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403章 宝刹里的朋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眼前的宝刹我心里骤然升起一股阴寒之意,宝刹的大门紧闭,大门上挂着一块蓝乎乎的牌匾,牌匾上写着三个暗红色的大字“法门寺”。

我把宝刹的名字念出,然后问上官阳是不是这个,他说这世界上怕是没有第二座阴罗宝刹了。就算不挂那牌匾他也不会认错。

这是阴宅,我们现在是阳体,所以那些宝刹的形对我们来说是没用的,按理说那些墙壁应该是对我们不起作用的。

可就在我们准备靠近那宝刹的时候,上官阳却是道了一句:“大家小心点,那些墙壁我们虽然可以用身体穿过,可那墙壁的阴气多多少少会损伤我们的身体,所以尽量按照把阴宅当成阳宅来看。”土阵边圾。

这就好比鬼魂穿梭阳宅,它们是虚体,可以穿过实体的墙壁,可它们一般也会遵从阳宅的结构,不会贸然地去穿梭墙壁,因为阳物多多少少也会减少他们体内的阴气,对鬼魂造成伤害。

听到上官阳的话,我们赶紧点头表示知晓。

接着他又说了一句:“另外这阴罗宝刹是有灵智的存在,你们要想横穿它。那它就可以控制进入你们体内的阴气伤害你们。当年我们就吃了很多这个上面的亏。”

我们再次点头,这要是直接控制进到我们身体里的阴气,攻击我们的内脏,那我们肯定吃不消。

不过很快上官阳又补充一句:“不过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了,那种伤要不了命。也造成不了内伤,只会让你感觉很难受,具体是怎么个难受劲,一会儿你们肯定有机会去感受的。”

这种难受,我是肯定不想去体验的。

走到那阴罗宝刹的门前,我深吸一口气道:“谁去叫门?”

上官阳没有说话直接对着上官琴背后的那些纸人一招手,一个小纸人就自行解开身上的红线,然后“嗖”的一下跳到了上官阳的手上,上官阳对着那个纸人说了几句我们根本听不懂的话,那个小纸人就点点头,直接飞到阴罗宝刹的门前,伸出小手奋力一推,其中一扇大门就被推开了。

“咯吱!”

虽然那本是阴物的大门。竟然也发出了诡异的声音,像是门板抹擦卡勾的声音,又像是一个什么东西在诡异地轻笑。

总之听了让人浑身感觉不舒服。

小纸人推开一扇大门后,我伸头往院子里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院落,干净整齐,院子里阴气逼人。可是却看不到半个鬼影。

上官阳没有立刻进去的意思,我在旁边也不好心急,兔子魑跟在我的脚边,不时绕着我的双脚转上几圈,看起来它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为了防止特殊情况出现,我也是直接把古魅和阿魏魍都放了出来。

阿魏魍也是早早爬到了我的肩膀上。

看到我身边的四鬼,上官阳对着我略带深意地笑了笑说:“你和你爷爷、父亲都不同,他们身边从来不带任何鬼类的帮手,甚至有些嫉恶如仇,你倒好,一下带了四个。”

我“哦”了一声说:“我养四鬼的事儿爷爷知道,而且好像也是支持我去养的,没有反对的意思。”

上官阳没再跟我继续说这个话题,而是控制那个飞出的小纸人把另外一扇大门也给推开了。

再接着上官阳一挥手,上官琴牵着红线上的所有纸人全部脱离红绳飞了出去,它们飞到上官阳旁边的时候,他以我们看不清的速度对着每个纸人的灵台位置猛点一下。

接着那纸人身上的气势就忽然增加了几倍。

上官琴在旁边给我解释道:“我和爷爷做的那些纸人,它们用的纸张上全部是孤魂野鬼的生辰八字,这些都是爷爷数年来搜集而来的,爷爷把他们做成纸鬼,给他们一次战斗机会,活下来的就有机会去投生。”

我问了一句:“直接送不走吗?”

上官琴反问我:“能被做成纸鬼的,有几个是可以轻易送走转生的?”

我想了一下摇头。

再看上官阳那边,纸人飞向他之后,就一起对着那阴罗宝刹内飞去,片刻之后,第一进院子里布满了上官阳的纸人。

这时上官阳才进了宝刹,我们这边也是跟了进去。

进到宝刹里面后,我四处张望了一下,这一进的院子房间不多,而且看起来都是空的,至于这宝刹里诵经的声音,是从更深处的院子里传来的。

王俊辉那边进到院子里后,才把四仙放出,黄鼠狼、大肥鼠和小狐狸都有了自己的桃木剑,只有关五雪没有长出手脚,只能以自己的身体为武器。

王俊辉的四仙,上官阳早就见识齐全了,所以并未有什么惊讶。

一进院子没有危险,我们就准备往二进院子走,只是不等我们迈步,二进院子的大门自行打开,接着一个身着袈裟,手持禅杖和念珠的老和尚缓缓从里面走了出来。

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就是这个宝刹原来的那个住持了。

他原本应该是一个得道高僧,只可惜他仗杀了白绸,后自杀畏罪,犯了佛家大忌讳,这才在死后无法投生,沦为了白咕和牛鬼的奴鬼。

在佛教和道教中,杀生都是罪孽,而自杀却是杀生更重的罪,不过自杀之罪通常会被算到杀生之列,因为杀自己也是杀生。

看到那个老方丈后上官阳就沉声道了一句:“老家伙,还记得我吗,我们又见面了。”

老方丈看了看上官阳不动声色道了一句:“我记得你。”

他说话轻飘飘地,看似是他在说话,可声音却是四面八方传来的。

上官阳还没说话,老方丈那边又道了一句:“对了,你朋友小子也成了我们的同伴,你想不想去见见他呢。”

老方丈说的自然是秧骨。

上官阳的表情闪过一丝炙热,不过很快又冷下去道:“他既然是你们的同伴,那就不再是我的朋友了,我会毫不留情地杀了他。”

那个方丈“呵呵”笑了两声,他笑的很奇怪,听声音他明明是在笑,可他的表情却依旧很僵硬,根本看不出他脸上有什么表情变化。

那老方丈笑完,禅杖往地上猛扎一下。

“咣!”

一声巨响,那声音犹如一把尖刀从耳边飞过,我心里猛地颤了好几下,幸亏我封了相门,手里又捏着王俊辉给我的静心符,不然我怕是要直接被这声音给重伤了。

上官阳道了一句:“小心点,那家伙是一只顶级的慑青鬼,交给我对付,你们在旁边打策应。”

上官阳刚说完,他操控的那一百二十只纸人“哗啦”一声就对着那方丈扑了上去,可不等那些纸人靠近方丈,一道暗灰色的白雾就从天而降,直接把那些纸人打的往后退出了六七米,有几个冲到最前面的直接掉在地上烧成了火球。

然后一眨眼地功夫就化为了灰烬。

而在纸人变成火球,又化为灰烬的这短短两三秒里还会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呜呜”声,我知道那是纸人的鬼魂散尽前最后的痛吼。

听到那声音我心中不由跟着一紧。

细数一下还好不多,只有三只纸人被毁。

而在灰白色的雾光散尽后,一个身着白衣长袍的少年从而天降,落到了那个方丈的身边。

从他身上的气息来看,也是一只顶级的慑青鬼。

在看到这个人后上官阳脸色巨变,我一下就明白了,那应该就是他的好朋友秧骨。

不等上官阳说什么,那个少年就对着上官阳道了一句:“老朋友,你老了。”

上官阳的脸色变了变,然后苦笑着说了一句:“老朋友,你竟然还把我当成朋友?”

显然,那个白袍少年就是秧骨无疑。

秧骨那边笑了一下说:“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的朋友啊,虽然我们现在立场不对,可在我心里你就是朋友,还是我的姐夫呢。”

听到“姐夫”这两个字,上官阳的脸色大变,他身上本来战斗的气势很足,可现在忽然变得软绵绵地,让人感觉不到他身上有丝毫的斗志可言。

看到这里我就忍不住提醒上官阳别听那秧骨的鬼话,他现在已经不是人,而是这阴罗宝刹的奴鬼,是被人操控的。

听到我这么说话,秧骨就注意到了我,他打量了我几眼然后对我说:“你和你爷爷真的很像,我一眼就能认出来,你就是李义仁的孙子,对吧?”

我下意识点头,他继续问我:“他还好吗,以他的资质,现在的话已经是神相了吧,还有你的父亲,他还好吗,几十年前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孩子,我还抱过他呢,你爷爷说,你父亲的资质还在他之上,如此说来,你们李家出了两个神相了吧?”

秧骨一副老熟人的口气跟我说话,让我心中的戒备之心也是一点一点地放下,特别是在提到我爷爷和父亲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想和他继续说话,想问他关于更多我爷爷和父亲的事儿。

可就在我准备开口的时候,兔子魑忽然猛的一下跳起来,在我的手指上用力咬了一口,顿时我那根手指就被咬的流出了血,而心中刚才泛起的那一种想要和秧骨亲近的感觉也是一下就消失了。

我立刻明白了,是兔子救了我,我刚才差点着了秧骨的道。

秧骨虽然只是顶级的慑青鬼,可他迷惑人的本事却好像比起鬼王都不差,不光是我,上官阳、王俊辉和上官琴似乎都已经陷入了鬼遮眼之中,他们神情呆滞,眼神木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