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576章 女人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把这个院子其他的房间都搜查了一遍,同样发现了不少碗碗罐罐之类的东西,跟中间的房间一样,全部被摔碎了,从痕迹上来看,好像是刚摔碎不久的。

又在现场找了一会儿。我就问徐若卉这些罐子有没有可能是装蛊用的。

徐若卉没回答我,我回头看了一下,她正拿着一片破碎的瓷片发呆,似乎在想什么事情,我好奇问她:“是养蛊用的吗?”

徐若卉似乎想到了关键点,不想被我打扰。眉心就皱了起来,我也是赶紧闭嘴。

顿时这个院子就陷入了沉默之中,大概过了两分钟徐若卉才开口说:“初一,我似乎知道关键了,我刚才努力回忆玥奶奶教给我的那些蛊类的知识,我就发现这些碗碗罐罐是用来养一种叫‘冥蛹’的东西,这些东西只要给它吃的,它能够在短短两天之内长到一米多长。”

我问徐若卉那冥蛹是不是蛊,她说:“算是一种蛊。不过这种是生蛊,只能拿来害人用,无论怎么样都养不成本命蛊,因为它长的太快,一旦成年,它就会立刻杀死宿主,是极少数蛊师无法驯服的蛊虫。”

“还有,我听玥奶奶说,之所以把它成为冥蛹,听说它是一种来自阴间的一种阳虫,虽然身体是阳物,可却有着可以咬死鬼魂的神通,所以我们身边的这些小家伙要主意了。”

听徐若卉这么说。我就赶紧问她,她给我们的那些水能不能防住冥蛹,徐若卉道:“应该可以吧,毕竟冥蛹这东西太过稀少,只在传说中存在,也不受蛊师们的喜欢,所以我也不敢打包票。”

我心里稍微有些怕了。

过了一会儿徐若卉就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办,我就道:“我们在这村子里找找看,这村子范围不大,如果找不到玥奶奶和上官琴我们就退出去,我总觉得待在这个村子里会倒霉。”

接下来我们就在村子里四处找了找,又在不少家里发现了那些碗罐之类的东西。

无一例外,都被徐若卉说成了存放冥蛹的容器。

所以我们接下来走在村里,若是看到完整的碗罐都不敢去碰,先问徐若卉有没有威胁。结果令我们毛骨悚然的是,这村子里几乎只要是一个容器,徐若卉都说里面住着冥蛹。

我们一圈搜查下来没有发现秧玥和上官琴,却发现我们深处在了一个巨大的虫子窝里面。

我忍不住掐指算了一下,就发现我们这些人霉运当头,一场巨大的麻烦正在向我们逼近,只可惜我牵扯在其中,尽管我是以林森的命气起卦的,可还是算的不太详细。

而且我掐到一半,我的指甲还把自己的手指给掐破了。

有血光,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见我手指流血,徐若卉赶紧过来要给我包扎。我摇头说:“不用了,别忘了我的身体可是涅槃和萃体双重‘加工’的,这点伤小半天就好了,不打紧。”

徐若卉还是检查并给我包了一下,然后问我接下来的情况如何,我摇头说:“不太好,不是什么好卦象,我们要有麻烦了。”

正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林森忽然抬着头看着天空说了一句:“初一,你有没有觉得这天空有些不对劲儿?”

不对劲儿?我抬头看了看,圆圆的月亮,高高的天,没有什么不对啊!

等下!

我心里忽然一个机灵啊,不对啊,我们刚进村子的时候,那天是云彩遮着的,天很低,我都感觉到很压抑,后来傍晚了,直接出了月亮,那种压抑的感觉就消失了。

是那些云彩散去了吗?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月亮,天空……围吗亩弟。

不对啊,月亮就算晚上出现在天空中,它的位置也不是固定不动啊,它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位置也会发生变化,可我们头顶上那个月亮,从我们进村之后就一直挂在我们正头顶没有动过一点的位置。

那月亮有问题!

我继续盯着那月亮看,过了一会儿我心里莫名的发毛,背后一阵寒意袭来。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那个月亮好像一个眼珠子,它在一动不动地盯着我们看。

我把心中感觉说出,徐若卉也是愣了一下道:“初一,你不说我还没事儿,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感觉天空中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们看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林森也是附和了一句:“对了,除了,当初那些日本人第一天出事儿的时候,是不是也在十四的晚上,他们是不是也是感觉到天空中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们看啊?”

听林森这么说,我就赶紧问:“你不会也有同样的感觉了吧?”

林森点头说:“是!”

我转头问贠婺有没有那样的感觉,贠婺摇头说:“我没有那种感觉。”

听贠婺这么说,我心里稍微松了口气,如果这是一场幻觉的话,那说明我们并不是所有人都中招了。

接着我又问几个小家伙,它们都是粗线条,正在拼命地翻找那些碎碗罐,好像想从里面翻出什么宝贝来,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们说什么。

不过我还是问了问它们,它们都是摇头,竹谣直接对我们说:“初一,你们是不是渐渐地被鬼遮眼了?”

我还没说话,古魅就从命理罗盘中主动出来说:“不是鬼遮眼,那中被人盯着的感觉是真实存在的,没有那种感觉的人是因为其还没有被盯上。”

再换句话说,目前被盯上的,只有我、徐若卉和林森三个人。

不对,古魅这么说,难道说,她躲在我的命理罗盘还被盯上了吗?

我赶紧问古魅周锦妍,她也是对着我点头说:“是的,我也有被盯上的感觉!”

古魅也被盯上了?这事儿就更加的稀奇了。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呢,我百思不得其解,而就在这个时候,梦梦忽然对我说:“笨初一,那个手机用完之后可以还给我吗,这些瓷片下面都没有了,我和安安、康康找了半天了,都没有。”

我愣了一下把那个坏手机扔给它说:“笨兔子啊,好了,这东西给你了,回去就不给你买新的了啊。”

梦梦犹豫了一下,然后顺了一下耳朵说:“好吧!”

接着它就把那个手机塞进了自己的那个小书包里,一个手机差不多就要塞满了。

看着兔子有了收获,安安和康康都可怜巴巴地看向了我。

我想了一下说:“那是人家梦梦自己找到的,你们想要的话就自己去瓷片下面找!”

安安和康康点头。

有了这个小东西调节气氛,我感觉不是那么害怕了,不过那种诡异的感觉还是挥之不去的。

我们又找了一会儿,依旧没有收获,我就道:“那个日本的人的日记里不是提到,这村子后面有个小溪吗,你们看围墙的西北角,就那边有个山沟,我们进去看看,看看还有没有水,有没有洗澡,不对是,是唱歌的女人。”

徐若卉瞪了我一眼:“你是奔着看人家洗澡去的吧?这些日记里都没提到,你的想象还真丰富啊,几天不练你,皮痒了啊?”

我们之间虽然彼此还在说笑,可心情却十分凝重,我们彼此开玩笑了只是为了给自己减压。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一个女人歌声从西北方向的那个山沟里传来,我往那边看了看,似乎是为了圈起那个山沟,围墙故意在西北方向拐了一个打弯。

这也是从卫星图片上看着那个圆环西北方向有些突出的缘故。

那歌声很细腻,歌词的大意我听的真切:红月啊,你照耀了这里,涓涓溪流映照成了血红色,小男孩啊,很调皮,跳到溪水中洗澡,就再也上不来了。红月啊,你照耀了这里,绵绵山峦映照成了血红色,小女孩啊,很调皮,上到上坡上采花,就再也下不来了。

听到这几句歌词,我心里忽然毛骨悚然,鸡皮疙瘩起了一身,那个女人唱的这首歌,好像是在讲述,日本人没有在这个村子里发现孩子尸骨的原因。

这个村子在民国期间出事儿的时候,村里的小男孩儿和小女孩儿已经死绝了。

死亡的原因正如歌里面唱的那么诡异。

我们这些人也是一下被那歌声吸引了,愣了半天没说话,等那个女人的声音唱完这里就开始一直重复的时候,我才说了一句:“我们顺着声音找过去,真相可能就在那边。”

“红月亮,女人脸,现在我们听到了女生的声音,说不定今晚上我们就可以看到女人脸了。”

我说到这里徐若卉就深吸一口气道:“初一,我忽然觉得有些后背发凉,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儿要发生了。”

其实我也有同感,可我们要救秧玥和上官琴,那我们就必须把这个村子的谜团解开,这或许就是她们失踪的原因。

我之所以说她们失踪自然是因为我采集了两个人命气,放入命理罗盘中之后,却犹如石沉大海一般,我卜算不到两个人行踪,她们若不是被强大的东西隐秘了身形,失踪了,那剩下的就是我们最不想面对的一个结果了,两个人可能死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