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525章 再斗长湖老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水寒说完那一番话,听我这边半天没有反应,就问我有没有认真在听,我则是在电话这头郑重地说了一句:“放心吧,江爷爷,我听的很认真。这一切我都记下了,我这就北上去净古派。”

江水寒吃惊道:“初一,这么说你真的已经成了玄阶的相师了?”

这个方面我没有骗江水寒。就把我这边的情况如实告诉他:“我还不是玄阶段的相师,才刚刚地阶七段而已,不过我现在已经可以用玄阶相师的一些相术神通了,我想我的载命符破碎。大概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吧。”吗投团号。

听了我的话江水寒那边愣了一会儿才道:“初一,你可真是令我刮目相看,说不定你将来的成就真的会在你爷爷之上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江水寒又问我了一句:“对了,初一,你去净古派的话,帮我向老唐问个好,这些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给他打电话他都不理我。”

看来江水寒还不知道净古派发生的事儿,我想了一下就没有告诉他,便只是说了一句:“我会转告唐二爷的。”

接着江月又从江水寒那里抢了电话,跟我瞎掰扯了几句话才挂掉,从江月那里我也是得到一个消息,那就是青衣带着王俊辉在北方活动过几天,而且还从江月手里抢走了白刺猬。江月也是看到了李雅静母子。

听江月的意思,李雅静母子好像也是在跟着青衣一起奔波呢。

再有我还从江月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王俊辉抢走的那只白刺猬名字叫芹菜。

听到这里我也是为王俊辉高兴,他终于也是收集全五仙了,等着三年,不对,两年零四个月后我们再见面,不知道我们彼此会成长到什么程度,不管怎样,我要加油了。

同时我心里也是有些羡慕王俊辉,他有那么好的一个老师教导。而我却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去前进,不管怎样,我绝对不能落下。

因为九鼎宫的人一天要杀一个净古派的人,所以我们一路上也不敢耽搁,日夜兼程就到了太行山的深山里面。车子无法进山太深,最后我们只能靠步行前进。

不过到了这一天傍晚的时候,我们终于在夕阳下远远地可以看到那个叫荞麦石碾的断壁。

红彤彤的夕阳照在那断壁上,宛如一个红色的圆形玉石,看起来格外的美丽。

龙万山指着那玉石道:“喏,就是这里了,不过这山真的好深,走了一天竟然才能刚刚看到一点,看这个样子,应该还要走两三个小时。”

好在我们一行人都是修行中人,也不是很累,便迎着夕阳继续赶路,直到天越来越黑,最后我们只好让阿魏魍竹谣飘起来,用它身体晶莹地蓝光给我们照亮。

到了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我们终于到了那荞麦石碾的断壁下,断壁上有三团巨大的血迹,看样子随便泼上去的,没有丝毫的规则可言。

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杀了三个净古派的弟子了,他们只有三十六个人,现在死了三个,也就是说还有三十三个!

看着那断壁上的血迹我拳头忍不住就攥了起来,同时我抬头往附近的山腰上看去,是一个看起来还算不小的道观,分为三进院子。

只不过在这黑夜中,我只能勉强看到那些道观的影子,具体是什么颜色的建筑我都分不清楚。

同时我也仔细感知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就发现已经有好几股较强的力量开始向我们逼近了。

龙万山更是道了一句:“没想到连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来了这里就要开始打架了。”

说着话,龙万山把自己身上的气势也是一下提了起来,而我这边也飞快运转自己的相气,同时把五鬼全部放出,做了防御的准备。

再接着我就看到断壁上“轰”的一声烧其了一团火焰,那火焰就把这黑漆漆的夜照的通亮。

接着我就发现围绕这那断壁的边缘,又“轰轰”地燃起了九团火焰来,这些火焰全部是在固定在山壁上的巨鼎里烧着的。

总共有九鼎,把巨大的圆形的断壁围成了一个圈。

顿时整个岩壁在通红的火光下就显得格外的诡异,我甚至有些觉得那岩壁就是一个妖怪。

在那九团火焰烧起来后,岩壁顶端就“噌噌”落下十个黑影,再接着山顶道观那边也是冲来十个人。

这二十个人我看了一下,有三个我是认识的,那就是北羊圈龙木一案中被安安戏耍的三个渡劫期天师。

其他十七个人实力都在入门和神通天师,奇怪的是立宗的却没有一个人。

不过再一想我也了然了,那些立宗的天师可能在山上道观里看押着唐二爷等人呢。

那三个渡劫期天师,看到我,特别是在兔子魑肩膀上坐着的那个安安后,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其中一个就道了一句:“是你们,怎么你们又打上荞麦石碾的主意了?”

我“哼”了一声道:“这石碾里面的东西,我不在意,我在意的是山上的那些人,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现在是净古派的掌门人,我劝你们还是快点把我门派的人都放了,不然的话休怪我不客气。”

说着我就指了指安安,安安也是十分听话地跳下梦梦的肩膀,然后往前走了一步。

那三个渡劫天师又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闪过一道金光,“嘭”一道身影就落在了那三个渡劫期天师面前,来人也是我们的老熟人,长湖老怪。

长湖老怪落地后看着我就问:“你刚才说,你是净古派的掌门人?”

我点头道:“是,怎样,把我的门人都放了,不然我今天就把你这个长湖老怪变成长湖老鬼。”

我嘴上说的嚣张,实则心里没什么谱,我现在心里唯一的自信就是我推演的那一卦,我来北方,净古派--生!

至于是怎样的生,这生的过程我却是不可预知的。

听到我那些话,长湖老怪“哼”了一声说:“上次我是看在凰枭老祖的面子上暂时放你们一马,可今天你们就不会再有那样的运气了,知道为什么吗?”

我皱皱眉头,长湖老怪继续说:“因为今天的这个局就是凰枭老祖撺掇的,还有你们龙家的龙万天,他也放出了话,这次案子正常竞争,无论谁死,谁伤,龙家都不会追究,再换句话说,你哥哥的意思是,我们现在杀了你,也无所谓哦。”

长湖老怪话音刚落,龙万山就“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几声后他就对着长湖老怪阴阳怪气地道了一句:“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哥哥,依着现在的情况,我哥哥他是绝对不会让我来送死的,所以今天要倒霉的是你们九鼎宫。”

长湖老怪“哼”了一声说:“我看你们都是煮熟的鸭子,嘴硬,我懒得和你们废话,既然你们都来了,就一起上,有一个算一个,今天本仙就在这里要大开杀戒了。”

说着长湖老怪身上的气势猛增,飞快对着我们这边就打出一拳来,龙万山那边也没有保留,整个右臂都长满了鳞片,接着也是飞快地打出一拳。

“轰!”

两股仙级的气息相撞,巨大的余威散开,安安挡在前面小拳头一挥就把冲向我们的所有气都给挡下了,至于我们周围那些九鼎宫的修士,则是纷纷退开了好一段距离。

看样子,这长湖老怪是真的准备一个人灭了我们所有人了。

他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我这边的主要战斗力靠五鬼,可五鬼的攻击在长湖老怪的九鼎印下起不了作用,只能用来防御。

不对,现在的情况是九鼎宫和我们净古派的门派之战,那周围的这些修士也是我们的敌人,而那九鼎印似乎不是画在每个人身上都有效的,所以这些普通的修士绝对防不住我五鬼的进攻。

所以我往前走了一步就道:“我和龙大哥拖住这个老鬼,你们去把周边这些修士的道行都给废了。”

听到我的话长湖老怪脸色大变,他没想到我会来这一招,所以一拳把龙万山打开,接着握紧拳头对着我又砸了过来。

我不躲不避,而是对着长湖老怪冲了过去。

等着快要和长湖老怪碰到一起的时候,我就捏了一个指诀念了一句咒诀,流金仙印开启,一个巨大的骷髅头就把我保护了起来。

“嘭!”

长湖老怪这一拳打在我那骷髅金印上,纹丝不动。

巨大的反弹之力,让长湖老怪有些不好受,他的身体就往后退了两步,而就在他开始往后退的时候,我的阴阳手已经开启,两只火凰已经在绕着我手掌开始飞舞,等着我收了流金仙印,那两只凤凰就被我打了出去。

“锵锵”,“锵锵”。

一阴一阳两只火凰相互缠绕着,对着后退的长湖老怪就打了过去。

长湖老怪情急之下打出一两团金光打向我的凤凰。

“嘭嘭!”

两只火凰竟然被长湖老怪的金光给击碎了,果然我的神通直接攻他还是太勉强了。

可不管如何,战斗开启,我已经没有了任何退缩的理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