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540章 需要发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唐二爷给我讲的故事我也是能听出,爷爷是从十五六岁才开始学习相术的。

所以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插嘴问唐二爷,我爷爷的天资如何,到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又是怎样的实力。

唐二爷知道我是想拿自己和爷爷做比较,所以他就笑笑说:“初一。不是二爷我想打击你,这么说吧,你爷爷二十岁的时候已经是玄阶的相师了,只不过你爷爷出道晚。世间的人不知道他的逆天修行速度而已,再换句话说,你爷爷虽然没有阴阳手,可在相术上的资质却是远在你和你父亲之上。”

“啊!”

听到唐二爷的话我的确是很受打击的。

唐二爷继续说,我爷爷在二十岁的时候已经是神相,比我父亲早了整整五年。不过他是三十五岁才带着唐二爷出道的。

可能是我的问题太多了,有点搅乱唐二爷的思绪,唐二爷的几句概述就有些剧透了。

不过很快故事就又会回到几十年前。记余肝扛。

爷爷跟随散阳子学习相术之后,是把命、相、卜三者相结合的方式统一开始教授的,用手散阳子的话说,这三者有很多时候可以以小见大,以大衬小,相互映衬。

命。是根据自然法则推敲和改善人命运的学问。推敲也是算命一种,改善就涉及到避难和改命了。

而相术分文印相、名相、人相、家相和墓相五相,其中印相和名相是通过印章和名字来推断一个人或者一个权利的机构的命运。

人相就是我通常给人看命的那一套,也是我最熟悉的那一套了。

家相和墓相是风水,在该教这两中术法的时候散阳子就对李义仁道:“这相术教你三样就够了,后两样给你学了只不过一个是累赘而已,所以你知道那是什么。自己简单地去了解一下就好了,我直接跳过它们再教你卜术。”

而所谓卜术,分为占卜、选吉、测局三种,占卜是我常用的手法,以六十四卦为基准为人占卜,而选吉则是侧重奇门遁甲,以阵法、布斗和符咒、相术为基准,我精通的很多相术神通也是归在选吉的类别之中。

不过现在有些尴尬的是,我现在只会相术和咒,却不精通相术符箓的运用,而在我爷爷好像在相符方面的造诣不低。

最后测局,这是大相术,用来卜算一个国家的气运和气数,其中还涉及到星象有些的观测,不过这个对目前的我来说,还有些难,我现在看星星,除了偶尔认出几个星座外,就丝毫看不出别的来了。

而在这三种相术,爷爷学习的都很快,用散阳子的话说,爷爷是这方面的天才。

爷爷的进步越来越快,到三十岁就已经是神相了,而那个时候唐二爷才也是入门的天师。

张子洋正式更名为穹宇道人,因为他在散阳子的教导下,已经修到了渡劫期,虽然还是初期,可也着实不易了。

那一天散阳子把李义仁和唐义怀,穹宇道人三个叫到大厅,他说他的大限将至,要从这三个人中选出一个掌门人,让其接替散阳子的职位,然后负责下山招收徒弟,壮大净古派。

李义仁性子懒散,不爱管这些事儿,而穹宇道人典型的苦修,也懒得管这些事,所以选来选去这个人选就成了修行最差的唐义怀。

唐义怀接受这个任务也是吓了一跳,连连推辞,可散阳子却说了一句:“义怀啊,你是三个里最踏实的一个,门派在你手里也才能够人丁兴旺,在他们两个人手里,迟早这四个人也得给我败光了,就你了,不过在此之前你们需要再闭关五年,五年后你们方可下山去了。”

“除了义怀,另外两个人,可以不必再回净古派了。”

五年闭关唐义怀没有什么进步,不过李义仁却是到了神相五段,穹宇道人也是渡劫后期,唐义怀的修行也是那个时候被彻底甩开了。

五年后三个人出关,散阳子留下一张纸条,人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纸条上的记述很简单,让唐义怀继任掌门人,然后下山收徒,李义仁和穹宇道人下山历练。

至于散阳子在信上只道了一句,他外出云游去了,等死的时候会提前回到净古派来。

那一年三人下山,出入世俗的三个人什么也不懂,想着闯出一片天地来,后来他们还真的连手办了几个大案,在此期间他们三人也认识和结交了不少能人异士,一时间名声大噪。

他们很快被灵异分局注意到,并邀请他们加入,不过三个人同时拒绝了,李义仁后来去南方,在南方认识他的妻子,就开始在南方发展,在南方认识了很多的新的搭档。

穹宇道人则是回净古派苦修。

唐义怀则是留在北方,遵照散阳子的指示收徒教课,这才一点一点有了现在净古派的模样,而且唐义怀也是通过和华北灵异分局的合作,火净古派的发展取得了不少的便利之处。

又过了十年,散阳子拖着重病回到净古派,看唐义怀收的一众徒弟,也是到了一句净古派后继有人了,便与世长辞。

当然临死之前,他已经把自己的后世都交代清楚了。

本来我以为唐二爷会讲一些爷爷出案子的精彩过往,可却没想到,他都是一概而过,只让我大致了解了一下爷爷的过往。

所以我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过瘾,便问唐二爷:“对了,我听说穹宇道人因为一些事儿和爷爷闹翻,然后加入了九鼎宫,这件事儿是真的吗?”

唐二爷愣了一下说:“确有此事,那一天你爷爷和小师叔在山下的荞麦石碾前面打了半天,最后小师叔败下阵来,便气呼呼地离开,然后加入了九鼎宫,可他们争斗的原因我却不是很清楚,你爷爷也不曾告诉过我,不过我猜测,多半和石碾中的巨龙有关。”

我点头表示同意,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我还想再细问一些事儿,唐二爷却忽然道:“初一,其他的我没办法再讲给你了,通过这个故事,你大致也了解我们净古派的过往,我也能够放心把掌门之位交给你了,初一,别让我失望啊。”

我赶紧道:“唐二爷,其实在管理门派上,我没有多少经验,在教人授课方面,更是我的短处,另外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办,也尽不到管理的职责,所以我想等你伤好之后继续管理净古派,不过你放心,我会在山下帮你收徒,想尽一切办法支持净古派的发展。”

唐二爷看着我笑了笑说:“看来你是准备做甩手掌柜了。”

我没说话,唐二爷拍拍我的肩膀道:“我明白,初一,一个净古派怎么可能制约你呢?你是要成大气候的人,放心好了,你是净古派的掌门这就够了,这也是你对净古派最大的支持了,我会帮你发展好这个门派的,掌门人。”

被唐二爷叫掌门人,我忽然觉得不好意思,便尴尬地笑了笑。

一路上唐二爷没有再给我讲故事的意思,而是闭着眼休息了。

唐二爷的故事的确让我知道了爷爷很多过往的事儿,可却又觉得我好像根本什么也不了解似的。

回到市里,唐二爷、林森被送进了医院,唐二爷受伤较重需要住院一段时间,林森轻伤,不用住院。

至于梦梦,在我们回到市里的时候,它就醒来了,身体也是恢复如初,除了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身体上已经没有异样了,而且我还能感觉到兔子身上的气势正在猛涨。

转眼就是七天过去了,阿一在金柄中也是清醒过来,在能和阿一沟通后,我心里也是彻底松了下来。

同样在这七天时间里,岑思娴也给我传递了两个消息,第一个消息就是整个灵异界面的都在盛传的事儿,九鼎宫去灭净古派,反而被净古派灭了门。

长湖老怪和九鼎仙人双双战死了荞麦石碾下。

至于长湖老怪的死,传说比较真实,说是被我这个净古派的新任掌门联合一种帮手给灭杀的。

说到九鼎仙人的时候就成了扯淡了,传说是净古派的最传奇道士散阳子复活,在危机时刻灭杀了九鼎仙人,同时还说,散阳子不会术法什么的都是假的,真正的散阳子也天仙一级的高手。

这一说法不少人真的信了,毕竟散阳子可是教出一个李义仁和一个穹宇道人的。

这样的传说,也是奠定了净古派成为另一大帮派的基础。

这个消息后半部分全部给灵异分局杜撰,主要还是不想让其他的大门派知道灵异分局灭掉世间大门派的事儿,怕引起什么不好的反应来。

岑思娴告诉我的第二个消息是这样的,她说今天去灵异分局领一个老案子的案宗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有趣的老案子,至今还是未解密案,而且赏金也不低,问我有没有兴趣出下那个案子。

听到岑思娴这么说,我就看了看一边蔫呼呼的梦梦、竹谣和安安道:“有案子要接,你们三个愿意去不?”

三个小家伙相互对望了一样,然后同时点头,它们现在需要一次发泄,最后这次案子的对手能够厉害一点,不要被这三小家伙给直接灭杀了才好。

我也是对岑思娴道了一句:“好了,这个案子我们接下了,再憋下去,我手下的小家伙们非得患上抑郁症不可。”

岑思娴那边也是道了一句:“这还是你第一次没问价钱和案宗就接下的案子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