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546章 鬼遮眼的漩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山包虽然高,可上面相对来说比较平缓,所以我们就在这边搭起了帐篷,只不过天色越是晚,我就越觉得这边的情况不对劲。

原本这附近的气息阴阳之气缓和,就算是随着时间的变晚。附近的气开始阳衰阴盛,可也是变化地很缓慢。

和其他地方并无差异。

可在夜幕降临的那一刻这附近的气息却悄然发生了变化,阳气全部开始往一个地方聚集,就是那个已经废弃的坟坑。而阴气也是从四周围过来,把那个坟坑包裹地严严实实。

虽然这里阴气变的旺盛,可我的相门却没有开启的意思,换句话说,这附近还比较干净,没有脏东西靠过来。

随着阴气越来越重。阿魏魍就从书包里跑到我的肩膀上道了一句:“初一,这附近有古怪,好像是一个巨大的鬼遮眼漩涡。”

鬼遮眼漩涡?我迟疑了一下。

阿魏魍“嗯”了一声继续说:“鬼遮眼是我们鬼物通过术法用阴气作用于人体内的阳气,令人意识产生幻觉的一种术法,而这里阴阳之气的比例和分布方式就是一个巨大的鬼遮眼漩涡。”

我忍不住道:“难不成我们要被迷惑了?”

阿魏魍竹谣道:“不用怕,我已经用香气给大家平衡了体内的气,他们不会产生幻觉的。”

我想了一下道:“竹谣,你先守着我。让我自己进到鬼遮眼中。我想知道那鬼遮眼想让我们看到的东西是什么,如果我做出什么危机他人或者我自己的举动,你再制止我,如何?”

竹谣愣了一下道:“初一,你可想好了,鬼遮眼会影响你的意识,对你的意识伤害很大。虽然我能把你唤醒,可我不保证不会给你留下后遗症。”

我问是什么后遗症,竹谣道:“就是你会经常性的胡思乱想,把一些假象当成事实,也就是妄想症。”

听到竹谣这么说,徐若卉就拉住我道:“初一,还是算了吧,就算是为了查案也没有必要这么拼吧。”

徐若卉话音刚落,古魅阿锦就主动从我命理罗盘里出来,她显身后直接道:“我魅惑人的本事可是鬼遮眼中的上乘本事,初一,这鬼遮眼的漩涡你放心进去,我来护住你,我保证你不会留下任何的后遗症。”

听古魅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当下点头道:“好,就这么来。”

只是我要怎么到那个鬼遮眼里面呢?

古魅指着那个坟坑说:“初一,那个就是鬼遮眼漩涡的法门,你只要跳到那个坟坑里就会自动进入鬼遮眼的状态,不过你要最好心里准备,因为下去之后,你周围可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点了下头,然后还是缓步往墓坑的旁边走去,在下墓坑之前,我往里扔了几块石头,确定不会下陷后,我才顺着一个斜坡往下滑去。

滑到坑底,我抬头就想告诉周围的人,我安全着陆了,可不等我开口,一道强光就照的我眼睛有些疼,我下意识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过了一会儿我再睁开眼就发现时间已经不是傍晚了,而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晌午。

我也没有在坟坑里,而是在山包上的一颗松树下乘凉,我手里拿着一把纸扇。

这一切都太真实了,我在意识里里努力告诉自己,这是鬼遮眼,是我的幻觉而已。

尽管这么提醒自己,可我还是无法自己醒过来,我在这鬼遮眼的幻境中越陷越深。

忽然我的意识严重发生了扭曲,我忽然忘记了我自己是谁,不过很快我又想起来了,我是来这里挖坟人中的一员,我叫李初一,我是一名文物工作者。

刚才的那股感觉真的很奇怪,估计是太热,我有些中暑了吧。

身前不远处有几个人在挖坑,那几个人我都认识,他们和我一样,都是县里派过来一起开展抢救性地挖掘文物工作的。

因为我们前面的那个墓穴发现了盗洞,我们必须抢在下一批盗墓者光顾这个墓穴之前把文物安全的送到博物馆里。

我眼前的几个人,除了徐若卉跟我一样,都是县里直接派来的,其他的都是我们在当地找的劳力。

徐若卉?看着在指挥挖掘的工作徐若卉,我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可究竟是哪里不对,我一时半会儿又说不上来。

或许是因为她长的太漂亮了。

接着我又发现我的脖子上还挂着一个相机,所以我就拿着相机喊徐若卉:“若卉,来,我给你拍几张。”

徐若卉一脸气闷看着我道:“初一,别闹了,你在旁边偷懒就算了,就不要浪费胶卷了,等着一会儿墓穴挖开了,你再拍照。”

我“呵呵”一笑道:“好!”

徐若卉说什么,我都愿意听。

那个墓坑越挖越深,我就决定走过去看看,看看到什么进度了。

墓室因为盗洞的缘故已经塌陷,所以挖掘起来很困难,里面还有很多的积水。

我四周看了看,一个大个子忽然走到我面前问:“李顾问,下面有水,我先把水舀出来,再继续挖吧,应该是前几天下雨灌进去的的死水。”

这个人叫林森,是我们从当地请来的一个人,据说在挖坟上很有经验,我怀疑他之前是一个盗墓贼,我甚至觉得这里的墓地都是他挖的。

舀水的工作没有持续多久,很快里面的水舀干净了,挖掘继续。

很快,那巨大的青石棺就露了出来,我们把石棺表面清理干净后,徐若卉就让我给它们拍照留念,庆祝这个墓室挖开了。

我也就拿出照相机去给它们拍照。

拍了几张照片后,因为我们无法得知石棺内的情况,所以暂时不准备开棺,而是准备把这墓坑西北和东北两个角落里的土清理一下。

我们首先清理的是东北角的土,挖了一会儿就发现这里有一口瓮,而且瓮的口是用一个石块封着的。

等着把瓮外面的泥土清理干净了,我们就把那块石头给挪开了。

就在石头给挪开后,我就忽然发现一股黑色的气体“呼”的一下从瓮里窜了出来,林森离的最近,直接被那黑雾拍了一脸。

他赶紧往后退,同时拿自己的水壶把水往自己的脸上倒,我用扇子挥了几下就把黑雾给扇开了,没有弄到我脸上来。

徐若卉往后退了几步,然后道:“大家不用怕,这些气体没有毒。”

“瓮里有死人!”正当这个时候,一个人忽然喊了一声,喊话的人是一个半大的小伙子,二十多岁,叫小舞,本地人。

我们往那瓮里一看,竟然有一个脑袋从瓮里伸了出来,稍微露出半截的脑袋来,看起来像是一具干尸。

刚才那瓮口是封着的,这尸体的脑袋怎么会露出半截来呢,难不成它还活着能动吗?

我过去看了看,那干尸已经风化的很严重,不可能是活的,可他脑袋为什么会忽然伸出半截来呢?是因为他的骨头好,保有一定的弹性吗?

我的心中充满了疑问。

不过既然已经确定瓮里的那个东西是死人,我也没必要害怕,就拿着相机给它拍了两张照片,一张是从正面拍的,另一张是我走到瓮的上方,然后俯拍的。

在进行俯拍的时候,我就发现干尸穿着破旧的袈裟和僧袍,好像是一个僧侣。

这是什么墓啊?为什么会有僧侣陪葬呢?

还有那石棺好像有些不对劲,这墓室的结构像是唐宋时期的,可石棺却好像是汉代的,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想到这里我就准备多拍几张那个瓮中的干尸,好回去仔细研究。

我准备给那干尸拍第三张照片,也是准备俯拍,可就在我把镜头对准那干尸的脸部的时候,它原本微微下垂的脑袋忽然仰了起来,它原本闭着的眼也是睁开,它在看镜头!

我顿时吓的毛骨悚然,赶紧往后退,可我还没退开,那瓮中的干尸忽然伸出一只手抓着我的衣领,直接扯着我的脸就往它的脸上凑,同时看到他张开了嘴,露出一嘴尖锐的牙齿,那牙齿不是干尸的,而像是传说中的僵尸。

就在我觉得自己的脸要被咬了的时候,林森忽然揪住我的后脖领,老鹰抓小鸡一样给我提溜了起来,同时他手中短铲也是对着那干尸抓着我衣领的手砍了下去。

咔嚓!

那干尸的一只手就断掉了,我身体猛的往后扬,然后直愣愣地躺在了地上,我得救了,可我往胸前一看,那干尸的手还抓着我的衣领不放。

此时墓坑里的众人也是大叫着有鬼,开始往坑外面爬。

可不等他们爬出墓坑,我们还没有挖开的西北角的土层忽然崩塌,从那土层里也是跳出几只干尸来,它们如同虎狼一样对着正往外爬的人们就抓了上去,把爬了一半的人拽回来了墓坑。

我转头看了看,徐若卉已经吓的卷缩到了墓坑另一端,她开始哭。记鸟记血。

我奋力站起身,然后去保护她,一边跑我还一边拿着照相机拍照,我要记录下来这一切,就算是我死了,我也要让世人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巨大的青石棺的棺材盖竟然“咔咔咔”地动了起来,一道缝隙慢慢露出……

我咽了一口唾沫,这是怎么回事儿,有什么东西要从石棺里出来了吗?我们会被它杀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