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510章 伏牛山保灵护山火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宝丹同意我单打独斗,我心中虽然欣喜,甚至有些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可在接下来的行动上却不敢有丝毫的麻痹大意。

张宝丹慢慢地将自己脖子上的铲子移开,接着又开口:“记住你刚才说的话。”

我点头:“我李初一说话从来不会反悔,倒是你。别一会儿输了不认账。”

张宝丹仰头“哈哈”大笑,然后阴阳怪气地说了三个字:“我会输?”吗叼找血。

而就在我准备上前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林森手里的那个青铜盆子。普普通通,看不出里面被封印着任何的东西,而且那铜盆上只有一种命气,那就是张宝丹体内盆妖的。

那盆子真是封印参业的盆子吗?

带着这一丝的疑问我往前走了一步。

张宝丹“哈”的一声挥舞着手中的铲子就对着我扑了过来,我一伸手阿一化身的打神鞭就飞到我手上,神鞭一挥对着张宝丹刺来的钢铲打了下去。

“当!”

我加了相气的这一击力道很大,张宝丹有些始料未及,铲子竟然被我打的有些往下栽。

同时左手捏其一个指诀,一股相气对着张宝丹的右肩膀就点了过去。

张宝丹见状赶紧往后急退,铲子也是飞快收回,然后对着我横扫了过来。

我若是继续往前点那指诀,铁定被铲子击中,无奈也只好收拾往后急退两步,这一下我和张宝丹暂时拉开了距离。我们两个人第一次交锋,算是打了一个平手。

张宝丹退了两步后,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脚和脖子说:“这身体用起来真是费劲,若是我的天地命三魂和这身体完全契合了,我的神通就可以百分之百的得到了发挥,可恶!”

说着话,他挥着铲子直接对着我额头就劈了过来。

我此时也挥着打神鞭再去挡。

“当!”

一声脆响,我的身体赶紧避开,因为张宝丹的这次攻击非但没被我挡开,反而是铲着打神鞭对我的额头继续劈来。

我往旁边一闪,刚躲过了张宝丹的铲子。却感觉自己的小腹被踢中了一脚,顿时我的身体就倒飞出去几米,径直撞到了一颗大树上。

“嘭!”

这一下撞的我身体气血翻腾起来。

果然我的功夫还是差了很多,想要用蛮力取胜,是没有可能的,我又不能用打神鞭直接去摘张宝丹的命气,否则的话,就等于是把他给杀了。

不等张宝丹再冲上来,我把打神鞭收好,一个六断坤绝捏起,接着仰盂震雷跟上,电光火石的拳头就对着张宝丹主动打了过去。

他依旧是很单调的动作。手中的铲子对着我猛劈过来。

“喝!”

我大吼一声,右拳猛的打出,接着一道小型的闪电对着那铲子就劈了过去。

“滋滋!”

“嘭!”

因为那铲子的柄不是木头的,而是铁管,所以也是通电的,结果张宝丹的胳膊抖了一下。手中的铲子直接被震飞了。

见那铲子飞出去,我也没停顿,左拳对着张宝丹的肚子打出一拳,他的身体毕竟是普通人的,被电到后难免有些迟钝,所以我这一拳就结结实实地打在他的侧腰上。

“嘭!”

张宝丹侧着身一个跄踉,就地滚了几下,然后再飞快地站起来。

我被他踹飞,他现在被我打倒,我们等于是又打平了。

张宝丹体内的盆妖在那身体里施展不出完全的力量,而我顾念那身体是张宝丹的,大的神通又不敢用,所以我俩等于各自都受到了限制,谁也不占便宜。

只是那盆妖毕竟是立宗期的实力,就算实力稍微打些折扣,也是要比我厉害的,再打下去我肯的是要吃亏的。

所以在张宝丹刚刚爬起来的时候,我就直接开启了阴阳手,接着乾坤诀飞快地开启。

我的想法很简单,盆妖和张宝丹的命气既然混合到了一起,那我就想办法给他择开。

张宝丹体内的盆妖并不知道我这阴阳手神通的厉害,所以置身到我乾坤诀的范围内,他也是丝毫未察觉到危险。

反而是一步一步地向我逼近。

而我则是已经弄了一大批的命气小手附着到了张宝丹的大腿上,它们动作虽然慢了一些,不过抓住的都是那盆妖的命气。

盆妖看了看“哼”了一声道:“你竟然能打中我,我这就还回去。”

我冷笑一声说:“迟了!”

说话间,我就操控着那些命气小手将盆妖附着在张宝丹腿上的命气给摘去了。

所以他刚准备起步往我这里冲,就直接“扑通”一声爬到了地上。

张宝丹露出一脸的迟疑,不过他的动作也是很快,他飞快捏了一个指诀,不过那指诀不是打我,而是对着自己的脑子戳了上去,我早有准备,他的胳膊上我也早就附着了命气小手。

他举起手的一刻,我就直接摘取了他胳膊上的盆妖命气,结果那指诀打到一半就变得软塌塌的了,手指撞到脑袋上也只是轻轻一点而已,根本伤不到张宝丹的身体。

再接着我那些附着在张宝丹身上的命气小手就把盆妖的所有的命气都抓到了。

看着他就我说了一句:“你已经输了,这是用乾坤诀摘命气最慢的一次,不过也是最仔细的一次,跟择菜似的,能享受到这个待遇也算是你的福气。”

我说的那句话完全是用来给自己撑面子,往脸上贴金用的,说的直白一些就是装……

算了,还是不要说到那么直白了。

听了我的话,张宝丹笑了笑道:“算了,老天给了我享受人体的机会,却不曾给我占有的权利,哼,是在耍我吗?我从产生灵智到现在,只对这幅身体产生了这么一点的邪念,这一切对我来说,不公平,天道不公!”

张宝丹说到后面几乎是用喊的在说话。

我看着张宝丹摇摇头说:“念在你还没有铸成大错的份上,我不会杀你,你自己从那个身体离开了,那个铜盆还是你的身体,因为那参业根本不在里面。”

张宝丹愣了一下道:“不可能,我明明是被他给挤出来的,怎么可能不在?”

我对林森喊了一声,让他把铜盆送过来,等着铜盆放到张宝丹眼前,我就问他:“你仔细看看,这里面可曾有半点参业存在的迹象?”

张宝丹摇头,我继续说:“虽然不知道参业去哪里了,可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他就在附近。”

说到这里我仰头对着天空道了一句:“伏牛山保灵护山火神参业,速速出来,否则我就一把火烧了这伏牛山。”

说着我双掌摊开,阴阳两朵掌心焰同时烧起,接着我又道了一句:“如果你再不肯显身,我这阴阳二火就把伏牛山的阴阳之物统统烧个干净。”

当然这些都是我用来激参业出来的小伎俩。

就在我四周寻找参业的时候,地上的张宝丹忽然说了一句:“不要,不要……”

他的前四个字还是乞求之音,后半句话的音调忽然大变:“你若是敢伤这伏牛山生灵,我定会杀了你。”

说着话我就感到张宝体内那盆妖的的虚体钻了出来,接着他身上的就飞快地出现许多星点,一部分掉落在地上开始消失。

这是怎么回事儿?

片刻之后我就发现那虚体的地魂散尽,只剩下了天、命二魂。

他本来是虚影,现在竟然成了一个火人,他没有样貌,勉强能分清楚他是一个人形的。

我有些明白了,那盆妖其实在产生的灵智的时候,只是修出了地魂而已,他的地魂可能是因为某些变数和参业的天、命二魂结合形成了一个新的生命体。

他有一部分参业的记忆,却又不是参业,他不能再进那铜盆,并不是参业排挤它,而是铜盆在排挤他们,他和参业。

铜盆是用来封印火神参业的,可参业的魂和盆妖产生的地魂结合后,它既不是盆妖,又不是参业,所以才会被铜盆排挤。

而现在铜盆的地魂因为知道参业的魂真的不在铜盆里,同也因为参业的魂魄觉醒,心里明白了一些事情,执念也就跟着消除,所以自行散掉了,剩下参业的天、命二魂觉醒,伏牛山保灵护山火神也是就此觉醒了。

再看参业身上的气势,虽然不是仙级的,可却也是渡劫后期的实力,火苗在他身上“呼呼”地烧着,那股威严着实有些真仙的气势了。

参业醒过来后愣了一下就问我:“你要毁了这伏牛山?”

我收起掌心焰道:“我要的是你显身而已,我可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混账。”

参业化身火人,看了看地上躺着张宝丹,又看了看他面前的铜盆说:“刚才似乎发生了什么事儿,我完全记不得了,不过我能感觉到,你们不是敌人。”

我点头说:“自然不是敌人,如果你不急着回那铜盆里去,我可以给你讲讲之前发生的事儿,同时我还有一件事儿想求你。”

参业歪了一下自己脑袋说:“好啊,我很困惑,我怎么会一下睡了这么多年,云岩寺还在吗?”

河南这边的云岩寺已经不在了,剩下的只是一个旅游区而已,真正的云岩寺的壮观,早就一去不复返了。

而我这边也是准备给参业讲盆妖的事儿,还有求他跟着我们一起走,让他成为林森的可请之神。

因为我看了参业的命气后,我总觉得他和林森越来越有缘,只是到底是怎样的缘分,我一时半会儿还没捋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