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845章 最亲切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我被他的话震住了,鲛王对我“哈哈”一笑说:“五鬼圣君,你是不是也被我这个计划给震惊到了?”

我说,这些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

鲛王笑了笑,指了指下面的演武场,立刻开始了下一场的表演,说是表演,我看到的基本上都是屠杀。

鲛人的贵族肆意在赛场上屠杀低等级的鲛人,而周围观众席上那些低等级的鲛人还在拍手叫好,这个国家是病态的,甚至让人觉得已经无药可救了。

看了一会儿这样的屠杀,我就有些看不下去。就推脱说不舒服,要回房休息,鲛王那边却是看的正在兴头上,也没看我,直接吩咐了一个仆人送我们回去。

我们住的房间不小,可因为门口太小,所以那真龙还是进不去的,它只能卧在门口,即便是如此,它也是没有丝毫的埋怨。

等着送我们回来的人离开后,我就问那真龙,它是怎么渡的劫,竟然从海蛟变成了真龙,为什么实力却还是渡劫期?

那真龙一脸迷茫,对着我摇头,显然它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我估计它是渡劫的时候被天雷劈傻了。

此时我师父也是在我意识里道了一句:“这蛇走蛟化龙跟人渡劫也是一样的,有的渡劫失败了,却是半仙的实力,有些渡劫失败了就直接死掉了,还有的人渡劫失败了,有了仙体却是没有仙的实力。”

“而蛇走蛟,失败也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我弟弟那只真龙之前的模样,变成了蛟蛇。而非龙,不过它还活着,而且实力增加了。”

“还有一种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只真龙了,虽然有了真龙的身体,可是实力却没有增加,而且智慧也被天劫给劈没了。这就是命。”

我点了下头没说话。

梦梦、安安和康康三个小家伙已经和真龙完成了一片,它们在真龙的后背上说什么也不肯下来。

此时徐若卉提议给这真龙起一个名字,我正想着起个什么名字的时候,梦梦就举起小手道:“它的名字已经起好了,我给它的起的。”

我心中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梦梦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跳到真龙的脑袋上,对其摸了几下道:“它叫小霸王!”

梦梦说完,安安和康康两个还在旁边鼓掌,好像觉得梦梦起的这个名字很好似的。

梦梦继续说:“我的武器叫霸王叉,它现在是我的坐骑,要起一个相配的名字,所以小霸王,很配!”

好吧,早知道就该给梦梦的武器起个好点的名字,我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那真龙在听到梦梦给它起的名字后,竟然表示同意,还轻声“哼哼”了几句。

徐若卉在旁边道:“初一,你就认了吧。”

此时我忽然想起件事儿,那就是这真龙我以后怎么喂它,梦梦、安安、康康这些小东西吃的少,几乎花不了多少钱,可这真龙这么大的个头,就算是吃素也要把我吃穷了啊?

我瞅了一会儿那真龙,因为它不会说话,我就让竹谣替我问一下,并翻译一下那真龙想要说的话。

结果不等竹谣回答,梦梦就道:“我刚才给它说好了,它以后就吃苹果了,不过它可能吃的比我多一些。”

当我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师父就道:“初一。这个不用担心,这龙三四个月进食一次就行了,不过可能吃的比较多,你三个月破费一次。”

听我师父说到这里,我立刻喊了几个鲛人过来,他们问我干嘛。我直接道了两个字:“上菜!”

不管如何,我先在这里把这“小霸王”喂饱了再说。

这真龙还真是不挑食,那鲛人上什么菜,它吃什么,等着把它喂饱了,我心里开始盘算了,刚才那个量要是换成苹果的话,估计要上千斤吧,一斤苹果……

我心里已经开始计算起这龙的伙食费,看看它是不是比开汽车省油。

四五个月进食一次,这么算下来,好像是挺合算的,所以我算了一会儿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同时道了两个字:“赚到了!”

如果旁人知道我是以这种方式来给这条龙估价的,估计也是要被惊到的。

等着喂饱了这真龙,我又让竹谣检查了它的伤势,结果证明那护卫队长的几下并未重伤它,它是真龙之体,没有那么容易受伤。

这龙的事儿算是一个插曲,小插曲过后,我心里又开始烦恼起来,这鲛王要把王族变成神族,这事儿听着有些逆天,现在以人为本的大道。已经不需要神的存在,鲛人也不需要再制造一批神出来。

如果我不制止这鲛王的计划,他最先危害的肯定是鲛人的世界,然后很可能会威胁我们人类世界的稳定,毕竟在鲛人看来,人类都是十恶不赦的罪徒。

强大以后的鲛人肯定会对人类展开复仇的。

看来我必须阻止他啊。只是我们现在深陷鲛国又势单力薄,要怎样才能阻止他呢?

或许我真的应该把鱼眼儿和堃鲛救出来,他们两个都是仙级的神通者,说不定能帮上我。

这或许是我救鱼眼儿的一个理由吧,不过我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最主要的理由,肯定还有一个理由。那才是我非救他不可的。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忽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我身边的人我虽然都卜算过了,可和我关系密切的人,还有很多没有卜算过呢。

我从王俊辉、徐铉开始卜算,一直算到唐二爷和江水寒。

用了整整十多个小时,小东西都玩累睡醒又玩累了,可我这边还是没有找到会有什么人会需要鱼眼儿的煞目。

算来算去,我觉得就有一个人我没有算了,那就是我爷爷。

我爷爷是神相十段,他的命理强硬的很,就算他不对自己的命理设阻碍。这个世界上,排名第二的相师也算不出他的命理来。

而且还有可能被他的命理反噬,毁掉自己一身的相卜神通。

可是我周围的人都算过了,只有两个人没有算了,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我爷爷。

我自己的命,我无法算,我爷爷的命,我好像又没有能力去算。

难道鱼眼儿的煞目,对我爷爷有用吗?

最后一次和爷爷相见的场景,他的精神状态十分的不好,他变得十分的苍老。还有,上次手机视频,他的样子好像比我之前看的时候,更加苍老没精神了。

想到这里,我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我让徐若卉带着小家伙们到秧玥的房间。然后再把房间门关上,我要试一试为爷爷卜卦。

哪怕是废了这一身的相卜本领,以后再也算不了命,我也要试试!

徐若卉并不知道我的打算,她只觉得我是要卜卦,想要安静。所以才让她带着小家伙们出去的。

她没有多想,离开房间的时候只对我说了一句:“初一,别太累了,注意休息。”

我点了下头,在徐若卉出去后开始闭目养神。

给我爷爷算命,这事儿非同小可。所以我必须有充分的准备才行,此时我师父也是了解到了我的想法,他没有阻止我,估计在他看来,这个险也是必须冒的。

我闭目养神好久,确定自己精神状态到了最佳后,我才开始着手卜卦,第一步,我爷爷的命气。

我从小和爷爷生活在一起,他的生平我知道很多,所以要模拟出他的命气并不是很难。

这第一步我做的很顺利,我没有遇到任何的反噬,甚至那个命气的亲切,还让我感觉到很舒服。

和爷爷相依为命的情形历历在目。

我记得上小学的时候,爷爷负责接送我,下雨日晒,他都没有迟到过,直到我自己认得上学的路。

我记得我第一次和同学打架,老师罚了我,爷爷没有生气,反而是温柔地问我受伤了没。

我记得哭着问我为什么没有爸爸和妈妈的时候,爷爷说,我有一个爷爷就足够了。

我记得,无数个夜里,爷爷教我相术的场景。

那些我曾经忘记的,爷爷交给我的相术,犹如倒带一样,重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爷爷说的每一句话,仿佛都是刚刚说过的一样。

爷爷的命气就握在我的手上,亲切,逼真,我从来没有模拟出来过如此精确的命气。

我明白了,我爷爷防备了很多,可他唯一不防备的那个人就是我,就是他的孙子--李初一。

想到这里,我有些感动,眼眶莫名有些湿润了。

我将爷爷的命气放入命理罗盘中,就在静等要出现什么卦象的时候,那罗盘指针波澜不惊,没有丝毫的动静,就好像我没有放进去任何东西似的。

正当我诧异的时候,那命理罗盘上竟然渐渐出现一张虚幻的人脸,正是我爷爷,最主要的是,那虚幻人脸的各个相门上的命气清晰可见。

我明白了,这是因为我和爷爷的感情太深,那命气模拟的太细腻,结果直接呈现在我面前的不是卦象。而是面相,是最为生动的命相。

在看到这个生动的命相后,没过一分钟,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掉,因为爷爷的保寿官命气中的活气锐减,已经呈现出了奄奄一息的态势。

他的疾厄宫命气发黑,外来之力影响很明显,是受了重伤的征兆。

不过我在爷爷的疾厄宫中还看到另外一股外来的命气,那股命气好像没有伤害我爷爷意思,而是一种引子,我能感觉到,那股命气可以救到我爷爷。

而那股命气的主人是鱼眼儿!

另外爷爷是十段神相,是可以媲美帝君仙圣的存在,难道是帝君仙圣出手打伤了我爷爷?

不对,我爷爷现在接的那个案子,是帝君仙圣的授权的,我爷爷在帮帝君仙圣查这个案子。

怎么会这样?

正当我准备再看下去的时候,那虚幻的表情忽然“哗”的一声散掉了,好像是被人为破坏掉的,而这个人极有可能是我爷爷!

不管如何,我现在终于有了非救鱼眼儿不可的理由了,为了爷爷别说救下鱼眼儿,就算与整个鲛国为敌,就算屠了整个鲛国又如何?

我心中杀气滔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