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747章 被我淡忘的一些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贠婺诵经的过程对我们这些外行人来说是枯燥的,所以时间相对过的也是慢了很多。

而在贠婺为那些亡魂超度的时候,我很想去问一些问题,比如这察隅地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情况,还有她们守着这一片森林,不让我们进去那湖泊群又是为了什么。

可每当看到贠婺认真诵经的时候,我都不忍打断他。

正在纠结这些事情的时候,竹谣忽然在用香气告诉我,让我不用担心,那人鱼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它了,它马上转述给我。

过了一会儿竹谣就对我说道:“那人鱼告诉我,她们变成鬼魂之后执念越来越深,又历经沧海沧田,这里变成了森林,所以她们就开始把自己的魂魄寄生树上。”

“她们会随着树林里的风声、树叶的婆娑声歌唱。起舞。”

“直到有一天这里出现了一个妖魔王,它统领了这里所有的妖魔,要所有的妖魔都为它效命,否则都会被他所斩杀,这些人鱼虽然是鬼魂。可也难逃妖魔王的统治。”

“再所以她们就奉命守护这片森林,如果有人类的修士进入这里,她们便会立刻用魂音去迷惑那些人。”

我让竹谣再去问问那些人鱼,在我们之前有没有其他的人类修士,或者鲛人进入过这里。

我这么问自然是想确定鱼眼儿和堃鲛是不是到了这一湖泊群。

竹谣帮我问过之后。就摇头道:“她说没有。”

我点了点头,再有更多的问题那些人鱼也就回答不了我们了,因为她的意识因执念而生,执念以外的东西她会忘的很快,所以她能给我们说这么多已经实属不易。

大概又过了几个小时,日头西下,天色变暗的时候,那些人鱼的魂魄就全部化为星点消散了。

她们全部被贠婺超度完毕,这森林里以后再也听不到魂音了。

超度完之后,贠婺停止了诵经,可他依旧坐在地上不动弹了,我怕他出事儿,毕竟这一天诵经超度下来消耗也是不小的,所以我就过去推了推他的肩膀。

这一推贠婺竟然直接斜着往侧面倒了下去,他的身体僵硬的犹如死尸一般。

这下把我吓坏了,这贠婺不会为了超度那些万世人鱼魂魄给坐化了吧?

我赶紧大声地喊贠婺的名字,同时不断观察贠婺身上的命气,在确定他只是气血不畅,没有什么大碍后才松了一口气。

而竹谣已经开始用香气为贠婺疗伤。

过了二十多分钟,贠婺的身体才又变得柔软起来,我的心也是彻底松了下去。

而在这一天的时间里,徐若卉的身体也是早就恢复了,见贠婺身体能动了,就递给我一个水壶,让我给贠婺喂水。

贠婺喝了几口水才道了一句:“她们都走了吧。”

显然这消耗太大,有没有成功,贠婺自己也不太清楚了,或者说是因为他太累了,把自己给累断片了。

我告诉贠婺说,都送走了,他就咧着嘴露出一嘴的白牙对我笑了起来,他笑的很开心,也很满足。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我们无法继续赶路就在这边停下来休息,正好让贠婺也好好恢复了一下身体。

因为我觉比较少。所以我值夜的时候值后半夜,大概到了三四点的时候,枭靖走出帐篷,往我这边来了。

和我打了招呼,他就在旁边坐下。我问他有什么事儿,他笑了笑说:“初一,我感觉这次合作,你对我的态度很不友善啊,我身为枭家的少主,已经很多次放下身段和你说话了,你难道就不能给我点面子吗?”

我只是笑了笑没说话,枭靖继续道:“我知道半年前灵异分局封锁你接案子的事儿让你对我的成见很大,可你也要站在我的立场上想一下,我能为你做的都已经做了,你要见你爷爷,我也帮你联络了,而且这一过年,我就又重新给你安排案子,我枭靖感觉。我个人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李初一吧?难道你就不能把我当朋友看?”

枭靖这一番话说我的心里一怔,的确,从个人情感来说,枭靖做的似乎已经够好了,所以我也笑了笑道:“是已经够了,只不过我觉得我们距离朋友的关系还差一点。”

枭靖看着我笑道:“初一,我知道,你对我的成见还是来自于你觉得我不把你当成朋友来看,可我要说的是,你真的误会了。”

“我们之前一起出案子的时候,你是家族以外的第一个人和我一起行动,我们家族的人,都是我的下人,都巴不得想要讨好我,我根本不用去为他们想什么,不用去为他们的安全担心,所以我那个时候对你的冷漠只是我不懂怎么交朋友而已。”

“我回去之后,思言给我讲了很多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之道,我才知道什么才算是真正的朋友,而不是我做少主那会儿。所有人都要讨好我的样子。”

“我已经很努力在学习了,所以初一,我还是那句话,在你没有和我们家族彻底站在对立面的时候,请和我做朋友吧。”

我没想到枭靖一下跟我说这么多的话,不过我能感觉到他的这些话都是发自肺腑的,他没有骗我。

他也没有能力骗过我这玄阶三段的相师。

不得不说,枭靖的这一番话,让我心里对他有了一些改观,过了一会儿我就对着枭靖笑道:“好啊,如果你真的把我当成了朋友来看,那我肯定也会把你当成朋友的,朋友是相互的。”

又聊了一会儿这些废话,枭靖就把问题扯到了这次的案子上,他问我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古鲛国和弇兹氏可能存在着某种关系,再说具体点,就是玄女、素女和须女三个部落女首领可能都和古鲛国存在着某些联系。

我说,我也是有这样的感觉,还不能确定,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查神琴的所有线索都查到了古鲛国上。

枭靖那边也是点点头,然后又对我说:“初一,你能不能卜算一下,看看那妖魔王巴桑手里的那琴是不是我们要找的神琴。”

我苦笑着说:“可以是可以。不过这完全是我的模拟推算,准确率有待考量。”

我算这些总要妖魔王巴桑的一些命气,可我现在去哪里找他的命气呢?如果单是我听扎西次杰的那个故事去模拟的话,那准确性肯定不是那么高。

万一那个故事再有某些地方是杜撰的,那我这一卦极有可能会让我们的调查方向南辕北辙。

不过枭靖对我的卜算本事好像很自信,他笑了笑道:“我相信你,你试着算一算再说。”

而在我卜算之前,我先是摘取了枭靖的一些命气,然后以他的命气为引,去卜算他和我模拟出那个妖魔王之间的关系。

如果他俩的命气牵扯不到一起,那说明我们寻找的神琴不在那妖魔王手里,如果它们命气有交汇的地方,那说明巴桑手里的的琴极有可能是神琴。

当然也有第三种可能,就是我们和巴桑发生了冲突,而他手里并没有神琴。

不过只要我能卜算到枭靖和妖魔王巴桑命气的相交点,那我就能根据那个相交的点判断我们这次与巴桑的交集是单纯冲突,还是他手里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想到这里我忽然意识到一件事儿,最近办案的时候,随着我相术变得越来越厉害,我完全把相卜术的使用和修行给落下了。

要知道在以前的案子里。每个案子我都会用相卜术去卜凶问吉的,可现在我似乎越来越想着顺其自然,渐渐地淡化了我相卜术的使用,这也等于是我自己把自己的优势给放弃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种恍然的感觉。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我,因为我最近出的几个大案,都是牵扯到天机存在,我的相卜术完全不灵光,所以我自己也就把相卜这事儿给自动忽略了。

可经过今天这么一想,我忽然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以前,我记得我开始做团队决策者的时候。我的实力还不是很强,而那个时候王俊辉就把决策权毅然交到了我手里。

他看重的也是卜凶问吉的本事。

见我半天没有动静,枭靖就问我:“初一,开始算了吗?”

我说:“开始算了,别吵吵!”

好吧。其实我心里正在飞快地走思。

而枭靖听到我那么说,也是赶紧闭嘴安静地等在旁边。

又过了一会儿,我把心静下来之后,才开始慢慢地起卦。

我手里已经有了枭靖的命气,那接下来我在模拟妖魔王巴桑的命气就好了。

片刻之后,我掐着手指,用扎西次杰给我讲的故事去反向推理巴桑的命气。

很快一股很笼统的命气就渐渐出现在我的手指上,我不断去细化故事,把最合情的命气留下,而那些很明显违背常理的命气则被我剔除。

而我细化这股命气的时候。我的意识里忽然传来一阵莫名的压力,好像有什么东西想要阻止我模拟这股命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