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515章 黑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我说出从白万里脸上看到的面相,宁浩宇眉头皱了皱说:“可是我们感觉不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啊,除了大厅里那口棺材,可我们刚才也问了,这是人家这里的风俗。”

我道:“那棺材肯定有问题,它被人施了术法。里面的一切我都无法感知,所以那棺材里面肯定装了东西,不是空的。”

宁浩宇脸色变了变说:“初一。你该不会是想说,白万里的父亲就在里面吧,他不让我们现在看,是因为他的父亲现在躺在棺材里。我们现在看不方便?”

我点头说:“我的确是这么猜想的,还有这栋楼也是怪的很,这是主楼,按理说要比旁边的副楼阳气更重才是,可这里的阳气却不足副楼的三分之一。”

“不过我不太懂风水格局,可简略的我还是能说出好坏,从位置上来看,这里坐南朝北,比起副楼的位置要强很多,可这里却阳气不足。”

“造成这样的情况有两种,第一,这楼里面有脏东西,不过到目前为止,除了那口棺材里面我探知不到,其他位置我已经确定没有脏东西。”

“第二。这楼被人动过手脚,从而坏了这楼的风水。”

宁浩宇听了一会儿就摇头说:“初一,你说这些我不太懂,弄得我脑袋都炸了,你就直接说,我该怎么办?”

我从书包里掏出一些徐铉送给我的符箓,这些符箓我一直珍藏着,从来都不舍得用,今天我却拿出了两张给宁浩宇。

接着我就对他说:“你听好了,今晚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外面有什么动静。你都不可以出房门,如果白万里找你,你一定及时告诉我,让我和你一起去。”

宁浩宇虽然感觉有些麻烦,可还是点了下头应允了下来。我怕他不上心,就对他说:“你可不能大意,虽然你的卦象没有死相,可你非要去作死的话,那上天也帮不了你,还有一点,没有死相不代表不会死,突变之相也是常有发生的事儿。”

宁浩宇再次点头,这次他应该是听进去了。

吃了午饭,我们闲着无聊,就和宁浩宇一起在这白万里宅子附近转了一圈,我们没有发现这房子有被人动过手脚的地方,换句话说这房子的风水没问题。

既然房子风水没问题,那就是这房子的有脏东西,这房子其他地方我都探查过,也都没有问题。唯独那棺材里面我探查不到,所以白万里给他父亲准备的那口寿材就成了我们的首要怀疑对象。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傍晚,我们算是贵客,所以和白万里一起在一个屋里吃的饭,他的家人没有住在这而是住在副楼里,吃饭也都在那边吃,这边只有白万里一个人陪着我们。

而白万里请来的那些年轻人则是在院子里吃饭,都是年轻人,所以不少人就光着膀子开始把酒言欢。

白万里陪我们吃了一会儿到了七点五十左右的就离开了,而此时天也是彻底黑了下去。

他出门之前看了好几次手表,好像是卡这时间似的。

他走到院子就对那些年轻说,让他们少喝点,明天还要干活,那些年轻人就齐声道了一句:“知道了白总。”

等着白万里走远了,宁浩宇就问我能不能从面相上看出他要耍的什么阴谋,我只能苦笑摇头。

虽然我能看出他一定是耍了什么奸计,可究竟是什么我却是看不出来的。

院子那些喝酒的人一直喝到九点多钟才散回楼里睡觉,我发现院子所有人都进的是主楼,也就是说,他们跟我们一样都住在主楼上,而白万里一家则是住在副楼上。

该不会这主楼晚上会发生什么事儿吧?

那些年轻人说话都没什么忌讳,有些人在路过那棺材的时候,还说笑两句,也不觉得害怕,大概大家都觉得那棺材是空的,并不害怕吧。

到十点多钟的时候一些喝的稍微有些多的人就睡下了,不过还有一些年轻人睡不着,回屋之后就聚在一起开始打牌,吵闹的厉害。

好在我们现在都被这楼里的诡异气氛搞的有些压抑,谁也没有睡下的意思。

而在这期间,我也是问了一下身边五鬼的感知情况,几个家伙都表示的确感觉到这楼里有问题,可有什么问题,它们和我一样,都说不上来。

徐若卉那边也是说了一下自己的看法,不过这次她的看法都不是太有用,我也就没往心里去记。

大概到了十点半的时候,我就听着有人敲我的房门,接着就听到宁浩宇的声音:“初一,睡了没?”

我道了一声没睡,我和徐若卉衣冠都还整齐的很,所以直接开门让宁浩宇进来。

打开门之后,他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句:“初一,我想来想去,心里堵的慌,要不咱们现在下去把棺材打开看看,瞅瞅里面到底有没有东西。”

“如果有,咱们二话不说连夜就撤,如果没有,咱们也能睡个安稳觉,你说是不是?”

那棺材没有用棺材钉封着,应该很容易推开,只要推出一条缝隙,我们就能看到里面的情况,动作快的话,只要一两分钟就够了。

所以我就点头说:“好,我们就去看看,不过楼下大厅的灯是亮着的,我们下去后,动棺材很容易被副楼那些没睡着的人发现,这样,等着副楼那边所有的灯都熄了,我们再下楼。”

副楼那边一直有两个房间的灯是亮着的,时不时还有一个人影往我们这边看上几眼,好像是在观察我们的情况。

而从那个影子上来看,好像是白万里的,高高瘦瘦,特征很明显。

他在观察什么呢,难不成是在等我们这栋楼的异变吗?

想到这里我头皮有些发麻,下意识说了一句:“果然有诈啊。”

听我这么说,宁浩宇反问我:“初一,怎么有诈了,难不成要诈尸?”

我苦笑说:“看着诡异程度,我觉得诈尸都可能是轻的呢。”

接着我就把隔壁的林森和贠婺也都叫了过来,让他们和徐若卉一起守着二楼的楼梯口,防止有东西冲上来。

而要亲自下去看看,如果这楼里要出问题的话,绝对是一楼大厅的那口大棺材,只要守住那口棺材,这栋楼里面的人也就安全了。

我要下楼的时候徐若卉就想着跟着下楼,我道了一句:“我带着五鬼,足够了,反倒是楼上,你们要保护的人比较多,所以你留在这边帮着老林和贠婺好一些。”

宁浩宇也想跟着下楼,我就让他别捣乱。

我带着五鬼下楼,可刚迈出两三个台阶,整栋楼就黑了下去,此时已经过了十一点半了。

“停电了?”我惊讶地道了一句,此时阿魏魍已经从我的背包里把手电递给了我。

我打开手电,没准备立下下楼,而是准备先听下楼里面的情况,结果我却发现,原本正在打牌嬉闹的房间,在停电的那一刻,竟然没有半点的反应,仿佛他们随着整栋楼里的电力消失,也是一下沉浸了下去。

依着那些人的嬉闹程度,如果这楼里面停电了,他们肯定全部会冲出来看个究竟,没有理由一点动静都没有,除非他们出事儿了!

想到这里,我就想着想去看看那些活人再说。

可不等我扭头我就听着楼下大厅里传来一阵“咯吱”的声音,接着“嘭”一声,是大厅的门被关上的声音。

然后是“咔嚓”一声大厅被人锁上的声音。

“哇!”

一声嘹亮的婴孩啼哭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这一声哭叫的音,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这是谁家的孩子?

我不由想起了村口的那棵大槐树的传说,难不成这里发生的一切和村口的那棵大槐树有关?

我努力回想大厅那口棺材,因为没有死上漆,可以判断是一口新棺材,也就是说这口棺材是新准备的。吗厅见巴。

而白万里说这是他们这里的习俗,过了七十就要准备棺材,显然前几年他都没有给他父亲准备。

我又去想村口的那棵大槐树有没有树枝被砍断的地方,想来想去,那棵大槐树在我的记忆中都是完好无损的,也就说,白万里家里的这口棺材不是用那棵大槐树的木头制成的。

既然不是大槐树的木料,那这楼下的婴孩啼哭的声音又是从何而来呢?

和大槐树无关,那就是有脏东西,可究竟是什么脏东西呢?我的相门没有丝毫开启的迹象。

而就在这个时候,楼下大厅里又传出一阵声响,是有什么东西移动棺材板的声音。

“咯吱、咯吱……”

听到这声音,我立刻拿着手电往下走了几个台阶,然后对着大厅的棺材照了过去。

棺材板已经推开了一个口,而我的相门也是忽然开启。

我忽然明白了,刚才我感觉不到脏东西,是因为它就藏在棺材里,而棺材又被某种术法封着,那脏东西的气息我就感觉不到,现在我的相门打开了,那脏东西的气息也就散发开来了。

我捏了一个相术的指诀在自己的身上点了几下,然后飞快往楼下跑,梦梦和安安也是紧跟来。

“咯吱!”

一声棺材板挪动的声音,那棺材的口开的越来越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