多出的一个魔修是从哪里来的?”

“可如果说秋天不小心说错了,我觉得又是不可能的,这是当作资料讲述给我们的,她是秋家的大小姐,而且作为继承人,拥有优秀的资质,最起码在传递资料的时候肯定不会出错。”

徐若卉总是能够发现案子中一些极小的细节,她要不说,我还真没有意识到这个简单的小数学错误。

这也是因为秋天讲故事的技巧高,她前面用了“几个”这个词汇。是在潜意识里告诉我们,详细的数字不重要,让我自动忽略了计算。

下一句她转化了话题,把问题又扯回到了数字上,我们下意识也就忽略了两者之间的关系,忘记了计算。

可秋天为什么要玩这个心机呢?

有什么意义呢?

想到这里,我打电话给秋天,她接了电话问我什么事儿,我就把这个发现的告诉了她。

秋天笑了笑道:“初一,不管你信不信,我们秋家的资料上就是这么记述的,我们把这个当成一个数学问题,也想要更正,可无奈我们家的创始老祖有命令在先,这资料在传递的时候,任何一个数据都不能变。”

“这就是我们秋家的资料,其中的深意,我们无从了解!”

深意!?

是秋家的创始老祖算错了吗?

不对,这东西既然作为资料传递下去,那肯定经过缜密的修改,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所以我就肯定,里面总共三十个魔是对的,死了二十六个也是对的,剩下十个也是对的,可那第十个魔从何而来呢?

我绝对要弄清楚这个问题,对我们找到长生雾,不死村,甚至解决都这个案子都有帮助。

想到这里我深吸一口气,下意识把秋天讲的故事和蓬莱说的传说对比了一下。

这两个故事四个仙人,肯定说的都是秋震海、王长一、马邑和吕云天。

村民肯定说的是被四个人拿来“造仙”的三十六个实验者。

传说中有外来人,可秋天的故事中却没有提到任何的外来者,或者被驱逐的事儿。

难不成那第十个魔是外来者?

不对,不对,在我产生这个念头的时候,我的意识里便自行把这个设定给否定了。

如果有外来者。秋家的故事中大大方方的讲出来便是了,干嘛要掖着藏着呢,秋震海这样身份的人都直接出现在故事里了,还有什么值得秋家去隐瞒呢?

所以有外来者这一点就被否定了。

既然不是外来者,那就是这“村子”中原有的人了。

原来三十六个人,加上秋震海等四人。总共四十个。

地仙一个,死了。

秋震海等四个人死了。

魔修死了二十六个,怎么都只剩下九了,难不成第十个魔是凭空蹦出来的?

不对,不对,肯定还有什么地方被我忽略了。

我转头又看了看徐若卉,她也在努力思考,看了徐若卉一会儿,我脑子飞快闪过一道灵光,我拍了一下巴掌道:“我知道,我们忽略了一个问题,秋天说那三十六个被‘造仙’的人时候。没有说多少女人,多少男人吧?”

“假如其中有一男一女交合,并生下了一个孩子,那就是十个了,对吧,这是最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三的问题,对吧!”

徐若卉点头道:“有这个可能,只不过,就算是这样,秋家也没必要隐瞒吧。”

我说:“我能感觉到,我猜测的方向对了,我们不妨大胆做几个假设,第一个,那个孩子是秋震海,秋家会隐瞒吗?”

徐若卉摇头道:“可能会,毕竟最后四仙仙殒的时候封印群魔,一定程度上已经洗白了。如果再多出一个和魔生子的事儿,无疑又把秋震海给抹黑了。”

我也是跟着点头。

不过此时蓬莱老祖却道了一句:“初一,会不会是这样,第十个魔修是萧正,秋家的人早就料到萧正进去,所以说里面有十个魔修,目的就是给后世进去的人警戒,告诉他们,里面的魔修不止是九个,要提防第十个。”

蓬莱老祖这么一说,我也忽然觉得有可能了,我之前的猜测仿佛又被打回了原形。

本来以为我的分析接近真相了。可没想到这两条平行发展的线索都有可能是真相。

看来,单是靠猜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们需要找到不死村,进去探查之后才能下最后的结论。

至于卜算,这件事儿很难,那长生雾下的不死村。游离在这个世界之外,超脱了大道的桎梏,我这天劫的相师是卜算不到的。

再有就是萧正,他有诡异的昆仑血脉,我也卜算不了。

看来我就只有安心等秋家人过来,然后和我一起去秦岭再说了。

这一天过的很平静,到了第二天,我就给秋天打电话,问那两个人什么时候过来,秋天说,就这两天,让我再等等。

我道:“这个案子你们不急吗?”

秋天说:“反正那混沌火兽一时半会又长不成。着急什么,我们还需要准备很多东西。”

果然这秋家还是有事情瞒着我的,他们准备的,肯的是进入那长生雾后有用的。

挂了秋天的电话,我就接了王俊辉打来的电话,他问我最近有什么案子要出没有。他接下来几个月会在西川活动,看下能不能和我一起合作一把!

我自然求之不得,就把长生雾的案子告诉了王俊辉。

王俊辉想了一会儿道:“游离在大道之外的存在,那就是天道漏洞了,初一,这个案子,我们一起出吧,钱都是你的,我一分不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